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校园里有棵年轻的白杨(1)

(2006-03-24 19:32:49)

88年到广院报到的时候我刚满十七岁不久,第一次坐那么远的火车,陪我一起到北京的还有妈妈亲手缝的被子和亲人浓浓的叮咛与祝福。

坐着迎新车到了学校,天突然下起雨来,九月初是北京的夏末,风吹来早到的凉意我害羞得站在主楼的屋檐下躲雨。我甚至不敢开口问一旁的同学该如何办理入学手续,任由自己在原地干着急。终于轮到交费的那一刻了,我涨红的双脸滚烫滚烫的,因为我早忘了妈妈把200元学费缝到了内裤里,我风一般飞进厕所一把撕开那条蓝色的确良的四角内裤,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湿了,不知道是紧张的汗水还是不期而遇的雨水。

我的宿舍是7号楼112,一间朝北永远没有阳光的宿舍,后来听说早前住过那间宿舍的前辈们几乎都生了女儿,包括和我同屋的同学,还好,我喜欢女儿。我的床位在进门靠左里面的那个下铺,后来的四年间我常常坐在那里望着窗外发呆,其实离窗子不远就是高大的围墙,只有一排挺拔的白杨和四季不断的风声。 我是班里最小的同学或许也是最孤独的,我的孤独从来不写在脸上,没有人能真正了解那时自卑又自负的我。相当长时间融不进广院的生活,中学的死党各奔东西我的心就像断了线的风筝失去方向。所有的精神寄托都投入写信收信中,我还记得我们班的信箱是“北京广播学院109信箱”“邮政编码100024”,四年的书信我都保留下来了甚至妈妈每次汇款的附联。

播音系四年级总共四个班,88级30来号人一直快到中秋节才认全,也就是在班里中秋节的晚会上我第一次那么认真地和她四目对望,我知道我喜欢上了她。

 
......(未完待续)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