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在兰州,没一起吃过牛肉面的不是真情人

2017-03-14 10:38:18评论 杂谈
一脸卸妆水”还让人无地自容。一百年前,张爱玲在《倾城之恋》中写,跟着白流苏一起去相范柳原的三奶奶因为范柳原看了一场电影,而忿忿地揣测着真实用意:“专为看人去的,倒去坐在黑影子里,什么也瞧不见,后来徐太太告诉我说都是那范先生的主张,他在那里掏坏的。他要把人家搁在那里搁个两三个钟头,脸上出了油,胭脂花粉褪了色,他可以看得亲切些。”这听起来完全是一场阴谋。那么,一个男人甘愿吃泡软掉的牛肉面,去殷勤地买小菜拿筷子,一个女人可以不顾被熏软的睫毛膏、满嘴的卸妆油(辣椒油)还有额角的汗而在熙熙攘攘的牛肉面馆中吃这么一餐,恭喜你,你们的关系更近一层了。所以,我在一个人懊恼的吃掉那一碗面的时候,一边剧烈的心理活动,我该如何缄默地消化掉这个秘密,让他认为我毫无恶意不过是个偶然?事实证明,这并不是我的错觉,因为他们吃完走出去的时候,男同事故意走到我的面前,跟满嘴辣椒油的我道别,用一个尴尬,来掩饰另一个尴尬,这速来都是我们仓皇之中能够想到的最好办法。不过从此以后,我跟那个男同事再没有碰过面,可能是巧合吧,我想。(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文章版权归《三联生活周刊》所有,禁止转载,侵权必究。|​​​​​​

一脸卸妆水”还让人无地自容。一百年前,张爱玲在《倾城之恋》中写,跟着白流苏一起去相范柳原的三奶奶因为范柳原看了一场电影,而忿忿地揣测着真实用意:“专为看人去的,倒去坐在黑影子里,什么也瞧不见,后来徐太太告诉我说都是那范先生的主张,他在那里掏坏的。他要把人家搁在那里搁个两三个钟头,脸上出了油,胭脂花粉褪了色,他可以看得亲切些。”这听起来完全是一场阴谋。那么,一个男人甘愿吃泡软掉的牛肉面,去殷勤地买小菜拿筷子,一个女人可以不顾被熏软的睫毛膏、满嘴的卸妆油(辣椒油)还有额角的汗而在熙熙攘攘的牛肉面馆中吃这么一餐,恭喜你,你们的关系更近一层了。所以,我在一个人懊恼的吃掉那一碗面的时候,一边剧烈的心理活动,我该如何缄默地消化掉这个秘密,让他认为我毫无恶意不过是个偶然?事实证明,这并不是我的错觉,因为他们吃完走出去的时候,男同事故意走到我的面前,跟满嘴辣椒油的我道别,用一个尴尬,来掩饰另一个尴尬,这速来都是我们仓皇之中能够想到的最好办法。不过从此以后,我跟那个男同事再没有碰过面,可能是巧合吧,我想。(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文章版权归《三联生活周刊》所有,禁止转载,侵权必究。|​​​​文/张子艺

