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韩寒和方舟子事件(七)

(2012-02-01 11:28:16)
标签:

方舟子

中国

宋体

韩寒

质疑

文化


    我所观察的韩寒的可贵之处,是在可以进攻的情况下没有展开进攻,他一直在防卫,且只限于方舟子进攻的区域,他去法院的目的只是让人们了解“质疑”与“诽谤”两个词语间的巨大差别,因方舟子应在他的每一段话之前加上“我猜”这两个关键词语,但他却言之凿凿,他其实是在指控,而网上并不是指控之地,法院才是。

    方舟子目前情形越来越危险,他仍在使用“质疑”这个词语,用这个词语误导为数众多的观众,且“质疑”这个词语的误用已搞得人人自危,但韩寒在法院里证明了自己的清白之后,方舟子所有的“质疑”,都会换成诽谤、栽赃与陷害,可以看出,方舟子仍沉浸在表演之中无法自拔,他陷入他为韩寒与自己挖的巨坑中。

    这大坑因大众与媒体的参与而越挖越深,越挖越大,而方舟子因站在聚光灯下而倍感兴奋,他实际上更需要避开观众而做冷静而全面的思考,他的行为已展示了一个理想主义者,在各种社会影响下由善转为作恶的全过程——这个过程并不孤立,无数的中国理想主义者都曾犯过类似的错误,这错误导致的恶果每一刻都在中国显现着。
    方舟子之恶在于:他把质疑与诽谤的边界抹掉了,他实质上是把公域与私域的边界拆除了,方舟子在心理上给自己留下的惟一退路便是“质疑”这个词语,但他并不是在质疑,他的言论迷惑了成千上万的观众,质疑、猜测没有错,但诽谤、栽赃、陷害不仅是错,而且是罪恶,方舟子越界了,不道歉意味着越走越远。

    如果大众允许方舟子以质疑的方式去诽谤,那么文革在中国便有很大机会再一次出现,要讲清质疑与诽谤,公域与私域这些民主社会的基本概念,我认为法院比网上优胜,从这个意义上,我支持韩寒的上诉,方舟子在那里可以把自己当一个反面教材,向大众科普一下基本的法律常识,及越界后的结果。

    方舟子同时也会展示打假与造假之间的关系,人们只为以抄袭是造假,但方舟子为了证明自己正确而任意地使用片断的事实去猜测真相,则是造假更为隐蔽与普遍的形式与方式,从这个意义上指控方舟子造假,他的正面形象将彻底倒塌,如果说方舟子的行为以往是被中国社会不公呼唤而出的,那么以后随着社会进步,他也可能被抛弃。

    不必引用司法界的界定,只从常识上,方舟子都可以理解,指控韩寒做假是韩寒父亲的事情,或韩寒父亲委托他做的事情,方舟子更需理解,行侠仗义的人也要对当事人负责,你不能为了自己给自己自定的工作,去任意攻击别人的隐私,粗暴干涉别人的家庭生活,而且在别人不同意并受到伤害时仍然去干。

    方舟子更应了解,你所谓的真理不能建立对别人的意愿的违背或不尊重之上,因那不是真理,只是私欲,方舟子的行为不是人性的而是相反。你不能故意把韩寒是一个公共人物,及作为公共人物的个人隐私这两个区域故意混淆,并使用智力予与攻击,以此塑造自己的正面形象,这是很卑鄙的行为。

    方舟子竟认为他的网上指控与法庭诉讼没有关系,这说明他已头脑混乱,因事实是,正是他的在网上行为,才导致韩寒为悍卫自己的清白走上法庭——方舟子何时才能停止向公众展开的个人表演,从个人打假这一角色中走出?何时才能正视他的不当指控给韩寒及家人带来的伤害?何时才能正视自己的真实处境?

    方舟子的丑恶在于无论他使用的手法,以及他的目标都具有巨大的欺骗性,表面上,他用学术手段质疑韩寒,目的是击垮公共偶像的正面形象,更真实的目的是树立自己的正面形象,学术质疑的领地在于学术期刊,你可以用公共数据与理论质疑牛顿三定律,而说别人抄袭是指控,需当事人或获得当事人的委托才能去做。

    方舟子的行为为恶撕开了一个巨大的人类伤口,这伤口曾在中国的文革,法国大革命与美国的麦卡锡主义时期使人类倍尝巨大的痛苦,假借正义之名,行私欲之实,是一种可耻的欺骗行为,每一个正直的人都应维护自己的隐私权利而战斗,方舟子的质疑的领域只在公共领域是合理的,但他悍然入侵私域,危及所有人的基本权利。

    在这里感谢韩寒不如感谢运气,即韩寒在事实上并没有抄袭,这事实上有助于公众有机会回头去回忆方舟子的系列行为并形成自己的公正判断,如果方舟子质疑韩寒在婚前对女友不忠,那么结果可能是相反。而事实上,方舟子没有权利去质疑别人的隐私,说韩寒抄袭其父,看似是一个公共领域的问题,实则是韩寒与其父间的隐私。

    方舟子的行为相当于把自己的脏手伸入陌生人的内裤,假借的名义的是他试图证明别人的性别真假,实际目的可能远为恶心,而别人没有请他这么做,他是主动去做,他甚至不是一个有执照的医生,而他却在别人反对时仍一意孤行,令公众不安的是,如果方舟子被认为行为正当,那么方舟子之手可能伸入所有中国人的内裤。

    方舟子本人可能认为他的内裤可以令所有人随便伸手,但那是他自己的趣味,不能代表其它人,而在别人不允许时,伸手入别人内裤是下流行为,而方舟子选择的下手缝隙更是令人感到说不出的厌恶,那正是中国人知识中的盲点,我希望以后中国人可通过“方舟子之手”这一较为生动的词组,记住这一极为重要的知识盲点。

   我的文章中,没有去讨论事件,而是一直在讨论事件产生的原因,这是不仅因为讨论事件在网上已经很充分,还因为把事件孤立起来看待并不客观,我希望人们退后,从个人得失中走出,对这一事件做更全面的观察,以便从此事中得到更多的启示。现在是中国司法界人士登场的时候了。

    司法界人士的出现有助于事件更加清晰,但引入的知识与讨论也使事件复杂化,我担心公众与媒体的注意力同样使这件事异化,因司法界人士也很难避免秀场下的某些错误。司法界人士将告知大众如何界定事实与真相这一复杂的问题,它不仅涉及诸多法律学中的知识,还将涉及中国社会有关法制建设的几个绕不过去的重要问题。

    通过韩方事件,澄清并解决并向公众传播这些问题的讨论结果,极为困难。争论会继续,不过人们可从中看到中国道路的险恶,中国存在中国人的意识深处,这是一个古代国家,它现代化过程不仅发生在我们所见之处,还发生在中国人的意识里,低教育程度,不擅使用大脑想问题,把问题简单化,意识形态化,在兴灾乐祸中展示优越感,不分析而是左中右的站队的看客方式,都是恶疾,极难越过。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