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世界上最好的工作

(2009-02-13 13:54:42)
标签:

大堡礁

澳大利亚

旅游

分类: 文章精选

世界上最好的工作

 

世界上最好的工作

世界上最好的工作

 

 

◎袁越

  今年1月10日,全世界各大媒体几乎在同一时间报道了一条消息:澳大利亚昆士兰旅游局将在全球范围内招募一名大堡礁看护员,工作时间自2009年7月1日开始,为期半年,薪水15万澳元(约合人民币70万元)。申请人只要制作一个长度不超过60秒钟的应聘视频,并于2月22日之前上传就可以了。评选小组将结合网络投票的结果,挑选11名候选人前往澳大利亚参加面试,最终决出一名优胜者。他(她)的职责包括探访大堡礁附近的诸多岛屿,亲身体验各种探险活动(包括扬帆出海、划独木舟、潜水、海岛徒步探险等),以及担任兼职信差(借机从空中俯瞰整个大堡礁),并把自己的亲身经历以文字和视频的方式记录下来,并上传至博客。
  一边玩一边挣大钱,听上去很美是吧?昆士兰旅游局干脆把这个职位称作“世界上最好的工作”。在金融危机席卷全球的时代,这个称谓吸引了很多人的关注,应聘网站在开通后的第三天就因为登录者太多而瘫痪了。不过,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很明显这是昆士兰旅游局精心策划的一次炒作,为的是促进昆士兰的旅游业。当然,世界闻名的大堡礁根本不需要宣传,昆士兰旅游局的真正目的是想宣传一下大堡礁的另一种玩法。

