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诚信  应成企业家“品质标配”

堂皇的说辞并不是他们发自内心的认同。我经常说,做生意要赚钱其实并不难,只须做到不短斤短两就行了。要说做生意给够份量是天经地义的事,压根儿和技术含量沾不上边,但是,就这么简单的要求90%以上的生意人做不到。因此,如果你做到了,你就能赚钱。故此,中国企业家需要修行,扼制欲望的疯狂生长,逼迫自己学会孤独与寂寞,因为孤独最益于思考,而思考才能深刻。遗憾的是,现在的企业家们太喜欢站在镜头前海阔天空,没几个人喜欢享受孤独与思考的快乐。突然想起清末大学者王国维《人间词话》里的几句话: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须经过三种之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众里寻他千百度,回头蓦见,那人正在灯火阑珊处”。我把这段话连同“吃亏是福”送给中国的企业家们。“吃亏是福”大多数时候被用来安慰吃亏者,多少有点无奈的意思,鲜有人真正拿它来启迪和教化人,但我很想把这句话送给中国的企业家们,因为它很好地诠释了眼前利益与长远利益之间的哲学关系。

现实世界的企业家们,很少能做到眼前利益与长远利益的平衡,他们无法抵御眼前利益的诱惑,喜欢做立竿见影的事情,总想做摘桃子的人而非种桃树的人。我认为,这是中国至今未能诞生世界级企业的原因,因为他们没有做伟大企业的动力。

“吃亏是福”大多数时候被用来安慰吃亏者,多少有点无奈的意思,鲜有人真正拿它来启迪和教化人,但我很想把这句话送给中国的企业家们,因为它很好地诠释了眼前利益与长远利益之间的哲学关系。现实世界的企业家们,很少能做到眼前利益与长远利益的平衡,他们无法抵御眼前利益的诱惑,喜欢做立竿见影的事情,总想做摘桃子的人而非种桃树的人。我认为,这是中国至今未能诞生世界级企业的原因,因为他们没有做伟大企业的动力。一百多年来,中国没能给人类贡献与其人口及经济体量相匹配的重大文明。当今时代的中国人,更是几乎失守精神家园,金钱几乎成为衡量一个人是否成功及价值大小的唯一标准,鲜有人愿意为“看不见的价值”去努力,更谈不上为人类文明而奋斗。看中国企业,最大问题是发展不具有可持续性,企业每前进一步都显得非常吃力。中国企业大多属于营销驱动型企业而非技术品牌驱动型企业,这类企业的一个显著特点就是不停地搞促销,不停地用营销手段刺激市场,就像一个人不停地吃兴奋剂才能让自己看起来像正常人。我认为,这一切的结症都在于诚信的缺失。古人云:人而无信,不知其可。这实际上意味着,一个人要想活在这个世上并受到尊重,就必须诚信做人,做老实人不可避免有吃亏上当的时候。但是,一旦一个人建立了诚信形象,这个人将赢得周围人的尊重,并最终受益。企业也是这样,唯有建立诚信形象,这个企业才具备发展后劲,才能运行在健康发展的轨道上。因此,你不能总想占别人的便宜。我们有时会看到这样的报道:某企业通过某某措施“实现利润最大化”,在我看来,利润最大化是不明智的,等于占不该占的便宜,等于“竭泽而渔”,而合理的盈利应该是共赢,是“放水养鱼”

一百多年来,中国没能给人类贡献与其人口及经济体量相匹配的重大文明。当今时代的中国人,更是几乎失守精神家园,金钱几乎成为衡量一个人是否成功及价值大小的唯一标准,鲜有人愿意为“看不见的价值”去努力,更谈不上为人类文明而奋斗。

看中国企业,最大问题是发展不具有可持续性,企业每前进一步都显得非常吃力。中国企业大多属于营销驱动型企业而非技术/品牌驱动型企业,这类企业的一个显著特点就是不停地搞促销,不停地用营销手段刺激市场,就像一个人不停地吃兴奋剂才能让自己看起来像正常人。

