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性功能障碍初级医疗指南》问世了

(2014-06-28 06:30:57)
标签:

《性功能障碍初级医疗

性学翻译志愿者

龙亭方

人民军医出版社

健康

分类: 性科学及科普特区
《性功能障碍初级医疗指南》问世了
       大约3年前,我在金西研究所的网上发现这本书的免费下载的电子版,阅读之后立即感觉到它是一本好书,由于时间有限,呼吁有人能够认领翻译这本书,那将是功德无量的好事情。结果成都小伙子“性学翻译志愿者”龙亭方先生积极主动地把这个活儿包揽下来。由于他不是学医出身,翻译的难度肯定是很大的,我负责把好医学内容的关,这样在我们爷俩两辈人共同努力下,在人民军医出版社的编辑们的长时间的审译核校之后,终于把它奉献给读者了。虽然我们努力了,可是仍然有许多不足之处,欢迎批评指正。相信这本书对许多人都是有用的。以下是龙亭方写的译者前言。

译者前言

看着这本充满墨香的新书,一个景象总浮现在心头:你能想象在这13亿多人口的大国里竟然找不到多少精通或哪怕是熟悉性医学专业的医生吗?唯有那如林高楼的深处,散布着门可罗雀的、数量极其有限的性医学专家,真正的性医学门诊更是屈指可数,他们的辛勤仿佛是精卫填海。不知怎么有幸找到他们求助的人那真是可喜可叹,佛渡有缘人!这就是我们中国性医学的现状,一点儿也不夸张。

没有足够的性医学科医生,并不意味着性问题并不存在。惯常的思维是“性”是生而知之,无师自通的;而且人们往往对性问题采取鸵鸟政策,于是太多的性问题就真的“不存在”了。表面上看性问题似乎无关大局,对性没有兴致或感受不适,久而久之也就认命了,但实际上却关系到大多数人的性福和整个社会的安定,并可能因此而导致红杏出墙及最后的家庭破裂,近年来高达30%以上的离婚率与众多的无性婚姻充分说明性问题已经成为社会病的一个重要根源。在性问题上,人们越是不明就里就越是喜欢听那些海吹神侃的人或所谓性爱高手津津乐道的夸夸其谈,而听者则图个稀奇,最终听得瞠目结舌。关键是遇到那么多的性问题,仅有的专家是应接不暇的,其余大多数医生会治吗?实际上,当某个患者真的找到某些医生时,他们往往茫茫然不知所措,或者打打太极,草草把患者推出门了事,当然还有还以白眼,甚至讽刺挖苦的。

医学是一门解除痛苦的学问,是有痛苦才介入;但性医学有所不同,它是一门带来快乐的学问,患者因缺乏快乐而求治,它的确也驱除痛苦,但那是因为痛苦妨碍了快乐。它一手赶走痛苦,一手引来快乐。试想,一个性欲低下的人,如果不是因为缺乏快乐,他有必要去诊治吗?其实性欲低下并不存在多少肉体痛苦——恰恰相反,是觉得偏低不正常而带来了精神痛苦。悲剧在于我们却让这门可以带来快乐的学问处于孤立无援之境。更有甚者社会竟会对我们的性医学家们另眼相看,表示不理解。可叹我们的性医学家理解的正是他们的人性、人伦和人情。如果说一般医学是追求保住生命的质量,那么性医学则是追求生活的质量。如果说医生都应该有慈悲的胸怀,那么性医学家更加体察人情、悯恤人道,最后善解人意。如果说高级性医学专著是解决疑难杂症、救治重大性医学问题,那么这本基础著作则是要普渡众生。本书不为“开处方”而是为“看病”,是“授之以渔”,这“渔”授给未来的医生,也授给所有大众。这本书既要教会性治疗医生怎样诊治性问题,也要让患者认同与理解他们存在的性问题。与其他医学学科不同,性医学不简单地等同于打针吃药,很多性问题在诊治过程中通过不断提高认识水平而得到治疗,所以通过阅读本书也有助于化解“性问题”。

性医学的生存状况在中国的现实中真是相当复杂的,它不仅仅是“有病就去就医”这么简单的一回事。如果人们不认为那是问题,那么纵有回春之术也难以施展。俗话说不能讳疾忌医,躯体的痛苦终会战胜讳疾的心理;但是性问题则大为不同,一方面性的羞耻感强大而顽固,另一方面性问题往往只是缺乏某种快乐并无痛苦,所以求治欲望不强。其实更大的原因恐怕还在于无处就医。如果性医学家普遍存在,从市场角度看也断不至于目前的一片荒芜。以性用品为例,当性用品商店出现,出入其门的顾客也随之蜂拥而至,而且性用品商店实际上也解决了相当一部分性问题。性用品本身也列于性医学的处方单之上。

性医学的追求是要让你拥有快乐;而在精神的层面,快乐源自一个人的“认知”。所以,这本书对诊治的讲解会带给你对性问题的认识,进而去化解那些症结乃至心结。而仅仅“对症下药”的收效往往并不怎么好。或者说,病人成为“医生”的过程(久病成良医)就是治病的过程。

实际上,在阅读本书的过程中,你的性观念会在不经意间改变,这种改变并不等同于性解放之类的观念革命。即使性解放与性文明程度较高的地方,性问题依然大量出现。很多人错误地以为,自己的性观念似乎没有问题,那么自当不会有性问题的存在。其实有两种错误最为可怕:一种是自以为正确的错误,一种是眼睁睁看着出错的错误。当有一天,性的一切不适也能让大众去看医生或性治疗师,那就是性医学进入常态的时候,这也正是我们性医学家的追求。我们必须认识到除开对医生的培养,一定要记住本书的另一个追求:我们也需要大众学会对性问题的自诊自治,因为这是性问题。最后我们依旧说,性医学是一门人情的学问。它的诊治必然以人情的体察为依托。当你的阅读成熟了你的心智,那么性问题的认识自然水到渠成,或者说好风借力扬帆时。回到性问题本身来说,成熟的情侣总会有他们的幸福和快乐。

这本书中文版的问世,首先要向它的作者莫里斯前辈致敬。本书在中文世界的引入完成与出版,则要感谢我们的性学家马晓年老师是他推介这本性医学基础著作进入中国。莫里斯在其序言中性学大师马斯特斯表达谢忱,也正是我想对马老师说的话:

“我深深感谢马斯特斯和约翰逊。他们给予我一个独特的机会(那个时候真的不夸张),允许我进入他们的研究所。感谢他们宽大的胸怀,让我投入到他们的研究和选修课程中。我是一个没有经验的精神病学专科住院实习医生。一个人想要得到的友待、慷慨和智慧,不可能比他们给我的多。他们帮助我在性学之海‘湿足’,从那以后我再没有回头”。

更要感谢的是人民军医出版社相关人员在出版这本书时付出的艰辛努力,没有他们的支持与鼓励,我的工作是不可能完成得如此顺利。还应该感谢北京计尔康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在关键时刻給我提供的积极支持,才使本书得以顺利付梓印刷。

                               龙亭方   2014126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