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在腐朽中寻找新生——评《北京人》

(2006-07-31 10:14:04)
分类: 写在戏剧边上

在腐朽中寻找新生——评《北京人》  

  北京青年报(2006年8月1日)

   ■《北京人》

  ■导演:李六乙

  ■演员:王斑、白荟

  ■读家:水晶

  ■读家指数:★★★★☆☆

  ■一句话点评:在绝望中寻找希望,在腐朽中寻找新生,是新版《北京人》给予人们的启示。时代的大环境虽然一直在变,但总有些困境是来自于我们自身的。

    新版《北京人》首轮演出后,近年来备受争议的导演李六乙忽然之间被舆论界捧上了巅峰,甚至有人把这版《北京人》定位为北京人艺的第三个里程碑。这种论调是否得体暂且不论,《北京人》第二轮演出的票房倒是的确不俗,大雨倾盆的夜晚,上座率仍在八成五以上,而且一气呵成的表现让许多观众都流露出满意之情。

  很多人认为《北京人》的亮点被归功于整体倾斜40度的舞台,这座模仿四合院式的建筑被白色的斑驳碎片装点得像一座鬼宅,加上阴森森而挥之不去的背景音乐,倒是很符合导演李六乙对该剧“鬼魂奏鸣曲”的定位。不过音乐与场景的结合似乎有点过于清寂和毛骨悚然,场景的力度过大,对主题的揭示过于鲜明,常常会反衬出表演力量之弱。

  或许是因为场上的力量和压抑性较强,剧中的主要人物都显得比较文弱,从优柔寡断的文清,到事事退让的愫芳,再到老实无用的妹妹,唯唯诺诺的儿子,忍气吞声的儿媳,主体的角色都蒙上了一层厚厚的灰色。当然,即使是灰色,也有不同的质感,主角曾文清的扮演者王斑此次有不俗表现,把一个破落家庭的书生演绎得相当传神,他的柔弱和无力最终杀死了自己,也逼走了将爱与奉献寄托在他身上的表妹。另一个角色江泰的扮演者是一位有过留法经历的人士,他的表演风格则与人艺演员有非常大的差别,虽然屡屡台词出错,但仍不掩他的闪亮光彩,将这个自视甚高喜欢空谈的大女婿塑造得有血有肉。

  曹禺的这部作品是在他抗日战争时期继《蜕变》后写成的另一部力作,也是曹禺认为自己最满意的一部作品,在业内也被专家认为是曹禺先生最好的一部作品。剧中描写了一个旧中国封建大家庭如何从过去的“家运旺盛”的时代,逐步走向衰落直至最后彻底崩溃的过程。许多人认为这是一部写“人”的戏,写人的性格与气质,思想与感情,如自私、吝啬、迂腐的曾老太爷,精明干练而又虚伪狡诈的大奶奶思懿,自幼寄人篱下、逆来顺受的孤女愫芳,和对家庭、环境和时代都无能为力的文清。

  在我看来,这似乎隐含了另一个悖论,到底是性格决定了命运,还是命运决定了性格?在那样一个动荡变化的不安年代,蜷缩在已经不再安乐的“安乐窝”里的人们,能够有些什么样的选择呢?已经快走到生命尽头的老太爷,人们可以看到他的自私,却也不得不承认他为自己的不孝子孙们操够了心。操持着一家生计的大奶奶,人们或许厌恶她的精明和虚伪,但真换了别人到她的位置上,恐怕也好不到哪去,《红楼梦》里的王熙凤可不就是另一个她。如果没有生活中曾经的养尊处优,大少爷曾文清可能就不会那么沉迷于鸦片和书画,并在稍稍经历风浪之后便逃回家中。所以剧中还有一位研究北京猿人的教授出现,不知道曹禺是不是在提醒大家,只有在最原始和无所依赖的状态下,人类真正的生命力才能展现出来。

  剧终,对这个家庭终于感到绝望的愫芳拎着箱子,和那个同样要去寻找自己梦想的瑞贞一起,跟着教授父女一行,离开了这座鬼宅,去寻找新的生活。留下来的人们,或抱着柱子,或扶着椅子,在越来越倾斜的舞台上静默无语,等着和这大厦将倾的旧屋一起腐朽。而舞台上那只从笼中被放出来的,已经被修剪过翅膀的白色鸽子,则好奇地注视着他们。

  如果我是导演,我就给那鸽子一束光。因为它目睹了腐朽,它寓意着新生,同时代表了另一种略带嘲讽的观看和审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