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长晚
长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9,503
  • 关注人气:6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散文)柿顶春天

(2007-04-04 16:01:52)
标签:

春天

苏州

青岛

分类: 散文

    我等待春天就是为了等待一种归属。春天于我不只是一个简单的季节性的概念,更是一种体验生命直拔而上的精神状态。

   我从柿子树的顶梢看到了这个城市迟到的春天,人们都说,青岛这个城市没有春天,只有冬、夏、秋这三种季节,可是我知道,春天实则是有的,只是春天夹杂在冬夏之中一溜烟地小跑而过了。我是喜爱春天的,我的眼睛见证了二十来个春天的来去,见证了无数春天里大肆美好的景象,你们喜爱春天么?我想你们是的,答案如我的一样。

    三年,十九年,我在这个城市生活了三年,在我的家乡,江南苏州生活了十九年,时间的对比是悬殊的,可是对于城市季节的理解却并不那么悬殊了,这是两个我同等喜爱着的城市。园林的秀致、虎丘的精巧、寒山寺深雅的钟声、古镇班驳的历史印痕、水街石桥穿越千年的声响,苏州给人的感觉总是如此地雅韵。青岛则不同,历史的底蕴没有那么深切,历史底蕴的缺失需要靠自然的力量来弥补,就如上帝说“要有光”,于是有了光那样,青岛有了海,青岛因为海而变地出类拔萃。

   可是,我从柿顶上可以看到的春天是不一样的,周作人说他有很多个家乡,他把自己呆过的很多个地方当作了家乡,我也可以入乡随俗,将青岛作为了我的第二故乡,连着那对节气的感觉也一起被同化了去。

   苏州的春天来得密密麻麻,一小撮一小撮地纠集着,绿成了那个城市春天明显的主调。蒌蒿、翠柳,香山白月都貌似为这层绿所动,即便是千年的松柏也吐露芳华。苏州是不多山的,可是少有的几座山却总是显得如此葱郁,最要提得的是穹隆山,大片的原始森林,春天是其最好的时节,一整山的新鲜气息,给城市都带了无尽的活力,于是我又一惶想,建文皇帝被燕王夺了皇位,火烧明宫后趁着夜色夺命出逃,躲藏于这山坳之中不出的另一个原因是与这秀丽的山色有关吧。

   已有四年没有看到苏州的春天了,可是过往的很多年的生活印象让我牢牢地记住了苏州春天的样子,多年前,我一直在老家老宅屋前的柿子树的顶梢看着苏州的春天,那两棵柿子树有几十年的历史了,我就在它们边上晒着太阳,偶尔磕着瓜子,然后到太阳晒暖和了,嘴皮子磕麻木了,便听到里屋奶奶用她与纪不相符合的脆朗的声音喊:“吃饭了,新鲜的长江鱼。”现在回想,我依然会卷起舌头,挽一些唾液,似乎可以从中体会到长江鱼的鲜味,而那个味道属于苏州的春天。

   已有四年没有看到那个春天了,那个春天迟到了,可是我却感受着另一个春天的存在,另一个柿顶上面高耸的春天,这个春天与那个春天是不一样的。

   青岛的春天与风有缘,其实不完全是这样,因为青岛一年四季都有着风,“青岛风一年刮两次,每次刮了半年。”我是不讨厌的风的,可是我讨厌没完没了的风,让人腻烦。因此青岛的春天让我有些须腻烦了,可是并不讨厌。

   我的学校坐落在青岛的一个旮旯里,这是我所认为的青岛相当偏僻的一个地方,这里很大的一个地方,是我们学校的范围,周边有几个村庄,不大的村庄,在我看来,比刘亮程的《一个人的村庄》里的黄沙梁大不到哪去。村子的布局让我很喜欢,那种很多年的老房子,很有秩序地相互挤挨着,门前屋后,随处可见的便是柿子树,这四年里,我吃了不少的柿子,时而也会想起吃着柿子仿佛嗫嚅着在说话的江南老太的样子,一股温存的感觉顺着肠胃扩至全身。吃柿子,看柿子树,看柿子树上高耸的春天的样子,然后想象。

   前几日,我去了泰山脚下的泰安小城,那里的春天我也不喜欢,泰山,岱庙是很好的,可是我还是不喜欢那个城市,自然景观之外的人文环境让我感到异常地不适应,因为有风,随风乱舞而起弥漫的灰尘,让我一天就成了个泥人。有灰尘眼睛是不舒服的,我总是能够感到我的眼睛酸疼麻木,里面夹杂着肮脏的东西,由此我又怀念起青岛的春天了,即便有风,可是空气是好的,灰尘,没有。

   青岛的春天总体来说还是好的,因为短暂所以珍贵,体会青岛的春天就像摄影中运用景深的概念一样,体会到了,把握恰当了,那么,这个春天也就希奇且美好了。脱去了冬天厚重的衣服,在穿上夏天纤薄的T恤短裤,吸着人字拖穿梭在大街小巷的夜市之前,还有几天的清闲日子可过。这个时节,没有秋日开渔之后的海鲜胜宴,吃些清淡的食物,晒着太阳,不得不说是难得的好日子。

    清明在即,青岛清明时节雨纷纷的景象是看不到的,江南人家却多了一个清明之后不出门的好理由。乡村野舍之间,过罢清明,祭了祖先,家族老幼聚在一起,吃顿合饭,侃侃家常或是逝去亲族的佚事,巧妇忙于厨间,做上可口的饭菜,香气顺着巷子直达巷口,我从那里走过,看着雾雨淋过的石板上映照着的自己的影子,让我有种相忘江湖的感觉。春天是过地很快的,春天过地很快,日子也就过得很快,我还在回想江南春天的样子,春天就要过去了。

    我透过柿子树的顶梢看到了青岛的春天,想象着南方雨季到来时的最后晴朗的春天的样子,接着穿过村子边一片茂密的老树枯藤的林子,进入到村子里面,村民们在为了清明准备着东西,我闻到了香味,这不是柿子熟时的味道,也与江南巷口漫溢而出的香味不同,这是属于这个城市的,属于这里的人和这里的春天。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