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新东方课堂上的老俞风采

(2006-06-03 00:00:00)
分类: 【D】【新东方文化】

■ 大学时有一次听一个美国大法官来做演讲,开始礼堂里闹哄哄的,后来那个法官出现在礼堂外面时,这里突然就安静下来了,谁都没看见他,但所有人都不再说话。从那次之后我就知道,真正的高手出场时是有“气“的。在新东方有这种气的人只有老俞,老俞一出场就有一股非常浓厚的乡土气息。

 

■ 新东方人都有一种电线杆情结,因为大家都知新东方最初是靠老俞在电线杆上一张一张贴广告起家的。有一次市政建设,有人要把新东方外面的两根电线杆一起拆了,老俞一看急了,死皮赖脸地不让人家拆,最后终于用七万搞定了。新东方那些老师,别看他们一个一个都人模人样的,其实都是流氓(插花:流氓太严重了,不过是痞子而已^^b)没事就凑在一起打牌搓麻将,输掉的人就跑到外面抱着电线杆大叫一声,“我得救啦!”当然,大家也知道电线杆上贴的最多的是什么类型的广告。

 

■ 大家都知道老俞家的钱是用麻袋来装的,有一天北京新东方的两个老师觉得工资太少就商量着去老俞家拿点钱,他们到了老俞家一看,门窗紧锁,于是一个老师对另一个老师说,“You do the door, I do the window.“(你撬门,我爬窗)这就是do这种牛皮膏单词的用法。

 

■ 当年我上住宿班的时候老俞还不象现在这么忙。上山给每期学员作一次动员演讲。那时老俞在我们心中就是神啊。一天听说晚上老俞来作演讲。于是都早早跑到演讲处集合。老俞吃过饭来了,拿起话筒,什么都没说呢,就是一个响亮的饱嗝。要多不合时宜有多不合时宜。我们当时听了都傻了,互相看了看,脸上都洋溢着痴呆幸福的光芒说∶多么平易近人的饱嗝啊!

 

■ 关于conceive、perceive、receive的用法:老俞设想(conceive)了一个阴谋,说明天是妈妈的受难日,聪明的新东方老师察觉(perceive)出来了,第二天都送给老俞礼物,老俞很欣然的接受(receive),阴谋得逞了。

 

■ 有一次新东方的老师到海南参加一个夏令营。到一家饭店吃饭。每个人都穿着前面印了新东方三个大字的白衬衫,老俞规定每个人都一定要穿,尽管我们都认为很难看。结果进去了之后人家小姐不敢接待我们,男教师基本上都是平头,又穿了一色的白衬衫,背后还是这样一句话:在绝望中寻找希望!人家当我们是“刚出来的”了。后来小姐就把她们经理叫出来,那个经理也很害怕,不知道怎么办了。老俞就很生气,一气之下叫他们拿出菜单,开始点……最便宜的菜。

 

■ 老俞这辈子最大的理想就是出国。但是出国要考GRE啊,一般中国学生的英语分数不会太高,大概也就是4XX,数学就不同了,数学哪能难得倒中国的学生呀,特别又是考像2/5和5/2哪个大这样的问题,基本上8XX都是能拿到的。老俞呢,去考了GRE——老俞他英语好呀——出人意料地拿了个6XX,但是数学呢,出是出人意料地拿了个……2XX。

 

■ 你们要过四级么,最少词汇也要有五到六千的样子吧,可是你们知道吗,在我们新东方有一个人,有13万的词汇量……13万啊。对,这个人就是老俞。不过请同学不要太惊讶,这13万词汇中有5万是中文词汇。

 

■ 老俞这人数学这么差,新东方的老师都以为这个老板肯定很好蒙。新东方刚起步的时候,第一天赚了一百块钱,老俞把两个老师叫到家里发钱,指着其中一人说:你,四十。再指着另一个人:你,四十,剩下的都是我的,以后也不会变。老师那个高兴啊,拿得比老板都多,真没想到这个老板这么傻。结果第二天,赚了一千块钱。老俞把两个老师叫到家里发钱,指着其中一人说:你,四十。再指着另一个人:你,四十,剩下的都是我的,以后也不会变。那两个老师Q·¥%·……

 

