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第一节“新闻评论”课后学生们的感想节选

(2015-03-12 20:21:52)
标签:

杂谈


  上周五上完第一节新闻评论课,我给学生们布置了一个作业,让他们谈谈自己所理解的新闻评论,对评论课的期待,或者是对第一节课的感想,给老师提提要求。学生们陆续交来作业,每篇我都看得很认真,并一一作了回复。学生们对时事评论和热点的一些认知,有的比我深刻多了,很多困惑我至今都还有,这也是我学习的一个过程。先摘录一些与大家分享:



双重现实中,逻辑何用

  一周内我巧合地上了两堂“逻辑”课,有趣的是,它们相似又矛盾:前者是《新闻评论》,关于如何识别谬误、如何正确地运用逻辑;另一堂是GRE写作,关于如何分析、解构他人某一陈述的逻辑。内容的重合不足为奇,而这样一句话却使两者的对比产生了戏剧性:GRE课堂上,老师花费两小时详细讲授因果倒置、错误类比、无关概念等一系列问题之后感叹:“同学们,我们学的逻辑知识只能用在考试作文上,可千万不能用在自己的发言和讨论里。”
  姑且将两者同看作“写作之逻辑”放在一起反思,一个“常识”对于“学问”的挑衅便由此形成:是否存在两种逻辑,一种专用于正襟危坐、长篇大论的写作,而另一种则普遍存在于除此之外的俗世思考、日常话语中?我们是否需要将所学的评论的规则与技艺,谨慎地使用在某一条界限、某一种情境之内,如果越过,便是浪漫天真和不识时务?



从《穹顶之下》引发的讨论说起

  但值得注意的是,“技术性批评”虽然贵在专业,但其自身存在的最大问题也常源自专业性。自古以来,没有任何事情可以在各个方面处于完全正确,再完美的东西放大百倍也会挑出瑕疵。如果只是作为从其他角度看问题的观点表述,基于“技术性批评”的评论对事物的发展可以起到不容忽视的积极作用,但是带着专业性的傲慢,攻击对方知识性表述中这样或那样的技术错误,并且以“因为你的知识、方式出错了,所以你的一切意见都是没有价值的”为准绳来看问题,那就很值得人们深思和警醒了。因为这样的想法很可能掩盖住事物真正的价值,就像关于一个环保题材纪录片的讨论,最终却避开了环保这一主题。
  对于“技术性批评”,知乎上的一位网友写到,“对柴静视频的合理质疑,应该能够解决如下两个问题:(1)她的技术性错误在多大程度上伤害了她最核心的逻辑链;(2)她提出的解决方案有哪些部分是合理的,哪些部分是不合理的,对不合理的部分我们进行怎样的改进之后可以做得更好。总之,所有合理质疑的出发点都应该是:尊重她视频的原始内容;从事实而不是从立场、原则出发;谋求对我们现实的有效改善。”私以为,对事物最客观的评论就应如此,基于事实,提出意见。这也是我希望能够在《新闻评论》看上学到的,不是永远只站在自己的世界看问题,而是不带任何预设和立场,真真正正看清面前的事实。



现在的问题是书读得太多⽽而想得太少

   这堂课上的学⽣生读到⼤大三,读书也有⼗?十⼏几年了,但是我们缺乏针砭时弊、兵刃相接的经验,也缺少思维逻辑的训练,在分析问题时想法简单,常常诉诸感性,却说不出具体的驳论点,“现在的问题是书读得太多⽽而想得太少”,没有⼈人想要成为拘泥于已有知识却不思考现实的书呆⼦子,新闻评论课或许是⼀一个锻炼思维的好机会。
  为什么来上这门课,为什么必须要上这门课?因为我们需要⼀一个练习、修改、再练习的动机,⼀一个⾃自由讨论的领域和⼀一位有经验的导师,因为我们需要重新拾起观察社会的兴趣,最后,还需要学习评论世界的基本逻辑。对于这堂课,我的想法是:对学⽣生⽽而⾔言,先是要多写,写不同新闻题材的评论(国际、国内、社会、政治甚⾄至娱乐新闻),然后是多说,在课堂上聆听并发表见解。希望⽼老师能多推荐⼀一些观摩评论的⽹网站、书刊,通过对失败案例的分析对我们可能犯的错误予以提醒,也可以⽤用我们⾃自⼰己写的评论来当案例(当然是匿名啦)。