有一天中午,我去吃牛肉面。

那是很著名的一家店,经常有人开着车到这里来吃面。

​​文张子艺有一天中午,我去吃牛肉面。那是很著名的一家店,经常有人开着车到这里来吃面。在拿着小票东张西望百无聊赖排队的过程中,我突然看到一个新来的女同事,她的对面有一碗面,自己面前有一碗面。她拿起筷子,先将对面碗里的面挑了几下,又挑起自己的面。这对本地人来说,是吃牛肉面前最稀松平常的事儿,要不及时挑起面,等到过30秒吃的时候,面条跟面条之间就会锈成一团,失去了劲道爽滑的口感。牛肉面最好的口感就在30秒之内,端来面之后,倒入醋,迅速搅拌之后,吃下第一口面,这口面就是牛肉面的旗帜,这刚刚从沸水锅中自由翻滚的面,被囚禁在一个小小的碗中(相比煮面的锅),被撒入蒜苗芫荽透明的萝卜片辣椒,就像是素颜的女孩涂上胭脂口红睫毛膏,有一种极为郑重其事的端庄做派。但因此,这种端庄就像是一个身着套装的严肃女性,要是没有筷子那么一撩拨,很快就会变得食之无味,等到在筷子的神来之笔下,每根面条都浸入牛肉汤中之后,辣椒蒜苗突然就会跟面条水乳交融,面条有了更加爽滑的口感,汤也因为被面条吸走了一部分盐分而变得更为可口。一碗牛肉面的最佳赏味期间,就在这短短三十秒之内。所以说,端来一碗面,这第一个动作,简直有着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倘若不信,可以试试用吃羊肉泡的方式吃一碗牛肉面。不搅拌,顺着一个地方吃面,吃完一层再吃一层,好好的面条很快就会因为汤汁的浸泡而软到无力,这种无力的面条,除了小孩和老人喜欢吃之外,没有一个兰州人将之视为美食的。而筷子撩拨的过程,正是一个面条跟空气接触变冷的过程,冷空气可以相对较长地保持面条的硬度,滚烫的汤正好与面条形成鲜明对比。这原本就是个稀松寻常的动作,还没等我转过头,我的视线中就进入一个男同事端着鸡蛋牛肉小菜的身影,看到他时,我陡然意识到,在我无聊的这个视线中,藏着一段不能讲出来的秘密。我一边迅速转过头,一边懊恼不已,好好吃碗面,有什么好乱看的?可是,就一个动作,能够证明什么呢?傻孩子,这里面藏着一个人对于一个人的垂怜呀!如果对于坐在旁边的人没有半分情分,你一定不会多想在端鸡蛋小菜的这一分钟里,他碗里的面是不是被泡软,等一下吃的的时候会不会口感不好,牛肉汤会不会被松懈的面条变得浑浊,而下意识地拿起筷子,去帮对面的人搅一搅面条,这又是多么容易泄露心意的一个动作或者说是暗示。但是,从未有过恋人约会约在牛肉面馆的。尴尬期的恋

在拿着小票东张西望百无聊赖排队的过程中,我突然看到一个新来的女同事,她的对面有一碗面,自己面前有一碗面。她拿起筷子,先将对面碗里的面挑了几下,又挑起自己的面。这对本地人来说,是吃牛肉面前最稀松平常的事儿,要不及时挑起面,等到过30秒吃的时候,面条跟面条之间就会锈成一团,失去了劲道爽滑的口感。

牛肉面最好的口感就在30秒之内,端来面之后,倒入醋,迅速搅拌之后,吃下第一口面,这口面就是牛肉面的旗帜,这刚刚从沸水锅中自由翻滚的面,被囚禁在一个小小的碗中(相比煮面的锅),被撒入蒜苗芫荽透明的萝卜片辣椒,就像是素颜的女孩涂上胭脂口红睫毛膏,有一种极为郑重其事的端庄做派。

但因此,这种端庄就像是一个身着套装的严肃女性,要是没有筷子那么一撩拨,很快就会变得食之无味,等到在筷子的神来之笔下,每根面条都浸入牛肉汤中之后,辣椒蒜苗突然就会跟面条水乳交融,面条有了更加爽滑的口感,汤也因为被面条吸走了一部分盐分而变得更为可口。

一脸卸妆水”还让人无地自容。一百年前,张爱玲在《倾城之恋》中写,跟着白流苏一起去相范柳原的三奶奶因为范柳原看了一场电影,而忿忿地揣测着真实用意:“专为看人去的,倒去坐在黑影子里,什么也瞧不见,后来徐太太告诉我说都是那范先生的主张,他在那里掏坏的。他要把人家搁在那里搁个两三个钟头,脸上出了油,胭脂花粉褪了色,他可以看得亲切些。”这听起来完全是一场阴谋。那么,一个男人甘愿吃泡软掉的牛肉面,去殷勤地买小菜拿筷子,一个女人可以不顾被熏软的睫毛膏、满嘴的卸妆油(辣椒油)还有额角的汗而在熙熙攘攘的牛肉面馆中吃这么一餐,恭喜你,你们的关系更近一层了。所以,我在一个人懊恼的吃掉那一碗面的时候,一边剧烈的心理活动,我该如何缄默地消化掉这个秘密,让他认为我毫无恶意不过是个偶然?事实证明,这并不是我的错觉,因为他们吃完走出去的时候,男同事故意走到我的面前,跟满嘴辣椒油的我道别,用一个尴尬,来掩饰另一个尴尬,这速来都是我们仓皇之中能够想到的最好办法。不过从此以后,我跟那个男同事再没有碰过面,可能是巧合吧,我想。(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文章版权归《三联生活周刊》所有,禁止转载,侵权必究。|​​​​

