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韩寒与方舟子事件(五)

(2012-01-29 23:06:32)
标签:

韩寒

美国

方舟子

宋体

暗示

文化

    事实上,韩寒的看法更现实,他知两人已入秀场,他和方舟子都只是为观众们表演,所以你从韩寒那里找不到一丝阴谋论的看法,只是就事论事。韩寒只是使自己在表演过程中正常发挥,虽然这一次没有出场费,但表演成功广告费就能得到提升,而演砸了就只好蒙受经济上的损失,这损失可能超出方舟子想象。

    在韩寒眼中,方舟子可能只是为了个人虚荣心在夺他饭碗,他是在为饭碗而战,而方舟子的可能感到压力极大,因他面临一个逻辑链条,即他本是一个打假者,但若他不能证明韩寒做假,那么他的行为就成为诽谤,他所罗织的所谓韩寒可能造假的疑点,即成为他做假的证明,他面临的不止是丢掉饭馆,还面临越界走入造假者一方。

    从这件事上大家可以看到方舟子的工作非常危险,因造假在与打假在某种程度上的边界非常接近,方舟子的工作压力巨大,但报酬却很低,任何轻率与任性对他来讲都可能是致命的错误,这全因中国的目前的情况是一个山寨时期,不可能给与打假者那么多报酬与保护,我不明白他那么喜欢打假为何不用功入美国律所。

    方舟子自认为有一个避难所,那就是他可以把他网上所言说成是学术研究,但这避难所与其说是真实的,不如说是心理上的,一旦韩寒可以证明他在现实中使韩寒蒙受了经济损失,那么方舟子把自己硬说成是搞学术研究就无人信了,更何况搞任何学术研究都不能以伤害现实中的他人为代价,不然那学术就是非法的。

     要解理方舟子恐怕只能从他大脑中的正义谈起,但那不易讲清,我猜方舟子大概不能分清正义是制度的产物,而不是某一理论范式或个人趣味,方舟子的正义包括个人不能说谎,所以他指出李开复的某一错误,他不能理解李开复的那一点虚荣心是非常自然与正常的,且在他自己身上表现得远为强烈,只是方式不同。

    方舟子另一次令我感到心碎,是因他入秀场后竟浑然不知,这表现在他只是更兴奋而无法放松,他失误在把韩寒推向正确的道路,这是他使用的手段决定的,他的个人知识结构中应包括较为复杂的心理学,然而他却忘记他对观众使用的暗示是交互的,即当他对观众们使用暗示时,他同时也从观众那里接受更多的暗示。

    暗示作为一种分析与治疗手段,在现代心理学中较为难以把握,据说荣格在与弗罗依德进行心理分析时,曾迫使后者承认了一件丑事,暗示法用在心理分析时较为幽暗的部分,它屏蔽一些事情的可能性,而试探那些最具可能性的部分,它建立于一套逻辑框架内,可使事物的多义性暂时得到悬置。

   事实上,方舟子对于观众使用的暗示并不高明,且止于大众的理解水准,而他没有料到的是,大众对他使用的暗示却包含了暗示更多更丰富的部分,因大众不是一人,而是很多人,方舟子本人在试图总结这些大众的攻击时,被这些人发出的暗示击中。这是一种沉重的击中,比方舟子的本人的理解远为深刻与全面。

    被众多暗示击中的方舟子不能自拔,他的思想被屏蔽在较狭窄的地带,并在那里组织他的战斗,因此不能看到事情的全貌。连主战场在哪里都分不清,这因情绪失控,他甚至没有看到他在做着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他提示的韩寒作假的证据竟然全部在韩寒本人手中,他简直是指挥着韩寒如何一步一步证明自己的清白。

    这对韩寒来讲易如反掌,因证据就在他的家中,只需翻箱倒柜即可,韩寒是个少年小天才,不可能把自己少年时的得意习作轻意扔掉,而关键人证更与韩寒是父子关系,方舟子完全没有时间去对比韩寒父子的文本,他若对比后便能发现,若是他非说韩寒不可能写出那些小说,韩寒的父亲却更不可能。

    而此时的韩寒已摆脱情绪,也少受干扰了,不仅因他走到对的路上,还因他更习惯在观众注视下正常发挥,这是优质运动员与明星的基本素质,他的攻击变得轻松,还能捎上孔庆东,而方舟子为观众建立暗示的链条却变得越来越困难,不仅因最富戏剧性的材料已被使得差不多,还因对于那次遥远的过去,他比韩寒更不熟悉。

    当方舟子可以花时间以第三方的客观眼光检查韩寒出示的证据,而不是抱着为观众表演的眼光来检查,我相信他可以看到完全不同的东西,我相信,至少他是百分之九十地被观众们迷惑了,在一条对自己极不利的道路上走得过远——他当然还有一个机会,这机会连麦田都早已利用了,虽然那一种利用令人不齿。

    方舟子看起来有点像自说自话,不幸在于他沉迷在与互联网上的观众们的交流之中,他不知在那里打赢了一千仗也没有用,不仅因那里根本不是主战场,还因那里的对手也不是韩寒,而是被他认定属于韩寒势力的人,其实那是一些与韩寒和他都素不相识的人。他在拿韩寒当例子玩弄自我优越,贬低那些人,与他们斗智斗勇。

    主战场在法院。在那里,方舟子和韩寒手中拥有的全部证据,都是关于方舟子诽谤及为诽谤而造的假证据。这是事情最为不幸的一面,我写第一篇涉及此事的文章时便为这种不幸而心碎,但我无法把它说了来,因事情还存有较小的向别的方向发展的机会,但事情正常进行,方舟子将成为大众诉求的牺牲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