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倪萍
倪萍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852,859
  • 关注人气:20,89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万能的网友,请帮我找找这三位出租车司机!

(2012-12-19 13:07:56)
标签:

娱乐

    真没想到新画发上网两天,看的人就那么多。夸奖的人多,要画的人也多。我跟小倩说,想什么办法先把《倪萍画日子》这本书里写的那三个出租车司机找到?我当时给他们画画了,找到了好把画送他们啊!小倩说:“发动网友人肉搜索啊!”啊?怎么搜啊?大家帮我想想办法!

 

 

 

北京的爷

 

上了出租车我就跟师傅说:“前面红绿灯往右拐。”说了三遍,师傅也没应声。

“师傅,你睡着了?”

“死了。”

妈呀,一具尸体拉着我满街跑。

“在昆仑饭店这儿堵一上午了,这车就没动乎,我都快睡着了。大街上跑的全是送礼的车。”

“快过年了嘛,可以理解。”

电话响了。

“眼珠子是摆设啊?没看见水池子上有条带鱼?……怎么不够?剁五段,我吃两段,儿子吃一段,头尾你一收拾,焖上一锅大米饭。……买什么黄瓜,这几天齁贵的!”

电话挂了。

“师傅,你爱人的电话吧?她也开车的?”

“全职太太。”

我倒吸了一口气。做得起全职太太的,丈夫都是所谓的成功人士,至少一个人可以养活全家呀!

“那你一个人挣钱挺辛苦吧?一天在车上多久?”

“十二三个钟头吧。”

“哦,那不容易!”

电话又响了。

“二十八再买。……贵也得买啊,今年多买!那脆黄瓜一咬,满车清香,想困都睡不着了!今年要是跟去年一样再下雪,七八个钟头都到不了,多备上点儿,五斤差不多吧。……你愿意吃柿子可以买俩,我不吃,齁酸的。……儿子吃黄瓜!”

电话又挂了。

“师傅,你这是要去哪儿啊?七八个小时?”

“内蒙,丈母娘家。哥们儿年年去,十六年了,一年也没落下。”

“你对丈母娘不错呀!”

“嘿,人家把闺女给咱了,一年就见这么一回,还不麻利儿的!老太太好几个闺女,就我们这么远。咳,老太太就喜欢我们家这位,打从小年老太太就盼,好吃的恨不能给我们留上一年。”

“也挺好,在内蒙过年比在北京有意思吧?”

“忒有意思了!那大锅里煮一块羊肉就够全家十来口子吃的。”师傅双手松开方向盘比划着。天哪,比风挡玻璃还大,真夸张。

“那才叫吃肉呢!一天三顿酒,早起我丈母娘就把酒烫上了,喝得差不多了在热炕上眯一觉,舒坦!逮空我就在院里点上挂鞭,噼里啪啦一响,热闹啊,旺兴啊!

“没事我就拉着老太太出去转,一里的路我也开上车,显摆呀!车不咋地,可那是村里独一份!见谁我丈母娘都叫停车,不管去哪儿都拉上人家一段,‘坐坐北京的车啊’!

“有一回我拉上了八个人,跑了五里路都不知人家要上哪儿,反正就瞎跑呗!”

“那你得打表啊!”我逗师傅。

“这哪是咱北京人干的事儿?得装阔气,北京爷嘛!”

“你丈母娘特为你骄傲吧?”

“不是我丈母娘骄傲,是我媳妇骄傲。嗬,那几天对我那好啊,小眼都眯成一条缝了,扒都扒不开!”

“那在北京她对你不好啊?”

“必须好啊!只要我进了门,她就啥也不干,全伺候我了。别看我在外头是孙子,在家里绝对爷!这不,买个菜都得问我。”

“那你老婆挺幸福的,这么年轻就不工作了,全职太太。”

“行吧。我一天多干俩小时就让她全职了。一女的起早贪黑的上什么班啊,齁累的,还得管孩子学习。这全职太太多好啊,风吹不着,日晒不着的。”

电话又响了。

“就这么点屁事,费多少电话钱,挂了!”师傅语气很霸道。

“对媳妇够横的啊?”

“她没啥事,就是想听听我声儿,黏人!”

