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中国企业家杂志
中国企业家杂志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6,819
  • 关注人气:2,6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B站、卫视跨年演唱会,谁更懂年轻一代?

(2020-01-14 00:38:08)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武昭含编辑|刘宇翔

图片来源|被访者

看着飘过的弹幕,宫鹏诧异了。

作为B站跨年演唱会的总导演,第一次刷弹幕看完完整的晚会后,宫鹏有点意外,他没有想到国乐大师方锦龙与交响乐团的合作会让观众的反应如此热烈。原本让他担心的环节,变成了整场晚会最先出圈的一个节目,“原来大家还挺喜欢这个东西”。

此前,很少人能预料到,第一次举办跨年演唱会的B站,能在新年晚会竞争激烈的“红海”中扬帆出圈。2019年12月31日,B站的股价是18.62美元,跨年演唱会后,和刷屏的文章一道的是,B站股价接连上涨,最高攀到24.47美元。

或许,在投资人眼里,通过这场晚会,他们确信B站更懂这代中国年轻人。宫鹏说,“《中国军魂》出来以后,整个弹幕红挺让我吃惊的,原来弹幕跟我想的还是有点偏差,大家特别热议这个节目,一片红。”

90后、00后年轻人为一首军旅电视剧片头曲而疯狂刷屏,这和很多人对90后、00后的印象完全不同。

无数弹幕、点赞背后是新一代年轻人意识的体现,而他们正是所有跨年晚会想抓住的人群。

十五年前,第一场跨年演唱会在湖南卫视诞生,当时这种全新的晚会模式迅速拿下了创纪录的收视率。在湖南卫视的示范下,2008年,江苏卫视、浙江卫视、东方卫视也纷纷试水跨年演唱会。

在春晚被央视锁定的局面下,跨年晚会逐渐成了省级卫视平台的擂台。2020年的跨年演唱会依旧热闹,只不过“鼻祖”湖南卫视因为假唱等种种问题,口碑有所影响,江苏卫视后来居上,连续两年收视率与口碑第一。巧合的是,B站的“亲生女儿”洛天依第一次参加跨年演唱会,就是2019年在江苏卫视与薛之谦合作了《达拉崩吧》,这个节目至今都被认为是跨界合作的经典。

如今,随着B站的入局,在数据加持下,跨年演唱会的局面变得更为有趣。“跨年晚会”已经有着十五年历史,一代年轻人终将会老去,而新一代年轻人会成长起来,谁抓住他们的心,谁就能收获流量、口碑、效益。

抓住这代年轻人

“无论你喜欢什么类型,总有一part节目适合你!”一位看过B站跨年演唱会的观众感慨道。看完演唱会之后,这位观众充了一年B站的会员,理由是“不能白看了这么精彩的演唱会”。

从数据来看,B站跨年演唱会确实收获满满。近8000万播放量,超过200万弹幕,豆瓣评分9.1,无论是流量还是口碑,B站无疑打了一次漂亮的出圈战。上述成绩最终在资本市场端得以反馈,B站美股股价经历了一轮华丽的曲线后,全年营收(2018财报)不到爱奇艺六分之一的B站,市值已接近前者的一半。

你可以把这台跨年演唱会看作是一场“数据驱动的演出”。

B站、卫视跨年演唱会,谁更懂年轻一代?

早在策划阶段,导演组提出的第一版方案仅仅是“把它当成一个晚会,我们要做一台什么样的晚会,并没有真正的思考要做一台属于B站的晚会”。这版方案并没有让B站很满意,“B站的领导们很礼貌性地接见了一下,我感觉到他们可能认为我们的方案和概念不是特别符合B站的调性”。

提案结束后,在B站楼下的咖啡馆等车时,宫鹏突然想到,“我们应该再提一个方向,能够让B站更了解到我们想做的东西是什么”。

第二套方案提出后,B站觉得与自身的调性更相符,在做晚会构架的时候,B站提供了数据库,包括了非常详细的数据分析,“比如说哪首歌受众人数有多少,哪个艺人受众人数有多少,哪个IP受众人数有多少”。