■ 老俞这人喜欢钱,又不肯存银行,都把钱藏在卧室床板下的一个桶里。每次把老师叫到家里发钱都是把他们领到卧室里,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掀开床板拖出一个桶从里面摸钱出来。一开始还都是男老师,后来来了个女老师,老俞对那个女老师说:你今天下班到我家里来一下。女老师就去了。结果一进他家,老俞就说:你到我卧室来一下。女老师慌了,没想到老俞还有这个癖好,只好战战兢兢跟着老俞进去。到了卧室,一看,老俞开始掀被子了,女老师吓得都不知道怎么办了。没想到,过一会儿再一看,老俞连床板都掀了!然后拖出一个桶开始摸钱……

 

■ “新东方”的教员分为两种类型,其一称作“大海龟”,即经常飘洋过海之人;其二称作“小土鳖”,即从来没有离开过中国之人。我们的创办者老俞就是第二种类型,并且像极了地道的农民,被我们学生亲切地称为“老俞”,听说他的长相很奇特(因为我第一次上课,未见其真面目),当你的英语达到最高荣誉时,你可以和“老俞”合影,之后你会对自己的长相充满绝对的自信。于是,很多人都跃跃欲试,可惜,这样的可能少之又少。

 

■ “老俞”主张狂背英语,他命令所有教员要给学员留下手机号,因为他认为,要学好英语,你就要背,这个背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背,起码背个30遍,当你背到想要自杀时,可以给老师打电话,老师会给你非常温柔的安慰,安慰之后则继续背,再想要自杀时就再打电话,直到你过了这个极限,即一开口就能把这背了30多遍的英语一股脑儿地全部吐出来。当年的老俞就是拼了命地背了《新概念英语》才学好了英语的,30遍以后,跑到北京王府井,看到老外就说“Can  speak  English  to  you  ?" 当老外一点头,老俞立马对着他狠命地背起新概念英语,打这以后,老俞碰见外国人就背,背到最后,王府井所有的西洋人都认识了他。于是顺其自然的,他以这个独特的方式成为了英语专家。老俞说:一个人脸皮的厚薄程度是与英语的好坏成正比的。真是金玉良言呐!         

 

■ 银行业务不发达的时候,老俞同学每天都背着一麻袋钱回家,扔在床底,睡前数一遍,半夜醒来,再数一遍,不然实在睡不着。

 

■ 看到两个瘦弱小门卫不让进,老俞同学一挥手,四个大汉保镖就冲了上去,不一会,倒下了四条大汉。

 

■ 老俞第一次去美国哈佛大学观光的时候,还不富裕,只在口袋里揣了他辛辛苦苦赚来的一万块钱,为了安全,也为了省钱,住在贫民区的一小破屋里。一日晚上他去超市难得血拼了一次回家时,发现住处旁边一片黑暗中有一截白线。诧异地走上前去发现是一个魁梧版黑人咧嘴冲他笑。美国乱嘛,大家都知道碰到啥了吧,老俞同志高高瘦瘦,小眯眯眼,遇到这架势晓得逃不了了,遂嚎叫一声摆出一经典李小龙姿势,附带手上一边一个超市袋。问老外:“知道这是啥不?”老外摇摇头,老俞跟他讲:“这是中国功夫!”老外可能有了点印象,被吓了一跳。再一定神,老俞同志已经抛下两个袋子飞奔到十米开外的路灯下面。安全了大概又觉得不解气,回头冲老外吼:“知道这是啥不?”老外又摇头,老俞很得意地说:“这是中国轻功!”

 

■ 老俞酷爱背单词,不,岂止是“酷爱”而已,毫不夸张地说应该是“嗜背成性”、“不背就浑身不爽”的那种guy。据说此人词汇量已达二百多万,人称“中华词汇第一人”,颇为骇人听闻。就是长相有些对不起别人的眼睛,“脑袋像是被炮轰过的,中间一条雷劈出的缝”……此人有一“爱好”:大街上遇到朋友,两眼放光,激动万分,不顾川流不息的车流、人流的阻隔,冲上前去,紧紧握住对方的手,憋个良久,迸出一句“考我单词吧!”并且有“不把我考到不让你走”的“誓言”。其实谁考得倒老俞啊……他背单词到了如此的情况:市面上已买不到他能用的单词书了,全背完了呀!他便自己编写了一本GRE词汇,就是大伙戏称“红本本”的,绝对是地地道道的“God Read English”。里面的单词到了什么样的地步啊,竟然连“非洲小蛤蟆”、“阿撕拉野猪”之类的单词都有。有人看到一只从墙角爬出来的虫子,就问老俞着家伙英语怎么说。老俞看了一眼,竟一句“阿斑斯特食草蜘蛛”,原来也是出自“红本本”……

 