                     最好的工作

  CNN曾经把大堡礁列为世界七大自然景观奇迹之一,BBC也曾经把大堡礁列为一生必去的50个地方中的第二名,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早在1981年就把大堡礁列为世界自然遗产,这里每年都会吸引200万游客前往参观。
  不过,大多数前来参观大堡礁的游客都会把昆士兰北部小城凯恩斯(Cairns)当做基地,很少有人知道昆士兰外海还散布着一群小岛,更适合作为参观大堡礁的跳板。那份“世界上最好的工作”的工作地点,就位于其中开发得最好的汉密尔顿岛(Hamilton Island)上。
  从昆士兰州首府布里斯班(Brisbane)坐一个半小时的飞机,就可以抵达汉密尔顿岛。我从机场租了一辆高尔夫专用小车,沿着柏油马路蜿蜒而上,沿途见不到多少行人,只有茂盛的热带植被。行至半山腰,一幢棕色小屋出现在眼前,门上写着“蓝色珍珠”(Blue Pearl),这就是昆士兰旅游局为最终的优胜者准备的住处。这是一间有3个卧室的屋子,宽大的露天阳台正对着辽阔的南太平洋,洋面上是几个绿油油的原始小岛,看不出有任何人类活动的痕迹。
  这几个岛属于降灵节群岛(Whitsunday Islands),该群岛一共包括74座岛屿。这个群岛最早是在1770年6月4日被航行至此的英国探险家詹姆斯·库克(James Cook)船长首先发现的,那天正好是基督教的节日“降灵节”,这就是岛名的来源。
  这74座岛屿原本都无人居住,如今大部分岛屿均属于澳大利亚政府所有,并被作为自然保护区保护了起来。只有8个岛被私人买下,并被开发成了度假胜地。汉密尔顿岛是其中唯一有机场的岛,因此成了游客最多的中转站。虽说如此,岛上仍然有70%的面积都被天然原始森林和灌木覆盖,除了旅馆和几间小店之外看不到其他建筑。对于那些习惯了和当地人彻夜开派对的度假者来说,汉密尔顿岛会让他们很不习惯。这个岛没有土著居民,沿途见不到兜售纪念品的小贩,却有很多海鸟大大方方地在你身边觅食。岛上没有夜生活,晚上22点以后就几乎听不到任何人类制造的声音了,和马尔代夫、普吉岛和巴厘岛这些喧嚣的东南亚旅游胜地形成了鲜明的反差。
  “岛上大约有1200名工作人员,但很多人都住在大陆,每天坐船来上班。”一位名叫凯蒂的度假村工作人员对我说,“我和你们一样,每天都要花一个多小时在上下班的路上,但你们是被堵在车里,而我则有海豚和鲸做伴。”
  不管未来那位获胜者来自哪个国家,一定得和凯蒂一样是一位喜欢大自然的人,他(她)必须能够忍耐而且欣赏这里的宁静,而普通游客要想得到这份宁静,就必须付出昂贵的代价。岛上的旅馆房间数量有限,价格昂贵。最贵的房间每晚高达1700澳元,最便宜的也要300澳元。因此,目前中国大陆的旅行社仍然没有大力推广这个旅游项目。
  “我来这里实习快一年了,没有见过一个直接从大陆来的游客。”来自南京的留学生徐子昂对我说。他是澳大利亚阿德莱德一所大学的大学生,专业是酒店管理。因为能力出众,工作了不到一年的他已经升为领班。他打算毕业后回到这里工作,已经基本谈妥了工作合同。“现在经济不景气,工作不好找啊!”他告诉我,这个岛上的服务人员流动性很大,很多人干几个月就走了。
  “这样美的地方居然留不住人吗?”我好奇地问。
  “这里风景虽好,但距离大陆太远,生活很单调。再说了,再好看的风景,看多了也就那么回事。”
  确实,这个岛没有电影院,没有酒吧,缺乏年轻人喜欢的娱乐设施。但是对于城里人来说,这里是让他们暂时忘掉城市的喧嚣和大自然亲密接触的好地方。很多澳大利亚人带着孩子来这里度假,孩子们可以去玩卡丁车,可以去游泳,也可以去迷你动物园抱抱考拉。大人们则可以选择扬帆出海,或者沿着一条林间小路爬上200多米的最高峰,俯瞰南太平洋群岛的壮丽风景。如果愿意花300澳元买张飞机票,甚至可以乘坐直升机或者水上飞机,从空中俯瞰整个降灵节群岛。
  我选择搭乘一架水上飞机,去看看大堡礁。从空中看下去,我立刻明白了这里为什么适合玩帆船。原来,这群海岛彼此间的距离非常近,大多数岛都没人居住,但却有适合停靠的海港和隐蔽的沙滩,恋人们可以轻松地独享两人世界。
  群岛中面积最大的一个岛名字就叫降灵节岛,岛上无人居住,但有一个长达7公里的天然海滩,几乎是纯白的,当地人把它叫做“白色天堂”。我乘坐的飞机降在“白色天堂”的门前,我踩水上岸,沙滩上的沙子细如面粉,脚踩在上面舒服极了。乘务员小姐索菲亚告诉我,这里的沙子几乎是纯的二氧化硅,可以用来擦洗首饰。
  沙滩背后就是一片茂密的杂木林,能听到鸟儿们唧唧喳喳的叫声。除此之外,这个岛上只能听到海浪的声音,听久了慢慢就听不见了。难道人类想象中的天堂就是这个样子的?
  “我的父亲在汉密尔顿岛开了间小店,因此我是在岛上长大的,但我从来没觉得它有多好。”索菲亚对我说,“后来我当上了乘务员,接触了很多各个国家来的游客,我从他们的眼光中终于看到我的家乡有多么美。”
  这个今年才19岁的小姑娘已经去过7个国家,再过一个星期就要去北京的中央戏剧学院学习表演了。“我喜欢旅行。岛上的生活反而增强了我的好奇心,我要去看看外面的世界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这个世界上究竟有没有“最好的工作”?在我看来,这个小姑娘有着世界上第二好的工作(她所缺的只是一份高工资)。但是她反而要辞掉这份工作,离开天堂般的海岛,亲自去体验一下人生的多姿多彩。
  飞机再次起飞,向大堡礁飞去。几分钟后,眼前出现了一条白色的细线,那是海浪在冲击着漫长的大堡礁。从空中看去,大堡礁就像是一条长地毯,上面刻着一片片不规则的花纹,一直延续到天边。飞行员把高度降得很低,并指引我们注意一个心形的图案,那就是著名的“心形珊瑚礁”,是游客们的最爱。

