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朱大可:道家学说和吠陀哲学的十一个相似点

2017-10-10 19:00:07评论 杂谈

并将心脉与太阳对应(8.6.1);《疑问奥义书》宣称,人体有101条经脉,每条经脉又有100条支脉,每条支脉又有72000条细脉,而气在这些经脉中运行(3.6)。所有这些精妙叙述,此后都在《黄帝内经》之气、精、脉、经络等概念中,得到更有力的呼应与完善,最终由中国人推向古医学(自然疗法)的巅峰。“老子”在中国四处活动的年代,印度本土的沙门运动风起云涌。当时印度分为16个小国,互相兼并与争战,民众的生命与自由受到严重威胁,这种状况,与东亚“春秋战国”惊人地相似。其中的少数沙门修士是来自东方的“取经者”,他们在苦修瑜珈并获得正果之后,重返遥远的“支那”故土,或沿南方丝绸之路,穿过缅甸,经云南进入楚国,或翻越喜马拉雅山,经过藏南的戈壁和草甸进入中原,以“海归人士”的身份,开始了传播和探索真理的崭新事业。在中国文明的早晨,那些被称为“老子”的伟大圣贤就是这样诞生的。本文图片皆来自互联网本文节选自《华夏上古神系》上传与管理:杰夫———————————————————————————————————————《华夏上古神系》为朱大可先生耗费20多年的研究成果。全书以跨文化的全球视野,运用多种学科工具,独辟蹊径地探研中国上古文化和神话的起源,发现并证明,全球各地的上古宗教神话均起源于非洲,这是继美国学者发现全球智人源于非洲、新西兰学者发现全球语言源于非洲之后,第三个具有原创性的学术贡献,有助于修正人类文化起源的传统观点,向西方主流人文阐述体系注入“中国元素”。这些观点颠覆晚清以来的学界定见,为认识华夏文化的开放性特征、传承本土历史传统、推动中国文化的未来复兴,提供了富有卓见的启示,可视为1949年以来中国学术的重大收获。​​欢迎各位网友订阅《文化先锋》,搜索微信公众号iwenhuaxianfeng,或扫描如下二维码即可。

将老子及其早期道家学说跟吠陀教义加以简单比对,就能发现下列几项重要的相似点:

首先,老子们的学说核心“道”,与婆罗门教的“梵”(Brahman,中国上古音【bloms】)的意义近似,而后者产生于更为久远的年代。“梵”的语义为清净、寂静和离欲,这正是老子们所竭力倡导的,“梵”又是修行解脱的最后境界,为无限、唯一、不生不灭、常住、无差别相、无所不在的最高实体,世界的本质,也是宇宙的最高真实和最高主宰,这与老子们对“道”的陈述基本一致。在某种意义上,“梵”为“道”提供了重要的哲学原型。

并将心脉与太阳对应(8.6.1);《疑问奥义书》宣称,人体有101条经脉,每条经脉又有100条支脉,每条支脉又有72000条细脉,而气在这些经脉中运行(3.6)。所有这些精妙叙述,此后都在《黄帝内经》之气、精、脉、经络等概念中,得到更有力的呼应与完善,最终由中国人推向古医学(自然疗法)的巅峰。“老子”在中国四处活动的年代,印度本土的沙门运动风起云涌。当时印度分为16个小国,互相兼并与争战,民众的生命与自由受到严重威胁,这种状况,与东亚“春秋战国”惊人地相似。其中的少数沙门修士是来自东方的“取经者”,他们在苦修瑜珈并获得正果之后,重返遥远的“支那”故土,或沿南方丝绸之路,穿过缅甸,经云南进入楚国,或翻越喜马拉雅山,经过藏南的戈壁和草甸进入中原,以“海归人士”的身份,开始了传播和探索真理的崭新事业。在中国文明的早晨,那些被称为“老子”的伟大圣贤就是这样诞生的。本文图片皆来自互联网本文节选自《华夏上古神系》上传与管理:杰夫———————————————————————————————————————《华夏上古神系》为朱大可先生耗费20多年的研究成果。全书以跨文化的全球视野,运用多种学科工具,独辟蹊径地探研中国上古文化和神话的起源,发现并证明,全球各地的上古宗教神话均起源于非洲,这是继美国学者发现全球智人源于非洲、新西兰学者发现全球语言源于非洲之后,第三个具有原创性的学术贡献,有助于修正人类文化起源的传统观点,向西方主流人文阐述体系注入“中国元素”。这些观点颠覆晚清以来的学界定见,为认识华夏文化的开放性特征、传承本土历史传统、推动中国文化的未来复兴,提供了富有卓见的启示,可视为1949年以来中国学术的重大收获。​​欢迎各位网友订阅《文化先锋》,搜索微信公众号iwenhuaxianfeng,或扫描如下二维码即可。

其次,“道”(上古音【luuʔ】)的概念,音译自印度吠陀教的关键词“哩多”(并将心脉与太阳对应(8.6.1);《疑问奥义书》宣称,人体有101条经脉,每条经脉又有100条支脉,每条支脉又有72000条细脉,而气在这些经脉中运行(3.6)。所有这些精妙叙述,此后都在《黄帝内经》之气、精、脉、经络等概念中,得到更有力的呼应与完善,最终由中国人推向古医学(自然疗法)的巅峰。“老子”在中国四处活动的年代,印度本土的沙门运动风起云涌。当时印度分为16个小国,互相兼并与争战,民众的生命与自由受到严重威胁,这种状况,与东亚“春秋战国”惊人地相似。其中的少数沙门修士是来自东方的“取经者”,他们在苦修瑜珈并获得正果之后,重返遥远的“支那”故土,或沿南方丝绸之路,穿过缅甸,经云南进入楚国,或翻越喜马拉雅山,经过藏南的戈壁和草甸进入中原,以“海归人士”的身份,开始了传播和探索真理的崭新事业。在中国文明的早晨,那些被称为“老子”的伟大圣贤就是这样诞生的。本文图片皆来自互联网本文节选自《华夏上古神系》上传与管理:杰夫———————————————————————————————————————《华夏上古神系》为朱大可先生耗费20多年的研究成果。全书以跨文化的全球视野,运用多种学科工具,独辟蹊径地探研中国上古文化和神话的起源,发现并证明,全球各地的上古宗教神话均起源于非洲,这是继美国学者发现全球智人源于非洲、新西兰学者发现全球语言源于非洲之后,第三个具有原创性的学术贡献,有助于修正人类文化起源的传统观点,向西方主流人文阐述体系注入“中国元素”。这些观点颠覆晚清以来的学界定见,为认识华夏文化的开放性特征、传承本土历史传统、推动中国文化的未来复兴,提供了富有卓见的启示,可视为1949年以来中国学术的重大收获。​​欢迎各位网友订阅《文化先锋》,搜索微信公众号iwenhuaxianfeng,或扫描如下二维码即可。Rta),它本指普遍的宇宙规律,决定世界从混沌到有序的变化,其反义词是“鸯哩多”,也即混沌。“哩多”无所不在,令世界生成周而复始的规律,捍卫世界、人、德性和礼仪的存在,并决定肉体和精神的生死存亡,是最广泛意义上的宇宙真理。老子之“道”,是“梵”和“哩多”两种原型的总和。

