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守护我们的内心之光

(2010-12-11 18:39:05)
标签:

乔治·佩雷克

梭罗

幸福感

头脑清醒

分寸感

杂谈

 

 守护我们的内心之光

物质飞速改变着一切的文明的进程,但物化的只是外表,又物到心的转化,才是一种自由和飞跃,也是另一种释放的能量。

 

读完乔治·佩雷克的小说《物》,很是被惊到了。没想到这么酷,这么好看。酷的意思是作者在60年代的巴黎的所思所想,放到今天来看,也是颇能引发我们深思,并具有警示和对照精神的。很多睿智的言语,具有洞穿力,抵达40年后的今天而清晰地为我们现代人的生活把脉。

 

比如这段话:“有时候,他们会觉得整个生活都会在书架背后的这几堵墙壁之间悠然而逝,他们身处在这些如此友善的器物间,这些美丽、简单、可爱而明亮的陈设间,不免觉得它们全是为自己而存在的。然而他们并不感到自己被身外物所系:总会有那么一些日子,他们会远走高飞,外出历险。他们觉得没什么计划是不可能的。他们既没有什么不平,也没有什么苦涩辛酸和未了的心愿,因为他们的欲望和他们的手段在任何地方、任何时候都契合无间。他们把这些平衡称作幸福。他们也懂得如何依靠自己的自由、智慧和文化,把这种幸福长久地延续下去,在他们共同生活的每一个瞬间都发现它。”

 

乔治·佩雷克最后说到:“在现代世界林林总总的物和幸福之间,有一种必然的关系。我们的文明富裕程度,让某种幸福成为可能。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可以像谈论奥利的幸福或者深色的地毯一样,去谈论什么事当今所说的幸福;我想,今天想做一个有幸福感的人,就绝对得做一个现代人。”

 

什么是现代人?并非指生活在“现时代”中的人,而是指不再为物质意义上的东西所累,孜孜不倦地寻找充分幸福感的人。现代人更富有,却更容易缺失幸福感。

 

这些年来,我发现读这些有文字质感的作家的作品越多,便觉得离他们越远——因为他之人生活的不可复制;另一个感觉就是越来越近——因为我们内心的愿景,搭建得如此之靠近。

 

这个繁杂的世界,专注于内心成长和强大的一件非常艰难的事情。因为我们被很多东西控制着,包括很深很深的种种欲望。

 

现在,头脑清醒的当代白领,他们即便在祈望中也仅仅梦想或者畅想自己有可能获得的东西:一个有分寸感的理想,真的能使“现在”变得不一样起来。

 

记得梭罗说过:“时间只是我垂钓的溪。我喝溪水,喝水的时候我看到它那沙底,它多么浅啊,汩汩的流水逝去了,可是永恒留了下来。我愿饮得更深。”

 

我们都不可能像梭罗那样做高人。对大多数平凡如我的人一样,只能把内心每一次的梦想和所得,都视为一次点燃和开启。在诸如“新年愿望”的大戏里,装满了熠熠闪光的期望,而在我们手里捧起的,只是一簇金色的烈焰之光。

在这其中,是一种给予,给予我们太多的——美、安慰、信心、鼓励、信念、灵感,还有能量。

我喜欢这种被烈焰点燃的内心之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