堂皇的说辞并不是他们发自内心的认同。我经常说,做生意要赚钱其实并不难,只须做到不短斤短两就行了。要说做生意给够份量是天经地义的事,压根儿和技术含量沾不上边,但是,就这么简单的要求90%以上的生意人做不到。因此,如果你做到了,你就能赚钱。故此,中国企业家需要修行,扼制欲望的疯狂生长,逼迫自己学会孤独与寂寞,因为孤独最益于思考,而思考才能深刻。遗憾的是,现在的企业家们太喜欢站在镜头前海阔天空,没几个人喜欢享受孤独与思考的快乐。突然想起清末大学者王国维《人间词话》里的几句话: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须经过三种之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众里寻他千百度,回头蓦见,那人正在灯火阑珊处”。我把这段话连同“吃亏是福”送给中国的企业家们。我认为,这一切的结症都在于诚信的缺失。

古人云:人而无信,不知其可。这实际上意味着,一个人要想活在这个世上并受到尊重,就必须诚信做人,做老实人不可避免有吃亏上当的时候。但是,一旦一个人建立了诚信形象,这个人将赢得周围人的尊重,并最终受益。企业也是这样,唯有建立诚信形象,这个企业才具备发展后劲,才能运行在健康发展的轨道上。

。过度追逐短期利益让当今企业家心态格外浮躁,这种心态和社会流行的价值观大有干系,他们更愿意做对自己或企业有利的事情,和利益无关的事情他们提不起兴趣,这样的境界不可能成就伟大的企业。因此,我认为华为的任正非是为数不多值得敬重的企业家,他不喜欢置身聚光灯下,不喜欢将自己打扮成精神领袖式的人物,他更愿意躲在无人关注的角落思考华为的未来,更愿意对自己的员工危言耸听地说着“华为的冬天来了”。的确,这几年中国企业有很大进步,“中国制造”的形象在悄然发生变化,但是,中国至今未诞生出令人尊敬的世界级企业及企业家,很大程度上缘于我们尚未克服诚信的短板,喜欢在眼前利益上绞尽脑汁,缺乏大未来观念,做不到“风物长宜放眼量”。举一个几乎人人都看得见的例子:中国企业普遍喜欢做言过其实的宣传,一点小小的改进能被它们夸张成“革命性”技术,企业经营刚刚有点起色就目无一切要“颠覆”这个“颠覆”那个,仅凭自我感觉良好就敢吹嘘“销量世界第一”……企业诚信形象到了令人堪虞的地步。为什么青岛某著名家电企业的公关屡屡被人质疑?就因为这个企业做了太多不靠谱的宣传,企业公信力低下。企业一旦建立诚信形象,好处显而易见,你的宣传愿意相信的人多,等于提高了你的营销预算利用率,节约了你的宣传成本。事实上,一旦建立诚信形象,企业多元化到其他领域也容易被人接受。为什么宝洁旗下的洗发水卖得都很好?就因为宝洁这个母品牌建立了“诚信+高品质”的形象。我们经常听到企业家言之谆谆地教诲别人“做事先做人”,的确,这话说得特别好,但是,一旦发生企业利益与公众利益冲突,他们立马就收回了道貌岸然的神色,变得格外世故而现实。可见,冠冕

因此,你不能总想占别人的便宜。我们有时会看到这样的报道:某企业通过某某措施“实现利润最大化”,在我看来,利润最大化是不明智的,等于占不该占的便宜,等于“竭泽而渔”,而合理的盈利应该是共赢,是“放水养鱼”。

“吃亏是福”大多数时候被用来安慰吃亏者,多少有点无奈的意思,鲜有人真正拿它来启迪和教化人,但我很想把这句话送给中国的企业家们,因为它很好地诠释了眼前利益与长远利益之间的哲学关系。现实世界的企业家们,很少能做到眼前利益与长远利益的平衡,他们无法抵御眼前利益的诱惑,喜欢做立竿见影的事情,总想做摘桃子的人而非种桃树的人。我认为,这是中国至今未能诞生世界级企业的原因,因为他们没有做伟大企业的动力。一百多年来,中国没能给人类贡献与其人口及经济体量相匹配的重大文明。当今时代的中国人,更是几乎失守精神家园,金钱几乎成为衡量一个人是否成功及价值大小的唯一标准,鲜有人愿意为“看不见的价值”去努力,更谈不上为人类文明而奋斗。看中国企业,最大问题是发展不具有可持续性,企业每前进一步都显得非常吃力。中国企业大多属于营销驱动型企业而非技术品牌驱动型企业,这类企业的一个显著特点就是不停地搞促销,不停地用营销手段刺激市场,就像一个人不停地吃兴奋剂才能让自己看起来像正常人。我认为,这一切的结症都在于诚信的缺失。古人云:人而无信,不知其可。这实际上意味着,一个人要想活在这个世上并受到尊重,就必须诚信做人,做老实人不可避免有吃亏上当的时候。但是,一旦一个人建立了诚信形象,这个人将赢得周围人的尊重,并最终受益。企业也是这样,唯有建立诚信形象,这个企业才具备发展后劲,才能运行在健康发展的轨道上。因此,你不能总想占别人的便宜。我们有时会看到这样的报道:某企业通过某某措施“实现利润最大化”,在我看来,利润最大化是不明智的,等于占不该占的便宜,等于“竭泽而渔”,而合理的盈利应该是共赢,是“放水养鱼”过度追逐短期利益让当今企业家心态格外浮躁,这种心态和社会流行的价值观大有干系,他们更愿意做对自己或企业有利的事情,和利益无关的事情他们提不起兴趣,这样的境界不可能成就伟大的企业。