■ 老俞还有一特殊的“情结”:柱子。新东方要求每位老师脸皮要“厚到一种境界”,设有“脸皮训练”:穿着名牌儿西装,开着奔驰车,去小学门口发传单……据说还被边上买烘山芋的大妈嘲笑:“穿着名牌儿西装,开着奔驰车竟来发传单?!”老俞看这批老师脸皮“太薄”,便带他们去了新东方起源地:北京,并找来几位当年的邻居大伯大妈。他们说起老俞来,的确兴奋不已:“啊,对!那小子脸皮够厚!经常看见小巷间窜着一个身影,蓬头垢面,散发披肩,一手一桶浆糊,一手一沓小广告;看见柱子,就好像见到了自己的亲爹一样,那激动的……抱上去,恨不得亲两口;把上面的老中医广告撕了,把自己的贴上去……”“柱子情结”由此而生。每次在大街上看见柱子,老俞都要再一次地重复过去在北京的“光辉事迹”,管你听过几遍……现在新东方教室里什么都可以缺,唯独这柱子……那是铁定要有的。

 

■ 身价几十亿,被抢被劫自然是免不了的。有一次特惨,老俞被强盗用打大象的枪打了一枪——“打大象的枪”什么概念,就是从动物园里飞奔出一头大象,中枪就倒——老俞竟然没死。后来问他为什么,他说:“我冥冥中听到‘红本本’在呼唤我……”住院,手术后第一次清醒过来,一把抓住旁边护士的手——把人家吓得花容失色,想你个流氓样的人,抓我手干吗呀?——说:“快把‘红本本’给我!看看我的记忆有没有损伤!”护士给了他,他也不翻看,倒背如流。旁边那护士都感动得哭了,接收了这么多病人,没见过老俞这么嗜背如命的……一时间传为佳话。

 

■ 还有一件他GRE成绩的趣事。GRE大家都知道吧,号称“God Read English”,其难度可想而知。GRE分为语文(就是我们的英语)和数学两部分,各位800分,总分1600。数学部分的难度是什么概念呢,举个例子吧(当然是in English):一个三角形,一个角40度,一个角50度,请问另一角几度?这还算是“超纲”的,原题是:一个三角形,内角和为180度;一个角40度,一个角50度,请问另一角几度?这可是美国的硕士生考试啊……更有甚者,GRE数学部分最难的题目之一竟是:二分之一加四分之一是多少?有一次GRE考了“三分之一加二分之一是多少?”竟有人考后上街游行:这题目太难了!是对我们大脑的一种折磨!(1除以3除不尽啊)要求降低难度!美国教育部门还真采纳了……正常的中国学生,应该考出的分数一般在560+780左右,老俞一次要办签证去美国,把他的GRE成绩单给签证官一看,哇塞,好家伙,正好反一反:780+560!立马被拒签……

 

■ 话说当年俞夫人酷爱看《射雕》,一晚在图书馆看《射雕》,正看到了九阴真经和梵文的渊源的那一节。突然,自习室停电,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正在郁闷间,听见一个穿越了时空间的,仿佛来源于古代印度的声音:“May I help you? ”当下俞夫人心理一震,莫非时空逆转了?不由自主地说了一句:“Yeah.”这是,只见一道亮光闪过,一团打火机造就的火焰在黑暗中腾起,火光后边,隐约掩映着一张印度阿三的脸,神秘而又别致。这时,印度阿三的话音又起:“You can't see book 包,can you?”俞夫人更为惊讶,原来这个印度人知道我不懂梵文,所以才用蹩脚的英文来问我,莫非这个人是天使?心里一激动,于是又说了一句:“Yeah.”接着,印度阿三又说了句:“Let me show you where book 包 is. Come on, this way.”这次,俞夫人不由自主地就跟了上去……就这样,俞夫人就上了老俞的这艘渔船……

 

■ 最近常有学员们喜欢评论老师的优劣,说哪个哪个好哪个哪个老师烂等等。其实,要我说,新东方最烂的老师是谁?是我们的老俞啊,他曾跟我们说,他第一次上讲台的时候,愣是把三分之一的学生讲睡着了。老俞很受刺激,第二次他做了充分的准备,彻夜的在镜子演练了一个星期,发誓不再把学生讲睡着。但上了讲台之后,又发现,学生这回睡着了三分之二。老俞更加的受刺激,于是,老俞把老婆当学生,对着她又彻夜地演练了一个星期,并发下毒誓要让学生们一个都不睡。这回真的一个都不睡了,因为大家都在寝室里睡呢……

 

  [未完待续,欢迎推荐……]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