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罐满的酸麻

(2007-01-26 00:39:29)
一罐满的酸麻
 
沉默的这样久。仿佛一夜白头。罢书罢影罢音罢旅行。幻想向现世欠身低头。哪里寻什么金玉良言。
喜怒哀乐是《源世物语》里女伶的夜半高歌。黑暗隐匿。尘世里未可捕风捉影。路人来路人走雨落下雨停了湿了身沉了心一人坐不空两人坐不松。
你晓得。世间很多事情都是这样并不十分有痛痒。请原谅哑了的字。

阅读旧的字。
每回头每惊诧。如何我这样喋喋不休将那些平白无故的情感翻来覆去的叙述描摹。披一身华丽的蝶衣未可掩藏完美主义者的自我架构。字里行间恍见青春打着千儿摆来荡去消弭在时光的悬崖。在平缓变老的路上,我先走了。

流光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焦。
曾是这样咄咄心有万丈崖,嘴上吟着悲伤脚下却不肯放慢。辗转周折春来秋去大半个地球风尘仆仆落一手沉甸年华。
如今竟瞬地想要放缓脚步不疾不徐就此老去。或者这不过是条必经路。阿修罗也收了光敛了眉沉了心。一双琳琅水袖拂了灰落了尘。时间一长,不过一把沉香屑。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