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泰囧》,太窘 ?

(2013-01-08 11:56:56)
标签:

类型片

泰囧

少年派

一九四二

徐峥

文化

分类: 评论

1,《泰囧》的票房成功,标明类型电影的成熟。徐峥一出手,就是冯小刚《甲方乙方》的水平。

2,所谓“类型”,属于文化产业链条的一坨赚钱轴承,对大师无效。大师的存在,就是打破类型窠臼,引领艺术和人类心智向无限旷远未知领域挺进!故不能以贺岁票房来论《泰囧》与《少年派》《一九四二》的高下

 

 

                   《泰囧》,太窘

 

 

                       

 

 

        作为一部正常年月出品的一般性中低投资贺岁片,《泰囧》应是赚上几毛钱就走的轻喜剧。人们进影院哈哈一笑,排空压力,出来该干嘛干嘛,绝不会回味,更不用说把它当成公众话题。偏偏它运气好,赶上了这么个人心浮躁的精神病时代,当隆隆作响的几部豪华大片没有满足人们欢乐预期时,《泰囧》就被其垫底和反衬着,蔫不啦唧一夜间成了票房魁首。直至岁末,已经创了九亿元的历史新高。一时间大家都有点沉不住气,各方当事人虽不好出来说话,网上公知粉丝水军们却混战成一团。公知说:此事不正常!国人笑点低,可耻哇可鄙!粉丝说:你丫也过九亿票房再来说话!水军说:谁出钱雇我我就给谁四处写好评贴。

 

        不要总强调“天时地利人和”,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机遇从来都是留给有准备的人。说句良心话,《泰囧》拍得不赖,相当轻松愉快。作为类型片,它很合格。初执导筒的徐峥一出手,就已是冯小刚当年《甲方乙方》的水平。如果新年过后不下线,一直排片到春节档,我相信在广大的中小城镇那些网络盗版尚波及不到的地方,《泰囧》票价打了对折之后再打个对折,还会继续大卖,也许能创出20亿的票房(北京各影院周二半价、周四女士半价)。这么个简单快乐的东西,实在适合人们节日期间优哉游哉、全家老小一起进影院去找乐。

 

       说它简单快乐,并非说就是无心之作。相反,《泰囧》从演员到情节,都经过精心考虑和设定。首先它的定位明确,就是类型片,轻喜剧,贺岁档。演员的组合也挺有说道,三个主演徐峥、王宝强、黄渤,都是熟脸儿,招人喜欢。徐峥主演的《春光灿烂猪八戒》《疯狂的石头》《人在囧途》,趟开了喜剧的路子,为他这次亲自做导演积累了经验。王宝强就不用说了,假装缺心眼谁也装不过他。黄渤最近很火,主演孟京辉导演的话剧《活着》,还有正播的连续剧《民兵葛二蛋》,演技越来越精湛。这三个货到一起,如果再有个恰当情节连缀,想要人不笑都难。

 

       其次,是讲故事。莫言在诺贝尔文学奖受奖词里都说自己是个“讲故事的人”,大师尚如此谦逊,其他做编剧的更不用装清高。故事完整,好笑,是《泰囧》好看的重要因素。《泰囧》承接它的前生《人在囧途》(2010)而来,看出制片者有打造“囧系列”的喜剧计划。《人在囧途》格局尚小,只两名主角,故事也讲得磕磕绊绊。小老板徐峥和民工王宝强,春运回家途中遭遇窘事。笑料不多,主要靠火车停运、大雨塌方、汽车抛锚、野鸡客店、乡民撒野等培植笑点。人物形象、性格定位都很模糊,徐峥那时还胖,演的小老板长发蓄须,肉乎乎的,不正不邪,难看乌涂。王宝强演讨钱民工,也是正角,时时还要教训徐峥。二人相撞感觉很别扭,不好玩。

 

