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春来说花花非花

(2017-03-19 00:10:42)
标签:

春花秋月花名

翻译

中外

地黄连

黑马

分类: 散文/诗歌

春来说花花非花

黑马

     三月的北方莺飞草长,繁花似锦,这个时候不说点花与书,似乎是辜负了这个花季。就忍不住从书架上抽出从英国带回的《英国野花实地指南》(Field Guide to the Wild Flowers of Britain,那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英国出版的精装画册,当时标价就8英镑,实景照片配以精美的标本解剖彩图,拉丁文学名与英语俗名并列,详尽描述每一种英国的野花,可以说是自然教科书,也可以说是一本艺术画册,美不胜收。

大老远背这本书回来,就是在英国生活的一年中终日与闲花野草亲近,就想到一册在手,等于把自己喜爱的英国野花全带回国了,可以从此朝夕与之相伴,宛如身临其境。当然也与自己的翻译专业有关,翻译英国文学,经常遇到各种花名,在互联网不发达的年代,只能翻字典,但查字典经常费时费力还不得其解,经常是囫囵吞枣,将字典上很科学的译名抄下来,拗口费解,总感到那些花名跻身我的译文之中显得突兀隔膜,似乎那不是译文的有机成分,是强行安插进去的异己之物。即使后来又买了拉汉英三种语言的植物词典,那上面的科学译名还是令我蹙眉。

     比如有一种很普通的野花,早晨绽放,到中午就闭合,英语俗名很形象叫“午睡花Jack-go-to-bed-at-noon,这个英文俗名在英汉词典里是查不到的,幸亏有拉丁文注释,根据它查出来的中文就是“草地婆罗门参,上帝,这哪有午睡花听着顺溜?而且根本不像花名,放在译文里如果说“漫山遍野绽放着草地婆罗门参”,简直刺耳又刺眼,就得在参后面加个花字才说得通。但感觉又成了参花,不知所云了。这让我想起中国也有类似的野地小黄花儿,早晨开,中午就合上变成花苞,学名竟然叫“白茎鸦葱”,简直是葱而非花了,可清晨这些小黄花儿带着露水开得朝气蓬勃的,怎么能称之为葱呢?倒不如称之为“午睡花”的好。

      翻译到英国野地里俯拾皆是的一种金黄色野花,恰似金盏一片,可查英汉词典,其名竟然叫白屈菜。令我无语。就想到在互联网时代,遇上这类情况,一定要仔细搜寻一下中文的俗名,让这些拉丁文译名和学名本地化,以求与中文译文和谐相处。经查,白屈菜的俗名是地黄连!多么地道的中国话呀。如果译文中说“白屈菜金盏摇曳”,这与白屈菜的“白”似有视觉落差,因此我采用了其中文俗名“地黄连”,既呼应其“金盏”又令中国读者感到亲切。后来查到三十年代旧的中文名为黄燕蔬,感觉还是很温馨的。但可惜,我们现在的字典里已经没有这类表述了。

     最有趣的莫过于忍冬这个花名的翻译了。看到woodbine这个花名,查字典叫“忍冬”,也就随手写成忍冬了。还为其做了注解,说忍冬是金银花属,这样忍冬看上去就像花名了。

     后来在老翻译家傅惟慈老先生家喝茶聊天的时候,忽然就有花架子上的小黄花落入杯中,花香袭人,我才知道那细长的小黄花叫金银花,很是喜爱,这花属凉性,败火,可泡茶喝,就把落杯子里的花顺嘴喝下,感觉很美。  

直到我要把我译文里所有花名都“民族化”,要把那些生硬地出现在我译文里的那些带有学术色彩的花名都找出中文俗名来时,,我发现忍冬其实就是金银花!这才与傅老师家花架子上的花对上号。金银花当然比忍冬听着可爱,读起来也觉得顺口。你想,“园子里绽放着忍冬”怎么能比“园子里绽放着金银花”听着舒服?于是我再版小说时就把忍冬改成了金银花。只要是中国也有的花,有中国俗名的花,我都采用中文俗名。这样的译文才会将花的视觉和听觉都自然融汇。此乃我的春花闲话,与另一篇《一样的月亮,不一样的月光》组成春花秋月闲章。(今日晶报专栏发表)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飘逸洵美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飘逸洵美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