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长晚
长晚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9,426
  • 关注人气:6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电影评论稿)日本电影的眼睛

(2007-01-24 21:35:09)
分类: 评论
  我总是能够想象出这样的场景:阳光温暖的午后,带有古典韵味的酒吧,两把高脚的转椅,两个人,要了蓝色夏威夷或者是白俄罗斯,惬意闲谈,笑话,时尚,甚至于电影,时间仿佛停滞,流逝不前。

  我总是会出现这样的景象的原因是,我希望过这样的生活,毫不掩饰地说这是一种的令人期望与等待的小资生活。我曾经看过书上说,关于小资的必修课是:张爱玲、杜拉斯、村上春树、昆德拉、王家卫、岩井俊二、伊朗电影、咖啡、小剧场艺术等,那时候我一看,不觉一咋,我满足于以上很多个方面,那我就是一个地道的小资了?

  张爱玲、杜拉斯、村上春树、昆德拉这些都是常看的作家,电影也是常看的,今天需要讲一下电影,我一下子就觉得非讲岩井俊二了,因为这里有杜拉斯与岩井俊二,我总是把他们两个人的关系看地很密切,不知道是杜拉斯成就了岩井俊二还是岩井俊二成就了杜拉斯。

  岩井俊二是一个能够让你看了一部他的电影,就会心甘情愿地搜寻他其它电影的导演,他就是那么地神奇。我把他看做日本电影的眼睛,而不是北野武、黑泽明或者更多的日本导演。他是日本的眼睛,就像我把塔尔科夫斯基看作是苏联的电影的眼睛,把文德斯看作是德国电影的眼睛,把吕克•贝松看作是法国电影的眼睛一样。

  美国社会学家本尼迪克特写过《菊与刀》,她用这个书名对日本人的性格做了概括:菊花代表美,刀是暴力的象征。然而这两种看起来毫不相干的特征,在岩井俊二的电影中却很好地糅合在了一起。这样可以说,岩井俊二的影片代表了日本民族的性格,他是日本电影的眼睛。

  安妮宝贝在她的笔下描绘的那匆匆一瞥的烟花,将整个夜空都照亮的烟花,不是华丽过后的终结,恰恰成了岩井俊二美好的开始,《烟花》将岩井俊二永远地引入电影,并使之璀璨夺目,永生芳华。岩井俊二无疑是优秀的,《烟花》过后的他,引导着日本电影新一轮的潮流,随之而来的很多电影都证明了他是一个出类拔萃的优秀的导演,《情书》、《燕尾蝶》、《四月物语》、《关于莉莉周的一切》......

  岩井俊二的影片真的是太优秀,因此总是让人难以选择出一个极至来,人们总是会习惯上一句,都很好,每一部都很好,我想让你做一个选择,《情书》、《燕尾蝶》、《关于莉莉周的一切》到底哪一个更好,一定要选则的,这让人很头疼,我甚至让我很好的朋友做这样的选择,他说都很好,我说一定要有一个选择,就像从几个很好的女子里选一个自己最钟爱的,他说《情书》,我说,我的答案也是《情书》。

  我想我之所以毫无悬念地选《情书》,除了它的优秀外,与杜拉斯也有着很大的关系。杜拉斯是我很喜欢的法国女作家,她的小说早些就已看过,很喜欢,再来看岩井俊二的《情书》,以不同的方式反映出来,一样让我喜欢地发紧。

  我初次看岩井俊二的情书已不是把它当作简单的感人的爱情故事,干净而唯美。当然我后来看也从不这么认为,《情书》应该是那种不忍让你再看第二遍的影片,可是你却又控制不住自己。每一次看,就会沉封一次记忆,那记忆就放在那里,安静美好,不去触动它,想着便也很好。就像我们的初恋,当你一次次地回首时,是那么地让你感到与众不同。爱情是美好的,可是有多少爱情是那么地不完满,就如藤井树(女)和藤井树(男)。藤井树(女)直至最后才发现了那个沉默少语,看书的男孩,站在白色的窗幔下,阳光斜照了进来,那个在87本书上填写了“藤井树”借书卡的古怪男孩与他擦肩而过。当她发现最后的一本书《追忆似水年华》借书卡的反面是她的画像时,泪水肆无忌惮地横流下来,这样的爱情就这么被错过了。

  博子相信爱情,即便藤井树离她而去了,她依然相信,他会在那里,她沉湎于他们美好的过去的回忆,他相信,他即便是在天国,一样会是好好的。因此博子会在清晨日出之时,向着沉寂地山不断呼喊:

  “你好么?我很好”

  于是山谷中遥远回复而来的声响:“你好么?我很好。”眼泪不禁夺眶而出。

  博子往他曾经的家乡小樽寄了一封信,明知道树已经死去,可是她还是寄了,她似乎相信,即便在天国之中的树一样可以收到这一封信,当然这只是她的想法,只是信被另一个同名同姓的女子收到了,因此藤井树(女)开始一场寻访的回忆,他们之间共同的一场回忆。于是当博子发现,藤井树只是她生活的小小的一部分时,她似乎已经放弃了。然而却成就了另一个藤井树爱情的回忆,只是未曾开始,就永远结束了。

  在我们青春年少的时光里,藤井树遇到藤井树,本该开始一次美好的爱情,可是他们错过了。于是,会有博子等在那里,等待存活的藤井树爱着他,即便是死了,也可以值得她相爱,可是死了的藤井树属于另一个藤井树。藤井树(女)躺在病床上呼唤,藤井树,你好么?我很好时,又一次想起了博子在山野里的呼喊,一再交错的博子和藤井树(女),成全了一个永远活在她们心中的藤井树,回首时,他的身影,一直在那里了。

  影片的最后,面对少男少女灿烂的笑容,藤井树(女)脸上露着淡淡的微笑,在爱情的记忆里,不应该有忧伤,那份笑容,为了自己爱过的与爱自己的人。

  突然想到张爱玲的那一句名典: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爱情,可遇而不可求,如我五年前突然看到岩井影片的那个清爽的早晨。

文:长晚


此文严禁转载,未经同意转载者,如有发现,责任自负。

<暮五初六>新浪文学大赛地址,愿意的话去点一下:http://club.book.sina.com.cn/ycds2006/writing.php?wid=2240

<双城劫>新浪文学大赛地址,愿意的话去点一下:http://club.book.sina.com.cn/ycds2006/writing.php?wid=2242


支持长晚的可以去看看,谢谢了。(电影评论稿)日本电影的眼睛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一二三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一二三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