这个数据库让宫鹏心中有了底,晚会导演组就对B站的数据进行了一次很大的梳理,通过分析所有人的喜好、类别、年龄层次等多维度数据,导演组发现他们有不同的“点”,然后选择里面共性最大的“点”,定特定的节目。那些可能只在小众圈里有话题、有热度而在共性里会有缺失的“点”就被放弃了。

在这个筛选中,导演组发现了B站上关于《亮剑》的“鬼畜”视频很多,它源自B站独有的《亮剑》文化。导演组觉得按照这个调性设计的节目应该要具有相同的方向性,“我们要有另类的,有新意的爱国表达,属于年轻人的爱国表达方式,最后才会有《中国军魂》这一part,才会把《中国军魂》和《钢铁洪流进行曲》融合在一起,做成这样的节目。”

在晚会录制时,当这个节目的表演者之一军星爱乐合唱团上台之前,还“都打怵”,宫鹏回忆说,“他们觉得我们一群老头老太太上台合唱,能不能被年轻人接受,前面表演的时候,掌声欢呼声把他们吓到了,他们觉得太热情了,他们觉得自己上了这个节目之后,会不会大家不认可。”结果出乎意料,“这两个节目,虽然我很坚持,但也是比较担心的,没有想到这两个节目反而爆了。”

《中国军魂》是电视剧《亮剑》的片头曲,它的“燃爆”不仅仅是因为《亮剑》在B站沉淀下了大批粉丝。早在2013年,一部动画短片《前进,达瓦里希》就迅速走红,收获了很多年轻人。和外界对B站“二次元”、“宅男宅女聚集地”评价不同的是,B站上有着浓厚的爱国热情,一些圈层更是对军事、军旅有着极大的热情,这些都在数据上有了体现,B站跨年演唱会导演组通过数据分析,精准抓住了这点。

B站上的圈很多,一开始,当B站的导演组提出要让这台晚会“出圈”时,宫鹏心中也怀有忐忑。但在数据的加持下,有了更多新玩法和尝试,可以“破圈而出”。

贯穿始终的交响乐让观众感受到了新奇的一点,尤其是国乐大师方锦龙与赵兆指挥百人乐团的“炫技”表演,网友直呼是“神仙打架”。

音乐总监赵兆坦承,将交响音乐会可视化定为晚会核心后,有想过成功系数比较高,但没想过会火爆出圈,不过对于这个结果赵兆也并不诧异。“B站有自己的受众基础,我们尽可能地把经典IP通过交响乐团来展现给大家,这种方式是一种音乐上的极致享受,无法用语言来表达,但能击中观众。”

晚会出品人,B站副董事长兼COO李旎表示,B站的社区和内容生态是兼收并蓄、充满养分的。年轻人喜欢和感兴趣的内容,都能在B站找到;很多不同的文化、圈层,都可以在B站得到生长,不管是ACG、国风、VLOG,还是明星。“晚会是一个佐证,也是一个起点。”

不过,网络一片夸赞声,B站也不敢松懈。与湖南卫视、江苏卫视直播不同,B站的跨年演唱会是录制的形式播出,总策划杨亮表示,由于制作方式不同,所以不能把卫视跨年演唱会与B站的晚会放在同一维度比较,“我们在这一块其实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老树开新花”

如果说B站第一次办跨年演唱会是中国年轻一代的一次集体表达,那么卫视的跨年演唱会则要“沉稳”得多。

江苏卫视的跨年演唱会最后一次彩排结束后,江苏卫视副总监兼节目中心主任、跨年演唱会总制片人王希对效果很满意,他只对团队提了一个要求——注意安全。“这就像是一场大考,考试前一天老师和家长说得最多的,肯定是放平心态,功夫都是在考试之前下的。”