将老子及其早期道家学说跟吠陀教义加以简单比对,就能发现下列几项重要的相似点:首先,老子们的学说核心“道”,与婆罗门教的“梵”(Brahman,中国上古音【bloms】)的意义近似,而后者产生于更为久远的年代。“梵”的语义为清净、寂静和离欲,这正是老子们所竭力倡导的,“梵”又是修行解脱的最后境界,为无限、唯一、不生不灭、常住、无差别相、无所不在的最高实体,世界的本质,也是宇宙的最高真实和最高主宰,这与老子们对“道”的陈述基本一致。在某种意义上,“梵”为“道”提供了重要的哲学原型。其次,“道”(上古音【l’uuʔ】)的概念,音译自印度吠陀教的关键词“哩多”(Rta),它本指普遍的宇宙规律,决定世界从混沌到有序的变化,其反义词是“鸯哩多”,也即混沌。“哩多”无所不在,令世界生成周而复始的规律,捍卫世界、人、德性和礼仪的存在,并决定肉体和精神的生死存亡,是最广泛意义上的宇宙真理。老子之“道”,是“梵”和“哩多”两种原型的总和。第三,在吠陀的早期诗篇里(约B.C.1200~B.C.1000年之间),已出现太初无所谓“有”,也无所谓“无”的观点,并把存在物划分为“阴”和“阳”的对立二元。而这正是老子《道德经》的逻辑起点之一。大森林奥义书宣称,梵分为“有”(sat)和“无”(tya)两种(2.3.1);丁山则认为,老子的“无有论”,来自吠陀的《无有歌》“其初无无亦无有”,《无有歌》中称,天地未分之前的状态为“Tadeham”(梵语),今人译为“彼一”,老子将“彼一”意译为“一”,而实际上,其发音跟汉语“太一”、“太乙”和“泰一”极为相近,由此构筑道家的核心概念。《道德经》所言“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跟《歌者奥义书》对宇宙诞生的描述非常相似——由一只卵裂开分为天空和大地两个部分,而后出现了第三者——太阳,基于它的产生与欢叫,出现了一切众生和一切愿望。第四,婆罗门教高度重视“天启”(Sruti),而它的本义为“聆听”,由于从“听”中可获得神的降示,婆罗门教把“听”的练习推高到重要地位。《大森林奥义书》宣称:“耳朵是至高的梵”,这就与老子的姓氏发生了紧密的呼应——老子名耳,字聃,一位具有大尺度耳朵和超常听力的智者,这无非就是在暗示他符合吠陀哲学的标准。大森林是林居者的主要栖所。在无限孤独和静寂的状态中,出现了稀少的大音,而聆听的意义变得异常沉重起来。跟老子的“大音”高度对应的是《歌者奥义书》,它告诉世人,任何人只要发出唵音——永恒无畏之音,便达到永恒,如同永恒的天神。《泰帝利耶奥义书》进一步宣称,唵就是梵,此言用老子式语言加以翻译,就是“大音即道”。第五,“老子”象“法论”规定的那样保持沉默与孤寂,通过调息与入定来修炼瑜珈,以“亲证最高我的细微可见性,以及它在种种身体内出现的可能性”,这一境界译成汉文,跟《道德经》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细微了还要细微,这是众多神圣性涌现的门户),颇有神似之处。​第六,老子以车轮为喻,颂扬“无”的伟大意义。他形容三十根辐条一起汇集到车轮中央的孔洞里,而正是因为有了车毂的这种孔洞(隐喻“无”和“空”的状态),车辆才能实现运动前行的功用。无独有偶,车毂和辐条的隐喻,是奥义书的重要隐喻,遍及从《大森林奥义书》到《歌者奥义书》等多种文本。《大森林奥义书》多次使用第三,在吠陀的早期诗篇里(约B.C.1200~B.C.1000年之间),已出现太初无所谓“有”,也无所谓“无”的观点,并把存在物划分为“阴”和“阳”的对立二元。而这正是老子《道德经》的逻辑起点之一。大森林奥义书宣称,梵分为“有”(sat)和“无”(tya)两种(2.3.1);丁山则认为,老子的“无/有论”,来自吠陀的《无有歌》“其初无无亦无有”,《无有歌》中称,天地未分之前的状态为“Tadeham”(梵语),今人译为“彼一”,老子将“彼一”意译为“一”,而实际上,其发音跟汉语“太一”、“太乙”和“泰一”极为相近,由此构筑道家的核心概念。《道德经》所言“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跟《歌者奥义书》对宇宙诞生的描述非常相似——由一只卵裂开分为天空和大地两个部分,而后出现了第三者——太阳,基于它的产生与欢叫,出现了一切众生和一切愿望。  

第四,婆罗门教高度重视“天启”(Sruti并将心脉与太阳对应(8.6.1);《疑问奥义书》宣称,人体有101条经脉,每条经脉又有100条支脉,每条支脉又有72000条细脉,而气在这些经脉中运行(3.6)。所有这些精妙叙述,此后都在《黄帝内经》之气、精、脉、经络等概念中,得到更有力的呼应与完善,最终由中国人推向古医学(自然疗法)的巅峰。“老子”在中国四处活动的年代,印度本土的沙门运动风起云涌。当时印度分为16个小国,互相兼并与争战,民众的生命与自由受到严重威胁,这种状况,与东亚“春秋战国”惊人地相似。其中的少数沙门修士是来自东方的“取经者”,他们在苦修瑜珈并获得正果之后,重返遥远的“支那”故土,或沿南方丝绸之路,穿过缅甸,经云南进入楚国,或翻越喜马拉雅山,经过藏南的戈壁和草甸进入中原,以“海归人士”的身份,开始了传播和探索真理的崭新事业。在中国文明的早晨,那些被称为“老子”的伟大圣贤就是这样诞生的。本文图片皆来自互联网本文节选自《华夏上古神系》上传与管理:杰夫———————————————————————————————————————《华夏上古神系》为朱大可先生耗费20多年的研究成果。全书以跨文化的全球视野,运用多种学科工具,独辟蹊径地探研中国上古文化和神话的起源,发现并证明,全球各地的上古宗教神话均起源于非洲,这是继美国学者发现全球智人源于非洲、新西兰学者发现全球语言源于非洲之后,第三个具有原创性的学术贡献,有助于修正人类文化起源的传统观点,向西方主流人文阐述体系注入“中国元素”。这些观点颠覆晚清以来的学界定见,为认识华夏文化的开放性特征、传承本土历史传统、推动中国文化的未来复兴,提供了富有卓见的启示,可视为1949年以来中国学术的重大收获。​​欢迎各位网友订阅《文化先锋》,搜索微信公众号iwenhuaxianfeng,或扫描如下二维码即可。),而它的本义为“聆听”,由于从“听”中可获得神的降示,婆罗门教把“听”的练习推高到重要地位。《大森林奥义书》宣称:“耳朵是至高的梵”,这就与老子的姓氏发生了紧密的呼应——老子名耳,字聃,一位具有大尺度耳朵和超常听力的智者,这无非就是在暗示他符合吠陀哲学的标准。大森林是林居者的主要栖所。在无限孤独和静寂的状态中,出现了稀少的大音,而聆听的意义变得异常沉重起来。跟老子的“大音”高度对应的是《歌者奥义书》,它告诉世人,任何人只要发出唵音——永恒无畏之音,便达到永恒,如同永恒的天神。《泰帝利耶奥义书》进一步宣称,唵就是梵,此言用老子式语言加以翻译,就是“大音即道”。

第五,“老子”象“法论”规定的那样保持沉默与孤寂,通过调息与入定来修炼瑜珈,以“亲证最高我的细微可见性,以及它在种种身体内出现的可能性”,这一境界译成汉文,跟《道德经》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细微了还要细微,这是众多神圣性涌现的门户),颇有神似之处。

