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校园里有棵年轻的白杨(7)

(2006-03-30 00:05:02)
 

情况糟透了,我一厢情愿地在宿舍狂睡,脸明显肿了一圈,饭更是能不吃就不吃。第三天傍晚,她拎着一兜子菜跑来看我。我只好装病支支吾吾,她信以为真难过得自己动手做起沙拉来,看着她沉默不语一圈一圈地调着沙拉酱时,我狠不得一把过去把她紧紧地抱在怀里,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继续处下去。可我的腿像灌了铅似的怎么也迈不开这一步,我成了突然失声的歌手,嘴巴张着动作比划着可却成了默片,无声,死一般沉寂。

她终于哭了,嘤嘤的,眼泪挂在长长的睫毛上就像雾凇一样。其实感情世界里没有谁是真正木讷的,好比球场上对峙的双方,对手的神经和你的神经是联系在一起的,除非有一方患有单相思否则怎么较量下去呢?!她埋怨有好长时间没有接到我的信号,我们的感情短路了。那么说我之前的挣扎和拙劣的演技被揭穿了?那为什么还要和我眉来眼去呢?这么说我已经带上绿帽子喽?我恼羞成怒有些激动,她站起来摔门走了,把我和一锅土豆扔在了宿舍。

十七年过去了,还记得那天晚上我疯狂地抽着翡翠牌香烟,烟蒂掉在被子上烫了一个大大的洞,那可是我走之前家里请人新弹的棉花,母亲把家里最好的绸子被面拿出来一针一针缝的,我怎么这么不争气,千里迢迢跑到北京来浪费时间?我紧紧地抱着被子号啕起来。

......(未完待续)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