评论员的心理承受力该有多强

  第一节课上老师提到了心理承受力的问题,那么作为新闻评论者,我们应该如何看待反对的声音?现在新闻评论文章也具有被读者直接评论的空间了。这的确有助于观点、思想的碰撞,但同时,我感到愿意在下方留言的人,在很多情况下却并不是对评论者的观点有所理解的人,而是在用自己的生活经验与愤怒,带着批判新闻事件本身的意图,却向着评论文章发动攻击与反驳。媒体可以发表自己的新闻评论,读者也有权发表自己的认识。尽管我认为,越是能够对新闻事件有深刻理解的读者,在发言时也会越发慎重,但当评论文章下方的评论充斥着批驳之声的时候,新闻评论的作者到底该不该去看这些评论,如何让自己的思考不受这些声音的干扰?
  希望能够通过一个学期的学习,在课程的帮助下自己把这些期待实现,去动笔写评论,去寻找问题的答案。



上帝给了我一个麦克风,可惜我是个哑巴

  “上帝给了我一个麦克风,只可惜我是个哑巴”这句话就是我对于这门课最初的想法和评价。酝酿了很多官方的答案,让整个作业能够显得“体面”一些,但是到最后却觉得那么做反倒更敷衍。自打有自我意识起,我对自己虽然没有一个完整又明确的认知,但是还是非常清楚自己不擅长什么的,而“评论”二字就是其中之一。每当有一个大新闻发生时,我的朋友圈就会被同班同学刷屏,刷的文章虽然是同一篇,但附上的评论确实五花八门,各种视角的都有,看我好生羡慕,本想跟风加入“刷屏大军”,心血来潮准备写评论的时候才发现半天憋不出一个字,只好默默添加几个微信表情然后转发。这就是我和“评论”遥远又咫尺的距离。
  下了第一次课后,我和朋友一同回宿舍,二人都对此课感到忧心忡忡,想想我们从小到大就是根正苗红弘扬国家主旋律的乖孩子,主流媒体说啥都信,几乎不发表任何看法、就是有想法也是默默在心里吐槽,如今却要我们开口评论包括政治在内的国内外新闻,简直有赶鸭子上架的悲壮感。当我回顾起三年前那次冲动的专业选择,是“机缘巧合,身不由己”所致时,我竟然本能地松了一口气:原来,我年轻的时候就没想着会成为这块儿料。



专治虐课三十年

  刚刚敲定选择这门课时,我同时给两个新闻系的同学看了我的新学期课表,两位的反应惊人的一致:你干嘛想不通啊,选这门课。我很奇怪,我没有想不通啊,曹林老师的课,其他学校的同专业同学吵着要旁听都没机会,我终于等到大三了,干嘛不选啊。最后在他们仿佛看到了什么奇葩的眼神中,我终于明白了那没说出来的深意:这门课很“虐”。具体表现为:时不时需要写一写东西,并且需要很好的才华才能够吸引老师的注意力,毕竟几十个人的班级,如何写出一篇让老师点头称道的评论文章是一件需要绞尽脑汁的事情。而对于大三最后一年时间拼绩点的我们来说,是必修只能闭着眼睛拼了,或者干脆扔到大四放弃治疗;而像我这种不是必修还往跟前凑的人,纯属自杀。但结合我两年半的大学选课生涯,我大言不惭地给自己送了一个“专治虐课三十年”的称号。从往年来看,还是战绩辉煌的。。。
  写在这门课程开始之前,总结一下我曾经零星擦出的思考火花。而我相信思想也将在这门课程中起航,我不认为自己具备很高的起点,但我认为自己具有很快的领悟力,在文章末尾,要感谢和曹林老师的缘分,能够有机会在一个学期时间进行充分的交流和讨论,我也期待着半年之后自己的收获和成长。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