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没有标签的时代

(2018-06-05 06:32:22)
标签:

时评

分类: 看中国

没有标签的时代

             沈东子

 

 

我对转基因很少表态,因为不了解,但对转基因的争论还是关心的。最近看到报道,袁隆平先生建议国家增加对转基因研究的投入,说转基因是未来农业的方向。反转人士对这个观点很失望,甚至很愤怒,认为袁先生背叛了自己原先的立场。袁先生原先对转基因持什么立场,我不太清楚,但我知道他是许多人的偶像,他长年研究的杂交水稻,大大增加了产量,没有亩产千斤,至少也有六七百斤,这是很大的成就。

那么袁先生为何改变对转基因的看法呢?我想当中一定有漫长而纠结的过程。其实对于杂交水稻,一直有观点认为就是转基因的一种,袁先生作为这方面的专家,当然比常人更清楚杂交水稻的原理,如果不是转基因,他一定会很骄傲,毕竟是独家创新,可袁先生是科学家,他明白杂交水稻哪怕不是转基因,与转基因之间也只隔着一层纸,这层纸迟早会被捅穿的,与其被他人捅穿,不如自己找个温柔的方式轻轻挑破,以免到时候太尴尬。

反转人士有两个很重要的论点,一是认为转基因食品含有不孕基因,吃了会得不孕症,也即所谓断子绝孙,理由是转基因农作物不产种子,第一年收成后如果想种,必须再向种子公司比如孟山都去买新种子,而种子公司垄断了种子,就可以高价售出从中获利。事实上杂交水稻也是不产种子的,也要购买种子才能继续种植,如果我们吃了杂交水稻,是不是也会患不育症?

反转人士提出的第二个观点,且不论转基因是否有害健康,我们至少应该有知情权吧?有选择吃或不吃的权利吧?这个观点曾经深得我心,认为选择是最基本的权利,哪怕政治没选择,至少食品应该有选择吧。然而残酷的事实是,我们对杂交水稻又何尝有知情权?市面上从来没有哪种米标签为杂交水稻或非杂交水稻,我们从来不知道吃的米是杂还是非杂,而据说杂交水稻已占市场稻米份额的60%以上,也就是说我们很可能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已经吃过许多杂交的稻米。

实际上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我们吃掉的毒油毒奶毒菜何止千百,虽然不乐意,但也很无奈,不过这并不是市场拒绝标签转或非转,杂或非杂的理由,那么市场上为什么拒绝标签呢?我理解并非吃了会断子绝孙,我们知道驴马交合产下骡,骡是不会生育的,但人类不会因为吃了骡肉而绝育,这是很简单的道理。拒绝标签转和杂,是因为转和杂不好吃,标签后顾客不愿买。设想转基因转出来的食品味道鲜美口感良好,吃货们早就上了,哪管它孕不孕。

杂交水稻据说是很不好吃的,煮出来的米饭没有香味,这在饥荒年代不是问题,可以挽救很多人免于饿死,但在和平年代就不一样,大家会更注重口感,于是杂交水稻就不受欢迎了,转基因食品也是一样的道理,说是可以解决粮食问题,问题是在有选择时谁愿意吃?不好吃自然没人买,没市场就没利润,这是转基因面临的困局。

把转基因说成洪水猛兽,甚至是洋人祸害中国的阴谋,许多人愿意听,本来对洋人就不信任,这样说如同号召抵制洋节,很合老百姓的心意,但如果说杂交水稻也可怕,大家在情感上就未必认同了,毕竟是中国人自己种出来的。作为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先生表态赞同研究转基因,认为转基因是未来农业的方向,自然最有说服力。我很佩服袁先生的勇气,他知道这样说会挨骂,但他让内心服从了科学。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后一篇:末日鹦鹉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末日鹦鹉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