将老子及其早期道家学说跟吠陀教义加以简单比对,就能发现下列几项重要的相似点:首先,老子们的学说核心“道”,与婆罗门教的“梵”(Brahman,中国上古音【bloms】)的意义近似,而后者产生于更为久远的年代。“梵”的语义为清净、寂静和离欲,这正是老子们所竭力倡导的,“梵”又是修行解脱的最后境界,为无限、唯一、不生不灭、常住、无差别相、无所不在的最高实体,世界的本质,也是宇宙的最高真实和最高主宰,这与老子们对“道”的陈述基本一致。在某种意义上,“梵”为“道”提供了重要的哲学原型。其次,“道”(上古音【l’uuʔ】)的概念,音译自印度吠陀教的关键词“哩多”(Rta),它本指普遍的宇宙规律,决定世界从混沌到有序的变化,其反义词是“鸯哩多”,也即混沌。“哩多”无所不在,令世界生成周而复始的规律,捍卫世界、人、德性和礼仪的存在,并决定肉体和精神的生死存亡,是最广泛意义上的宇宙真理。老子之“道”,是“梵”和“哩多”两种原型的总和。第三,在吠陀的早期诗篇里(约B.C.1200~B.C.1000年之间),已出现太初无所谓“有”,也无所谓“无”的观点,并把存在物划分为“阴”和“阳”的对立二元。而这正是老子《道德经》的逻辑起点之一。大森林奥义书宣称,梵分为“有”(sat)和“无”(tya)两种(2.3.1);丁山则认为,老子的“无有论”,来自吠陀的《无有歌》“其初无无亦无有”,《无有歌》中称,天地未分之前的状态为“Tadeham”(梵语),今人译为“彼一”,老子将“彼一”意译为“一”,而实际上,其发音跟汉语“太一”、“太乙”和“泰一”极为相近,由此构筑道家的核心概念。《道德经》所言“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跟《歌者奥义书》对宇宙诞生的描述非常相似——由一只卵裂开分为天空和大地两个部分,而后出现了第三者——太阳,基于它的产生与欢叫,出现了一切众生和一切愿望。第四,婆罗门教高度重视“天启”(Sruti),而它的本义为“聆听”,由于从“听”中可获得神的降示,婆罗门教把“听”的练习推高到重要地位。《大森林奥义书》宣称:“耳朵是至高的梵”,这就与老子的姓氏发生了紧密的呼应——老子名耳,字聃,一位具有大尺度耳朵和超常听力的智者,这无非就是在暗示他符合吠陀哲学的标准。大森林是林居者的主要栖所。在无限孤独和静寂的状态中,出现了稀少的大音,而聆听的意义变得异常沉重起来。跟老子的“大音”高度对应的是《歌者奥义书》,它告诉世人,任何人只要发出唵音——永恒无畏之音,便达到永恒,如同永恒的天神。《泰帝利耶奥义书》进一步宣称,唵就是梵,此言用老子式语言加以翻译,就是“大音即道”。第五,“老子”象“法论”规定的那样保持沉默与孤寂,通过调息与入定来修炼瑜珈,以“亲证最高我的细微可见性,以及它在种种身体内出现的可能性”,这一境界译成汉文,跟《道德经》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细微了还要细微,这是众多神圣性涌现的门户),颇有神似之处。​第六,老子以车轮为喻,颂扬“无”的伟大意义。他形容三十根辐条一起汇集到车轮中央的孔洞里,而正是因为有了车毂的这种孔洞(隐喻“无”和“空”的状态),车辆才能实现运动前行的功用。无独有偶,车毂和辐条的隐喻,是奥义书的重要隐喻,遍及从《大森林奥义书》到《歌者奥义书》等多种文本。《大森林奥义书》多次使用


朱大可:道家学说和吠陀哲学的十一个相似点

这个隐喻,称它是自我的强大象征:“正如那些辐条安置在轮毂和轮辋中,一切众生、一切天神、一切世界、一切气息和一切自我,都安置在这自我之中”(2.5.15),而《歌者奥义书》则用它来形容气息的伟大意义(7.14.1);《白骡奥义书》(1.4)更是以车毂喻指梵,并分别以轮箍、辐条、绳索和道路隐喻元素、感官、身体、神通、神灵、品德、欲望和业力。在数十万种日常事物中选出相同的事物作为能指,用以描述同样重要的哲学所指,难道这只是一种惊人的文化巧合?第七,道家及道教的精神核心“不死”(永生),是吠陀的重要观念。而“不死”一词,即来自《梨俱吠陀》的“a-mṛta”,尽管老子在《道德经》中未能直接说出这个语词,但在老子的继承者——黄老学派那里,“不死”却成为一个至高无上的信念,支撑道士的修行,达两千年之久,并泛化为遍及整个中国的养生观念,至今都是指导中国人日常生活的重大原则。而“彭祖”则是其中的最高典范,他的养生和长寿事迹,成为中国人的最高样板。耐人寻味的是,在活了八百年之后,他跟老子一样,以“西适流沙”的方式,悄然离开了中国人的视野。第八,老子及其后期的道家,均倡导遁世、林栖、素食、禁欲和苦行,而这是印度吠陀教的重要传统。不仅如此,老子(也包括庄周)对衰老、弱小、阴柔、卑下和无用性的赞美,恰恰是老林居者和遁世者的“老人哲学”。衰老的隐修士在树林里苦修,寻找着仅属于老年人的宁静道路,但在沙门运动的诸多学派中,似乎只有满头白发的老子证悟了这种觉醒。在强权横行的语境下,它揭示出某种无限柔软的真理,并藉此超越了婆罗门教和沙门运动的界限。第九,老子在《道德经》中使用的“五数”,与印伊文化的五数叙事模式产生戏剧性对应。老子宣称,“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五味令人口爽。”而奥义书中也大力倡导五数叙事(此外还有三数、七数和二十一数),其中包括五种元素(地、风、空、水、光)、五种甘露、五种颜色、五种人、事物的五重性等等。​第十,老子出关时选择的交通工具是青牛(水牛)。刘向《列仙传》记载老子出关的情形说:“后周德衰,乃乘青牛车去。”《太平御览》也有类似的记载:“及老子度关,喜先诫官吏曰:‘若有翁乘青牛薄板车者,勿听过,止以白之’。”水牛在中国是寻常的农用家畜,而在印伊则是象征吉祥的圣兽。早期婆罗门教就崇拜公牛,它也是大神湿婆和梵天的重要坐骑。《大森林奥义书》要求婆罗门教徒像崇拜母牛一样崇拜语言;《摩诃婆罗多》将杀害母牛与弑父、叛逆等重罪等同,要判以死罪。公元465年,笈多王朝皇帝斯干达笈多发布诏书,声称杀死一头母水牛的罪行,犹如杀害一位婆罗门祭司。老子选择这样的神圣坐骑“西归”,正是在暗示他的印度文化母本。第十一,包括老子在内的早期道家集团,其理论中均含有大量吠陀教因素。例如庄周在《逍遥游》中所提及的“小大之辩”,其观点跟《歌者奥义书》极其相似;《大森林奥义书》(3.9.26)和《泰帝利耶奥义书》(1.7.1)将气分为元气、行气、下气、上气和中气,又提出关于“精”的概念——“万物的精华是大地,大地的精华是水,水的精华是植物,植物的精华是花,花的精华是果实,果实的精华是人,人的精华是精液”,其间暗含了关于事物“相生”的原始信念,显然是中国“五行相生论”的一种粗陋母本;《歌者奥义书》将心脉分为褐、白、蓝、黄、红五色,

第六,老子以车轮为喻,颂扬“无”的伟大意义。他形容三十根辐条一起汇集到车轮中央的孔洞里,而正是因为有了车毂的这种孔洞(隐喻“无”和“空”的状态),车辆才能实现运动前行的功用。无独有偶,车毂和辐条的隐喻,是奥义书的重要隐喻,遍及从《大森林奥义书》到《歌者奥义书》等多种文本。《大森林奥义书》多次使用这个隐喻,称它是自我的强大象征:“正如那些辐条安置在轮毂和轮辋中,一切众生、一切天神、一切世界、一切气息和一切自我,都安置在这自我之中”(这个隐喻,称它是自我的强大象征:“正如那些辐条安置在轮毂和轮辋中,一切众生、一切天神、一切世界、一切气息和一切自我,都安置在这自我之中”(2.5.15),而《歌者奥义书》则用它来形容气息的伟大意义(7.14.1);《白骡奥义书》(1.4)更是以车毂喻指梵,并分别以轮箍、辐条、绳索和道路隐喻元素、感官、身体、神通、神灵、品德、欲望和业力。在数十万种日常事物中选出相同的事物作为能指,用以描述同样重要的哲学所指,难道这只是一种惊人的文化巧合?第七,道家及道教的精神核心“不死”(永生),是吠陀的重要观念。而“不死”一词,即来自《梨俱吠陀》的“a-mṛta”,尽管老子在《道德经》中未能直接说出这个语词,但在老子的继承者——黄老学派那里,“不死”却成为一个至高无上的信念,支撑道士的修行,达两千年之久,并泛化为遍及整个中国的养生观念,至今都是指导中国人日常生活的重大原则。而“彭祖”则是其中的最高典范,他的养生和长寿事迹,成为中国人的最高样板。耐人寻味的是,在活了八百年之后,他跟老子一样,以“西适流沙”的方式,悄然离开了中国人的视野。第八,老子及其后期的道家,均倡导遁世、林栖、素食、禁欲和苦行,而这是印度吠陀教的重要传统。不仅如此,老子(也包括庄周)对衰老、弱小、阴柔、卑下和无用性的赞美,恰恰是老林居者和遁世者的“老人哲学”。衰老的隐修士在树林里苦修,寻找着仅属于老年人的宁静道路,但在沙门运动的诸多学派中,似乎只有满头白发的老子证悟了这种觉醒。在强权横行的语境下,它揭示出某种无限柔软的真理,并藉此超越了婆罗门教和沙门运动的界限。第九,老子在《道德经》中使用的“五数”,与印伊文化的五数叙事模式产生戏剧性对应。老子宣称,“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五味令人口爽。”而奥义书中也大力倡导五数叙事(此外还有三数、七数和二十一数),其中包括五种元素(地、风、空、水、光)、五种甘露、五种颜色、五种人、事物的五重性等等。​第十,老子出关时选择的交通工具是青牛(水牛)。刘向《列仙传》记载老子出关的情形说:“后周德衰,乃乘青牛车去。”《太平御览》也有类似的记载:“及老子度关,喜先诫官吏曰:‘若有翁乘青牛薄板车者,勿听过,止以白之’。”水牛在中国是寻常的农用家畜,而在印伊则是象征吉祥的圣兽。早期婆罗门教就崇拜公牛,它也是大神湿婆和梵天的重要坐骑。《大森林奥义书》要求婆罗门教徒像崇拜母牛一样崇拜语言;《摩诃婆罗多》将杀害母牛与弑父、叛逆等重罪等同,要判以死罪。公元465年,笈多王朝皇帝斯干达笈多发布诏书,声称杀死一头母水牛的罪行,犹如杀害一位婆罗门祭司。老子选择这样的神圣坐骑“西归”,正是在暗示他的印度文化母本。第十一,包括老子在内的早期道家集团,其理论中均含有大量吠陀教因素。例如庄周在《逍遥游》中所提及的“小大之辩”,其观点跟《歌者奥义书》极其相似;《大森林奥义书》(3.9.26)和《泰帝利耶奥义书》(1.7.1)将气分为元气、行气、下气、上气和中气,又提出关于“精”的概念——“万物的精华是大地,大地的精华是水,水的精华是植物,植物的精华是花,花的精华是果实,果实的精华是人,人的精华是精液”,其间暗含了关于事物“相生”的原始信念,显然是中国“五行相生论”的一种粗陋母本;《歌者奥义书》将心脉分为褐、白、蓝、黄、红五色,2.5.15),而《歌者奥义书》则用它来形容气息的伟大意义(7.14.1);《白骡奥义书》(1.4)更是以车毂喻指梵,并分别以轮箍、辐条、绳索和道路隐喻元素、感官、身体、神通、神灵、品德、欲望和业力。在数十万种日常事物中选出相同的事物作为能指,用以描述同样重要的哲学所指,难道这只是一种惊人的文化巧合?