 一碗牛肉面的最佳赏味期间,就在这短短三十秒之内。

所以说,端来一碗面,这第一个动作,简直有着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倘若不信,可以试试用吃羊肉泡的方式吃一碗牛肉面。不搅拌,顺着一个地方吃面,吃完一层再吃一层,好好的面条很快就会因为汤汁的浸泡而软到无力,这种无力的面条,除了小孩和老人喜欢吃之外,没有一个兰州人将之视为美食的。

​​文张子艺有一天中午,我去吃牛肉面。那是很著名的一家店,经常有人开着车到这里来吃面。在拿着小票东张西望百无聊赖排队的过程中,我突然看到一个新来的女同事,她的对面有一碗面,自己面前有一碗面。她拿起筷子,先将对面碗里的面挑了几下,又挑起自己的面。这对本地人来说,是吃牛肉面前最稀松平常的事儿,要不及时挑起面,等到过30秒吃的时候,面条跟面条之间就会锈成一团,失去了劲道爽滑的口感。牛肉面最好的口感就在30秒之内,端来面之后,倒入醋,迅速搅拌之后,吃下第一口面,这口面就是牛肉面的旗帜,这刚刚从沸水锅中自由翻滚的面,被囚禁在一个小小的碗中(相比煮面的锅),被撒入蒜苗芫荽透明的萝卜片辣椒,就像是素颜的女孩涂上胭脂口红睫毛膏,有一种极为郑重其事的端庄做派。但因此,这种端庄就像是一个身着套装的严肃女性,要是没有筷子那么一撩拨,很快就会变得食之无味,等到在筷子的神来之笔下,每根面条都浸入牛肉汤中之后,辣椒蒜苗突然就会跟面条水乳交融,面条有了更加爽滑的口感,汤也因为被面条吸走了一部分盐分而变得更为可口。一碗牛肉面的最佳赏味期间,就在这短短三十秒之内。所以说,端来一碗面,这第一个动作,简直有着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倘若不信,可以试试用吃羊肉泡的方式吃一碗牛肉面。不搅拌,顺着一个地方吃面,吃完一层再吃一层,好好的面条很快就会因为汤汁的浸泡而软到无力,这种无力的面条,除了小孩和老人喜欢吃之外,没有一个兰州人将之视为美食的。而筷子撩拨的过程,正是一个面条跟空气接触变冷的过程,冷空气可以相对较长地保持面条的硬度,滚烫的汤正好与面条形成鲜明对比。这原本就是个稀松寻常的动作,还没等我转过头,我的视线中就进入一个男同事端着鸡蛋牛肉小菜的身影,看到他时,我陡然意识到,在我无聊的这个视线中,藏着一段不能讲出来的秘密。我一边迅速转过头,一边懊恼不已,好好吃碗面,有什么好乱看的?可是,就一个动作,能够证明什么呢?傻孩子,这里面藏着一个人对于一个人的垂怜呀!如果对于坐在旁边的人没有半分情分,你一定不会多想在端鸡蛋小菜的这一分钟里,他碗里的面是不是被泡软,等一下吃的的时候会不会口感不好,牛肉汤会不会被松懈的面条变得浑浊,而下意识地拿起筷子,去帮对面的人搅一搅面条,这又是多么容易泄露心意的一个动作或者说是暗示。但是,从未有过恋人约会约在牛肉面馆的。尴尬期的恋

 而筷子撩拨的过程,正是一个面条跟空气接触变冷的过程,冷空气可以相对较长地保持面条的硬度,滚烫的汤正好与面条形成鲜明对比。

这原本就是个稀松寻常的动作,还没等我转过头,我的视线中就进入一个男同事端着鸡蛋牛肉小菜的身影,看到他时,我陡然意识到,在我无聊的这个视线中,藏着一段不能讲出来的秘密。我一边迅速转过头,一边懊恼不已,好好吃碗面,有什么好乱看的?

可是,就一个动作,能够证明什么呢?

傻孩子,这里面藏着一个人对于一个人的垂怜呀!