因此,我认为华为的任正非是为数不多值得敬重的企业家,他不喜欢置身聚光灯下,不喜欢将自己打扮成精神领袖式的人物,他更愿意躲在无人关注的角落思考华为的未来,更愿意对自己的员工危言耸听地说着“华为的冬天来了”。

“吃亏是福”大多数时候被用来安慰吃亏者,多少有点无奈的意思,鲜有人真正拿它来启迪和教化人,但我很想把这句话送给中国的企业家们,因为它很好地诠释了眼前利益与长远利益之间的哲学关系。现实世界的企业家们,很少能做到眼前利益与长远利益的平衡,他们无法抵御眼前利益的诱惑,喜欢做立竿见影的事情,总想做摘桃子的人而非种桃树的人。我认为,这是中国至今未能诞生世界级企业的原因,因为他们没有做伟大企业的动力。一百多年来,中国没能给人类贡献与其人口及经济体量相匹配的重大文明。当今时代的中国人,更是几乎失守精神家园,金钱几乎成为衡量一个人是否成功及价值大小的唯一标准,鲜有人愿意为“看不见的价值”去努力,更谈不上为人类文明而奋斗。看中国企业,最大问题是发展不具有可持续性,企业每前进一步都显得非常吃力。中国企业大多属于营销驱动型企业而非技术品牌驱动型企业,这类企业的一个显著特点就是不停地搞促销,不停地用营销手段刺激市场,就像一个人不停地吃兴奋剂才能让自己看起来像正常人。我认为,这一切的结症都在于诚信的缺失。古人云:人而无信,不知其可。这实际上意味着,一个人要想活在这个世上并受到尊重,就必须诚信做人,做老实人不可避免有吃亏上当的时候。但是,一旦一个人建立了诚信形象,这个人将赢得周围人的尊重,并最终受益。企业也是这样,唯有建立诚信形象,这个企业才具备发展后劲,才能运行在健康发展的轨道上。因此,你不能总想占别人的便宜。我们有时会看到这样的报道:某企业通过某某措施“实现利润最大化”,在我看来,利润最大化是不明智的,等于占不该占的便宜,等于“竭泽而渔”,而合理的盈利应该是共赢,是“放水养鱼”

的确,这几年中国企业有很大进步,“中国制造”的形象在悄然发生变化,但是,中国至今未诞生出令人尊敬的世界级企业及企业家,很大程度上缘于我们尚未克服诚信的短板,喜欢在眼前利益上绞尽脑汁,缺乏大未来观念,做不到“风物长宜放眼量”。