第七,道家及道教的精神核心“不死”(永生),是吠陀的重要观念。而“不死”一词,即来自《梨俱吠陀》的“a-mta”,尽管老子在《道德经》中未能直接说出这个语词,但在老子的继承者——黄老学派那里,“不死”却成为一个至高无上的信念,支撑道士的修行,达两千年之久,并泛化为遍及整个中国的养生观念,至今都是指导中国人日常生活的重大原则。而“彭祖”则是其中的最高典范,他的养生和长寿事迹,成为中国人的最高样板。耐人寻味的是,在活了八百年之后,他跟老子一样,以“西适流沙”的方式,悄然离开了中国人的视野。

这个隐喻,称它是自我的强大象征:“正如那些辐条安置在轮毂和轮辋中,一切众生、一切天神、一切世界、一切气息和一切自我,都安置在这自我之中”(2.5.15),而《歌者奥义书》则用它来形容气息的伟大意义(7.14.1);《白骡奥义书》(1.4)更是以车毂喻指梵,并分别以轮箍、辐条、绳索和道路隐喻元素、感官、身体、神通、神灵、品德、欲望和业力。在数十万种日常事物中选出相同的事物作为能指,用以描述同样重要的哲学所指,难道这只是一种惊人的文化巧合?第七,道家及道教的精神核心“不死”(永生),是吠陀的重要观念。而“不死”一词,即来自《梨俱吠陀》的“a-mṛta”,尽管老子在《道德经》中未能直接说出这个语词,但在老子的继承者——黄老学派那里,“不死”却成为一个至高无上的信念,支撑道士的修行,达两千年之久,并泛化为遍及整个中国的养生观念,至今都是指导中国人日常生活的重大原则。而“彭祖”则是其中的最高典范,他的养生和长寿事迹,成为中国人的最高样板。耐人寻味的是,在活了八百年之后,他跟老子一样,以“西适流沙”的方式,悄然离开了中国人的视野。第八,老子及其后期的道家,均倡导遁世、林栖、素食、禁欲和苦行,而这是印度吠陀教的重要传统。不仅如此,老子(也包括庄周)对衰老、弱小、阴柔、卑下和无用性的赞美,恰恰是老林居者和遁世者的“老人哲学”。衰老的隐修士在树林里苦修,寻找着仅属于老年人的宁静道路,但在沙门运动的诸多学派中,似乎只有满头白发的老子证悟了这种觉醒。在强权横行的语境下,它揭示出某种无限柔软的真理,并藉此超越了婆罗门教和沙门运动的界限。第九,老子在《道德经》中使用的“五数”,与印伊文化的五数叙事模式产生戏剧性对应。老子宣称,“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五味令人口爽。”而奥义书中也大力倡导五数叙事(此外还有三数、七数和二十一数),其中包括五种元素(地、风、空、水、光)、五种甘露、五种颜色、五种人、事物的五重性等等。​第十,老子出关时选择的交通工具是青牛(水牛)。刘向《列仙传》记载老子出关的情形说:“后周德衰,乃乘青牛车去。”《太平御览》也有类似的记载:“及老子度关,喜先诫官吏曰:‘若有翁乘青牛薄板车者,勿听过,止以白之’。”水牛在中国是寻常的农用家畜,而在印伊则是象征吉祥的圣兽。早期婆罗门教就崇拜公牛,它也是大神湿婆和梵天的重要坐骑。《大森林奥义书》要求婆罗门教徒像崇拜母牛一样崇拜语言;《摩诃婆罗多》将杀害母牛与弑父、叛逆等重罪等同,要判以死罪。公元465年,笈多王朝皇帝斯干达笈多发布诏书,声称杀死一头母水牛的罪行,犹如杀害一位婆罗门祭司。老子选择这样的神圣坐骑“西归”,正是在暗示他的印度文化母本。第十一,包括老子在内的早期道家集团,其理论中均含有大量吠陀教因素。例如庄周在《逍遥游》中所提及的“小大之辩”,其观点跟《歌者奥义书》极其相似;《大森林奥义书》(3.9.26)和《泰帝利耶奥义书》(1.7.1)将气分为元气、行气、下气、上气和中气,又提出关于“精”的概念——“万物的精华是大地,大地的精华是水,水的精华是植物,植物的精华是花,花的精华是果实,果实的精华是人,人的精华是精液”,其间暗含了关于事物“相生”的原始信念,显然是中国“五行相生论”的一种粗陋母本;《歌者奥义书》将心脉分为褐、白、蓝、黄、红五色,

第八,老子及其后期的道家,均倡导遁世、林栖、素食、禁欲和苦行,而这是印度吠陀教的重要传统。不仅如此,老子(也包括庄周)对衰老、弱小、阴柔、卑下和无用性的赞美,恰恰是老林居者和遁世者的“老人哲学”。衰老的隐修士在树林里苦修,寻找着仅属于老年人的宁静道路,但在沙门运动的诸多学派中,似乎只有满头白发的老子证悟了这种觉醒。在强权横行的语境下,它揭示出某种无限柔软的真理,并藉此超越了婆罗门教和沙门运动的界限。

