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擦边而过
擦边而过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55,735
  • 关注人气:7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婺源之花田往事》

(2015-03-24 03:36:06)
标签:

随笔/感悟

旅游

汽车

分类: 旅行记
《婺源之花田往事》


曾经在冬季到台北看雨,却未曾在春季到婺源看花。


2015年3月21日夜晚零点30分,我开车在婺源江湾附近一段导航都认不出的山路间狂奔,挨村挨镇寻找落脚处,两眼放光。低估了祖国人民在周末赶到婺源看油菜花的热情。我原以为堵车、找不到客栈这种事情,只发生在清明小假期或黄金周。

这也是“说走就走”的代价。周五睡觉前,我还想着周六睡醒是不是翻个片子看看,或读完一本进度甚慢的书。但周六中午睡醒,吃了碗牛猪饭,加满油箱,就出发了。

我是摩羯男,今年三十多岁,B血型。平时工作、生活中,体现星座特征,摩羯的一丝不苟,喜欢常年去同一餐厅坐同一座位点同一份饭;旅游时,体现的是双倍B血型,即常说的“2B青年”。


很多年前的五一假期,到过一趟婺源。那年五一还是黄金周,未变成小长假。听说婺源有油菜花,我们兴冲冲地赶到,只看到漫山遍野被犁过的油菜花田,一块块的黑,像极我那张二十多岁黝黑又傻呵呵的笑脸。

我听朋友讲,信佛要讲佛缘,惜花要有花缘。花开时,你未必有时间;等你终于去到,却未必逢时。这就是匆匆那年我与婺源之间的相互亏欠,然后有了后来这些年的怀念。

在苏浙皖一带长大的人,对这种花痴情结会感到不可理喻。我那位家在浙西的副局长同学华仔,几年前第一次听说我想去婺源拍油菜花,就婶婶地向我表示震惊。说“这有什么好拍的,我家后面田埂上到处都是。”

那时我还在北京,以为他吹牛。后来来了松江,发现确实遍布荒野。但不管是浙西还是松江,不管田埂上还是荒野间,这都不是我心中的婺源油菜花。


有时喜欢一座城,只因为一个人;牵挂一个人,只因为一段往事。一件事情放在心里很久,而一直都没有去做,那慢慢会发酵成一种不需要理由的理由。

《东邪西毒》里梁朝伟扮演的盲剑客曾说,他要赶紧凑足盘缠回去,太迟回去家乡的桃花就要谢了。其实桃花只是一个女人的名字。

每年松江油菜花开的时候,我都会想起应该去婺源看看。尤其今年。春节从广东开车回上海途中路过江西,发现路边盛开那一片片嫩鹅黄时,我心中猛地一惊。周六那天吃过饭我想,再不过去婺源的油菜花就要谢了。

查了下地图,婺源到上海只有400多公里。李嘉诚说,男人的心都是撑大的。如果你刚跑过4000公里不久,400多公里看起来就跟玩儿似的。

所以,还是上路吧。宁愿深夜没着落地在山野间狂奔,也不愿躺在客厅沙发上发呆。如果依赖太久,可能会忘记孤独是一种力量。


听起来,这像在讲一个关于花与缘的故事。与梁朝伟的桃花不同,我的油菜花不是一个女人名字。

我与花结缘,没有太多的逻辑,不外乎美、震撼、TOUCH心灵。从小就喜欢壮丽的景观,大海、草原、沙漠。后来这些都去过后,催生出衍生品,喜欢上不同的长城。油菜花,大概也属于这类衍生范畴。

2月罗平,3月婺源,4月兴化垛田,5月汉中,7月门源,8月青海湖......油菜花盛放的季节,严密且规律地遵循着地域与温度的分布。于是摄影界催生出一种“追花族”,扛着相机开着车,从南追到北。

如果喜欢樱花,还可以在3月去武大。喜欢高原花湖,那就不能错过6、7月的若尔盖。


昨天中午,一兄弟反复游说我,六月份我们要不要一起到川西撒野,去若尔盖看高原花湖。他说这话的时候,反复跟我强调先不要让他老婆知道。我能想象微信那头他挤眉弄眼的神态,仿佛我们即将要去的不是川西,而是东莞。

