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共享电视:一个彻头彻尾的“伪共享”

(2017-05-22 09:19:41)
标签:

贾跃亭

孙宏斌

生态

乐视网

共享电视

分类: 产业观察

种种迹象表明:经历了三年高速成长且备受资本追逐之后,互联网电视已显现萧条迹象,从当初的喧嚣沸天到今日的清冷沉寂,互联网电视的经历可谓冰火两重天。“共享电视”概念的出现,本质上是互联网电视的回光返照。

   

共享电视:一个彻头彻尾的“伪共享” 

516日的发布会上,乐视致新总裁梁军激动地高喊“那个激进的乐视又回来了!”让人依稀回忆起某部老电影里的镜头。

作为“又回来”的证据,梁军宣布:乐视电视将引入共享模式。

“电视也能共享?!”据一位参会记者回忆,当她听到梁军说出这话时嘴都张大了。

共享模式发源于单车。今天,共享单车已成为人们生活的一部分。共享,在这里是一个实实在在、触手可及的概念。

什么是“共享电视”?

梁军的解释是这样的:让用户利用自己的超级电视参与运营,创造价值(广告、购物等),超级电视将用户创造的价值,通过生态补贴会员以超级影视会员的形式共享给用户,不是为了获得高额利润,而是高额流水,形成购买习惯,让用户对电视的黏性更强。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读懂了这段话。我给大家翻译一下:如果你买了一台3699元起的乐视电视,又买699元的售后服务礼包;然后,你按要求做到了每年开机不少于277天;而且你不断地在乐视电视上购物,比如游戏、充值、购买会员等等,你就成了一名乐视“共享电视”用户。

你肯定会问:“那……我的收益呢?”

对不起,乐视没讲。他只告诉你乐视会和你分享广告等带来的收益,至于这个收益是多少,他没说。而且,你的收益是“以内容、服务的形式回馈”的。如果你想提现,对不起,没那好事。

你是不是有种被忽悠的感觉?

不向对手表达敬意而是向对手大泼污水,是乐视一贯的优良传统。梁军不忘对共享单车一顿暴打:“乐视电视的共享模式与时下火热的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概念不同,共享单车模式是伪共享,本质是几十年前的租车模式,是新时期的古老事情。”

知道什么叫“自己一身骚,反说别人是狐狸”吧,这就是。

到底谁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共享模式?对比就可发现。

共享单车不需要购买,想用时掏出手机即可找到,用过之后随地放置;不规定每年至少使用多少次、以及每次至少使用多久。当然,你需要缴纳押金,从99元到299元不等。

乐视共享电视则不然,首先你得购买它售价699元的服务礼包;而且你得按照它的要求每年使用不少于277天;还有,你必须在乐视电视上购物、玩游戏、充值,等等。乐视共享电视倒是不需要缴纳押金,因为它是你自己买的产品,也不算太贵,才3699元起。共享电视:一个彻头彻尾的“伪共享”


看明白了吗?你付出的代价是确定的,但你的收益却是不确定的,这就是乐视共享电视!

当今时代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人们拥有越来越多的选择自由,而且很多选择的收益是确定的。我不知道有多少人愿意为了一个不确定且必定少得可怜的收益甘愿一年277天守候在电视机跟前?

更重要的是,并非所有的物品都具有共享属性。比如,我们经常看到有人在车屁股上贴一个字条——“车与老婆恕不外借”。把“共享”泛滥化,不是爱共享而是糟蹋共享。

网友如此评论:乐视已经玩坏“生态”模式,还准备玩坏“共享”模式吗?

在我看来,乐视共享电视,本质上更接近传销模式:你必须购买我的产品,你还要给我拉来下线,然后你才有提取返利的资格,至于返利多少,取决于你买了多少产品、拉来多少下线。

这显然是对电视属性的异化。电视的本质属性是获取信息、用于娱乐的工具,却非要把它改造成用于交易牟利的平台。

乐视电视重回激进的背后是说不出的痛

乐视电视重回激进,缘于2016下半年以来销量明显下滑,公众对乐视信心越来越不足。

具体而言,乐视电视销售低迷不振由三大原因所致:

首先始于2016年第二季度上游面板持续涨价,对下游整机企业形成巨大成本压力。且不说互联网品牌本来就亏损严重,即使承压能力较强的彩电企业,今年第一季度也是无一例外亏损。上游面板涨价,下游整机就得跟进,结果就出现了消费者持币待购。这是为什么今年一季度大多数互联网电视销量下滑的直接原因。

