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杨檎
杨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48,878
  • 关注人气: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中国足球“诗言志”时代何时结束

(2007-07-23 15:31:34)
 

    “胜败兵家事不期, 包羞忍耻是男儿。 江东子弟多才俊, 卷土重来未可知。”

    幸好没去中央台参加幸运 52 ,要是李咏问到这是一首什么诗,我想我只能翻白眼,然后虔诚地向自己的小学或者初中语文老师鞠躬道歉。

    在我还没来得及进军幸运 52 并遭遇“卷土重来”诗的时候,国家队的将士们已经在马来西亚吉隆坡率先遭遇了这首诗歌。亚洲杯惨败,朱之队的天眼看着要坍塌,足协最高长官大步流星进到更衣室,掏出一首诗来,就撑起了朱之队的一片天——“胜败兵家事不期,包羞忍耻是男儿。江东子弟多才俊, 卷土重来未可知。”据说是一首励志诗,据说是唐代大诗人杜牧写的,叫做《题乌江亭》。

    于是就跟球员们一起上了堂文化课,背下了这首“包羞忍耻”诗。背是背下来了,但不知那一众包羞忍耻的男儿,是否明白了这诗歌的写作者和朗诵者的一番苦心,我有点怀疑文化程度不怎么高的他们,是否和我一样,说到杜牧,就只记得那一句“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其实在背诵杜牧诗歌之前,长官还背了一首,当年抗日名将吉鸿昌先生的“ 恨不抗日死,留作今日羞。 国破尚如此,我何惜此头?”真有点担心要让日本队听了去,人家会不会闹意见——明明这次是被乌兹别克打死了的嘛,跟人日本队有什么关系,不能因为过去老被日本队欺侮,就可以随时不由分说地跟人家日本队发泄嘛。或者,长官以为咱们刚刚是输给了日本队?

    可能杜牧和吉鸿昌两位生前做梦都没想到,多年后自己的诗歌可以用来为中国足球励志吧。不知道两位老人家泉下有知,是否会因此感到欣慰。至于两首诗到底能给朱之队励出多大的志来,我像球迷李小脆一样感到疑惑,更疑惑的是,朱之队的护航人,是否在国家队开赴马来西亚之时,就开始翻阅全唐诗,翻完了也只找到一首比较贴切的,就把抗日的抓了一首来凑数?

    几年前的前长官就太爱诵诗,听得踢球的和看球的许多人脑瓜子生疼,后来随着该长官的昂然离任,以为中国足球“诗言志”的时代就此宣告结束。谁知现在依然流行吟诗,小败吟小诗,大败吟大诗,一天吟两首,让人一不留神就以为是前任长官英魂来游,卷土重来未可知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