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安澜的饲养院
安澜的饲养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1,251
  • 关注人气:80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永远无法泯灭的记忆:之《父亲》

(2009-10-03 21:11:41)
标签:

家庭

《父亲》

衬裤

爷爷

狂犬疫苗

情感

分类: 我的随笔

永远无法泯灭的记忆:之《父亲》

 

    父亲之于我的记忆总是不很深刻,而且,似乎有些潦草,我能记得起的很有限。现在,父亲已经是古稀老人了,但是,给我的感觉脾气依然是那么的倔强、暴躁(我的脾气有很多是他遗传来的)。父亲会为母亲的外甥,外女过年、过节来家吃顿饭,暴跳如雷,或是把脸拉的老长,当面给人家脸色或是直接说出撵人家走的话来。等客人走了,无论是妈妈劝,我劝(其实他从来不拿妈妈和我当回事的),妹妹劝说,“他们父母都不在这里,就我母亲这一个亲人,不上这儿让他(她)们上哪儿啊”?他都会倔强的铁青着脸说:“来这吃啥饭,自己家没饭啊?来看看就走呗”。然后,把板凳或椅子,扒拉得噼里啪啦,弄得我们面面相觑,哑口无言,尴尬地哭乐不得。当然,他也从来不顾及儿媳或是姑爷在不在跟前,想发脾气,天皇老子也挡不住。

    我小的时候基本每天都挨他的打。有时候是冷丁抽个嘴巴,有时候是吃吃饭,把一双筷子撇在我的头上。其实,也不为什么事情,就为奶奶说我的不好,他从来不用调查研究,只要是奶奶说了他定会打我。奶奶也似乎就有这个瘾,总是说我不好,夸大我错误的实际,甚至,把没有影的事情说成跟真事似的,我还不敢犟嘴和辩驳,那样父亲会更加气急败坏地打我,让我罚跪,不给我饭吃。现在想想,我那时候受的委屈,实在是太多了,以至于,我后来和父亲有了怨恨。直到今天,我对他依然有着一种反叛精神。但是,面对他的苍老,我既疼痛、怜惜,又有些没有理由的腻烦。这样,我们父子之间就养成了,他看见我就气不顺,我看见他就胆怯的习惯。
    在我的印象里,父亲从来就没有喜欢过我。对两个妹妹,他总是疼爱有加。从很小的时候,我的心中就有了这种烙印。他每天下班回来,第一件事情,就是让妹妹从炕里跑着冲进他的怀里,然后,她抱着妹妹左右亲着。而我,无数次曾经渴望过能有这样一次拥抱和亲吻,但是,我从来没有得到过。这在我幼小的心灵里,如一条鞭影,至今挥之不去。有的时候,家里来了客人,那个时候女人和孩子是不允许上桌的。但是,妹妹每次都能得到父亲给的一块肉,或是几颗花生米,我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妹妹吃。就是买冰棍,他也只给妹妹买一只,而没有我的。妹妹有的时候可能是出于怜悯我,给我咬一口,如果我咬大了,也会挨他的打。

    让我想象不到的是,他一直这样,会把他的偏心,延续到他孙子这辈去。我的儿子和大妹妹的儿子只差两岁,妹妹的儿子我的外甥,身体特别的好,长的又胖又大,而我的儿子长的比较瘦弱,可能是小时候缺钙或是营养不良,和他小弟身高基本相似。我们这里冬天特别的冷,尤其是那寒风,一出门就把厚厚的棉衣服打透了。妹妹的儿子,是父亲的心肝宝贝,总是住在父亲的家里,父亲晚上怕外孙子冷着,就用自己的被窝搂着睡,那份关怀,让人动容。而我的儿子,只是偶尔的去一次父亲家,或是在那里住上一夜,因为,父亲从来没有邀请过他的孙子。但是,我怎么也不会想到,父亲会做出那样的事情:儿子在上小学一年级,那是一个星期一的晚上,儿子放学回家,冻得直打哆嗦,我妻子问儿子,怎么会冷成这样啊?儿子说,我爷爷把我的衬裤给我小弟穿了。原来儿子是穿着棉裤瓤子,在凄厉的寒风里上了一天学。而妹妹的儿子是不用上学的,并且,是呆在暖和屋子里的呀。我看见妻子,把儿子搂在怀里,眼泪止不住的往外流淌。当时,我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问儿子爷爷为什么把你的衬裤给弟弟穿呀?儿子说爷爷昨天领他们俩个去洗澡了,爷爷把弟弟的衬裤洗了,说弟弟小,哥哥要让着弟弟就把他的衬裤给弟弟穿了。儿子,忽然又想起了什么似的说,爷爷让他管妈妈要10块,给爷爷领他去洗澡的钱。我也真的无法再抑制住眼睑的闸门,我不知道父亲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会这样?我只是下决心,再不让儿子去父亲家住,没有其它更好的办法了。

    父亲在家庭中,一直是霸道的,说一不二的。母亲16岁就参加工作了,和父亲结婚后,每个月开的工资,都要连工资条一起交给父亲,少了一分钱,父亲都要抠根问底,弄出个究竟来。如果父亲说这顿饭想吃面条,而母亲做的是面片,父亲就会勃然大怒,把桌子掀喽。我刚结婚的时候,因为没有房子,和父亲住在一起,我每个月的工资,依然要交给他,做为我和妻子的饭伙。后来,我们自己有了房子,搬出去过,是不可以经常回去的,经常回去他就会掉脸子,除非给他钱,买东西是不可以的。即使是给了他钱,也就可以顶这一天的,下次不给,依然翻脸。所以,我回去他那里的时候比较少,我是不敢回去,怕他不高兴。他从来不欢迎任何人去他家,包括他和母亲的老同志,老朋友。父亲就是这样一个有个性,有着偏颇脾性的人。

    时光荏苒,岁月蹉跎。父亲依然是老脾气,老秉性。父亲能让我回忆出来,令我感动的事情,我只记得一件。那是我当兵转业刚回来的时候,去战友家玩,让狗把我咬了,父亲为了在24小时内给我掏弄到狂犬疫苗,从中午一直折腾到后半夜,求了好多人,找了好多关系,一直饿着肚子,终于把狂犬疫苗给我打上为止。那应该是公元1983年的夏天,那个时代,我们这个边疆小城,要找到一支狂犬疫苗应该比想弄到一支真正的野山参更加的困难。那时候我还小,不懂得感恩,也许还认为那是一个父亲应该做的事情罢。今天晚上在一块吃饭,面对父亲苍老的容颜,我有些心酸和愧疚;有些感叹时间的无情和残酷。但是,我知道,我也在一天天的老去,这是人不可扭转的,也只有衷心的祝福老父老母,身体康健,来日方长啦。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