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Google+、入口纠葛和分享量定律

(2011-07-16 20:03:29)
标签:

google

facebook

it

导言:Google已经很久没有引起全球级别的互联网骚动了,似乎只有Android手机和Chrome操作系统才是挑战苹果和微软的重点,很难想象在facebook领衔的社交网络,这个Google已经多次失败的软肋领域,7月初,Google+突然爆发。

 

“很多公司都在尝试视频聊天功能作为卖点,主次颠倒了,这些竞争对手们首先要做的是建立社交关系图谱,其次才是扩展功能,而Facebook所要作的就是不断创新”,Facebook的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在与Skype联手新闻发布会上,如此回应自己如何看待一周前诞生的Google+。事实上10人同时的视频对话,仅仅是Google+的一个特色而已。即便马克·扎克伯格不愿意正面回应,但对于社交网络的全球之王Facebook而言,Twitter、Myspace和linkedin都不是威胁,Google+才是毫不客气登堂入室的找茬者。

自从Google创始人拉里·佩奇重新接管首席执行官的职权之后,将Google社交化,早已经是Google总部所在地,山景城妇孺皆知的秘密战略。目标只有一个,重新夺回互联网用户的在线入口,就如同过去十年Google搜索框页面承载的入口地位一样,让那些一开机就主动拿Facebook等个人社交栏目作互联网入口的网民们,重新回到Google的怀抱。所以Google+毫不忌讳于对Facebook和Twitter的“学习”,分享成为了一切功能的核心动力,自定义的圈子成就了Google+的社交基础,即便Facebook严守用户社交关系的API,不让Google+轻易复制走社交关系。Google有着数亿Gmail和Gtalk的活跃帐户,并不需要发愁如何推动社交关系的雪球效应,而是更花费精力在社交圈子自定的分类模式上,毕竟人类现实社会关系往往是由多个交织和无关的圈子组成,其中有些算是朋友,而更多的关系至多算是认识。


Google用户体验研究院保罗·亚当斯(Paul Adams)揣摩研究多时的社会关系算法,完全可以被视作圈子思路的科学导师。所以Google+一上来就瞄准Facebook在关系分类上的软肋猛攻,用户自己设定的几个社交圈子,不会相互干扰,并且可以有效控制社交隐私。唯一疑问在于全球7.5亿习惯了Facebook社交管理关系管理的社交网络忠实用户,是否有勇气和动力去顺从更细致的社交关系梳理,就如同科技漫画网站XKCD在解释Google+时调侃的那样:“对于社交网络重度上瘾者,Google+是一片需要征服的新地盘,对于讨厌Facebook的人而言,Google+是块逃亡之地。”

实际上在Google+之前,Google已经进行过好几次社交尝试,最远甚至可以追溯到2004年初的Orkut,尽管Orkut现在只在巴西还有几百万忠实用户群,但要知道Orkut创立的比Facebook还要早。此后2009年还搞出来过Google Wave和Buzz,结果却是因为Buzz直接在Gmail里添加导引按钮,招惹来了空前的隐私猜疑,甚至引发了公众对于Google掌握过多私人信息的集体忧虑。这些产品之外,Google还曾经在2007年发起过社交应用开放标准,试图让第三方程序开发者能够偏好Google提供的标准化代码,从而曲线扶持Google的社交地盘,结果却直接惹来了Facebook和Friendster等社交网站的集体排斥。而站在诸多社交化产品尝试尸体之上的Google+,几乎秘密研发了近1年半,翡翠海的内部开发代号,实际上仅仅是Google社交转型战略计划中的一枚马前卒,而被称为滚雷计划的社交路线图,才是一盘Google布局多时的大棋局。现在看来这盘棋局的棋谱,起始于2010年5月那场Google内部50核心员工参加的分组讨论,彻底让热衷于将抓取互联网公共数据,并且将传统现实社会资料数字化的Google,将信息制造源头瞄准每个信息个体。

Picasa相册、Blogger、Gtalk,这些Google门下的应用功能,被直接或者间接的引向Google+,Google+项目的领导者Vic Gundotra和Bradley Horowitz,已经暗示了Google+的工具延伸性,就像10人同时进行的视频聊天功能,逼得Facebook不得不联手Skype一样,甚至在Google+的脚本代码中,已经找到了网页游戏和社交问答的预留接口。而Google+和Facebook之间的社交纠葛,已经演变为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论战。Facebook已经拥有了数亿的社交化用户,并且把Facebook定义为一个个人信息平台,力求让用户在Facebook平台上解决一切信息工具需求,并且能够随时随地的将每一项信息动作分享给其他人。而Google+则更像已经拥有一座老牌军火库的指挥官,只需要考核预备役动员体系的执行效率。两条不同路径,实际上都是瞄准云计算的身份平台地位,能够成为每个互联网信息参与者的个人信息入口。只不过发端自Web2.0前夜的Google,更迷恋信息挖掘的数学算法和用户信息创造的规范化,即便社交味道浓厚的Google+一直在强调感性体验,可仍明显带有极客文化的简单主义情怀。而彻底崇尚社交关系人民运动的Facebook,依旧是那套用户黏度论,信息和关系混合在一起,无法剥离,恨不得让使用者24小时不停自我刷新。

“也许Google+并不需要正面对抗Facebook,社交网络的容量足以容纳多样性平台,但Twitter这类偏媒体化的社交需求,需要留神了”,Webtrends的创始人Peter Yared如此看待Google+,在他看来公开和私人化的两种社交环境下,Google+跟Twitter都偏向公开化,而不像Facebook那么私人。而值得思考的,在于社交网络自身对于全球信息效率上的推动,这种推动正在朝着某种生产力演化。Facebook的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在Google+推出后,并没有正面评价Google+如何,而是强调自己正在摸索社交网络分享量的数学暗示,他解释道:“将一张纸对折50次,它会别变成多厚?其厚度将是地球到月亮距离的十倍,也就是2的50次方”。在他看来Facebook的增长空间也存在着类似半导体界摩尔定律那样的物理法则,每年分享量基数乘以二。

而对于没有Facebook,也没有Twitter的中国互联网群体而言,Google+的工具角色,最近似的依旧是腾讯QQ的软件应用矩阵。即便克隆Facebook的人人和开心网也将自己Google+化,还有一直图谋脱离媒体属性的微博,实际上都无法完整的堆叠出Google搜索大厦上的诸多信息工具角色。更关键的,面对中国互联网土壤生态性的鸿沟,在Facebook和Twitter所停留的社交关系层面,只会加深语言地缘环境要素的距离,那么在Google+所推崇的社交信息效率算法背景下,这种信息生产力上的方法论,或者理解为马克·扎克伯格提出的分享量定律,只能让距离越来越遥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