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曹林舆情课|舆情回应将告别倒逼模式,开启国务院直逼模式

(2016-08-13 20:59:03)
标签:

杂谈

评论提要

  国办专门发通知对政务舆情回应工作提出具体要求,可见高层对舆情工作的重视程度。看完《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在政务公开工作中进一步做好政务舆情回应的通知》后,我最强烈的感受是,这个重要的通知将使政府舆情回应彻底告别“倒逼”模式,积极主动的舆情回应将成为一种制度化的常态。为什么不再需要自下而上的“倒逼”?因为有了自上而下的制度和规范之逼,发生舆情后,你不敢说、不愿说、不屑说、不及时说,制度会逼着你必须去说。


  国办这个通知的最大意义就在于,形成了一套逼着部门负责人和新闻发言人必须开口回应政务舆情的机制,让相关责任人再也找不到理由去推卸和躲避。


1  在时间上紧逼政府回应

  虽然过去也有政务公开和新闻发布的要求,但笼统和抽象的规定有很多可以钻的空子。比如要求第一时间回应公众――这个“第一时间”到底有什么标准,怎么才叫“第一时间”,是一天,两天,还是三天?这一次“通知”就作了明确的要求:要快速反应、及时发声,最迟应在24小时内举行新闻发布会,对其他政务舆情应在48小时内予以回应,并根据工作进展情况,持续发布权威信息。――这个硬性规定让相关负责人没有可钻的空子,逼着政府部门必须在发生重大舆情后在24小时内举行新闻发布会,别说还不了解情况,也别说还没准备好,更别说不知道说什么,必须开口回应。


  舆情发酵以秒计算,无论如何,24小时中应该有政府的权威声音了,24小时后政府仍缺席的话舆论就会失去耐心――必须在时间上“逼”着相关部门及时回应。一些地方的部门仍把“熬时间”“躲热点”当成应对技巧,打死都不说,熬过一两天就会新的热点所覆盖,这种“等下一个热点覆盖”的鸵鸟心态严重损害着政府公信,网络有着巨大的记忆功能,躲是躲不过的。


2  明确责任让部门无法推诿

  谁站出来回应?过去也有很大的模糊和推诿空间,第一责任人怕面对舆论和公众,随便找个人出来应付舆论,既没有权威性,也没有让公众看到政府部门的坦诚,同时因为回应者层次太低、未掌握事件核心信息,而使回应缺乏“信息含量”,没有回应舆论的关切。


这一次的“通知”也针对这一点明确了责任:对涉及国务院重大政策、重要决策部署的政务舆情,国务院相关部门是第一责任主体。对涉及多个地方的政务舆情,上级政府主管部门是舆情回应的第一责任主体,相关地方按照属地管理原则进行回应。对涉及地方的政务舆情,按照属地管理、分级负责、谁主管谁负责的原则进行回应,涉事责任部门是第一责任主体,本级政府办公厅(室)会同宣传部门做好组织协调工作。


明确了权界责任,就会逼着相关责任人去积极回应,而无法踢皮球躲媒体。某些部门有着害怕面对舆论的天然惰性,能躲的就躲,不能躲的就推给下属,涉及多部门的就推给其他部门,实在不行就想“熬”过去――典型如当年的青岛38元大虾,就是在部门推诿中使舆情越演越烈,从一起地方宰客事件发酵成大丑闻。


3  不要什么事都推给宣传部门

“通知”一个很大的亮点是明确了“涉事责任部门是第一责任主体”,这给承担着巨大舆情回应压力的宣传部门是一种不小的减压减负。跟很多地方宣传部门的朋友交流过,他们都抱怨一些部门引发舆情事件后,都把回应的责任往宣传部门推,好像都是宣传部门的事。


其实,涉事责任部门才是回应的第一责任主体――作为当事部门掌握着最多的信息,最多知情也最权威专业,也是公众质疑的矛头指向,当然应由其回应。事事都推到宣传部门身上,只会滋长一些部门的回应惰性,惯出一些部门的毛病――反正有宣传部门挡着,那是宣传部门的事。缺乏回应能力和媒介素养,恶性循环中只会成为滋生舆情的最薄弱环节。必须逼着涉事责任部门去面对舆论回应公众的关切。


