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雨夜回忆

(2006-07-23 23:58:21)

今年的雨水特别多,傍晚从保利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水乡泽国了。我喜欢阴晴不定的天气,尤其是不期而至的风声会让我身体飘飘然起来。

那年夏天的那个下午,我爬上回重庆的9次列车。那是我坐过的最夸张的一次火车,行李架上桌子上走廊上堆满了南下的学生,三个座位的凳子上挤着六个人,车厢里的气温持续走高,迟迟不开几乎要点燃铁皮,我像被贩卖的牲口被人浪挤来挤去,腿上的汗水像小河在无声地哗啦啦地流。

从小就很能憋尿,经常在玩打仗的游戏时戴着柳枝编的帽子匍匐在“掩体”内很能纹丝不动,被同学称为“憋王”!可我在那天的火车上实在是快虚脱了,几乎是快跪求似的杀出一条“尿路”要去解决问题,那十几米走廊我挪了好几分钟,就在几乎要失禁的刹那我到了厕所门口。

我天真的以为厕所还健在,可是我错了,里面挤着三个面无表情的女生,她们已经没有反抗臭气的力气,在便池上的行李上面东倒西歪着。

她们看出了我一脸的尴尬和紧急,“大的还是小的?”“小的小的!!拜托拜托!!!!”还好行李不多,最后的动作是我一手顶着一个大包一手扶着解决完了,那长长的彻底的解决是全世界最帅的享受,我故意在那一平方的“盒子”里多呆了一会儿,要知道那时那刻我可是全火车里最VIP的乘客了。

火车超出想象得晚点,肆无忌惮地慢爬,深夜十二点才到石家庄,这个时候已经晚点五个小时了,重庆还在天边,我一口未喝一口没吃已经透支待尽,怎么办?再这样下去会出人命的,我勇敢地跳下车窗,那时的石家庄正下着倾盆大雨,我背着书包毫不忧郁地消失在了雨夜......

 
(请原谅我在雨夜的东想西想,莫名其妙地写了一大堆,上面的故事发生在1989年的夏天,那三个在沈阳读书的重庆女大学生不知道现在在哪里了?嘿嘿,找个机会谢谢你们,我还记得一个好象姓魏。)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