如果对于坐在旁边的人没有半分情分,你一定不会多想在端鸡蛋小菜的这一分钟里,他碗里的面是不是被泡软,等一下吃的的时候会不会口感不好,牛肉汤会不会被松懈的面条变得浑浊,而下意识地拿起筷子,去帮对面的人搅一搅面条,这又是多么容易泄露心意的一个动作或者说是暗示。

但是,从未有过恋人约会约在牛肉面馆的。

尴尬期的恋人,迫不及待地想要将最完美的自己展示在对方面前。这种展示,有吃日料时小心翼翼的试探,有吃西餐时坐得笔挺笑意盈盈的凝视,有吃甜品时无懈可击的全套妆容,唯独没有烟火气的牛肉面馆的喧闹和热辣。

最热门的牛肉面馆,永远熙熙攘攘人声鼎沸,有着最寻常市井的兰州味道,煮面舀汤的小师傅作为一家面馆的大脑,大声喊着“三二、两细、一韭叶”这种外行听起来就像暗号的号令,一边眼疾手快舀着汤、牛肉粒蒜苗芫荽辣椒油,同时还要听外面的人“辣椒少点萝卜多点别放芫荽”这样无比琐碎的要求;端到手的牛肉面碗边总有一溜快速舀辣椒留下的辣椒油,端的人小心翼翼拉长胳膊唯恐距离太近而弄脏衣服,端到面最好第一时间入口——前面说了,这是最佳赏味期,在吃的过程中,有端着碗而没有座位的顾客虎视眈眈地盯着你碗里的半碗饭,内心暗暗希望最好一口能吃完,这样可以迅速有个座位。

人,迫不及待地想要将最完美的自己展示在对方面前。这种展示,有吃日料时小心翼翼的试探,有吃西餐时坐得笔挺笑意盈盈的凝视,有吃甜品时无懈可击的全套妆容,唯独没有烟火气的牛肉面馆的喧闹和热辣。最热门的牛肉面馆,永远熙熙攘攘人声鼎沸,有着最寻常市井的兰州味道,煮面舀汤的小师傅作为一家面馆的大脑,大声喊着“三二、两细、一韭叶”这种外行听起来就像暗号的号令,一边眼疾手快舀着汤、牛肉粒蒜苗芫荽辣椒油,同时还要听外面的人“辣椒少点萝卜多点别放芫荽”这样无比琐碎的要求;端到手的牛肉面碗边总有一溜快速舀辣椒留下的辣椒油,端的人小心翼翼拉长胳膊唯恐距离太近而弄脏衣服,端到面最好第一时间入口——前面说了,这是最佳赏味期,在吃的过程中,有端着碗而没有座位的顾客虎视眈眈地盯着你碗里的半碗饭,内心暗暗希望最好一口能吃完,这样可以迅速有个座位。脖子里挂着白毛巾的小师傅在前堂跑来跑去收拾桌子上的剩羹,半碗泼洒着红油的辣椒留在碗里,桌子上经常会被吃的人染上一块块斑驳的红油,小师傅手里抱着一大摞脏脏的碗,边走边喊:“让一让”,路过的人避之不及,唯恐这些碗边的红油会不由分说蹭在自己干净的衣服上。所以,在这样喧闹的就像是一个小型战场的牛肉面馆,实在不是一个好的约会的地方。男人总是要去排队端饭的,等到他依次或者同时端来两碗面的时候,总是要再买点小菜牛肉鸡蛋的,再端来这些菜的时候,面条已经软塌,但还要说那么几句话,比如“加点牛肉、多吃菜”,等到这些顺序说完,再去搅面的时候,面已经被冷落的愤愤不平,干脆在碗底锈成一团,任怎么吃,都吃不住新鲜火辣的口感。而吃的过程,也不好埋头大吃,还要顾及着嘴角的辣椒油,牙齿上的芫荽和额头上的汗珠子——这些在恋爱时间,可都不是加分项。女生不喜欢在牛肉面约会的缘故虽然不用端面端菜吃已经泡软的面,但是众所周知卸妆液都是大量油脂组成的,以油化油的原理。而牛肉面的红汪汪的辣椒油,则天生兼具卸妆油的作用,无论是西瓜红正红色胭脂红浆果红姨妈红的口红,统统在吃上几口牛肉面之后,变成辣椒红。尤其惨烈的是,辣椒油除了卸掉口红之外,还会卸掉嘴唇一圈儿的粉底液,也就是说,等到吃完牛肉面之后,精心修饰的唇装恢复到原生态,连嘴唇一圈儿的粉底都无影无踪,露出模棱两可的皮肤底色;不是防水的眼睫毛可能会被热气烘湿,有可能会在下眼圈留下一圈令人懊恼的黑色。这简直比网上开玩笑“泼你