                      最好的课堂

  降灵节群岛已开发的8座岛屿中,距离大堡礁最近的一个名叫海曼岛(Hayman Island)。
  这个岛比汉密尔顿岛大,但没有机场,游客只能坐船上去。岛上只有一个旅馆,收费比汉密尔顿岛还要高。旅馆周围全部种上了热带雨林特有的植物,为了满足这些植物以及游客们的需要,该岛每天都要净化30万升海水。
  这个岛距离大陆很远,原来的主人曾经在岛上放养了1000只山羊,以供迷路的海员们食用。1947年,他把每头羊作价10英镑,以1万英镑的价格把该岛转卖给了新的主人。此后该岛又几经易手,最后被一家投资公司接管。该公司投资3.5亿澳元重新扩建了旅馆,把它变成了全世界数一数二的高档休闲场所。
  每天都有轮船从这里出发去大堡礁。游轮隶属于一家名为Fantasea的旅游公司,该公司在大堡礁附近设立了一个专门的浮台,命名为“珊瑚礁世界”(Reefworld)。游客可以在浮台上住一晚,体验“睡在大堡礁上”的感觉。浮台的水下部分还有一个透明的珊瑚礁观察室,游客可以透过玻璃近距离观察美丽的珊瑚礁。
  要想更好地欣赏珊瑚礁的美,就必须潜水。这里的海水清澈见底,天气好的时候,不用潜到水下就能很容易地看清位于海面下10米处的珊瑚。这里的珊瑚形状各异,有的像树枝,有的像仙人掌,很是奇妙。
  当然了,珊瑚最吸引人的地方是其鲜艳的颜色。珊瑚的颜色不是来自坚硬的外壳,而是来自珊瑚表面的小洞里住着的珊瑚虫(Polyp)。珊瑚虫是腔肠动物,每个虫子只有几毫米大,底座是圆筒形,上面伸出若干触手,负责捕捉路过的浮游生物。但是浮游生物只占珊瑚虫食谱中很小的一部分,珊瑚虫最大的能量来源是体内的共生藻类(Zooxanthellae),它们能够利用光合作用,把二氧化碳变成有机物,这就是为什么珊瑚只能在水浅的地方生存的原因。
  珊瑚礁好比是海洋中的森林,因为珊瑚附近的海水营养丰富,可供躲藏的地点很多,是各种海洋生物的天堂。科学家们一致认为,珊瑚礁是地球上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地区,其丰富性远超热带雨林。据不完全统计,生活在大堡礁附近的动植物包括1500种鱼类,400种珊瑚,4000种蛤和其他软体动物,800种棘皮动物(海参),500种海藻,215种鸟类,1500种海绵和6种海龟。在大堡礁的任何一个地方潜水,你都能看到大量的生物。它们每天都在上演一出出生死搏杀的精彩故事,这是海洋科教电影永恒的主题,也是大堡礁之所以吸引游客的主要原因。
  大堡礁的历史很长,最深处深达100多米。这是因为地球历史上曾经经历过几次小冰期,海平面比现在要低很多。随着地球温度的上升,极地的冰盖开始融化,海平面逐渐上升,珊瑚也随着海平面的上升而不断加厚,终于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大堡礁是一个对环境变化非常敏感的生态系统。比如,珊瑚虫体内的共生海藻不耐高温,一旦海水温度超过夏季正常温度1.5℃~2℃,并维持两个月以上,海藻进行光合作用的能力就会大打折扣,甚至会产生有害物质。一旦发生这种情况,珊瑚虫就会把共生海藻排出体外。这些海藻是珊瑚虫颜色的主要来源,失去海藻的珊瑚虫便会失去好看的颜色。更要命的是,没有共生海藻提供养料,珊瑚虫就会被饿死,留下白色的碳酸钙外壳,科学家把这一现象叫做“珊瑚漂白”(Coral Bleaching)。随着全球温度持续变暖,世界各地的珊瑚漂白现象日趋严重,大堡礁也不例外。大堡礁海洋公园管理局的一名科学家告诉我,大堡礁在1998和2002年各发生过一次大规模珊瑚漂白,有50%~60%的珊瑚礁受灾。幸运的是大部分受灾珊瑚后来都恢复了,但每年仍然有将近5%的珊瑚礁受到严重损害。如果这个趋势延续下去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值得一提的是,造成珊瑚漂白的原因不仅仅是海水温度升高。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人类活动造成的海水污染,以及海水酸碱度的变化,也会造成同样的后果。所以导游们都会不断告诫游客,千万不要往海里乱扔垃圾。
  澳大利亚政府十分重视对大堡礁的保护。大堡礁的大部分地区都被划为自然保护区,禁止捕鱼。即便如此,大堡礁的生态环境依然持续恶化。今年1月2日出版的《科学》杂志上刊登了澳大利亚海洋科学研究院的科学家们撰写的一篇文章,为世人敲响了警钟。该文作者分析了大堡礁地区69座珊瑚礁的数据,发现大堡礁的生长速度正在变缓。目前这一地区的珊瑚礁碳酸钙外壳的生长速度比1990年降低了13.3%,是过去400年里生长速度最慢的时期。
  到底是什么因素影响了大堡礁的生长速度?目前科学界还没有统一的答案。该文的作者猜测,大堡礁附近海水温度的上升,以及海水碳酸盐含量的下降是主要原因。
  有趣的是,《科学》杂志曾经发表过一篇文章,认为海洋鱼类是珊瑚虫的救命恩人。原来,大气中的二氧化碳不但会造成温室效应,还会溶于海水,增加海水的酸度,破坏珊瑚虫的生长环境。鱼类的排泄物中正好含有大量的碳酸盐,能够增加海水的缓冲能力,减缓海水变酸的速度。鱼类排泄碳酸盐的速度会随着海水温度的上升而增加,因此鱼类能够减缓全球变暖对珊瑚礁造成的影响。但是,如果人类继续过度捕捞海洋鱼类,那就无法挽回了。
  大堡礁就是这样一个神奇的地方。它不但为人类提供了一个美丽的旅游胜地,还是一个进行环境教育的最佳课堂。从这个意义上说,大堡礁可以说是人类最好的老师,它用自己的故事告诉我们,地球上的生命都是相互依存的。保护环境,其实就是保护我们自己。

 

      本文选自《三联生活周刊》2009年第5期,敬请查阅更多精彩内容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