“吃亏是福”大多数时候被用来安慰吃亏者,多少有点无奈的意思,鲜有人真正拿它来启迪和教化人,但我很想把这句话送给中国的企业家们,因为它很好地诠释了眼前利益与长远利益之间的哲学关系。现实世界的企业家们,很少能做到眼前利益与长远利益的平衡,他们无法抵御眼前利益的诱惑,喜欢做立竿见影的事情,总想做摘桃子的人而非种桃树的人。我认为,这是中国至今未能诞生世界级企业的原因,因为他们没有做伟大企业的动力。一百多年来,中国没能给人类贡献与其人口及经济体量相匹配的重大文明。当今时代的中国人,更是几乎失守精神家园,金钱几乎成为衡量一个人是否成功及价值大小的唯一标准,鲜有人愿意为“看不见的价值”去努力,更谈不上为人类文明而奋斗。看中国企业,最大问题是发展不具有可持续性,企业每前进一步都显得非常吃力。中国企业大多属于营销驱动型企业而非技术品牌驱动型企业,这类企业的一个显著特点就是不停地搞促销,不停地用营销手段刺激市场,就像一个人不停地吃兴奋剂才能让自己看起来像正常人。我认为,这一切的结症都在于诚信的缺失。古人云:人而无信,不知其可。这实际上意味着,一个人要想活在这个世上并受到尊重,就必须诚信做人,做老实人不可避免有吃亏上当的时候。但是,一旦一个人建立了诚信形象,这个人将赢得周围人的尊重,并最终受益。企业也是这样,唯有建立诚信形象,这个企业才具备发展后劲,才能运行在健康发展的轨道上。因此,你不能总想占别人的便宜。我们有时会看到这样的报道:某企业通过某某措施“实现利润最大化”,在我看来,利润最大化是不明智的,等于占不该占的便宜,等于“竭泽而渔”,而合理的盈利应该是共赢,是“放水养鱼”举一个几乎人人都看得见的例子:中国企业普遍喜欢做言过其实的宣传,一点小小的改进能被它们夸张成“革命性”技术,企业经营刚刚有点起色就目无一切要“颠覆”这个“颠覆”那个,仅凭自我感觉良好就敢吹嘘“销量世界第一”……企业诚信形象到了令人堪虞的地步。为什么青岛某著名家电企业的公关屡屡被人质疑?就因为这个企业做了太多不靠谱的宣传,企业公信力低下。

企业一旦建立诚信形象,好处显而易见,你的宣传愿意相信的人多,等于提高了你的营销预算利用率,节约了你的宣传成本。事实上,一旦建立诚信形象,企业多元化到其他领域也容易被人接受。为什么宝洁旗下的洗发水卖得都很好?就因为宝洁这个母品牌建立了“诚信。过度追逐短期利益让当今企业家心态格外浮躁,这种心态和社会流行的价值观大有干系,他们更愿意做对自己或企业有利的事情,和利益无关的事情他们提不起兴趣,这样的境界不可能成就伟大的企业。因此,我认为华为的任正非是为数不多值得敬重的企业家,他不喜欢置身聚光灯下,不喜欢将自己打扮成精神领袖式的人物,他更愿意躲在无人关注的角落思考华为的未来,更愿意对自己的员工危言耸听地说着“华为的冬天来了”。的确,这几年中国企业有很大进步,“中国制造”的形象在悄然发生变化,但是,中国至今未诞生出令人尊敬的世界级企业及企业家,很大程度上缘于我们尚未克服诚信的短板,喜欢在眼前利益上绞尽脑汁,缺乏大未来观念,做不到“风物长宜放眼量”。举一个几乎人人都看得见的例子:中国企业普遍喜欢做言过其实的宣传,一点小小的改进能被它们夸张成“革命性”技术,企业经营刚刚有点起色就目无一切要“颠覆”这个“颠覆”那个,仅凭自我感觉良好就敢吹嘘“销量世界第一”……企业诚信形象到了令人堪虞的地步。为什么青岛某著名家电企业的公关屡屡被人质疑?就因为这个企业做了太多不靠谱的宣传,企业公信力低下。企业一旦建立诚信形象,好处显而易见,你的宣传愿意相信的人多,等于提高了你的营销预算利用率,节约了你的宣传成本。事实上,一旦建立诚信形象,企业多元化到其他领域也容易被人接受。为什么宝洁旗下的洗发水卖得都很好?就因为宝洁这个母品牌建立了“诚信+高品质”的形象。我们经常听到企业家言之谆谆地教诲别人“做事先做人”,的确,这话说得特别好,但是,一旦发生企业利益与公众利益冲突,他们立马就收回了道貌岸然的神色,变得格外世故而现实。可见,冠冕+高品质”的形象。

我们经常听到企业家言之谆谆地教诲别人“做事先做人”,的确,这话说得特别好,但是,一旦发生企业利益与公众利益冲突,他们立马就收回了道貌岸然的神色,变得格外世故而现实。可见,冠冕堂皇的说辞并不是他们发自内心的认同。