脖子里挂着白毛巾的小师傅在前堂跑来跑去收拾桌子上的剩羹,半碗泼洒着红油的辣椒留在碗里,桌子上经常会被吃的人染上一块块斑驳的红油,小师傅手里抱着一大摞脏脏的碗,边走边喊:“让一让”,路过的人避之不及,唯恐这些碗边的红油会不由分说蹭在自己干净的衣服上。

所以,在这样喧闹的就像是一个小型战场的牛肉面馆,实在不是一个好的约会的地方。

 男人总是要去排队端饭的,等到他依次或者同时端来两碗面的时候,总是要再买点小菜牛肉鸡蛋的,再端来这些菜的时候,面条已经软塌,但还要说那么几句话,比如“加点牛肉、多吃菜”,等到这些顺序说完,再去搅面的时候,面已经被冷落的愤愤不平,干脆在碗底锈成一团,任怎么吃,都吃不住新鲜火辣的口感。

而吃的过程,也不好埋头大吃,还要顾及着嘴角的辣椒油,牙齿上的芫荽和额头上的汗珠子——这些在恋爱时间,可都不是加分项。

女生不喜欢在牛肉面约会的缘故虽然不用端面端菜吃已经泡软的面,但是众所周知卸妆液都是大量油脂组成的,以油化油的原理。而牛肉面的红汪汪的辣椒油,则天生兼具卸妆油的作用,无论是西瓜红正红色胭脂红浆果红姨妈红的口红,统统在吃上几口牛肉面之后,变成辣椒红。

一脸卸妆水”还让人无地自容。一百年前,张爱玲在《倾城之恋》中写,跟着白流苏一起去相范柳原的三奶奶因为范柳原看了一场电影,而忿忿地揣测着真实用意:“专为看人去的,倒去坐在黑影子里,什么也瞧不见,后来徐太太告诉我说都是那范先生的主张,他在那里掏坏的。他要把人家搁在那里搁个两三个钟头,脸上出了油,胭脂花粉褪了色,他可以看得亲切些。”这听起来完全是一场阴谋。那么,一个男人甘愿吃泡软掉的牛肉面,去殷勤地买小菜拿筷子,一个女人可以不顾被熏软的睫毛膏、满嘴的卸妆油(辣椒油)还有额角的汗而在熙熙攘攘的牛肉面馆中吃这么一餐,恭喜你,你们的关系更近一层了。所以,我在一个人懊恼的吃掉那一碗面的时候,一边剧烈的心理活动,我该如何缄默地消化掉这个秘密,让他认为我毫无恶意不过是个偶然?事实证明,这并不是我的错觉,因为他们吃完走出去的时候,男同事故意走到我的面前,跟满嘴辣椒油的我道别,用一个尴尬,来掩饰另一个尴尬,这速来都是我们仓皇之中能够想到的最好办法。不过从此以后,我跟那个男同事再没有碰过面,可能是巧合吧,我想。(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文章版权归《三联生活周刊》所有,禁止转载,侵权必究。|​​​​

尤其惨烈的是,辣椒油除了卸掉口红之外,还会卸掉嘴唇一圈儿的粉底液,也就是说,等到吃完牛肉面之后,精心修饰的唇装恢复到原生态,连嘴唇一圈儿的粉底都无影无踪,露出模棱两可的皮肤底色;不是防水的眼睫毛可能会被热气烘湿,有可能会在下眼圈留下一圈令人懊恼的黑色。这简直比网上开玩笑“泼你一脸卸妆水”还让人无地自容。

