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韩寒和方舟子事件(六)

(2012-01-29 23:11:10)
标签:

韩寒

中国

方舟子

宋体

个人生活

文化


    预见到这种不幸对我是一种痛苦。我知面对韩寒的出示的铁证,方舟子将手足无措,网上那一套在法院全部变成自以为是的狡辩,在那里,他将如梦初醒,因他面对的是韩寒本人而不是观众,而对于韩寒律师的质疑,方舟子将不能自圆其说,他在网上行文中所指,只是事情的诸多可能性之一,是他的猜测,并不是事实。

    方舟子若选择不出庭而让律师出庭,说明他根本就没有想到韩寒是一个活人,他以为韩寒是互联网上的一些小比特,一个符号,一段抽象的文本,可以随便供他使用智力去调戏,他若不出庭当然对他的心态有利,但那有利只是暂时的,他迟早要面对真实的韩寒,拖得越久恐怕越令他崩溃,因事实总是事实,韩寒是真人。

    事实就在韩寒手里,一件又一件,一人又一人,顺着方舟子提供的线索,法庭将为大众还原一组小天才多年前的精彩逸事,如果涉事人全部到场,那些方舟子提出的疑点将被大家用真实的回忆全部解决,而那些疑点正是事情非常有趣的一部分,它将展示一个少年作家在成长初期的某些天才与稚气的部分,承蒙方舟子启发。

    如果韩寒想做这一场个人秀,他很容易开场,我相信参与者也将得到快乐,去法院如入派对,除了方舟子一人,在那一场法庭秀面前,他将变得非常凄惨,无论他如何表现,都不能做到令人理解与恰当,他的心理可能会出问题,无论他的大脑转动有多快,他走回正路都需要时间。他面对的是从虚拟世界走回真实世界。

    在真实世界里,方舟子都必须为他所做的事情负责,如果他正直,尊重事实,他会在法庭上道歉,但他将面对经济上的惩罚,若惩罚严厉,他有可能倾家荡产,因韩寒是个明星,他的名誉与他的广告费出场费稿费都直接挂钩。方舟子必须知道,他的行为若构成对韩寒的名誉的损害会使后者蒙受巨大的经济损失。

    那损失是是真金白银而不是抽象的数字,谁都知道真金白银会对个人生活重大影响,你不能因愤嫉俗而令活生生的他人损失个人财产,你也不应逃避惩罚。当然方舟子可以利用中国法律与法庭的缺陷逃避惩罚,中国法律对损害名誉权的裁决向来比较轻,但我相信韩寒若愿意,他完全可以索赔更多,他要十万是仁者之仁。

    面对法院,方舟子可能在意识层面自我保护,在行为上自我坚持,那么结果会严重压抑并扭曲他的心理,他将失去客观能力——他的正直会因此事变得可疑,他的粉丝会失去,他的打假生涯处境尴尬,缺乏同情心的打假犹如儿戏,打假终究要面对的是人,而不是某件事情。

    接近事情真相的描述是:方舟子为满足抽象的观众而战,用猜测代替现实,但那的猜测正在伤害无无辜的韩寒,他猜他少年时写作做假,试图动摇他身为明星作家的根基,如果韩寒对此置之不理,那么他将无法面对粉丝的期待,而真正促使他应战的是他被冤枉了,加之要在经济上蒙受损失,这令年轻的他只能应战。

    在网上,韩寒像观众们一样抽象,但在法庭,韩寒会变得有血有肉,令方舟子难于面对,我以为,方舟子需付代价,但不应太高,因他也是受害者,韩寒的自卫可以被轻意认清,但要理解方舟子的行为属自卫却需一点智力,你必须设想一下若是没有观众参与,只是韩寒麦田与他三人在场说此事会有什么结果。

    在网民眼里,目前方舟子和韩寒那边吵得已经按照中国的规矩走向了娱乐,我是第一次支持这一种有趣的中国惯例,它最好是一场笔仗,向公众展示一下文人的才情与才华,虽然这一次有一点全方位,不过也仍在限度之内,它只是在两人的性情之内发生,没的超出自卫,可以被理解——人会犯错,但人不能投入邪恶是其限度。

    信息不对称导致双方都会把自己给对方的伤害想到最轻,而把对方对自己的伤害想至最重,在这种被围观的战斗中,胜败的结果是公众最关心的,但交战双方也应懂得,你们都不必去满足公众的期待,因那期待并不能伤及公众的利益分毫。而结果作为事实定会令失败的一方无法承受——方舟子的机会已经不多了。

    当然那结果也会反作用于胜者,令胜者灰头土脸。方式具有诸多可能,但最终结果多半如此,因它才是事情发展的自然结果,我这里不便再提,因它也涉及暗示,我不能随便使用。作为观众,我也通过写文章介入此事当中,对于可能的坏结果,我认为自己无法摆脱责任。但我要提出一个基本原则供大家参考。

    我以为:文人可在公众面前表演相轻,但绝不能使结果变为相残。韩寒之仁可使方舟子受伤害至最少,但他自己却要失去为自己增值的机会。这使韩寒非常难以确定行动分寸,因他并不需要自我牺牲。方舟子当然要为自己的言论而负责。我相信方舟子具有某种无辜,当然这也是从公众同样无辜的意义上才这么讲。

    之所以写下这篇长文,首先是我不愿意看到两位我喜爱的作家受伤,其次是我向公众讲述一下当下的公众及媒体在个人生活中的作用过程,这个复杂交互过程旁观时比较容易看清,要点是:公众与媒体不会对当事人的个人生活得失负任何责任,它有自己的需求,这需求可使事情异化,其力量远胜某一当事人。

    好了,讲清这件事情并非轻而易举,而有耐心看完的读者多是懂得在我讲些什么的人。

    我想对作为作者的韩寒说:被名利击垮有很多种方式,而最隐蔽的方式,就是让你感到最舒畅的方式,因那时你会忘记别人甚至自己的存在。而所谓的强人在我眼里是那个更能承受打击的人,而不是更能打击别人的人。

    而作为球友我要说:有时,运动员在练习与比赛时成绩不一样,因你可能击败对手并非为自己,而是为别人,这是因人在生活与表演时存有差别。还有时,你会因同情对手输掉球,但你可能并没有真输掉,竞技有良性与恶性之分,能够记住别人也存在的竞技是良性的。方舟子不是李彦宏,他在中国社会中位置不当,易出错。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