将老子及其早期道家学说跟吠陀教义加以简单比对,就能发现下列几项重要的相似点:首先,老子们的学说核心“道”,与婆罗门教的“梵”(Brahman,中国上古音【bloms】)的意义近似,而后者产生于更为久远的年代。“梵”的语义为清净、寂静和离欲,这正是老子们所竭力倡导的,“梵”又是修行解脱的最后境界,为无限、唯一、不生不灭、常住、无差别相、无所不在的最高实体,世界的本质,也是宇宙的最高真实和最高主宰,这与老子们对“道”的陈述基本一致。在某种意义上,“梵”为“道”提供了重要的哲学原型。其次,“道”(上古音【l’uuʔ】)的概念,音译自印度吠陀教的关键词“哩多”(Rta),它本指普遍的宇宙规律,决定世界从混沌到有序的变化,其反义词是“鸯哩多”,也即混沌。“哩多”无所不在,令世界生成周而复始的规律,捍卫世界、人、德性和礼仪的存在,并决定肉体和精神的生死存亡,是最广泛意义上的宇宙真理。老子之“道”,是“梵”和“哩多”两种原型的总和。第三,在吠陀的早期诗篇里(约B.C.1200~B.C.1000年之间),已出现太初无所谓“有”,也无所谓“无”的观点,并把存在物划分为“阴”和“阳”的对立二元。而这正是老子《道德经》的逻辑起点之一。大森林奥义书宣称,梵分为“有”(sat)和“无”(tya)两种(2.3.1);丁山则认为,老子的“无有论”,来自吠陀的《无有歌》“其初无无亦无有”,《无有歌》中称,天地未分之前的状态为“Tadeham”(梵语),今人译为“彼一”,老子将“彼一”意译为“一”,而实际上,其发音跟汉语“太一”、“太乙”和“泰一”极为相近,由此构筑道家的核心概念。《道德经》所言“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跟《歌者奥义书》对宇宙诞生的描述非常相似——由一只卵裂开分为天空和大地两个部分,而后出现了第三者——太阳,基于它的产生与欢叫,出现了一切众生和一切愿望。第四,婆罗门教高度重视“天启”(Sruti),而它的本义为“聆听”,由于从“听”中可获得神的降示,婆罗门教把“听”的练习推高到重要地位。《大森林奥义书》宣称:“耳朵是至高的梵”,这就与老子的姓氏发生了紧密的呼应——老子名耳,字聃,一位具有大尺度耳朵和超常听力的智者,这无非就是在暗示他符合吠陀哲学的标准。大森林是林居者的主要栖所。在无限孤独和静寂的状态中,出现了稀少的大音,而聆听的意义变得异常沉重起来。跟老子的“大音”高度对应的是《歌者奥义书》,它告诉世人,任何人只要发出唵音——永恒无畏之音,便达到永恒,如同永恒的天神。《泰帝利耶奥义书》进一步宣称,唵就是梵,此言用老子式语言加以翻译,就是“大音即道”。第五,“老子”象“法论”规定的那样保持沉默与孤寂,通过调息与入定来修炼瑜珈,以“亲证最高我的细微可见性,以及它在种种身体内出现的可能性”,这一境界译成汉文,跟《道德经》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细微了还要细微,这是众多神圣性涌现的门户),颇有神似之处。​第六,老子以车轮为喻,颂扬“无”的伟大意义。他形容三十根辐条一起汇集到车轮中央的孔洞里,而正是因为有了车毂的这种孔洞(隐喻“无”和“空”的状态),车辆才能实现运动前行的功用。无独有偶,车毂和辐条的隐喻,是奥义书的重要隐喻,遍及从《大森林奥义书》到《歌者奥义书》等多种文本。《大森林奥义书》多次使用第九,老子在《道德经》中使用的“五数”,与印伊文化的五数叙事模式产生戏剧性对应。老子宣称,“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五味令人口爽。”而奥义书中也大力倡导五数叙事(此外还有三数、七数和二十一数),其中包括五种元素(地、风、空、水、光)、五种甘露、五种颜色、五种人、事物的五重性等等。


朱大可:道家学说和吠陀哲学的十一个相似点

并将心脉与太阳对应(8.6.1);《疑问奥义书》宣称,人体有101条经脉,每条经脉又有100条支脉,每条支脉又有72000条细脉,而气在这些经脉中运行(3.6)。所有这些精妙叙述,此后都在《黄帝内经》之气、精、脉、经络等概念中,得到更有力的呼应与完善,最终由中国人推向古医学(自然疗法)的巅峰。“老子”在中国四处活动的年代,印度本土的沙门运动风起云涌。当时印度分为16个小国,互相兼并与争战,民众的生命与自由受到严重威胁,这种状况,与东亚“春秋战国”惊人地相似。其中的少数沙门修士是来自东方的“取经者”,他们在苦修瑜珈并获得正果之后,重返遥远的“支那”故土,或沿南方丝绸之路,穿过缅甸,经云南进入楚国,或翻越喜马拉雅山,经过藏南的戈壁和草甸进入中原,以“海归人士”的身份,开始了传播和探索真理的崭新事业。在中国文明的早晨,那些被称为“老子”的伟大圣贤就是这样诞生的。本文图片皆来自互联网本文节选自《华夏上古神系》上传与管理:杰夫———————————————————————————————————————《华夏上古神系》为朱大可先生耗费20多年的研究成果。全书以跨文化的全球视野,运用多种学科工具,独辟蹊径地探研中国上古文化和神话的起源,发现并证明,全球各地的上古宗教神话均起源于非洲,这是继美国学者发现全球智人源于非洲、新西兰学者发现全球语言源于非洲之后,第三个具有原创性的学术贡献,有助于修正人类文化起源的传统观点,向西方主流人文阐述体系注入“中国元素”。这些观点颠覆晚清以来的学界定见,为认识华夏文化的开放性特征、传承本土历史传统、推动中国文化的未来复兴,提供了富有卓见的启示,可视为1949年以来中国学术的重大收获。​​欢迎各位网友订阅《文化先锋》,搜索微信公众号iwenhuaxianfeng,或扫描如下二维码即可。


第十,老子出关时选择的交通工具是青牛(水牛)。刘向《列仙传》记载老子出关的情形说:“后周德衰,乃乘青牛车去。”《太平御览》也有类似的记载:“及老子度关,喜先诫官吏曰:‘若有翁乘青牛薄板车者,勿听过,止以白之’。”水牛在中国是寻常的农用家畜,而在印伊则是象征吉祥的圣兽。早期婆罗门教就崇拜公牛,它也是大神湿婆和梵天的重要坐骑。《大森林奥义书》要求婆罗门教徒像崇拜母牛一样崇拜语言;《摩诃婆罗多》将杀害母牛与弑父、叛逆等重罪等同,要判以死罪。公元465年,笈多王朝皇帝斯干达笈多发布诏书,声称杀死一头母水牛的罪行,犹如杀害一位婆罗门祭司。老子选择这样的神圣坐骑“西归”,正是在暗示他的印度文化母本。

并将心脉与太阳对应(8.6.1);《疑问奥义书》宣称,人体有101条经脉,每条经脉又有100条支脉,每条支脉又有72000条细脉,而气在这些经脉中运行(3.6)。所有这些精妙叙述,此后都在《黄帝内经》之气、精、脉、经络等概念中,得到更有力的呼应与完善,最终由中国人推向古医学(自然疗法)的巅峰。“老子”在中国四处活动的年代,印度本土的沙门运动风起云涌。当时印度分为16个小国,互相兼并与争战,民众的生命与自由受到严重威胁,这种状况,与东亚“春秋战国”惊人地相似。其中的少数沙门修士是来自东方的“取经者”,他们在苦修瑜珈并获得正果之后,重返遥远的“支那”故土,或沿南方丝绸之路,穿过缅甸,经云南进入楚国,或翻越喜马拉雅山,经过藏南的戈壁和草甸进入中原,以“海归人士”的身份,开始了传播和探索真理的崭新事业。在中国文明的早晨,那些被称为“老子”的伟大圣贤就是这样诞生的。本文图片皆来自互联网本文节选自《华夏上古神系》上传与管理:杰夫———————————————————————————————————————《华夏上古神系》为朱大可先生耗费20多年的研究成果。全书以跨文化的全球视野,运用多种学科工具,独辟蹊径地探研中国上古文化和神话的起源,发现并证明,全球各地的上古宗教神话均起源于非洲,这是继美国学者发现全球智人源于非洲、新西兰学者发现全球语言源于非洲之后,第三个具有原创性的学术贡献,有助于修正人类文化起源的传统观点,向西方主流人文阐述体系注入“中国元素”。这些观点颠覆晚清以来的学界定见,为认识华夏文化的开放性特征、传承本土历史传统、推动中国文化的未来复兴,提供了富有卓见的启示,可视为1949年以来中国学术的重大收获。​​欢迎各位网友订阅《文化先锋》,搜索微信公众号iwenhuaxianfeng,或扫描如下二维码即可。

