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雨夜没完没了的回忆

(2006-07-25 14:06:06)

一直很想拍一首在雨天的MV,是那种戴绿帽子特凄惨洒狗血的悲歌,因为我先天没有拍戏的细胞哭不出来,只好在雨中蒙混过关,不明真相的人还以为是分不清到底是泪水还是雨水呢!嘿嘿,那样的场景一定很煽情,只需要面部肌肉扭曲就可以了,不知道这辈子有没有可能完成这个心愿。

雨分很多种,重庆成都绵绵不断刺骨的冬雨,仿佛游戏一样的东边日出西边雨,还有厦门每年夏天都要上演的地动山摇的台风雨。级别不够的叫热带风暴,上了10级就是人人喊躲得台风了。所有人里面恐怕只有渔民最痛恨台风,每次肆虐过后都是一次釜底抽薪,以前见多了他们脸上的痛苦和惨不忍睹的场景。这两年好些了,有了更先进的保护技术和上了保险,让渔民的损失控制在最低限度,可不管怎么样,风调雨顺才是大吉。

有一年我住在鼓浪屿,去厦门岛上班靠定时定点的轮渡,只要台风天来轮渡就停开,鼓浪屿全岛的人就不用上学上班了,当地人管这叫“放天假”。记得那年的第三次台风天,风满楼的时候我还在虎园路的电台做节目,那次正面登陆在东山附近,厦门虽然也在重灾区的范围,但顶多是尾巴扫扫,再说台风常常不靠谱,和天气预报作对似的,经常曲拉拐弯的就跑别地儿了。我放松了对台风的警惕,继续不紧不慢地在办公室里干活。直到风力加大到可以拔起小树的级别我开始傻了,台里通知除值班的人员外所有员工必须立即回家抗台,同事从广播里传来轮渡停航的信息......

台风来得快去得慢,小城被凌辱了一天一宿之后我终于跌跌撞撞回到我那斗室里,天啊,那哪叫家啊!床成了水床,地上飘着情书、身份证和磁带的封皮,墙上古老的壁纸(实际上是报纸)已经扭做一团,这一切都因为我临走时忘了关窗户,可恶的台风哪能放过这绝好的机会,当然就是一场空前地糟蹋。

我请了一天假进行灾后重建的工作,扔了一多半募集了一大堆,从那以后不管什么时候我只要出门一定把门窗锁得死死的,原来“吃一堑长一智”是这么得来的。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