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都柏林的乔伊斯

(2011-10-23 10:32:09)
标签:

爱尔兰

都柏林人

詹姆斯·乔伊斯

尤利西斯

诺贝尔文学奖

文化

        马上要去爱尔兰了,踏访那些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叶芝、萧伯纳、贝克特、悉尼(1994年获奖)的故乡。当然,还有王尔德。我们曾在都柏林国家剧院里观看过他的诗剧《莎乐美》,实在是美轮美奂!我找出十一年前写下的文字,纪念一个没有得过诺奖的大作家、《都柏林人》和《尤利西斯》《一个青年艺术家的画像》作者乔伊斯在该国的礼遇和荣耀。

        十年时间过去,不知卷入欧元区经济危机中的爱尔兰又是一番什么面貌?那些文豪的故居和纪念馆仍健在否?

 

 

            都柏林的乔伊斯

                      2000年9月,王蒙为团长的中国作家代表团访问爱尔兰。                           

                      中间的两位女士是中国驻爱尔兰大使,以及爱尔兰文化部长.

                  从左至右作家有:刘恒,王安忆,冯骥才,王蒙,扎西达娃,徐坤

 


             都柏林的乔伊斯    都柏林的乔伊斯    都柏林的乔伊斯 
                     叶  芝                      萧伯纳                   贝克特


      都柏林的乔伊斯           都柏林的乔伊斯

        王尔德(Oscar Wilde,1854-1900)                乔伊斯(James Augustine Aloysius Joyce18821941)

         

                                                                                      

      

            都柏林的乔伊斯

 

  徐坤

 

 0 0 0 年九月份,我随中国作家代表团出访了挪威和爱尔兰两个国家。这两个国家的共同特点,就是他们都是出大作家的地方,尤其是出获诺贝尔奖的作家。象挪威这样一个小国,已经有三名作家获此殊荣,他们是1903年获奖的比昂斯提尔纳·比昂森,1920年获奖的克努特·汉姆生,1928年获奖的女作家西格里德·温赛特。挪威作家在上个世纪初的频繁获奖,至少传递出一个信息:诺贝尔奖设立之初,也无非是北欧几个兄弟国家之间的彼此文化交流,与其他更广大的世界无关。直到后来,这个奖项的影响蔓延到全世界,那是当初人们所没有意料到的。

 

  而在爱尔兰,也已经有四名作家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他们是:叶芝(1923年获奖)、萧伯纳(1925年获奖)、贝克特(1969年获奖)、悉尼(1994年获奖)。

 

  奇怪的是,恰恰是没有获奖的两个举世闻名的大作家的名字——亨里克·易卜生和詹姆斯·乔伊斯,他们的事迹覆盖了奥斯陆、都柏林这些文化名城。走进奥斯陆,会发现到处都是易卜生的痕迹,而走进都柏林城,也会发现这座城市处处被那个詹姆斯·乔伊斯的气息所笼罩着。有了乔伊斯,都柏林人也就不大提叶芝、萧伯纳、贝克特、斯威夫特、王尔德、悉尼等等显赫的大文豪,而是总把乔伊斯挂在嘴上。

 

   路经横贯全城的Liffey河时,会有人告诉你,这就是乔伊斯在《都柏林人》和《尤利西斯》里经常写到的那条河。来到著名的“三一”学院,发现这里正在举行乔伊斯的手稿展览。走进大小商店,货架是到处都摆放着乔伊斯的书或印有他的相片的小型挂历。来到与英国只有一水之隔的海边,看到古堡下边也永久陈列着乔伊斯曾在这里住过的小床、写作时用过的书桌。最辉煌的还要算作詹姆斯·乔伊斯中心,它的掌门人是乔伊斯家族的后代,与其说是为纪念乔伊斯而建,毋宁说是为了慕名而来的外国朝拜者而修。中心存有大量档案资料,除乔伊斯本人的真迹、用器以外,最多的是书橱中供奉的乔伊斯著作的各种译文版本。金缇和萧乾翻译的中文《尤利西斯》版本也煌煌居中。中心还设有自己的网站http://www.jamesjoyce.ic ,进入主页页面,赫然写着:you are now in the heart of Dublin

 

   乔伊斯成了都柏林人的骄傲,也成了都柏林城的象征。尽管全世界人也包括都柏林人自己很少有人读过他的什么东西,但乔伊斯还是成了全球化的一种接头暗号。他一生只写了四五部作品,在1940年时,记录他半年当中作品销售情况的情形是:《流亡者》零本,《一个青年艺术家的画像》零本,《都柏林人》六本。艺术家生前孤寂,死后繁华,这样的情形虽说常见,奇怪的是作为文学家的詹姆斯·乔伊斯,并非能象梵·高那类画家一样作品直截了当诉诸于视觉,不经翻译就能观看。乔伊斯的著作是靠学者和翻译家的供奉而赢得世界声誉,多半人只知其名,未懂其作,这在文学史上也算奇迹。

 

   笔者年轻时读过乔伊斯的一些作品,却总被那书中那股冉冉流动的意识洪水拖曳得记不住什么。乔伊斯中心出售的一只印有他头像的盘子,恰倒好处地提供了他的一段箴言,不由得让瞻仰者眼前一亮:

       I will not serve that in which I no longer believe, whether it call itself my home, my fatherland, or my church; and I will try to express myself in some mode of life or art as freely as I can and as wholly as I can, using for my defence the only arms I allow myself to use---silence, exile, and cunning.

                                   ——Portrait of the Artist as a Young Man

 

  (我再不尽忠于那些我不再信任之物,无论是称之为家园、祖国还是宗教。我只想尽我全部自由去表达我自己的生存观和艺术理念。我的招架之功是沉默、放逐和冷幽默。)

                                                               -------《一个青年艺术家的画像》

 

     2000113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