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珠海阿龙
珠海阿龙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205,786
  • 关注人气:13,30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大虫

(2019-03-31 08:47:29)
分类: 瞎想

      还是从一桩童年往事说起。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的一天,桂林动物园里的一只华南虎惹上了大麻烦,它无意中将自己的尾巴伸进了隔壁关黑熊的笼子里,黑熊也许觉得它挑战了自己的领地,一口咬住了老虎尾巴。等动物园的工作人员赶来时,那只尾巴已伤得惨不忍睹。那会桂林大概比较缺兽医,动物园方面找到外科大夫的父亲去救治。父亲认为老虎的尾巴应该立即切除,否则会因为伤口感染引发败血症,老虎就没命了。但是动物园方面不想这么做,毕竟展出一只没有尾巴的老虎,看上去就像那首儿歌里唱的那样,实在是有点太奇怪了。他们希望父亲能尽力为那只华南虎保住尾巴,父亲只好答应试试,为那条尾巴重新消毒包扎,并打了抗生素。 

        不久,那只华南虎还是死于败血症。   

        在父亲的描述中,我眼前呈现这样的画面:老虎踡缩在铁笼的一角,不吃不喝,无限留恋地看着自己被包扎的尾巴。 

        从审美意义上来说,一只活着但失去尾巴的老虎,与一只死去的老虎,本质上没有什么不同。   

  

       老虎是亚洲特有的猫科动物,在民间的描述里,它是一只吊睛白额大虫。古人把世间动物分为五类,皆称之为虫。禽是羽虫,鱼是鳞虫,兽为毛虫,昆虫与龟被归为介虫,人则是倮虫。虎是毛虫之大,百虫之王,在星宿崇拜中代表的是西方之神,是不可战胜的。这样一个凶神恶煞,偏偏长了一对吊睛。吊睛是吊眼梢子的意思,带有几分妖媚,与同是猫科动物的豹相比,老虎明显是阳气的,豹子则有阴毒之感。至于狮子,它给我的感觉永远是一副愁眉苦脸相,天生的悲剧角色。民间喜欢把老虎请入正堂,却极少用狮子豹子来镇邪,这是有一定道理的。陕北一带,老虎还会做成趣致的童帽和童鞋,最夸张的部分自然是吊睛白额,有喜感,不瘆人,涵盖各种溢美,这点更是让狮豹之流望尘莫及。其实吊眼梢在民间的声誉并不好,如果是给人面相,则有“宁交王八羔,不交吊眼梢”的说法,长了这种眼的人天性霸道且背信弃义。对同是吊眼的老虎人们网开一面,因为它某种程度上化解了人内心的恐惧。李白在《梦游天姥吟留别》里,甚至还意淫出了一幅“虎鼓瑟兮鸾回车”的画面,显然是在为这种民间解读添油加醋了。     

       在中国老虎最多时有八个亚种,被武松暴打的那种华北虎在七十年代才灭绝。它最后一次出现在大众的视野里,应该是舞剧《白毛女》喜儿在深山那一场,这个柔弱的女子用一根树枝就将咆哮中的老虎赶跑,这让童年时代的我就非常诧异,并暗自幻想过有一天也与老虎偶遇时迸发出的英雄豪气。只是在认真观看过动物园的老虎后,我开始怀疑它是否真的那么不堪一击。      

      在老虎与人的关系中,蒲松龄的看法是这样的:既然动物可以成精变人,那人也可以变成动物,尤其是那些变虎者,他们需要借助虎的力量来完成对人间不平的纠正。《向杲》里替哥复仇的老虎,在吃掉庄公子之后,也被焦桐给射杀,显然,老虎的功力不是无边的,够用就行,这里既是自然的法则也是人的社会法则。

     

       欧洲的历史版图上没有出现过老虎这种伟大的猫科动物,这不能不说是巨大的遗憾,否则它们的神话与现实都会发生某种程度的改变,毕竟老虎作为一个文化符号,比之欧洲的土特产熊瞎子有着太多的优势,即使是曾经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然后又绝迹的希腊狮也无法拥有它那样丰富的内涵。这当然是从一个亚洲人的眼光作出的判断。在我看来,连《圣经》都没提到老虎,这不仅是欧洲人与自然在缘分上的错过,也使他们在拓展精神疆土时受到了局限。     

       生活在日本列岛的人们虽然也没见过虎,却不妨碍他们有自己的偏爱和理解。我在京都的二条城障壁画里,就见到与中国唐宋期完全不一样的虎画,它们被标新立异地描绘得极为富态,像猪一样肥胖有肉感,又像猫一样乖巧警觉,能看出是虎,又觉得哪哪都不那么像虎。想必是没有真虎的摹本,只能照着家猪家猫来发挥一下了。不过问题不大,老虎的威严还是保留了几分的。这样的猛兽行走在不大的墙面,让人觉得一屋子都是营养过剩的英雄好汉。

     

       不应该忽略的还有博尔赫斯,这个一辈子生活在图书馆里的大文豪,在他的《一个无可奈何的奇迹》中提到了一种蓝色的老虎,据说是在恒河三角洲一带发现的。不过他并不是特别相信这种老虎的存在,他怀疑这和说明颜色的词汇不够准确有关,就像冰岛人将埃塞俄比亚称为蓝色的土地,意思却是黑人的土地,蓝老虎没准就是黑豹而已。话虽这么说,这只蓝色的老虎还是进入了他的文化基因,勾起他无限的幻想,于是他去到那里旅行。             

       因为是小说,我相信这次旅行是博尔赫斯虚构出来的。蓝老虎即使作为一种传说也很不广泛。就像我以前也写过小说《蓝蚂蚁》,后来我一度希望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蓝色的蚂蚁,万一发现了,我就可以成为昆虫学界中的重要人物,说不定还可以将它命名为龙氏蓝蚂蚁。很可惜,确实是没有这样的蚂蚁。      

      但是蓝色作为梦幻者的视觉谎言是可以成立的。想像一下那样的生物在这个星球上的行迹,天然的孤独感从天而降。这孤独感博尔赫斯只用一句话就生动地勾勒出来了:“它正在行走,在沙地上投下长长的影子”。      

      读到这句时,我想,如果这只老虎出现在珠海的海滩,会不会天气一下就凉爽起来了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周同学
后一篇:房子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周同学
    后一篇 >房子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