第十一,包括老子在内的早期道家集团,其理论中均含有大量吠陀教因素。例如庄周在《逍遥游》中所提及的“小大之辩”,其观点跟《歌者奥义书》极其相似;《大森林奥义书》(3.9.26)和《泰帝利耶奥义书》(1.7.1)将气分为元气、行气、下气、上气和中气,又提出关于“精”的概念——“万物的精华是大地,大地的精华是水,水的精华是植物,植物的精华是花,花的精华是果实,果实的精华是人,人的精华是精液”,其间暗含了关于事物“相生”的原始信念,显然是中国“五行相生论”的一种粗陋母本;《歌者奥义书》将心脉分为褐、白、蓝、黄、红五色,并将心脉与太阳对应(并将心脉与太阳对应(8.6.1);《疑问奥义书》宣称,人体有101条经脉,每条经脉又有100条支脉,每条支脉又有72000条细脉,而气在这些经脉中运行(3.6)。所有这些精妙叙述,此后都在《黄帝内经》之气、精、脉、经络等概念中,得到更有力的呼应与完善,最终由中国人推向古医学(自然疗法)的巅峰。“老子”在中国四处活动的年代,印度本土的沙门运动风起云涌。当时印度分为16个小国,互相兼并与争战,民众的生命与自由受到严重威胁,这种状况,与东亚“春秋战国”惊人地相似。其中的少数沙门修士是来自东方的“取经者”,他们在苦修瑜珈并获得正果之后,重返遥远的“支那”故土,或沿南方丝绸之路,穿过缅甸,经云南进入楚国,或翻越喜马拉雅山,经过藏南的戈壁和草甸进入中原,以“海归人士”的身份,开始了传播和探索真理的崭新事业。在中国文明的早晨,那些被称为“老子”的伟大圣贤就是这样诞生的。本文图片皆来自互联网本文节选自《华夏上古神系》上传与管理:杰夫———————————————————————————————————————《华夏上古神系》为朱大可先生耗费20多年的研究成果。全书以跨文化的全球视野,运用多种学科工具,独辟蹊径地探研中国上古文化和神话的起源,发现并证明,全球各地的上古宗教神话均起源于非洲,这是继美国学者发现全球智人源于非洲、新西兰学者发现全球语言源于非洲之后,第三个具有原创性的学术贡献,有助于修正人类文化起源的传统观点,向西方主流人文阐述体系注入“中国元素”。这些观点颠覆晚清以来的学界定见,为认识华夏文化的开放性特征、传承本土历史传统、推动中国文化的未来复兴,提供了富有卓见的启示,可视为1949年以来中国学术的重大收获。​​欢迎各位网友订阅《文化先锋》,搜索微信公众号iwenhuaxianfeng,或扫描如下二维码即可。8.6.1);《疑问奥义书》宣称,人体有101并将心脉与太阳对应(8.6.1);《疑问奥义书》宣称,人体有101条经脉,每条经脉又有100条支脉,每条支脉又有72000条细脉,而气在这些经脉中运行(3.6)。所有这些精妙叙述,此后都在《黄帝内经》之气、精、脉、经络等概念中,得到更有力的呼应与完善,最终由中国人推向古医学(自然疗法)的巅峰。“老子”在中国四处活动的年代,印度本土的沙门运动风起云涌。当时印度分为16个小国,互相兼并与争战,民众的生命与自由受到严重威胁,这种状况,与东亚“春秋战国”惊人地相似。其中的少数沙门修士是来自东方的“取经者”,他们在苦修瑜珈并获得正果之后,重返遥远的“支那”故土,或沿南方丝绸之路,穿过缅甸,经云南进入楚国,或翻越喜马拉雅山,经过藏南的戈壁和草甸进入中原,以“海归人士”的身份,开始了传播和探索真理的崭新事业。在中国文明的早晨,那些被称为“老子”的伟大圣贤就是这样诞生的。本文图片皆来自互联网本文节选自《华夏上古神系》上传与管理:杰夫———————————————————————————————————————《华夏上古神系》为朱大可先生耗费20多年的研究成果。全书以跨文化的全球视野,运用多种学科工具,独辟蹊径地探研中国上古文化和神话的起源,发现并证明,全球各地的上古宗教神话均起源于非洲,这是继美国学者发现全球智人源于非洲、新西兰学者发现全球语言源于非洲之后,第三个具有原创性的学术贡献,有助于修正人类文化起源的传统观点,向西方主流人文阐述体系注入“中国元素”。这些观点颠覆晚清以来的学界定见,为认识华夏文化的开放性特征、传承本土历史传统、推动中国文化的未来复兴,提供了富有卓见的启示,可视为1949年以来中国学术的重大收获。​​欢迎各位网友订阅《文化先锋》,搜索微信公众号iwenhuaxianfeng,或扫描如下二维码即可。条经脉,每条经脉又有100条支脉,每条支脉又有72000条细脉,而气在这些经脉中运行(3.6将老子及其早期道家学说跟吠陀教义加以简单比对,就能发现下列几项重要的相似点:首先,老子们的学说核心“道”,与婆罗门教的“梵”(Brahman,中国上古音【bloms】)的意义近似,而后者产生于更为久远的年代。“梵”的语义为清净、寂静和离欲,这正是老子们所竭力倡导的,“梵”又是修行解脱的最后境界,为无限、唯一、不生不灭、常住、无差别相、无所不在的最高实体,世界的本质,也是宇宙的最高真实和最高主宰,这与老子们对“道”的陈述基本一致。在某种意义上,“梵”为“道”提供了重要的哲学原型。其次,“道”(上古音【l’uuʔ】)的概念,音译自印度吠陀教的关键词“哩多”(Rta),它本指普遍的宇宙规律,决定世界从混沌到有序的变化,其反义词是“鸯哩多”,也即混沌。“哩多”无所不在,令世界生成周而复始的规律,捍卫世界、人、德性和礼仪的存在,并决定肉体和精神的生死存亡,是最广泛意义上的宇宙真理。老子之“道”,是“梵”和“哩多”两种原型的总和。第三,在吠陀的早期诗篇里(约B.C.1200~B.C.1000年之间),已出现太初无所谓“有”,也无所谓“无”的观点,并把存在物划分为“阴”和“阳”的对立二元。而这正是老子《道德经》的逻辑起点之一。大森林奥义书宣称,梵分为“有”(sat)和“无”(tya)两种(2.3.1);丁山则认为,老子的“无有论”,来自吠陀的《无有歌》“其初无无亦无有”,《无有歌》中称,天地未分之前的状态为“Tadeham”(梵语),今人译为“彼一”,老子将“彼一”意译为“一”,而实际上,其发音跟汉语“太一”、“太乙”和“泰一”极为相近,由此构筑道家的核心概念。《道德经》所言“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跟《歌者奥义书》对宇宙诞生的描述非常相似——由一只卵裂开分为天空和大地两个部分,而后出现了第三者——太阳,基于它的产生与欢叫,出现了一切众生和一切愿望。第四,婆罗门教高度重视“天启”(Sruti),而它的本义为“聆听”,由于从“听”中可获得神的降示,婆罗门教把“听”的练习推高到重要地位。《大森林奥义书》宣称:“耳朵是至高的梵”,这就与老子的姓氏发生了紧密的呼应——老子名耳,字聃,一位具有大尺度耳朵和超常听力的智者,这无非就是在暗示他符合吠陀哲学的标准。大森林是林居者的主要栖所。在无限孤独和静寂的状态中,出现了稀少的大音,而聆听的意义变得异常沉重起来。跟老子的“大音”高度对应的是《歌者奥义书》,它告诉世人,任何人只要发出唵音——永恒无畏之音,便达到永恒,如同永恒的天神。《泰帝利耶奥义书》进一步宣称,唵就是梵,此言用老子式语言加以翻译,就是“大音即道”。第五,“老子”象“法论”规定的那样保持沉默与孤寂,通过调息与入定来修炼瑜珈,以“亲证最高我的细微可见性,以及它在种种身体内出现的可能性”,这一境界译成汉文,跟《道德经》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细微了还要细微,这是众多神圣性涌现的门户),颇有神似之处。​第六,老子以车轮为喻,颂扬“无”的伟大意义。他形容三十根辐条一起汇集到车轮中央的孔洞里,而正是因为有了车毂的这种孔洞(隐喻“无”和“空”的状态),车辆才能实现运动前行的功用。无独有偶,车毂和辐条的隐喻,是奥义书的重要隐喻,遍及从《大森林奥义书》到《歌者奥义书》等多种文本。《大森林奥义书》多次使用)。所有这些精妙叙述,此后都在《黄帝内经》之气、精、脉、经络等概念中,得到更有力的呼应与完善,最终由中国人推向古医学(自然疗法)的巅峰。

