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小城阿嘉
小城阿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662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记忆里的海(一)

(2006-01-09 21:29:45)
和海的缘由是难以用一个记忆就能表述完的,或许今生今世都难以把海读懂。是大海,倾注了我们几代人的爱恋。它给了我们富足,它给了我们欢乐,它给了我们忧伤,它给了我们无穷。做为后生的我,我依然还爱着它。海,是我爱的所在。
 
记得我在博客室里曾经写过《我们的血脉》那篇小文,文中说过我们家族发迹的最初,那不过是简单的描述,在今天我要写记忆里的海时,会有详实的交代。关于祖辈的和父辈的一些事情,以至于我的往事,也只能是记忆里的事了。好在还有记忆,假如没有了这些,我不知道将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形。
 
我还小的时候,街坊邻居所在的那几个弄堂,没有人不知道我们家的。提起“天津刘”这个雅号,便是指我们家的代名词了。“天津刘”又和打渔的老刘家是联系在一起的,二者是不能分开的。我的父亲是一个连自己名字都不认识的人,他只知道无休止的劳作,其他的事知道太少。我曾经和他探究旧事,他总会告诉我一些山东的事,不知道还有天津的往事。我没有去更多的说什么,在他的眼里身世没有什么,重要的是你们眼里有没有活,只有把活干好了比说什么都强。我真的很佩服父亲劳动观念,那是祖辈给他留下的信守一生的诺言。
 
快要过年了。在过年的几天里总要把宗谱请上堂,我看着仙逝祖辈们的名字,追踪他们的足迹。渤海湾里的天津是我们的起始地,那时的祖辈们就以打渔为生,他们在退去的海滩上下着快钩,等着涨潮后那些鱼儿的到来,然后在退潮后去收获。在大清负责天津段管辖大运河的那人,是我们的宗先。在还闹义和团时,他们便在河沟和海沟里下上快钩,然后待义和团穿越时那快钩便刮上腿,这时那几片小舟的排枪便打去,那红帽的顷刻间倒下。为这事还受到大清皇朝的嘉许。义和团运动消停后不长时间,有一天他告诉了我爷爷说是山东羊角沟那地适合下快钩,可以打很多的鱼。我爷爷又把这消息告诉了老杨家和老郭家,这三家结伴而行便来到了羊角沟 ,开始了他们漫长的日子。
 
我的父辈们都是在船上出生的。海是他们播种的土地,船是他们的家,他们没有一刻离开过海,没有离开过海这母亲的怀抱。他们在海上劳做着,他们在海上繁衍着,他们在享受大海所施与的富足。从最初的一条小船到拥有三条大船,我们家族在发生着巨变。我爷爷最得意当数他花了两千现大洋买的那条船,后来人们给那条船起了个名字叫“老头票”。这条船在那时是很出眼的,它不仅跑的快,而且又能装货,是羊角沟最有名的了。这家要是有钱的话在很短的时间里,便被贼盯上。那时的山东正兵慌马乱,韩复渠还算可以对付过去,给那些兵们拿一些现大洋,他们是不会给你找麻烦的。而最不好搭理的要数那些土匪了,他们不定期的没有准头的来给你要钱,明要那算是客气了,而要是暗地里让他们瞄上了,那你这个家从此不会消停。说是那个土匪头有好几个家室,有一次他让人捎上口信给我爷爷,说是要五千现大洋,如果不给的话那就绑人了事。爷爷和那两家商量后,便决定离开羊角沟,去往那东北的黄海岸边貔子窝。
 
是海在承载着我的父辈们转战南北,是海让我的父辈们不受惊吓。他们是海上吉普赛人,他们是海的儿女。而到了这彼岸还不知有什么在等着他们。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