      《泰囧》吸取经验教训,情节更集中,性格角色定位明确。先是取景器大了,都出了国界(话说泰国旅游局是不是给了赞助?下一部该不是《新囧》或《马囧》吧?呵呵)。三个人物各司其职,分为正、反、丑(插科打诨)三方。徐峥和黄渤演的是一对生意竞争对手,为追踪一个风投老板撵到泰国。途遇自费游的卖葱花饼老板王宝强。于是一路就打闹开了,耍宝、误会、惊险不断。徐峥这回秃头洁面,干净利落,型男,有范儿,为生意一往直前;对立面黄渤,狡黠狠毒,小人物的争利作乱,一颦一笑都是戏,演技大大出彩;插科打诨的王宝强,这回憨傻得明确,一路添乱,标志性的“剪刀手”和“少林腿”,总会让人笑半天。结局是葱花饼老板单纯的快乐和对母亲的温情,感动了为赚钱勾心斗角的小老板,两个对立面人物冰释前嫌,达成和解。众人也与生活达成和解。加之有徐峥与陶虹扮演的夫妻闹离婚又和好的桥段、葱花饼老板暗恋的范冰冰最后竟真的出镜与傻瓜拥抱,着实让人开心!观众在诸多大片里一直压抑着没有爆发出来的笑,全都宣泄在《泰囧》里。

 

      ——称赞到此,我必须坦白承认,我也是在看了网上的口水混战、在《泰囧》票房已经遥遥领先过六亿、业已成为公共话题之后,才去影院补看的。尔后又在网上找出《人在囧途》回看了一下。而另三部大片《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一九四二》《王的盛宴》,则是在第一时间自己买票进影院看的。相信有一部分人如我,从来不把《泰囧》类简单快乐的搞笑片列入观影名单。

 

       看完之后,我不得不长考和反思:

      

      第一,《泰囧》的票房成功,标明“类型电影”的成熟和成功。多元文化背景下,一切可归之为“类型化”的文艺创作(也包括“类型文学”),正在中国辽阔广大的文化市场上条块细化切割着蛋糕。正如那个有“好莱坞编剧导师”之称的罗伯特·麦基在2012年9月来盛大文学“中国编剧培训营”讲课时所说,中国要注重电影的类型化,“类型电影的成熟,需要不断的试验、历练,最后形成一个被大多数人认同的价值观。在此价值观的指导下,才能制作出更多好看的类型电影。”(《北京日报》2012年9月19日)。《泰囧》的成功合乎此道。今后凡是类型者,皆不可小觑。如《金枝欲孽》《甄嬛传》“后宫型”,《潜伏》《悬崖》“谍战型”, 女婿丈母娘、儿媳婆婆掐架“家长里短型”, 都是类型。再比如“穿越、玄幻、盗墓、架空”等类型小说,爱的自爱,不屑的自不屑。有需要就有市场。存在的就有其合理性。

      

        其二,所谓“类型”,是给初出茅庐的小年轻练手的。是高度产业化之后“文化产业”这个链条里的一坨轴承或赚钱螺母而已。麦基卖鸭的理论,对大师失效。大师的存在,就是为打破这个世界上各种类型窠臼的约束,以其艰苦卓绝的创新探索,引领着艺术和人类心智向无限旷远的未知领域里挺进!故而,我们无法将徐峥与李安、冯小刚放在一起比较。我们更不能仅以一个贺岁档的票房来论《泰囧》与《少年派》《一九四二》的高下。它们根本就不在同一个层面上。

 

       其三,关于陆川与《王的盛宴》,必须单说。虽然陆川这次暂时失手,我依然坚定地看好他。作为他爹老陆的朋友,我一直力挺小陆。第六代导演里,属他根红苗正,技术好,勤奋好学,最走正统路线,一出手便成功。但是太顺了就容易孳生骄傲。野心勃勃的两部历史大片《南京南京》《王的盛宴》,历史观叽哩隔生,书面语叫做“生硬”,费力不讨好,应该是个教训。(不仅陆川,那几个大导演,哪个不是栽在所谓“历史大片”上?)再来一次,将毁三观!作为一枚天生的文艺坯,陆川应当继续走文艺路线,选择改编成熟的文学作品是个相当有效的途径。应当借鉴当年改编凡一平小说《寻枪》的经验,多多关注现实题材,多与当代优秀小说家合作,这将是他从胜利走向胜利的不二法门!只要静下心来认真创作,拍出像伊朗电影《一次别离》那样的杰作,对于陆川这个资金不愁、演员不愁、名气不愁的新锐导演来说,不比拍《王的盛宴》更难吧?我们拭目以待。

 

 

 

                                                    2013年1月1日于北京以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