“老子”在中国四处活动的年代,印度本土的沙门运动风起云涌。当时印度分为16这个隐喻,称它是自我的强大象征:“正如那些辐条安置在轮毂和轮辋中,一切众生、一切天神、一切世界、一切气息和一切自我,都安置在这自我之中”(2.5.15),而《歌者奥义书》则用它来形容气息的伟大意义(7.14.1);《白骡奥义书》(1.4)更是以车毂喻指梵,并分别以轮箍、辐条、绳索和道路隐喻元素、感官、身体、神通、神灵、品德、欲望和业力。在数十万种日常事物中选出相同的事物作为能指,用以描述同样重要的哲学所指,难道这只是一种惊人的文化巧合?第七,道家及道教的精神核心“不死”(永生),是吠陀的重要观念。而“不死”一词,即来自《梨俱吠陀》的“a-mṛta”,尽管老子在《道德经》中未能直接说出这个语词,但在老子的继承者——黄老学派那里,“不死”却成为一个至高无上的信念,支撑道士的修行,达两千年之久,并泛化为遍及整个中国的养生观念,至今都是指导中国人日常生活的重大原则。而“彭祖”则是其中的最高典范,他的养生和长寿事迹,成为中国人的最高样板。耐人寻味的是,在活了八百年之后,他跟老子一样,以“西适流沙”的方式,悄然离开了中国人的视野。第八,老子及其后期的道家,均倡导遁世、林栖、素食、禁欲和苦行,而这是印度吠陀教的重要传统。不仅如此,老子(也包括庄周)对衰老、弱小、阴柔、卑下和无用性的赞美,恰恰是老林居者和遁世者的“老人哲学”。衰老的隐修士在树林里苦修,寻找着仅属于老年人的宁静道路,但在沙门运动的诸多学派中,似乎只有满头白发的老子证悟了这种觉醒。在强权横行的语境下,它揭示出某种无限柔软的真理,并藉此超越了婆罗门教和沙门运动的界限。第九,老子在《道德经》中使用的“五数”,与印伊文化的五数叙事模式产生戏剧性对应。老子宣称,“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五味令人口爽。”而奥义书中也大力倡导五数叙事(此外还有三数、七数和二十一数),其中包括五种元素(地、风、空、水、光)、五种甘露、五种颜色、五种人、事物的五重性等等。​第十,老子出关时选择的交通工具是青牛(水牛)。刘向《列仙传》记载老子出关的情形说:“后周德衰,乃乘青牛车去。”《太平御览》也有类似的记载:“及老子度关,喜先诫官吏曰:‘若有翁乘青牛薄板车者,勿听过,止以白之’。”水牛在中国是寻常的农用家畜,而在印伊则是象征吉祥的圣兽。早期婆罗门教就崇拜公牛,它也是大神湿婆和梵天的重要坐骑。《大森林奥义书》要求婆罗门教徒像崇拜母牛一样崇拜语言;《摩诃婆罗多》将杀害母牛与弑父、叛逆等重罪等同,要判以死罪。公元465年,笈多王朝皇帝斯干达笈多发布诏书,声称杀死一头母水牛的罪行,犹如杀害一位婆罗门祭司。老子选择这样的神圣坐骑“西归”,正是在暗示他的印度文化母本。第十一,包括老子在内的早期道家集团,其理论中均含有大量吠陀教因素。例如庄周在《逍遥游》中所提及的“小大之辩”,其观点跟《歌者奥义书》极其相似;《大森林奥义书》(3.9.26)和《泰帝利耶奥义书》(1.7.1)将气分为元气、行气、下气、上气和中气,又提出关于“精”的概念——“万物的精华是大地,大地的精华是水,水的精华是植物,植物的精华是花,花的精华是果实,果实的精华是人,人的精华是精液”,其间暗含了关于事物“相生”的原始信念,显然是中国“五行相生论”的一种粗陋母本;《歌者奥义书》将心脉分为褐、白、蓝、黄、红五色,个小国,互相兼并与争战,民众的生命与自由受到严重威胁,这种状况,与东亚“春秋战国”惊人地相似。其中的少数沙门修士是来自东方的“取经者”,他们在苦修瑜珈并获得正果之后,重返遥远的“支那”故土,或沿南方丝绸之路,穿过缅甸,经云南进入楚国,或翻越喜马拉雅山,经过藏南的戈壁和草甸进入中原,以“海归人士”的身份,开始了传播和探索真理的崭新事业。在中国文明的早晨,那些被称为“老子”的伟大圣贤就是这样诞生的。


本文图片皆来自互联网

本文节选自《华夏上古神系》

上传与管理:杰夫

———————————————————————————————————————

并将心脉与太阳对应(8.6.1);《疑问奥义书》宣称,人体有101条经脉,每条经脉又有100条支脉,每条支脉又有72000条细脉,而气在这些经脉中运行(3.6)。所有这些精妙叙述,此后都在《黄帝内经》之气、精、脉、经络等概念中,得到更有力的呼应与完善,最终由中国人推向古医学(自然疗法)的巅峰。“老子”在中国四处活动的年代,印度本土的沙门运动风起云涌。当时印度分为16个小国,互相兼并与争战,民众的生命与自由受到严重威胁,这种状况,与东亚“春秋战国”惊人地相似。其中的少数沙门修士是来自东方的“取经者”,他们在苦修瑜珈并获得正果之后,重返遥远的“支那”故土,或沿南方丝绸之路,穿过缅甸,经云南进入楚国,或翻越喜马拉雅山,经过藏南的戈壁和草甸进入中原,以“海归人士”的身份,开始了传播和探索真理的崭新事业。在中国文明的早晨,那些被称为“老子”的伟大圣贤就是这样诞生的。本文图片皆来自互联网本文节选自《华夏上古神系》上传与管理:杰夫———————————————————————————————————————《华夏上古神系》为朱大可先生耗费20多年的研究成果。全书以跨文化的全球视野,运用多种学科工具,独辟蹊径地探研中国上古文化和神话的起源,发现并证明,全球各地的上古宗教神话均起源于非洲,这是继美国学者发现全球智人源于非洲、新西兰学者发现全球语言源于非洲之后,第三个具有原创性的学术贡献,有助于修正人类文化起源的传统观点,向西方主流人文阐述体系注入“中国元素”。这些观点颠覆晚清以来的学界定见,为认识华夏文化的开放性特征、传承本土历史传统、推动中国文化的未来复兴,提供了富有卓见的启示,可视为1949年以来中国学术的重大收获。​​欢迎各位网友订阅《文化先锋》,搜索微信公众号iwenhuaxianfeng,或扫描如下二维码即可。《华夏上古神系》为朱大可先生耗费20多年的研究成果。全书以跨文化的全球视野,运用多种学科工具,独辟蹊径地探研中国上古文化和神话的起源,发现并证明,全球各地的上古宗教/将老子及其早期道家学说跟吠陀教义加以简单比对,就能发现下列几项重要的相似点:首先,老子们的学说核心“道”,与婆罗门教的“梵”(Brahman,中国上古音【bloms】)的意义近似,而后者产生于更为久远的年代。“梵”的语义为清净、寂静和离欲,这正是老子们所竭力倡导的,“梵”又是修行解脱的最后境界,为无限、唯一、不生不灭、常住、无差别相、无所不在的最高实体,世界的本质,也是宇宙的最高真实和最高主宰,这与老子们对“道”的陈述基本一致。在某种意义上,“梵”为“道”提供了重要的哲学原型。其次,“道”(上古音【l’uuʔ】)的概念,音译自印度吠陀教的关键词“哩多”(Rta),它本指普遍的宇宙规律,决定世界从混沌到有序的变化,其反义词是“鸯哩多”,也即混沌。“哩多”无所不在,令世界生成周而复始的规律,捍卫世界、人、德性和礼仪的存在,并决定肉体和精神的生死存亡,是最广泛意义上的宇宙真理。老子之“道”,是“梵”和“哩多”两种原型的总和。第三,在吠陀的早期诗篇里(约B.C.1200~B.C.1000年之间),已出现太初无所谓“有”,也无所谓“无”的观点,并把存在物划分为“阴”和“阳”的对立二元。而这正是老子《道德经》的逻辑起点之一。大森林奥义书宣称,梵分为“有”(sat)和“无”(tya)两种(2.3.1);丁山则认为,老子的“无有论”,来自吠陀的《无有歌》“其初无无亦无有”,《无有歌》中称,天地未分之前的状态为“Tadeham”(梵语),今人译为“彼一”,老子将“彼一”意译为“一”,而实际上,其发音跟汉语“太一”、“太乙”和“泰一”极为相近,由此构筑道家的核心概念。《道德经》所言“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跟《歌者奥义书》对宇宙诞生的描述非常相似——由一只卵裂开分为天空和大地两个部分,而后出现了第三者——太阳,基于它的产生与欢叫,出现了一切众生和一切愿望。第四,婆罗门教高度重视“天启”(Sruti),而它的本义为“聆听”,由于从“听”中可获得神的降示,婆罗门教把“听”的练习推高到重要地位。《大森林奥义书》宣称:“耳朵是至高的梵”,这就与老子的姓氏发生了紧密的呼应——老子名耳,字聃,一位具有大尺度耳朵和超常听力的智者,这无非就是在暗示他符合吠陀哲学的标准。大森林是林居者的主要栖所。在无限孤独和静寂的状态中,出现了稀少的大音,而聆听的意义变得异常沉重起来。跟老子的“大音”高度对应的是《歌者奥义书》,它告诉世人,任何人只要发出唵音——永恒无畏之音,便达到永恒,如同永恒的天神。《泰帝利耶奥义书》进一步宣称,唵就是梵,此言用老子式语言加以翻译,就是“大音即道”。第五,“老子”象“法论”规定的那样保持沉默与孤寂,通过调息与入定来修炼瑜珈,以“亲证最高我的细微可见性,以及它在种种身体内出现的可能性”,这一境界译成汉文,跟《道德经》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细微了还要细微,这是众多神圣性涌现的门户),颇有神似之处。​第六,老子以车轮为喻,颂扬“无”的伟大意义。他形容三十根辐条一起汇集到车轮中央的孔洞里,而正是因为有了车毂的这种孔洞(隐喻“无”和“空”的状态),车辆才能实现运动前行的功用。无独有偶,车毂和辐条的隐喻,是奥义书的重要隐喻,遍及从《大森林奥义书》到《歌者奥义书》等多种文本。《大森林奥义书》多次使用神话均起源于非洲,这是继美国学者发现全球智人源于非洲、新西兰学者发现全球语言源于非洲之后,第三个具有原创性的学术贡献,有助于修正人类文化起源的传统观点,向西方主流人文阐述体系注入“中国元素”。这些观点颠覆晚清以来的学界定见,为认识华夏文化的开放性特征、传承本土历史传统、推动中国文化的未来复兴,提供了富有卓见的启示,可视为1949年以来中国学术的重大收获。