一脸卸妆水”还让人无地自容。一百年前,张爱玲在《倾城之恋》中写,跟着白流苏一起去相范柳原的三奶奶因为范柳原看了一场电影,而忿忿地揣测着真实用意:“专为看人去的,倒去坐在黑影子里,什么也瞧不见,后来徐太太告诉我说都是那范先生的主张,他在那里掏坏的。他要把人家搁在那里搁个两三个钟头,脸上出了油,胭脂花粉褪了色,他可以看得亲切些。”这听起来完全是一场阴谋。那么,一个男人甘愿吃泡软掉的牛肉面,去殷勤地买小菜拿筷子,一个女人可以不顾被熏软的睫毛膏、满嘴的卸妆油(辣椒油)还有额角的汗而在熙熙攘攘的牛肉面馆中吃这么一餐,恭喜你,你们的关系更近一层了。所以,我在一个人懊恼的吃掉那一碗面的时候,一边剧烈的心理活动,我该如何缄默地消化掉这个秘密,让他认为我毫无恶意不过是个偶然?事实证明,这并不是我的错觉,因为他们吃完走出去的时候,男同事故意走到我的面前,跟满嘴辣椒油的我道别,用一个尴尬,来掩饰另一个尴尬,这速来都是我们仓皇之中能够想到的最好办法。不过从此以后,我跟那个男同事再没有碰过面,可能是巧合吧,我想。(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文章版权归《三联生活周刊》所有,禁止转载,侵权必究。|​​​​

一百年前,张爱玲在《倾城之恋》中写,跟着白流苏一起去相范柳原的三奶奶因为范柳原看了一场电影,而忿忿地揣测着真实用意:“专为看人去的,倒去坐在黑影子里,什么也瞧不见,后来徐太太告诉我说都是那范先生的主张,他在那里掏坏的。他要把人家搁在那里搁个两三个钟头,脸上出了油,胭脂花粉褪了色,他可以看得亲切些。”

这听起来完全是一场阴谋。

那么,一个男人甘愿吃泡软掉的牛肉面,去殷勤地买小菜拿筷子,一个女人可以不顾被熏软的睫毛膏、满嘴的卸妆油(辣椒油)还有额角的汗而在熙熙攘攘的牛肉面馆中吃这么一餐,人,迫不及待地想要将最完美的自己展示在对方面前。这种展示,有吃日料时小心翼翼的试探,有吃西餐时坐得笔挺笑意盈盈的凝视,有吃甜品时无懈可击的全套妆容,唯独没有烟火气的牛肉面馆的喧闹和热辣。最热门的牛肉面馆,永远熙熙攘攘人声鼎沸,有着最寻常市井的兰州味道,煮面舀汤的小师傅作为一家面馆的大脑,大声喊着“三二、两细、一韭叶”这种外行听起来就像暗号的号令,一边眼疾手快舀着汤、牛肉粒蒜苗芫荽辣椒油,同时还要听外面的人“辣椒少点萝卜多点别放芫荽”这样无比琐碎的要求;端到手的牛肉面碗边总有一溜快速舀辣椒留下的辣椒油,端的人小心翼翼拉长胳膊唯恐距离太近而弄脏衣服,端到面最好第一时间入口——前面说了,这是最佳赏味期,在吃的过程中,有端着碗而没有座位的顾客虎视眈眈地盯着你碗里的半碗饭,内心暗暗希望最好一口能吃完,这样可以迅速有个座位。脖子里挂着白毛巾的小师傅在前堂跑来跑去收拾桌子上的剩羹,半碗泼洒着红油的辣椒留在碗里,桌子上经常会被吃的人染上一块块斑驳的红油,小师傅手里抱着一大摞脏脏的碗,边走边喊:“让一让”,路过的人避之不及,唯恐这些碗边的红油会不由分说蹭在自己干净的衣服上。所以,在这样喧闹的就像是一个小型战场的牛肉面馆,实在不是一个好的约会的地方。男人总是要去排队端饭的,等到他依次或者同时端来两碗面的时候,总是要再买点小菜牛肉鸡蛋的,再端来这些菜的时候,面条已经软塌,但还要说那么几句话,比如“加点牛肉、多吃菜”,等到这些顺序说完,再去搅面的时候,面已经被冷落的愤愤不平,干脆在碗底锈成一团,任怎么吃,都吃不住新鲜火辣的口感。而吃的过程,也不好埋头大吃,还要顾及着嘴角的辣椒油,牙齿上的芫荽和额头上的汗珠子——这些在恋爱时间,可都不是加分项。女生不喜欢在牛肉面约会的缘故虽然不用端面端菜吃已经泡软的面,但是众所周知卸妆液都是大量油脂组成的,以油化油的原理。而牛肉面的红汪汪的辣椒油,则天生兼具卸妆油的作用,无论是西瓜红正红色胭脂红浆果红姨妈红的口红,统统在吃上几口牛肉面之后,变成辣椒红。尤其惨烈的是,辣椒油除了卸掉口红之外,还会卸掉嘴唇一圈儿的粉底液,也就是说,等到吃完牛肉面之后,精心修饰的唇装恢复到原生态,连嘴唇一圈儿的粉底都无影无踪,露出模棱两可的皮肤底色;不是防水的眼睫毛可能会被热气烘湿,有可能会在下眼圈留下一圈令人懊恼的黑色。这简直比网上开玩笑“泼你恭喜你,你们的关系更近一层了。

