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散板
散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265
  • 关注人气:1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威士忌的微笑

(2014-03-28 18:40:01)
标签:

杂谈

分类: 影音

喜欢看闷片。

就是这种日常生活的场景、小人物、大量的细节交代、没多少对白。

家什物件都跟人一样老旧了。

老也发动不着的老车,只有一间房的小型老式织袜厂,老东家雅克布,老女领班玛塔。雅克布是个沉默寡言的老单身汉,日复一日过着跟织袜机一样定时开关的routine life. 每天在同一时间用同一种姿势打开同一个老旧的卷帘门,跟衣饰表情毫无变化的老女领班打着同样的招呼,也会得到同一种回答。

但是再平淡无味的生活也不得不发生一些什么,比如母亲去世,又比如过了一年后母亲的下葬仪式。

他吃力地用老式打字机敲了几行字,跑去服务社给远在巴西的弟弟发了份传真。两个年轻的店员跟他开玩笑,但他听不懂。

弟弟要来了。雅克布请求玛塔到他家假装夫妻住上几日。玛塔不用雅克布解释,几乎没有犹豫,一下子就答应了。唯一的动作是低头向耳后挽了一下头发。

晚上坐着电车回家的玛塔,耳边总会挂着耳机,应该是听着音乐吧。也会自己看一场电影。

玛塔很能干,也想得周全,帮着雅克布安排葬礼,也帮着他安排他想假装生活的样子。包括整理他的家,并且照一张两人的合照。

雅克布的家杂乱无章,就像所有老单身汉的样子。他弟弟要来住的房间仿佛还是弟弟刚走时的样子,自己的卧室里是两张分开的单人床,一张床上虽然没了铺盖,但床边还放着氧气瓶。客厅里还有个轮椅,上面随便堆着几个纸箱子。显然是母亲当年用过的。

玛塔尽心尽力,下了班去做了头发。第二天穿戴漂亮,擦了口红,跟雅克布去照了一张合影。原来乌拉圭拍照时说的不是茄子,而是“wisky"。

跟弟弟显然是长年未见了,之前也不见得亲密,雅克布几乎没认出弟弟来,两个人在车上也几乎没什么话说。但他们长得可真像,区别是一个有头发,另一个谢了顶。

看到他们互赠的礼物,我不禁笑了。同样都是袜子。不同的是雅克布送的是自己生产的,并且在等待时精心包了装,而弟弟却大咧咧地直接递过了一双袜子来,镜头推过来,袜帮上还贴着9元的价签。

下车时,雅克布问弟弟,巴西九元的汇率是多少,弟弟未明所以。

家里被玛塔收拾一新。但雅克布仿佛什么都没有注意到,只惊诧地瞅了一眼合在一起的两张单人床。

晚上待玛塔在卫生间换完睡衣回到卧室,雅克布已经睡着了。两张单人床也已经分开了。

相对于寡言乏味的雅克布,弟弟显然活跃得多,更会交流和陪伴,尽管通常只是他一人在讲。玛塔的心慢慢地向弟弟倾斜了。

葬礼后弟弟提出带两个人出去玩一玩。一开始雅克布当然拒绝,但最终还是去了。

三个五、六十岁的人出去玩,尤其是雅克布这样无趣的人,实在看不出有什么意思来。玛塔最开心的时刻,是雅克布握着她的手玩一种桌球跟弟弟对战。但雅克布显然是无意的,玛塔跟他努力对话,雅克布虽然也回答,但也止于回答。买水回来的雅克布,看玛塔睡在床上,给玛塔倒了杯水,自己到沙发上去睡了。

雅克布看到玛塔和弟弟有说有笑,也会有点不太高兴,但回到房间,又只闷头看报纸。玛塔感到无聊,去酒店的游泳池游泳。遇到一对渡蜜月的年轻夫妻,也与弟弟在一起渡过了一段单独的时光。

晚上一起看节目,趁玛塔出去的档儿,弟弟拿了一笔钱给雅克布,说是补偿他这些年照顾母亲、照顾工厂的。雅克布本来不想要,但看到玛塔看弟弟唱歌时的眼神,一下子把钱揣进了兜里。

雅克布这回睡不着,穿起衣服下了搂。先是在楼下坐了一会儿,听到那对年轻夫妻说赌24从来都没赢过。又去酒吧喝了几杯,然后去了赌场,把弟弟给的钱全部都换成了筹码。

玛塔也起来了,收拾打扮了一番,脚步异常坚定地往弟弟房间走去。酒店空旷的走廊里回荡着玛塔高跟鞋的声音。

雅克布将全部筹码押到了“24”上,结果让他紧张得汗都出来了!他一下子赢了一大笔钱!路过酒店里的商店,雅克布买了摆在墙上的两件T恤和一张包装纸,而在这之前,玛塔驻足看过T恤旁边的一间女衫。雅克布回到房间,床上空着。雅克布在洗手间把钱用包装纸仔细包上了,只抽出了其中薄薄的一沓。

机场送别。雅克布送给弟弟T恤,自己那件也往身上比了一比,望向玛塔。没得到任何礼物的玛塔赞说很好看。两个人的档儿,玛塔递给弟弟一张纸条,告诉他上了飞机再看。又跟弟弟说,有机会一定会去巴西旅游。弟弟说,好啊,巴西很美,但是我总是出差,老不在家。玛塔把目光望向窗外。

回到雅克布的家,一进屋雅克布就迫不及待地把床分开了,然后又把轮椅推了回来。玛塔默默地收拾好自己的东西。雅克布叫了辆出租车,接了玛塔送还给他的戒指,然后把那包包好的钱送给了玛塔。

玛塔坐在出租车里,手里握着包好的钱,眼泪默默地流了出来。

第二天,雅克布恢复了正常的日子。告诉女工,等玛塔来时,让她到他这来一趟。

 

喜欢看这种沉闷的电影,应该也是出于一种好奇心。希望知道再平淡无聊的生活,再乏味木讷的人,也到底会发生什么吧?发生了什么?故事里的高潮部分,怕就是雅克布将弟弟给的钱全都赌了进去。他赌的,其实是跟弟弟的一口气吧。

大概是因为老了,大概也因为知道母亲的下葬仪式,是唯一的跟弟弟维系亲情的机会了,雅克布才会主动邀弟弟回来。请玛塔伪装妻子,除了虚荣,更多的应是不想弟弟怜悯和担心。他弟弟其实也不见得就过得有自己说的那样好,在巴西20几年,离得不远的某著名瀑布也都没有去过。

看弟弟和玛塔在一起引出的几次妒意,不是他对玛塔有了什么想法,却是弟弟总是比他强而给他带来的不快。

他把弟弟给的钱全部送给了玛塔,是他除了拒绝玛塔以外的另一个拒绝,拒绝改变。他只要他习惯了的那种日子,剩下的,什么都不想要。

而玛塔,她显然对生活还一直都有所期待。尽管她惯常克制和忍耐,唯有凝神抽烟时,才表现出自我的决定和决心。他对雅克布的期待破灭了,转而寄托在弟弟身上的期待,同样也破灭了。

电影里经常出现几乎同样的镜头,比如玛塔第一次去雅克布家时两人在电梯里的脸,以及送玛塔离开时两人在电梯里的脸。

两张刻满岁月,却几乎没什么表情的脸。

只在两次拍照时,“WISKY”, 他们才假装对生活,微笑了一下子。

威士忌的微笑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