“吃亏是福”大多数时候被用来安慰吃亏者,多少有点无奈的意思,鲜有人真正拿它来启迪和教化人,但我很想把这句话送给中国的企业家们,因为它很好地诠释了眼前利益与长远利益之间的哲学关系。现实世界的企业家们,很少能做到眼前利益与长远利益的平衡,他们无法抵御眼前利益的诱惑,喜欢做立竿见影的事情,总想做摘桃子的人而非种桃树的人。我认为,这是中国至今未能诞生世界级企业的原因,因为他们没有做伟大企业的动力。一百多年来,中国没能给人类贡献与其人口及经济体量相匹配的重大文明。当今时代的中国人,更是几乎失守精神家园,金钱几乎成为衡量一个人是否成功及价值大小的唯一标准,鲜有人愿意为“看不见的价值”去努力,更谈不上为人类文明而奋斗。看中国企业,最大问题是发展不具有可持续性,企业每前进一步都显得非常吃力。中国企业大多属于营销驱动型企业而非技术品牌驱动型企业,这类企业的一个显著特点就是不停地搞促销,不停地用营销手段刺激市场,就像一个人不停地吃兴奋剂才能让自己看起来像正常人。我认为,这一切的结症都在于诚信的缺失。古人云:人而无信,不知其可。这实际上意味着,一个人要想活在这个世上并受到尊重,就必须诚信做人,做老实人不可避免有吃亏上当的时候。但是,一旦一个人建立了诚信形象,这个人将赢得周围人的尊重,并最终受益。企业也是这样,唯有建立诚信形象,这个企业才具备发展后劲,才能运行在健康发展的轨道上。因此,你不能总想占别人的便宜。我们有时会看到这样的报道:某企业通过某某措施“实现利润最大化”,在我看来,利润最大化是不明智的,等于占不该占的便宜,等于“竭泽而渔”,而合理的盈利应该是共赢,是“放水养鱼”

我经常说,做生意要赚钱其实并不难,只须做到不短斤短两就行了。要说做生意给够份量是天经地义的事,压根儿和技术含量沾不上边,但是,就这么简单的要求90%以上的生意人做不到。因此,如果你做到了,你就能赚钱。

。过度追逐短期利益让当今企业家心态格外浮躁,这种心态和社会流行的价值观大有干系,他们更愿意做对自己或企业有利的事情,和利益无关的事情他们提不起兴趣,这样的境界不可能成就伟大的企业。因此,我认为华为的任正非是为数不多值得敬重的企业家,他不喜欢置身聚光灯下,不喜欢将自己打扮成精神领袖式的人物,他更愿意躲在无人关注的角落思考华为的未来,更愿意对自己的员工危言耸听地说着“华为的冬天来了”。的确,这几年中国企业有很大进步,“中国制造”的形象在悄然发生变化,但是,中国至今未诞生出令人尊敬的世界级企业及企业家,很大程度上缘于我们尚未克服诚信的短板,喜欢在眼前利益上绞尽脑汁,缺乏大未来观念,做不到“风物长宜放眼量”。举一个几乎人人都看得见的例子:中国企业普遍喜欢做言过其实的宣传,一点小小的改进能被它们夸张成“革命性”技术,企业经营刚刚有点起色就目无一切要“颠覆”这个“颠覆”那个,仅凭自我感觉良好就敢吹嘘“销量世界第一”……企业诚信形象到了令人堪虞的地步。为什么青岛某著名家电企业的公关屡屡被人质疑?就因为这个企业做了太多不靠谱的宣传,企业公信力低下。企业一旦建立诚信形象,好处显而易见,你的宣传愿意相信的人多,等于提高了你的营销预算利用率,节约了你的宣传成本。事实上,一旦建立诚信形象,企业多元化到其他领域也容易被人接受。为什么宝洁旗下的洗发水卖得都很好?就因为宝洁这个母品牌建立了“诚信+高品质”的形象。我们经常听到企业家言之谆谆地教诲别人“做事先做人”,的确,这话说得特别好,但是,一旦发生企业利益与公众利益冲突,他们立马就收回了道貌岸然的神色,变得格外世故而现实。可见,冠冕

故此,中国企业家需要修行,扼制欲望的疯狂生长,逼迫自己学会孤独与寂寞,因为孤独最益于思考,而思考才能深刻。遗憾的是,现在的企业家们太喜欢站在镜头前海阔天空,没几个人喜欢享受孤独与思考的快乐。

突然想起清末大学者王国维《人间词话》里的几句话: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须经过三种之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众里寻他千百度,回头蓦见,那人正在灯火阑珊处”。

我把这段话连同“吃亏是福”送给中国的企业家们。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