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粿 汁

2015-05-22 10:05:21评论 美食
上当然通街都有得吃,我不明白为什么香港的潮州人不肯做。有一个时期我想吃得厉害,「澄海老四」曾经在老店里为我特制,但少人光顾,也就不继续了。怀念这种小吃,回到新加坡,就算明明知道不正宗,也来一碗粿汁,是宿醉的恩物。

已经在香港完全绝迹的,是潮州人最爱吃的早餐之一:粿汁。粿汁用的粿,是像肠粉一样蒸出一片片的米浆,制成后切成长方三角再煮。而汁,则是卤完猪和内脏之后剩下的汤。先将粿舀入碗中,再添汁,就是一碗粿汁。上面蘸上采用猪油葱蒜碎,叫为「葱珠 朥」的东西,成为最基本的粿汁。穷人就那么吃,多花一点钱,小贩就从卤水锅中拿出猪头肉、猪肠、粉肠等料配,另有卤水蛋。这锅东西卤得香喷喷,是小贩的最佳招牌,味道把客人吸引过来。再精细一点,卤水 已经在香港完全绝迹的,是潮州人最爱吃的早餐之一:粿汁。已经在香港完全绝迹的,是潮州人最爱吃的早餐之一:粿汁。粿汁用的粿,是像肠粉一样蒸出一片片的米浆,制成后切成长方三角再煮。而汁,则是卤完猪和内脏之后剩下的汤。先将粿舀入碗中,再添汁,就是一碗粿汁。上面蘸上采用猪油葱蒜碎,叫为「葱珠 朥」的东西,成为最基本的粿汁。穷人就那么吃,多花一点钱,小贩就从卤水锅中拿出猪头肉、猪肠、粉肠等料配,另有卤水蛋。这锅东西卤得香喷喷,是小贩的最佳招牌,味道把客人吸引过来。再精细一点,卤水
粿汁用的粿,是像肠粉一样蒸出一片片的米浆,制成后切成长方三角再煮。而汁,则是卤完猪和内脏之后剩下的汤。
先将粿舀入碗中,再添汁,就是一碗粿汁。上面蘸上采用猪油葱蒜碎,叫为「葱珠 朥」的东西,成为最基本的粿汁。已经在香港完全绝迹的,是潮州人最爱吃的早餐之一:粿汁。粿汁用的粿,是像肠粉一样蒸出一片片的米浆,制成后切成长方三角再煮。而汁,则是卤完猪和内脏之后剩下的汤。先将粿舀入碗中,再添汁,就是一碗粿汁。上面蘸上采用猪油葱蒜碎,叫为「葱珠 朥」的东西,成为最基本的粿汁。穷人就那么吃,多花一点钱,小贩就从卤水锅中拿出猪头肉、猪肠、粉肠等料配,另有卤水蛋。这锅东西卤得香喷喷,是小贩的最佳招牌,味道把客人吸引过来。再精细一点,卤水
穷人就那么吃,多花一点钱,小贩就从卤水锅中拿出猪头肉、猪肠、粉肠等料配,另有卤水蛋。这锅东西卤得香喷喷,是小贩的最佳招牌,味道把客人吸引过来。物还有猪皮、猪舌、猪肚、咸酸菜。另一小锅,滚着所谓的「菜凸尾」,那是把季节性的蔬菜熟得烂熟的,用来中和肉类油腻,十分配衬,和油条一块吃亦佳。香港吃不到,去到新加坡的熟食中心,尚有人卖,但总觉得味道已变。接近一点的,要到曼谷的街头巷尾吃了,那边的华侨还是顽固地守着古早味,不像新加坡的偷工减料。用的都是已经晒干的粿,不是现蒸现做。据说这种已经晒干的,吃了有火气,不宜多食,我没有深入研究,不知道理何在。回到汕头或府城,早