我半天无语,一直看着师傅的后脑勺,脑袋里满是胶。黏人,多幸福的一对儿啊!这不也没比那些大企业家们差哪里去吗?不也是一言九鼎的老大吗?这不也是家里藏着个幸福的妻子吗?不就是挣的钱小数点点得不在一个位置上嘛,重要吗?不也是一日三餐吗?不也得过年走亲访友吗?

“师傅,你们家那条带鱼多大呀?还能剁出五段?”

“一看你就没吃过带鱼!带鱼越小越好吃,那大带鱼肉都忒面。”

“你怎么得吃两段?一般是儿子多吃。”

“嘿,他们又不开车,我们家靠我挣钱呢!”

“那你一月能挣多少?”

“说实数说虚数?”

“当然实数了。”

“刨去交公司的,刨去油钱……

“再刨去三顿饭钱?”

“别价,我天天家里吃,我媳妇顿顿给我做呢,那热乎乎地吃上一碗,怎么也比盒饭强!

我媳妇该怎么论怎么论,对我那是百分百!一星期饭不带重样的,就三顿面都不一样,早上酸汤面,中午抻面,晚上捞面,那吃不够啊!绕路我也顿顿回去,吃了饭顺便看眼媳妇,这一天我舒坦,她也高兴!人不就活这俩字吗?”

有多少人真正明白活着就是“高兴”这两个字值钱?师傅算弄懂了吗?

我快下车了,竟有些恋恋不舍,师傅的幸福很黏人。

师傅提前把计价器抬起来了,我说:“别,还得几百米呢!”

“打印票忒慢,耽误工夫。我这会儿还得上我妈那儿躺会儿。”

“累了吧?”

“不是。这不要上内蒙过年吗,年前多去几趟我妈那儿,老太太心里不是舒坦点儿嘛!事儿多着呢,下午还得去稻香村买点心。跟你说吧,年年回内蒙,我这车都跟货车似的,后备箱恨不得都盖不上。”

“都拉什么好货啊?”

“二锅头、粉丝、酱鸡架、烤鸭、排叉 .什么都有,这不老太太看着高兴吗!”

高兴。

回家我高兴地画了这幅画。

万能的网友,请帮我找找这三位出租车司机!

 



 

黏嘴的苹果

 

坐出租车去三里屯,车很干净,师傅很健谈。

“一听声音就知道你是倪大姐。”师傅头也没回,话说得很肯定。

“闻着车里的香味了吧?”

“嗯,闻着了。”我嘴里应着,心里想着别的事。

一个苹果被师傅反手递到我眼前:“正宗的‘金元帅’!我们平谷就出两样好东西,五月份的大桃,十月份的‘金元帅’。别看你是名人,你绝对没吃过。”

我笑着接过来:“谢谢了,师傅。”

什么苹果我没吃过?苹果树下长大的我!

师傅又说开了:“倪大姐你吃吧,绝对的好苹果,甜得能把你嘴黏住。那果汁顺着嗓子流下去,比喝蜂蜜美!”

我笑出了声:“这么好的苹果,你们平谷怎么不拿到城里来卖呀?”

“还卖?开花那会儿就叫明白人包走了。我们吃的这都是有点小毛病的,就这还六块一斤!今儿不买明儿就不见了的好东西,就那么十几棵树。我们家买了一筐,我媳妇每天让我带俩上车。今儿早上我吃了一个,这个碰上你了,倪大姐有口福!”

妈呀,吃个苹果,算有口福。

我举着“圣果”回了家,进门把苹果切成四瓣。“儿子,有什么话快说啊,一会儿嘴巴黏住了!”

儿子问:“黏嘴干吗?”

“这个苹果吃了之后想张嘴都张不开了。”

“那你先吃,省得你再问作业的事。”

妈、顺子、儿子、我,四个人小心翼翼地吃着这四瓣黏嘴的苹果。

只有妈捧场:“真是黏嘴!”

“姥姥,黏嘴你还说话?”

心里被甜黏住了,一个苹果甜了全家。

吃完了,儿子还要,当然没有了。姥姥说:“明天买去。”

上哪儿买?有些东西你多有钱也买不到啊,可买不到的东西就值钱吗?

什么值钱?什么不值钱?本来都是些小道理,可一说出来就成大道理了;而有些大道理,说着说着就变小了。

第二天蹭小刘的车回家,说起黏嘴的苹果,小刘吃惊地看着我:“倪老师,你真够幼稚的,胆儿也太大了!你也不认识人家,给你吃的你真敢吃啊?现在什么人都有,你不怕……天哪!”