所以,我在一个人懊恼的吃掉那一碗面的时候,一边剧烈的心理活动,我该如何缄默地消化掉这个秘密,让他认为我毫无恶意不过是个偶然?

事实证明,这并不是我的错觉,因为他们吃完走出去的时候,男同事故意走到我的面前,跟满嘴辣椒油的我道别,用一个尴尬,来掩饰另一个尴尬,这速来都是我们仓皇之中能够想到的最好办法。

一脸卸妆水”还让人无地自容。一百年前,张爱玲在《倾城之恋》中写,跟着白流苏一起去相范柳原的三奶奶因为范柳原看了一场电影,而忿忿地揣测着真实用意:“专为看人去的,倒去坐在黑影子里,什么也瞧不见,后来徐太太告诉我说都是那范先生的主张,他在那里掏坏的。他要把人家搁在那里搁个两三个钟头,脸上出了油,胭脂花粉褪了色,他可以看得亲切些。”这听起来完全是一场阴谋。那么,一个男人甘愿吃泡软掉的牛肉面,去殷勤地买小菜拿筷子,一个女人可以不顾被熏软的睫毛膏、满嘴的卸妆油(辣椒油)还有额角的汗而在熙熙攘攘的牛肉面馆中吃这么一餐,恭喜你,你们的关系更近一层了。所以,我在一个人懊恼的吃掉那一碗面的时候,一边剧烈的心理活动,我该如何缄默地消化掉这个秘密,让他认为我毫无恶意不过是个偶然?事实证明,这并不是我的错觉,因为他们吃完走出去的时候,男同事故意走到我的面前,跟满嘴辣椒油的我道别,用一个尴尬,来掩饰另一个尴尬,这速来都是我们仓皇之中能够想到的最好办法。不过从此以后,我跟那个男同事再没有碰过面,可能是巧合吧,我想。(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文章版权归《三联生活周刊》所有,禁止转载,侵权必究。|​​​​