已经在香港完全绝迹的,是潮州人最爱吃的早餐之一:粿汁。粿汁用的粿,是像肠粉一样蒸出一片片的米浆,制成后切成长方三角再煮。而汁,则是卤完猪和内脏之后剩下的汤。先将粿舀入碗中,再添汁,就是一碗粿汁。上面蘸上采用猪油葱蒜碎,叫为「葱珠 朥」的东西,成为最基本的粿汁。穷人就那么吃,多花一点钱,小贩就从卤水锅中拿出猪头肉、猪肠、粉肠等料配,另有卤水蛋。这锅东西卤得香喷喷,是小贩的最佳招牌,味道把客人吸引过来。再精细一点,卤水再精细一点,卤水物还有猪皮、猪舌、猪肚、咸酸菜。另一小锅,滚着所谓的「菜凸尾」,那是把季节性的蔬菜熟得烂熟的,用来中和肉类油腻,十分配衬,和油条一块吃亦佳。已经在香港完全绝迹的,是潮州人最爱吃的早餐之一:粿汁。粿汁用的粿,是像肠粉一样蒸出一片片的米浆,制成后切成长方三角再煮。而汁,则是卤完猪和内脏之后剩下的汤。先将粿舀入碗中,再添汁,就是一碗粿汁。上面蘸上采用猪油葱蒜碎,叫为「葱珠 朥」的东西,成为最基本的粿汁。穷人就那么吃,多花一点钱,小贩就从卤水锅中拿出猪头肉、猪肠、粉肠等料配,另有卤水蛋。这锅东西卤得香喷喷,是小贩的最佳招牌,味道把客人吸引过来。再精细一点,卤水
上当然通街都有得吃,我不明白为什么香港的潮州人不肯做。有一个时期我想吃得厉害,「澄海老四」曾经在老店里为我特制,但少人光顾,也就不继续了。怀念这种小吃,回到新加坡,就算明明知道不正宗,也来一碗粿汁,是宿醉的恩物。 香港吃不到,去到新加坡的熟食中心,尚有人卖,但总觉得味道已变。已经在香港完全绝迹的,是潮州人最爱吃的早餐之一:粿汁。粿汁用的粿,是像肠粉一样蒸出一片片的米浆,制成后切成长方三角再煮。而汁,则是卤完猪和内脏之后剩下的汤。先将粿舀入碗中,再添汁,就是一碗粿汁。上面蘸上采用猪油葱蒜碎,叫为「葱珠 朥」的东西,成为最基本的粿汁。穷人就那么吃,多花一点钱,小贩就从卤水锅中拿出猪头肉、猪肠、粉肠等料配,另有卤水蛋。这锅东西卤得香喷喷,是小贩的最佳招牌,味道把客人吸引过来。再精细一点,卤水
接近一点的,要到曼谷的街头巷尾吃了,那边的华侨还是顽固地守着古早味,不像新加坡的偷工减料。已经在香港完全绝迹的,是潮州人最爱吃的早餐之一:粿汁。粿汁用的粿,是像肠粉一样蒸出一片片的米浆,制成后切成长方三角再煮。而汁,则是卤完猪和内脏之后剩下的汤。先将粿舀入碗中,再添汁,就是一碗粿汁。上面蘸上采用猪油葱蒜碎,叫为「葱珠 朥」的东西,成为最基本的粿汁。穷人就那么吃,多花一点钱,小贩就从卤水锅中拿出猪头肉、猪肠、粉肠等料配,另有卤水蛋。这锅东西卤得香喷喷,是小贩的最佳招牌,味道把客人吸引过来。再精细一点,卤水
用的都是已经晒干的粿,不是现蒸现做。据说这种已经晒干的,吃了有火气,不宜多食,我没有深入研究,不知道理何在。上当然通街都有得吃,我不明白为什么香港的潮州人不肯做。有一个时期我想吃得厉害,「澄海老四」曾经在老店里为我特制,但少人光顾,也就不继续了。怀念这种小吃,回到新加坡,就算明明知道不正宗,也来一碗粿汁,是宿醉的恩物。
回到汕头或府城,早上当然通街都有得吃,我不明白为什么香港的潮州人不肯做。有一个时期我想吃得厉害,「澄海老四」曾经在老店里为我特制,但少人光顾,也就不继续了。
怀念这种小吃,回到新加坡,就算明明知道不正宗,也来一碗粿汁,是宿醉的恩物。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