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雪上寒梅
雪上寒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833
  • 关注人气: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流浪的小狗

(2009-11-21 10:05:23)
标签:

情感

分类: 轻描淡写
   出门的时候,隐隐感觉到脚边有一只“活物”在动,吓了一跳,原来是一只巴掌大的小狗,正吃力地嗅着我的裤角,看起来疲惫得很。
  “哟,你哪来的呀,这么可怜?”蹲下去,我看着它。小家伙还是吃力地挪动着,眼睛水汪汪的,小鼻头一耸一耸地,嘶嘶作响。

  “你叫什么名字?来干吗?冷不冷呀?”小狗脏兮兮的,像是一只流浪狗。不知道谁这么狠心,大冷的天儿把它扔在外边,更不知道它是如何“翻山越岭”地来到我家门前的。

  时间不早了,我必须走了。即使不走,又能把它怎么样呢?也许它只是一时淘气迷了路,说不定一会它的主人就把它领回去了。这样想着,我冲着它摆了摆手,下了楼。
  “妈妈,早上你看到咱们家门前有一只狗吗?”晚上回家的路上,金雨突然问我。
  “看到了呀。你也看到了?”忙了一天,这会儿金雨的话提醒了我,那小家伙不知道这一天如何过的,也不知道过得好不好。
  “早上我上学的时候,它在咱家门前趴着,好像很饿。你没喂喂它呀?”金雨接着问道。
  想着那只小狗,我的心里突然生出一丝歉意,早上真应该给它点东西吃,哪怕喝些水也好。“快点,我俩去看看。”
  连跑带颠的回到了家,昏昏的灯光下,它竟然还在,缩成小小地一个团,在墙角里瑟瑟地抖着。听见我和金雨的声音,似乎连抬起头的力气都没有了。 
  “妈妈,它太可怜了,把它抱回家吧。”金雨的口气里满是乞求。
  “不好,回头它主人来了怎么办?我们也没时间照顾它。”养着它是万万不行的,我断然回绝,不去看金雨眼中的失望。我想起了十几年前养的那只叫黑子的小狗。那时候还没有金雨,养着它的做法招致了全家的激烈反对。抗争了好久,黑子还是被送走了。它走的那天,我哭得好凶,而它一直都留在我的记忆里,现在还会隐隐作痛。
  “我找东西喂喂它。”没等我回答,金雨就忙不迭地回家去翻东西。不一会儿,拿着两根香肠走了出来。
  小狗想是饿极了,吃相极其不雅。我和金雨蹲在它身边看着,许久都没说话。
  “妈妈,它太可怜了,咱要是养狗,可别把它扔了。”金雨突然说道。
  “它不是被扔了,只是找不到家,大家都不会那么心狠。”不愿意让金雨想到人性的残酷,我安慰着他。“也许明天它的主人就来找它了。”
  吃过了东西,小狗亲昵地转到我们脚下,有了一点点的活力。我仔细地看着它,它真是一只流浪狗,是一只被人抛弃的狗,小小的头好像还受了伤。

  这么冷的天,一个受伤的小家伙,它今天晚上要怎么过呢?不忍心再去看它,我转身走进了家门。
  “妈妈?妈妈!”金雨在身后大声叫我。
  我找到一个盒子,拿出一床金雨用过的小被子。“宝宝,妈妈没有别的办法,今天它只能这样。如果明天它还在,妈妈帮它治病,给它找一个家。”我动手为小狗做了一个“家”。
  金雨不再说什么,默默地在我身边看着。我们把小狗放到盒子里,给它盖上了被子。这个晚上,它应该会好吧。

   和金雨悄悄地开门看了它几次,它很警醒,每次都默默地在盒子里看着我们,眼中却充满了信任。“它知道我们对它好。”金雨笑着。
  是呀,感情和信任的建立,也许只在一瞬间。人与动物如此,人与人又何尝不是!若付出真诚,自然会得到真诚,这个道理是亘古不变的吧。

   早上起床的时候,金雨做的第一件事儿就是出去看他的新朋友。转瞬,他垂头丧气地走进来,“妈妈,小狗不在了。”
  “哦?”我的心里一惊,鞋都没来得及穿就跑了出去。“它死了?”
  “不知道,盒子也没有了。”金雨轻声说。
  “没关系,那一定是被主人带回去了。”我拍了拍金雨的头,“不管怎么样,小狗都会感激你。高兴点,它回家了。”
  是呀,它回家了,也许是回到了自己的家,也许是去了最后的家。无论如何,昨夜,它会是温暖的吧。因为昨夜,我和金雨都觉得很温暖。
  希望它一切都好!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太清宫随想
后一篇:无题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太清宫随想
    后一篇 >无题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