数据显示的“收视率第一”给这场大考打了一个高分,王希并不意外,但是他却并不在意这个数据,王希把江苏卫视的跨年定义为一次实战检验与毕业演出,在前一年的基础上有创新和突破,远比数据来的更重要。

入局跨年演唱会十二年,江苏卫视在跨年演唱会这个项目上是实打实的“老将”,但每年要有新的突破与迭代依旧带来了不小的压力。不过,在江苏卫视看来,即便投入不小,但这是毋庸置疑的盈利项目,不仅IP效应让整个电视台的品牌得到了宣传,也让合作商看到了它的商业价值。

让王希感觉骄傲的是,今年依旧在视觉上有了创新,跟去年相比舞台变化更多,舞台在延续“四面台”的基础上,打造了兼具审美意象和科技质感的水滴型舞台。天空中悬垂的“天环”,排列组合间如盘旋的机桨,轰鸣的涡轮,自动的引擎,整体看上去仿佛即将启航的飞船。

B站、卫视跨年演唱会,谁更懂年轻一代?

华丽的场景,也让宫鹏羡慕不已,“我一直很喜欢唐焱老师设计的江苏卫视的整个舞美,很高级。”据王希介绍,负责视觉的总导演唐焱是《三体》迷,小说中叫“水滴”的攻击性飞船给他带来了一些灵感,“水滴”的舞台便应运而生。王希甚至感慨道“这样的舞美只做一场演唱会有点可惜了”。

王希的感慨不无道理,对这场演唱会来说,舞美制作无论在人力、创意上还是在资金方面都是占比最大的投入,据王希透露,预算中70%的费用都是用于制作。《三体》在年轻一代中拥有很多拥趸,这一舞美效果无意获得了很多好评。当然,内容上的突破更加困难。为了更有新意,在演唱会正式开始前加了一个开场秀,需要所有艺人出现在台上。看起来是个并不难的秀,但实际困难重重,有的艺人很晚才有演出,但她要提前两三个小时就来到现场,这是前所未有的。为了做成这个秀,王希选择一个个跟艺人沟通,“最后能呈现出来,很不容易,艺人们对我们很支持”。

让王希格外感动的是李宇春当晚的压轴大秀。从八九月份开始,演唱会的导演组就与李宇春见面沟通演出构思,不断调整,不断优化,“有一次春春跟我说为了这个秀我每天都按时上下班了”。演唱会一个礼拜前,李宇春的舞团到达在南京搭建的用于排练的舞台进行排练。

2019年12月30日,李宇春从外地赶往澳门,一下飞机就直奔舞台侧面的化妆间,从下午2点等到晚上10点,在王力宏、张杰彩排陆续结束之后,李宇春终于等到了自己的彩排机会。三轮彩排结束后,已经是半夜两点钟了。

毫不意外的是,李宇春的表演一出来便让人耳目一新,引起了广泛讨论与好评。

B站、卫视跨年演唱会,谁更懂年轻一代?

筹备的过程无疑是焦虑的,那段时间整个团队免不了失眠、疲惫、情绪焦灼,但当直播结束的那一刻,王希呼出了一口气,对于结果他很满意。在前不久的亚洲电视大奖颁奖典礼上,江苏卫视跨年演唱会在激烈的竞争中击败对手,荣获“最佳年度娱乐节目”。

当晚会结束,曲终人散,王希要思考的是:如何将内容常变常新,如何把年轻人在跨年当天最想干的事情和最想表达的情感,与演唱会的表演内容结合,“这是做跨年的人永远要思考的问题”。

但无论是江苏卫视,还是B站,都无意将对方的跨年演唱会视作竞品。王希在接受《中国企业家》专访时表示,视频网站做跨年演唱会并不会给卫视带来压力,做跨年的平台越来越多,关注的人也会越来越多,从而带来更多流量,“这对跨年这个品牌来说是好事”。

本文为中国企业家杂志原创,版权所有,禁止私自转载!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