不过从此以后,我跟那个男同事再没有碰过面,可能是巧合吧,我想。


​​文张子艺有一天中午,我去吃牛肉面。那是很著名的一家店,经常有人开着车到这里来吃面。在拿着小票东张西望百无聊赖排队的过程中,我突然看到一个新来的女同事,她的对面有一碗面,自己面前有一碗面。她拿起筷子,先将对面碗里的面挑了几下,又挑起自己的面。这对本地人来说,是吃牛肉面前最稀松平常的事儿,要不及时挑起面,等到过30秒吃的时候,面条跟面条之间就会锈成一团,失去了劲道爽滑的口感。牛肉面最好的口感就在30秒之内,端来面之后,倒入醋,迅速搅拌之后,吃下第一口面,这口面就是牛肉面的旗帜,这刚刚从沸水锅中自由翻滚的面,被囚禁在一个小小的碗中(相比煮面的锅),被撒入蒜苗芫荽透明的萝卜片辣椒,就像是素颜的女孩涂上胭脂口红睫毛膏,有一种极为郑重其事的端庄做派。但因此,这种端庄就像是一个身着套装的严肃女性,要是没有筷子那么一撩拨,很快就会变得食之无味,等到在筷子的神来之笔下,每根面条都浸入牛肉汤中之后,辣椒蒜苗突然就会跟面条水乳交融,面条有了更加爽滑的口感,汤也因为被面条吸走了一部分盐分而变得更为可口。一碗牛肉面的最佳赏味期间,就在这短短三十秒之内。所以说,端来一碗面,这第一个动作,简直有着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倘若不信,可以试试用吃羊肉泡的方式吃一碗牛肉面。不搅拌,顺着一个地方吃面,吃完一层再吃一层,好好的面条很快就会因为汤汁的浸泡而软到无力,这种无力的面条,除了小孩和老人喜欢吃之外,没有一个兰州人将之视为美食的。而筷子撩拨的过程,正是一个面条跟空气接触变冷的过程,冷空气可以相对较长地保持面条的硬度,滚烫的汤正好与面条形成鲜明对比。这原本就是个稀松寻常的动作,还没等我转过头,我的视线中就进入一个男同事端着鸡蛋牛肉小菜的身影,看到他时,我陡然意识到,在我无聊的这个视线中,藏着一段不能讲出来的秘密。我一边迅速转过头,一边懊恼不已,好好吃碗面,有什么好乱看的?可是,就一个动作,能够证明什么呢?傻孩子,这里面藏着一个人对于一个人的垂怜呀!如果对于坐在旁边的人没有半分情分,你一定不会多想在端鸡蛋小菜的这一分钟里,他碗里的面是不是被泡软,等一下吃的的时候会不会口感不好,牛肉汤会不会被松懈的面条变得浑浊,而下意识地拿起筷子,去帮对面的人搅一搅面条,这又是多么容易泄露心意的一个动作或者说是暗示。但是,从未有过恋人约会约在牛肉面馆的。尴尬期的恋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 文章版权归《三联生活周刊》所有,禁止转载,侵权必究​​文张子艺有一天中午,我去吃牛肉面。那是很著名的一家店,经常有人开着车到这里来吃面。在拿着小票东张西望百无聊赖排队的过程中,我突然看到一个新来的女同事,她的对面有一碗面,自己面前有一碗面。她拿起筷子,先将对面碗里的面挑了几下,又挑起自己的面。这对本地人来说,是吃牛肉面前最稀松平常的事儿,要不及时挑起面,等到过30秒吃的时候,面条跟面条之间就会锈成一团,失去了劲道爽滑的口感。牛肉面最好的口感就在30秒之内,端来面之后,倒入醋,迅速搅拌之后,吃下第一口面,这口面就是牛肉面的旗帜,这刚刚从沸水锅中自由翻滚的面,被囚禁在一个小小的碗中(相比煮面的锅),被撒入蒜苗芫荽透明的萝卜片辣椒,就像是素颜的女孩涂上胭脂口红睫毛膏,有一种极为郑重其事的端庄做派。但因此,这种端庄就像是一个身着套装的严肃女性,要是没有筷子那么一撩拨,很快就会变得食之无味,等到在筷子的神来之笔下,每根面条都浸入牛肉汤中之后,辣椒蒜苗突然就会跟面条水乳交融,面条有了更加爽滑的口感,汤也因为被面条吸走了一部分盐分而变得更为可口。一碗牛肉面的最佳赏味期间,就在这短短三十秒之内。所以说,端来一碗面,这第一个动作,简直有着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倘若不信,可以试试用吃羊肉泡的方式吃一碗牛肉面。不搅拌,顺着一个地方吃面,吃完一层再吃一层,好好的面条很快就会因为汤汁的浸泡而软到无力,这种无力的面条,除了小孩和老人喜欢吃之外,没有一个兰州人将之视为美食的。而筷子撩拨的过程,正是一个面条跟空气接触变冷的过程,冷空气可以相对较长地保持面条的硬度,滚烫的汤正好与面条形成鲜明对比。这原本就是个稀松寻常的动作,还没等我转过头,我的视线中就进入一个男同事端着鸡蛋牛肉小菜的身影,看到他时,我陡然意识到,在我无聊的这个视线中,藏着一段不能讲出来的秘密。我一边迅速转过头,一边懊恼不已,好好吃碗面,有什么好乱看的?可是,就一个动作,能够证明什么呢?傻孩子,这里面藏着一个人对于一个人的垂怜呀!如果对于坐在旁边的人没有半分情分,你一定不会多想在端鸡蛋小菜的这一分钟里,他碗里的面是不是被泡软,等一下吃的的时候会不会口感不好,牛肉汤会不会被松懈的面条变得浑浊,而下意识地拿起筷子,去帮对面的人搅一搅面条,这又是多么容易泄露心意的一个动作或者说是暗示。但是,从未有过恋人约会约在牛肉面馆的。尴尬期的恋。|

​​​​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