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校园里有棵年轻的白杨(8)

(2006-03-30 11:51:10)

我们没有过任何一句海誓山盟,也没有正式再见互道珍重,开始和结束只占用了那年一半的冬天。她和JW没有悬念地走到了一起,谈了一年多直到她的第三任男朋友接任。

不知道为什么,到今天她留给我的只剩下浅浅的蜂花香波的味道,我喜欢用毛巾轻轻搓揉她刚洗过的齐肩短发,她则用女生的纱巾裹在我头上把我涂成老太太。再有的镜头就是我们席坐在广场上等升旗,她在我怀里睡着了,我试图把五根火柴放到她的睫毛上。其他的,这么多年已慢慢丢在了路旁,随风远游。

这是我大学唯一一段可以被称作“爱”的情,下一次的遍体鳞伤是六年之后的事了。那个冬季过完的“广院之春”,我在台上选唱了钮大可的《无奈》--“你如何告诉我,美丽的承诺是谎言;你给我的笑容,已随风逝去”,此一时彼万里,台下的她是新妆换旧颜,而台上的我心已沉入海底。

毕业十四年失去联络十二年,我常常从别人那里打听她的消息。由于一些不幸的事件接连发生,她早已消失在众人面前,或许她这一辈子都不会回来了。我常在想,会不会有一天我会孤身走天涯去众里寻她呢?

谁能给我答案,此时的心曲又能唱给谁听?

......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