乐视是所有彩电品牌中整机提价积极性最高的企业,连续三次大幅提价,产品价格和主流品牌的价差越来越小。过去,乐视用于说服消费者购买其产品的理由就是“我的硬件超低价”,现在倒好,价格和主流品牌差不多高了,那些奔着乐视电视便宜来的消费者,当然会选择放弃。

其次是互联网+有退潮态势,直接表现为资本市场对互联网企业信心不足,作为互联网+的代表型企业,乐视股价已经大幅缩水。投资者资本市场信心不足,直接祸及消费者销售市场信心不足。这算是另一种形式的“生态化反”吧。

再就是乐视始终难以摆脱危机困扰,客观上加重了公众对乐视未来的疑虑。自201611月份以来,各种负面信息就像苍蝇围着牛粪一样不愿离去,至今年45月份危机反而有进一步加重态势,多个产业板块高管批量离职。大势若此,消费者怎么可能对乐视的未来有信心?!

于是我们看到,今年“4.14”电商节,乐视电视虽然鼓足了劲叫卖,但销售依旧大不如前,仅卖了38.6万台,约为去年同期54.9万台的70%,跌幅高达30%

事实上,2016年乐视电视600万台的销量目标也未达成,实际销售约在500万台上下。

乐视电视制定的2017年度销量目标是700万台,仅比2016年的销量目标多了100万台,可见管理层内心深知2017年大不易。

即使连续提价,乐视电视板块仍然亏损严重。据乐视网报告数据,2016年乐视致新净亏损6亿多元,为各大互联网品牌亏损之冠。

在过去的半年,乐视电视管理层心态矛盾,一会想要盈利,一会想要销量,心态来回摇摆。融创投资没有进来之前,乐视电视迫于资金危机,希望减少亏损,决定放弃低价、超低价战略,不没想到乐视电视销量由此一落千丈。面对销量大幅下滑,加之融创中国对乐视致新进行了投资,乐视决定重回低价时代,以挽救有可能完不成的2017年销量任务,于是,“那个激进的乐视又回来了”。

2017年,乐视一分为二的迹象已经十分明显

融创中国的强势进入,在挽救了乐视三大产业板块(乐视网、乐视致新、乐视影业)的同时,也给乐视非上市产业板块蒙上了更加不确定的阴影。

依据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的规划,未来的乐视只有两部分——上市公司和汽车。“乐视汽车贾跃亭爱怎么弄怎么弄”,其他的都卖掉

贾跃亭由此陷于尴尬境地:没有融创输血吧,乐视可能玩不下去;有了融创输血吧,自己将面临失去乐视控制权的风险。

现在看,孙宏斌并非为拯救乐视而来,更像是为了融创中国拓展一个房地产之外的增量市场。

一个无可置疑的事实是,孙宏斌将彻底抛弃贾跃亭的“生态”模式。

但,孙宏斌所有看似粗暴的决定都合情合理,毕竟,他得为自己那150亿的投资负责。

如果不能在上市公司和非上市业务板块之间清晰地画出一道界限,最后乐视上市板块也有可能被整个乐视生态拖累致死,这当然不是孙宏斌想要的。

因此,融创中国的进入,对乐视三大块乐视网、乐视致新、乐视影业是好事,对贾跃亭本人则未必、对贾苦心经营的乐视生态则未必。

目前看,乐视体系一分为二的可能性非常大了。也许用不了不久,乐视就会裂化为两块:一块姓孙,一块姓贾。甚至不排除这样的可能,姓贾的乐视(乐视汽车、乐视手机、乐视体育)逐渐走向沉寂。

写到这里,猛然想起当年乐视嘲笑传统电视企业的那句话:“你们死到临头还在笑”。才三年时间,已是天生人间,我不知道今天彩电企业看乐视时是怎样一种心态。

谁会是中国“笑到最后”的互联网品牌?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一定不是贾跃亭的乐视。

就在我完成本文即将发布的时候,521日,乐视网召开媒体沟通会,董事长贾跃亭携一众高管出席,就投资者和媒体关心的问题做了回答。会上,贾跃亭再次强调:乐视七个子生态缺一不可。贾跃亭此番表态和孙宏斌要求乐视上市公司和非上市公司必须做出切割意见相左。事态如何演进?我们将持续关注。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