她那惊恐的眼神把我的心黏住了。

 

万能的网友,请帮我找找这三位出租车司机!

 

 

最远的腊八粥

 

 

也许是都赶着回家喝腊八粥,所以路上的出租车特别少,好不容易等上一辆,人家说要回顺义,没办法,只好继续往前走。走了几十米,那师傅又追上来,“你是电视台的倪萍大姐吧?上来吧,送你一趟!”

坐上车,师傅的话就没停。

“我妈活着的时候可愿意看你的节目了,我们家哥儿八个全都是你的粉丝。”

“哥儿八个?”

“还有俩姐,我是最小的。我五岁时父亲就去世了,我妈愣是一人把我们都拉扯大了。”师傅高兴地“痛说革命家史”。

“师傅,你家住顺义?”

“我大哥住顺义。”

“住你大哥家?”

“去喝腊八粥。”

“这么远,喝碗腊八粥?”

“嗯,这是我大哥特意给我熬的,年年这一天我都必须去。豆子、花生、枣什么的,头天晚上就泡上了,他熬的那腊八粥没的说,每回我都喝上四五碗,就着我大哥自己腌的萝卜咸菜,舒坦!”

“你大哥多大了?”

“七十一了。我爸没了之后,我大哥就是一家之主啊,帮着我妈拉扯了九个兄弟姐妹,我们家绝对的老大!”

这么远,真是吃肥了走瘦了。“今天不拉活儿了,算是收工了吧?”

“收?喝了腊八粥得再回到城里拉点儿钱,快过年了,活儿多。”

“年货都办齐了吧?”

“不办年货,今年在我二哥家过。我们是十家轮班,等轮到我家还有八年。”

“轮班?什么叫轮班?”

“就是今年这九家都到二哥家,明年那九家都到三哥家,我妈活着的时候就这么个规矩,这都快十年了,我就轮上过一回。”

“天哪,十家在一起过年,这得多少人啊?”

“加上第三代,几十口子吧!”

“那么多人,桌子得多大啊?”

“分好几桌。有的家没那么多桌子,逮哪儿跟哪儿吃,热闹呗!”

“几十口人的饭,那得做多少啊?光饺子就得煮不少锅吧?”

师傅乐了,“甭说饺子,那年在我二姐家,腊八蒜这么大一坛子都吃了个精光。为这我二姐后悔了一年,说该腌上两坛子,过个年连个腊八蒜都没让兄弟们吃够。”

“我五嫂的泡菜最拿手,窗外摆一溜,吃完了各家还拿走一罐。我七哥萝卜丸子一炸就是几十斤,干吃、汆汤都绝对地道!我大哥最拿手的是豆腐箱子,二两的豆腐块儿,里边塞上馅儿,在锅里一过油上色就捞出来炖上,那一绝!”

“你的拿手菜是啥?”

“轮上我家那一年,我媳妇正怀孕,见不得腥,我买的基本上都是半成品,到家一热就能吃。咱不是开出租吗,那时开车算挣得多的,咱也显摆,愣是花了我半年的车费,高兴!”

“这么一大家人在一块儿,也得有点小摩擦吧?”

“没有,有我也看不见。过日子嘛,有摩擦你不把它当摩擦就没有摩擦了。”师傅说话快,像绕口令一样,可我听得清清楚楚,这是生活的法宝啊,聪明加善良。

这是和谐的一家子好人。

“好人是互相影响的,我大哥就是最好的人!啥事都是他先吃亏,占便宜的事让给人家。我们家老房子拆迁,分了三套楼房,我大哥要了套最小的,他说算命的给他算过了,他住这套小的能长寿。谁知道真的假的,我大哥说啥兄弟几个信啥。”

如今日子都比从前好了,兄弟间的这番情谊却已经不多见了,多的是争房子、抢地、分钱、上法庭、撕破脸……

师傅的电话响了,是大哥打来的,问八弟走到哪儿了。师傅说车上坐的是倪萍大姐,大哥还特意让八弟向我问好。我说:“你告诉大哥,向大哥问好,向你们一家致敬!”

回到家,喝了母亲熬的三碗腊八粥,画了这幅画。


万能的网友,请帮我找找这三位出租车司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粘嘴的苹果
后一篇:青海奶奶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粘嘴的苹果
    后一篇 >青海奶奶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