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归心似箭

(2006-01-25 17:14:14)
终于忙完了(除了今晚一顿工作饭),我腰酸背疼地大声唱着《桃花朵朵开》,心早已飞回了老家。
 
我记得17年前北京到成都的特快是9次,硬坐的学生票是9块,如果是硬卧学生票大概是17块多,可就是这样我大学那几年也几乎没有坐过卧铺,不是坐不起而是喜欢一大群同乡挤一块儿回家的感觉。
 
我们总是一考完就跑了,恨不得提着行李走进考场,那时不知为什么行李还特别多,大包小包的很像逃难的,里面装着一学期省下的钱换来的北京土特产。北京到成都当时号称只用36个小时就到了,但几年里我从来没有享受过正点,最离谱的一次竟用了54个小时才到,下了车我的脚已经肿得穿不进鞋了,大冬天只好穿着拖鞋回的家,那个记忆尤为深刻。
 
那时的火车很脏,但我们也不爱干净,坐上之后还没等鸣笛,大伙就把带的伙食零嘴全部铺开,像展览似的,各个学校的馒头和肉笼、天坛牌方便面(干吃面)、榨菜、果脯、杂拌儿、长相其貌不扬的水果,够丰富了吧,可是还没等到西安,干粮已经扫荡一空,接下来的行程就只好干瞪眼了。
 
有一次,火车在翻越秦岭的时候慢下来,夜很深,我沉沉睡去,突然我感到一阵窒息惊醒过来,我想张嘴大喊,可怎么也喊不出来,嘴巴隐隐作痛,还没等我全身挣扎,只听旁边爆发了狂热的笑声,那动静连前后两节车厢都能感应到,TMD,这帮混蛋趁我睡着了把小半袋子儿的江米条一根一根塞进我毫无防备大大张开高高朝上的嘴里,据说那个过程还不短,我居然全无知觉。这个笑话等到寒假结束返校被迅速传播,传到最后回到我耳朵的版本变成了大家没东西吃了我还剩两根油条,半夜看见有人要吃一把抓过来塞到自己的嘴里,一副“装象”的模样,我那“处心积虑”打造的亲民形象完全被颠覆,害的我后来改走“颓废”路线,当然,这又是后话了。
 
回家的火车就在一头一尾两个机头的助力下翻过秦岭跨入四川境界,凌晨天蒙蒙亮,我们已经迫不及待地把头伸向窗外,风变得温润起来,空气湿湿的地是黑油油的,早起的灯光在坝子上的竹林里若隐若现。
 
这就是我的家乡,我归心似箭的目的地。车厢里没有别的语言只有四川话,孩子的哭声也变得动听起来,没有人能坐得住了,素不相识的大家开始大声喧哗,我是成都的你是乐山的他是简阳还有雅安的,谁家剩的瓜子花生再加盟助兴,使得整个车厢在“早报摘”的广播声中达到了高潮。
......
 
明天我又要回成都过年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再能拉上几个老乡坐趟火车,再体验一把归心似箭的心跳......
 
归心似箭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前一篇:直播照片
后一篇:机械故障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