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夏末初秋的灰蓝

(2006-09-13 00:40:17)
 

生活在四季分明的城市皮肤会变得神经质,不管是缺水还是堵塞都会让你立刻敏感,其实不只是我的皮肤,也许所有的细胞都开始进入慌张期。年轻的时候只会执着专注喜欢的某一亩三分地,现在却警惕地东张西望,好象已拿到法院的传票似的对生活紧张地惶惶不可终日,没错,我确实迈入高不成低不就的年纪,我觉得这比更年期更令人窒息。

更年期离我尚远而且觉得人到那时候颇有点破罐子破摔的意思,而青春对我来说是“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能抓住就不要放过,负隅顽抗到底做垂死挣扎,可每每想到夏天即将过去秋天不得不来的时候,那心中说不出的惆怅则难以抵挡。人在未雨绸缪方面是低能儿,谁不愿及时行乐或者过一天算一天呢?好多人坐飞机不买保险,觉得掉下来赔了钱又有什么用;人又擅长亡羊补牢,就像大千世界里有一万种留住青春的方法一样,这些都是前面的过来人补救的结果。

有时候真想自己是亿万富翁就好了,这样就可以试验最新科技让自己冻起来,等到N年后我再醒来,睁开眼睛时我还是今天的我,那该是怎样的惊奇之旅?!可是,我如果在那零下300度的世界里再也无法苏醒,那什么时候才能轮回转世呢?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后一篇:日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