  有人要问了,宣传部不去回应,那要宣传部干嘛?宣传部门只是一个平台和中介,在涉事政府部门与媒体、公众间搭建一个桥梁,而不是替其他部门兜底背锅。要养成谁出事谁去回应的习惯,而不是事事推给宣传部,不是一出事就让宣传部站在前台,让宣传部去灭火控负。


4  逼着部门一把手去站台

还是一大亮点是对相关部门责任人提出了要求,逼着“部门责任人”去站到面对公众的一线,而不是习惯性地推给下级去面对。这方面,中办、国办早些时候就印发了《关于全面推进政务公开工作的意见》,首次明确,遇重大突发事件、重要社会关切等,政府主要负责人要带头接受媒体采访,表明立场态度,发出权威声音,当好“第一新闻发言人”。今年两会前,李克强总理也接连两次“发话”,要求各部委主要负责人“要积极回应舆论关切”。逼着部委一把手去回应,使今年的部长通道成为两会亮点。


逼着政府主要责任人当第一新闻发言人,既能体现政府回应的诚意,也能避免层层授权中的信息损耗,更能形成一种自上而下善待媒体的示范效应。你看,负责人和一把手都站出来回应了,还有什么比这个更能体现诚意的吗。也能够减少新闻信息传播的中间损耗,责任人应该是一个部门掌握信息最多、最先知情、也最权威的人,让这个人站出来回应公众关切,公众会更相信。老百姓有时候之所以变成“老不信”,不仅是“说了什么”,更在于“谁在说”,负责人站出来说可能更能提高发言的可信度。


负责人经常站到新闻发布的前台去秀秀,直面舆情而不是躲在后台看舆情报告,也更能提高自身的媒介素养,体谅新闻发言和舆回应的不易,从而更加重视舆情工作。


5  用宽容失误给发言人减压

我还看重的一个亮点是“通知”中的这句话:对出面回应的政府工作人员,要给予一定的自主空间,宽容失误。――这对直接面对舆论的官员是一种很大的红利,既授权了,让发言人有话可说,而不只是除了照稿子念之外无可奉告。也是一种减压,可以宽容失误。


很多官员之所以觉得新闻发言工作是一个“吃力不讨好”的高危岗位,就是怕说错一两句话而引发舆情从而成为牺牲品。这种焦虑下,养成了一些发言人不敢说不愿说,尽可能不发言,非要发言就只念稿子、只讲最安全的官话套话,宁愿不出彩,也不愿出一点儿错。“自主空间”和“宽容失误”是巨大的进步,这种授权和减压将使舆情回应不再成为一个大家都不愿接的烫手山芋。


新闻发言人不只是僵化的传声筒,他需要有一定的自主空间,这样才能使沟通充满张力和弹性,并有缓冲和回旋的余地,树立新闻发言人亲和力与权威性。新闻发言人站一线直面舆情,直面舆论压力,有时难免紧张和口误,没有一定的宽容,说错了就拿新闻发言人开刀,只会让发言人越来越紧闭双嘴。


舆情回应很多时候都是靠舆论“倒逼”,像挤牙膏那样一点点的逼出来,既使政府在面对舆情时失去主动性,又损害了政府的公信力。“通知”如能落到实处,“舆论倒逼”将彻底成为历史,在倒逼之前,将有一种强大的制度力量逼着责任部门站在舆论前台去。


《时评中国》5月出版后,承蒙读者和粉丝厚爱,很快已经印第四次了。为回馈读者,推出签名版,天猫全网独家签名版发售。敬一丹大姐对该书的评价是:媒体在该说话时失语,让受众失望,也是媒体人的失职,而曹林的评论,让人看到职业自觉。用理性反抗坏逻辑,到天猫“新华文轩”抢签名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