他昨天跟我感慨,说很快就要44岁了,趁没老得抓紧疯狂。我说,你今年不是34岁么?他说是,但十年就在弹指间。他现在会经常想起十年前的24岁,仿佛就在昨日--

徒步梅里看日照金山,一天骑车环游洱海。那时腰好,吃嘛嘛香,看见迎面走开漂亮小姑娘还敢骚气地吹口哨。时至今日,他跟我提及最多的一句话是,“钱是无辜的,肾只有一个”。这句话在网络上有个通俗版本,当年顶风尿十丈,如今顺风尽湿鞋。


我这些天研究发现,男人变老有几个特征。一是变得豁达,二是害怕拒绝,三是喜欢开车。我发觉自己这三点全占。

缺乏安全感的男人,很适合开车。即使买不起防弹车,也还有三十六计,跑为上计。大多数时候,当我们感觉不安全或不自在的时候,逃离都是最好的办法,没有之一。

那天我们在聊着社会风气的沦落,从女孩们不关心森林人的全时四驱、水平对置发动机开始。她们更关心,法拉利引擎轰出来的小苹果旋律,与兰博基尼有什么不同。


基友春叶,在我买森林人两年多之后,最近终于试驾了我的座驾。下来后他感觉很新鲜,不停地搓手,站那里喃喃自语,说怎么会有种扎实的稳重感,却又有种如燕的轻盈感?这是他之前开过的车中,从未有过的体验。

我说,没错,你是不是体验到了《食神》里基哥吃了撒尿牛丸后披着白纱在海边狂奔的快感?那就是斯巴鲁的水平对置发动机与全时四驱系统双重作用的效果。

春叶自己开一辆进口雷克萨斯,一直加92号汽油,百公里只有4个油耗。还经常舍不得交小区停车费,周末把那辆四十多万的纯进口车子停在公司,供飞鸟在前挡风玻璃上拉屎。

有年夏天,我们约好一起自驾。我从家里抄上一本中国交通地图,要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结果三人在车里翻了半天,经过多轮激烈、矛盾的思想角逐,太阳从正当头跑到偏西,最后我们去了松江70公里外的苏州。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喜欢听故事,就要在路上。无需穿越半个中国,就能遇到很多好玩的车牌,比如黑B,赣B,浙B;也能遇到很多好玩的货车型号,这些在收费站ETC都能读出信息,比如大货,二货。

我还喜欢旅途中的无常。你永远不知道下一次天黑,车窗外看出去是一轮弯月,还是满天星星;也预料不到下一刻的心情是华丽,还是寂寞;更不会想到,自己会在思口延村路段时,突然想吃家乡的煎咸鱼。如果一直躺在家里客厅,我可能待上半年都不曾冒出这样的需求。

可不是吗,摩羯很闷,但二B乐趣多。人丑就要多作怪。男人活到这个份上,如果不着急走进围城,就要过得洒脱。像陈奕迅《浮夸》里唱的那样,着最闪的衫,扮十分感慨,看到迎面走来漂亮姑娘要记住双手插袋。

喜欢北野武《花火》那种亡命天涯的放逐。如果某天我也走投无路,希望也能劫富济贫一把,然后开上车子沿着318国道一路向西。像孬人这般要生要死,像妇人那样拖泥带水,都没劲透了。


21岁的时候,我在北京认识一位前辈叫狗哥。狗哥当时劝我毕业就要买车,可惜我毕业有六七年都忘了这忠告。狗哥当时说,有车有什么好处呢,比如我今天揣着钥匙出门,突然想去天津吃碗面,我点着车就去了。吃这碗面,跟面的味道无关,跟一路的时间、油钱、性价比都无关,就因为我开心。

去婺源看油菜花也是这样。开了多远的路,停留多长时间,看了几个景点,拍没拍到好片子,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婺源我来了。时隔十余年,我终于领悟到狗哥当年这句话的境界。

2015.3.24 松江
《婺源之花田往事》
(碇步)


《婺源之花田往事》
(彩虹桥)
《婺源之花田往事》
(农家时光)
《婺源之花田往事》
(中华田园犬)
《婺源之花田往事》
(注:此图来源网络)
《婺源之花田往事》
(阳春三月)
《婺源之花田往事》
(江岭风光)
《婺源之花田往事》
(梯田人家)
《婺源之花田往事》
(中国好土鸡)
《婺源之花田往事》
(匆匆那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