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的1993

(2006-01-23 15:32:24)
今天北京音乐台过生日,大家提得最多的年份是1993年,每一个DJ都在回顾,短信平台上充满了让人热泪盈眶的短信,尽管我是04年才到北京,但大家和电台多年交织无法抹去的情感是一样的,在南国的那个1993年,我也在全力以赴地准备广播新一轮的变革,13年来也有幸见证了广播的东山再起。或许对一个人你没有办法做到常年如一日的激情,但对待你喜欢的工作你真的可以活力依然,我戏称自己没有一张“Cameraface"但有一把“Radiovoice”,在声音的启承转合中将最细腻的情绪传递出去,想想在空气中有我的问候在蔓延,那种小小的得意是美不可言的。
 
1993年整个湿热的夏季我都在盼望着冬天的到来,因为要成立的厦门音乐台终于让自己觉得有用武之地了。说实话那时的广播已经走到最尴尬的地步,电视的更加普及迅速占领了传媒了最高领地,广播一下之间无人问津,我们这些对广播怀着无限憧憬的年轻人郁闷极了,一周只有一个小时的节目还是全台工作量最大的,用“生不逢时”来形容彼时的心境再合适不过了。
 
没有影响力当然收入就少,一个月拿着两百出头的工资盘算着一个月怎么花,特区的消费当然不便宜,而我又没有其他外快,我不能忍受一周吃碗兰州拉面就算打牙祭的日子,“穷则思变”,开始了我的part-time生涯。前前后后,我倒腾过水泥、bb机、木材、钢材、鸡饲料、做鱼网的尼龙线、走私摩托车......这里面除了bb机我见过真东西以外,其他的都是在电话来往当中的名词,最逗的就是还有人整了一艘前苏联的退役潜艇过来,说是要当废铜烂铁卖了,这个居然我也信,于是乎又是长时间的包打听,当然,当然,一笔也没做成,佣金啊回扣啊点数啊好处啊通通都是漂亮的泡泡。
 
“走投无路”之下我还去见了夜总会的经理,好说歹说找了一个机会和乐手合了一下,我还记得唱的是《你怎么舍得我难过》,效果还不错答应来上班了,底薪是每天主持加四首歌上下两场共80块钱,小费和花钱另结,天啊,我的脑子里嗡嗡的,这样算下来就算是没有一个客人给小费没有一束花,一个月也是2400块啊,这是啥概念啊,我一也暴富啊!
 
最后我还是没有办法说服我自己去那儿上班,因为...因为的事儿还挺多,非常遗憾的没有抓住内地夜总会风光的尾巴,继续我的寒酸生活。
 
93年再后来,一天我在办公室看《外来妹》接到一个电话,问我有没有兴趣去广告公司上班,于是我终于找到了改善生活的第一份兼职,那就是创意文案还有写分镜头本子,工资是每个月400块,当然这是以后有机会再聊的啦,那里面也有很多有趣的故事呢!
 
所有这一切不靠谱的都在厦门音乐台成立之后自动消失了,真正过上好日子的也是广播改革而带来的。我的1993年,就在那新旧体制的交替下像梦一样过去了,那年我22岁,一切的缤纷绚丽刚刚开始!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前一篇:开房
后一篇:直播照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