并将心脉与太阳对应(8.6.1);《疑问奥义书》宣称,人体有101条经脉,每条经脉又有100条支脉,每条支脉又有72000条细脉,而气在这些经脉中运行(3.6)。所有这些精妙叙述,此后都在《黄帝内经》之气、精、脉、经络等概念中,得到更有力的呼应与完善,最终由中国人推向古医学(自然疗法)的巅峰。“老子”在中国四处活动的年代,印度本土的沙门运动风起云涌。当时印度分为16个小国,互相兼并与争战,民众的生命与自由受到严重威胁,这种状况,与东亚“春秋战国”惊人地相似。其中的少数沙门修士是来自东方的“取经者”,他们在苦修瑜珈并获得正果之后,重返遥远的“支那”故土,或沿南方丝绸之路,穿过缅甸,经云南进入楚国,或翻越喜马拉雅山,经过藏南的戈壁和草甸进入中原,以“海归人士”的身份,开始了传播和探索真理的崭新事业。在中国文明的早晨,那些被称为“老子”的伟大圣贤就是这样诞生的。本文图片皆来自互联网本文节选自《华夏上古神系》上传与管理:杰夫———————————————————————————————————————《华夏上古神系》为朱大可先生耗费20多年的研究成果。全书以跨文化的全球视野,运用多种学科工具,独辟蹊径地探研中国上古文化和神话的起源,发现并证明,全球各地的上古宗教神话均起源于非洲,这是继美国学者发现全球智人源于非洲、新西兰学者发现全球语言源于非洲之后,第三个具有原创性的学术贡献,有助于修正人类文化起源的传统观点,向西方主流人文阐述体系注入“中国元素”。这些观点颠覆晚清以来的学界定见,为认识华夏文化的开放性特征、传承本土历史传统、推动中国文化的未来复兴,提供了富有卓见的启示,可视为1949年以来中国学术的重大收获。​​欢迎各位网友订阅《文化先锋》,搜索微信公众号iwenhuaxianfeng,或扫描如下二维码即可。

朱大可:道家学说和吠陀哲学的十一个相似点

将老子及其早期道家学说跟吠陀教义加以简单比对,就能发现下列几项重要的相似点:首先,老子们的学说核心“道”,与婆罗门教的“梵”(Brahman,中国上古音【bloms】)的意义近似,而后者产生于更为久远的年代。“梵”的语义为清净、寂静和离欲,这正是老子们所竭力倡导的,“梵”又是修行解脱的最后境界,为无限、唯一、不生不灭、常住、无差别相、无所不在的最高实体,世界的本质,也是宇宙的最高真实和最高主宰,这与老子们对“道”的陈述基本一致。在某种意义上,“梵”为“道”提供了重要的哲学原型。其次,“道”(上古音【l’uuʔ】)的概念,音译自印度吠陀教的关键词“哩多”(Rta),它本指普遍的宇宙规律,决定世界从混沌到有序的变化,其反义词是“鸯哩多”,也即混沌。“哩多”无所不在,令世界生成周而复始的规律,捍卫世界、人、德性和礼仪的存在,并决定肉体和精神的生死存亡,是最广泛意义上的宇宙真理。老子之“道”,是“梵”和“哩多”两种原型的总和。第三,在吠陀的早期诗篇里(约B.C.1200~B.C.1000年之间),已出现太初无所谓“有”,也无所谓“无”的观点,并把存在物划分为“阴”和“阳”的对立二元。而这正是老子《道德经》的逻辑起点之一。大森林奥义书宣称,梵分为“有”(sat)和“无”(tya)两种(2.3.1);丁山则认为,老子的“无有论”,来自吠陀的《无有歌》“其初无无亦无有”,《无有歌》中称,天地未分之前的状态为“Tadeham”(梵语),今人译为“彼一”,老子将“彼一”意译为“一”,而实际上,其发音跟汉语“太一”、“太乙”和“泰一”极为相近,由此构筑道家的核心概念。《道德经》所言“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跟《歌者奥义书》对宇宙诞生的描述非常相似——由一只卵裂开分为天空和大地两个部分,而后出现了第三者——太阳,基于它的产生与欢叫,出现了一切众生和一切愿望。第四,婆罗门教高度重视“天启”(Sruti),而它的本义为“聆听”,由于从“听”中可获得神的降示,婆罗门教把“听”的练习推高到重要地位。《大森林奥义书》宣称:“耳朵是至高的梵”,这就与老子的姓氏发生了紧密的呼应——老子名耳,字聃,一位具有大尺度耳朵和超常听力的智者,这无非就是在暗示他符合吠陀哲学的标准。大森林是林居者的主要栖所。在无限孤独和静寂的状态中,出现了稀少的大音,而聆听的意义变得异常沉重起来。跟老子的“大音”高度对应的是《歌者奥义书》,它告诉世人,任何人只要发出唵音——永恒无畏之音,便达到永恒,如同永恒的天神。《泰帝利耶奥义书》进一步宣称,唵就是梵,此言用老子式语言加以翻译,就是“大音即道”。第五,“老子”象“法论”规定的那样保持沉默与孤寂,通过调息与入定来修炼瑜珈,以“亲证最高我的细微可见性,以及它在种种身体内出现的可能性”,这一境界译成汉文,跟《道德经》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细微了还要细微,这是众多神圣性涌现的门户),颇有神似之处。​第六,老子以车轮为喻,颂扬“无”的伟大意义。他形容三十根辐条一起汇集到车轮中央的孔洞里,而正是因为有了车毂的这种孔洞(隐喻“无”和“空”的状态),车辆才能实现运动前行的功用。无独有偶,车毂和辐条的隐喻,是奥义书的重要隐喻,遍及从《大森林奥义书》到《歌者奥义书》等多种文本。《大森林奥义书》多次使用


欢迎各位网友订阅《文化先锋》,搜索微信公众号iwenhuaxianfeng,或扫描如下二维码即可。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