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安澜的饲养院
安澜的饲养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1,251
  • 关注人气:80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以诗歌名义感恩

(2012-04-12 21:47:59)
标签:

陈树照

黑龙江

宋体

《诗刊》

诗歌

情感

分类: 我的随笔

以诗歌的名义感恩
    ——浅析诗人陈树照诗歌里的情与义

      知道陈树照,是在2005年《诗刊》12月号(上)的第21届青春诗会专刊上,那组《让我泪流满面的地方》,我反复地读了好几遍,读一遍,震撼一次,其中两个原因:一,情真意切;二,陈树照是黑龙江人!青春诗会是中国诗坛的“黄埔军校”,21届了,在此之前,黑龙江只有桑克,马永波(现在已经离开了黑龙江)荣幸地参加过。在难过之余,突然看见冒出来一个陈树照,真的为黑龙江诗坛再次升起一颗诗星,使劲地骄傲了许多日子。那时候我在河北,我和河北的诗友,使劲地显摆:“陈树照是我们黑龙江人,是佳木斯人,佳木斯和伊春很近的......”。我似乎像一个不谙世事的孩子,那份激动和欣喜溢于言表,滔滔不绝,仿佛这份光荣,是我创造的。一直到2006年的夏天,我去《诗林》杂志社,还和潘红莉老师打听,说起这件事情。无非是这组诗歌,一直在内心深处,牢牢地感染着我。

    真正认识陈树照,是在2009年的12月,《诗刊》“绿色伊春——红松杯”诗歌大赛颁奖期间。在这之前,我们从未谋面,但是,通过几次电话,树照兄一直称我为兄,那是因为我博客上那张照片实在是太老成,我自己没看出来,别人看出来了:没有60也得有58,9岁。这是有证据的,第一次和双鸭山女诗人徐书遐相识,徐书遐就惊讶地说,安澜,你原来这么年轻啊?!那意思在她心中,我已然是个老朽,我知道,都是我那张照片惹的祸。所以,因为这张照片,我占过很多便宜,其中就包括树照兄;后来,树照兄就不干了,我只好改口,便宜占到头了。

    我一直以为,无论任何形式的文学作品,要想感染人,征服人,都脱离不开一个情字。但是,在任何文学形式里,要想做到这一点,诗歌最不容易,最难能做到。那语言的精确度,那情的宣泄尺寸,少一句,表达就无法到位,多一句就是画蛇添足。可喜的是陈树照在《让我泪流满面的地方》这组诗歌里做到了,所以,我们读着这组诗歌,像经历了一次我们的切身事件,让我们久久徜徉在那种和亲人生离死别的亲情氛围里,跟陈树照一起痛苦,一起悲伤,一起困扰在那份对大嫂慈母般恩情的感恩中,无力自拔,又爱莫能助。

     高缺氧的阳光透过舷窗照在她的身上
        那弓一样的背影  让我泪流满面  这个一生
        从没坐过火车  轮船  没进过省城  京城——
        刚刚过完五十五岁生日的女人  除了乡下

        那几亩薄田  几间瓦房   再就是那
        一头白发和那张满是皱褶的脸  此刻

 

        我才惊愕地发现  家乡的山风  有多么锋利”《坐飞机领大嫂进京看病

    这是怎样的一个女人啊!生活的艰辛,沧桑,粗粝,苦难......在她短暂的一生里,几近没有过索取;青春,爱心,无私无畏,无怨无悔的付出,都毫无保留地奉献给了这个家庭,这也正是千千万万个这样大嫂,善良质朴的形象与本质,可歌可泣的博大情怀的写照。这一定也是诗人陈树照,在创作这组诗歌的时候,眼前反复地晃动着这些大嫂熟悉的影子,怀揣着一颗悲悯的诗心,把这份平凡人生里的伟大和感动,如此清晰,真实地呈现给我们的理由,让我们跟随他的诗歌一起去忏悔,一起走进这些可亲可敬的大嫂们,去体验和反思,我们生活里的态度。

    陈树照在这组诗歌里渲染的氛围和情绪,不是狭隘的个人情结的总结,是我们这个古老民族,几千年流传下来的善良的传统美德的重塑。
    嫂子静静地走了
    这个来我家我才三岁  父母早逝
    把我抚养成人的女人
    这个不让自己和孩子吃  让我吃饱
    送我上学  给我背书包的女人——《那是我经常下跪的地方
    这样的文字,像一颗一颗子弹,具有强大的穿透力,向心力,凝聚力;是血肉相连、打折骨头连着筋的;又仿佛是陈树照,举着一把历经过千年风雨的道德的锤子,在往心灵上一下一下地钉着恩情那根钉子。中华民族这份美德之所以能够渊源流长,历久不衰,代代相相传下去,不仅仅是良知和传统,还因为在我们的血脉里流淌着一种叫感恩的血液,诗人陈树照就是其中之一,这在陈树照众多的诗歌里,比如:《探望病危中的嫂子》、《电话那边》、《父亲活着》、《祖父》等等,都得到了充分体现。

       作为诗人,陈树照知道怎样让古老的恩德之花常开不谢;做为这个民族的子孙,陈树照知道怎样让这条恩德之水,永不干涸。只有懂得心怀感恩的诗人,他的作品才能深入人心,才能经得起时间的陶冶;才能在以后的日月里,经受住考验,吹去光阴的浮尘,依然金光闪闪。

       陈树照这组诗歌,留给我们的不仅是道德和伦理的思考,更像是一条鞭子,在鞭打着我们这些写诗歌的人,不要生憋硬造,无病呻吟,那只能是昙花一现,瞬间凋落。我们相信,陈树照这样写下去,他的诗歌定能在时间和岁月的熔炉里,经受住持久的冶炼,高温和淬火,即使再久远的未来,也能依然流芳。

                                                                                   2012.4.12  于伊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春雪
后一篇:谷雨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春雪
    后一篇 >谷雨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