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韩寒和方舟子事件(一)

(2012-01-29 22:45:21)
标签:

方舟子

中国

宋体

韩寒

哈耶克

文化


   方舟子是一名我很喜欢的作家,我只是不太理解他为何在生产谎言的土地上揭穿谎言,因我以为这是一件劳而无功的工作,他曾为此被人追杀,而他干着的是不拿薪的基础教育工作,这工作本应由国家机构使用国民交的税来做,他只是在为富人省钱。

    我认为在韩寒的笔战生涯中,惟一个选错的对手就是方舟子,两人的智商不在同一水准之上,你不能让你一个七门功课不及格的人去与一个福建省高考状元去比智商,这不公平,就如同让方舟子与韩寒比赛车一样,我认为方舟子的文章严重地干扰了韩寒的思路,使他写的文章出现了某种无法克服的失常及混乱。

    当然这混乱是与方舟子的文章对比后才显出来的,方舟子不仅很聪明,还很敏锐,而且笔战经验比韩寒丰富,不幸的是,我认为他也是选错了对手。这一次方舟子显然被激怒了,他在藐视通俗明星及其浅薄势力的同时,自己也不自觉地投入了进去。方舟子曾被多次攻击,但从未被这样攻击过,因他们的攻击又蠢又无聊。

    可以看出,韩寒和方舟子两人都很会使用搜索引擎,当然方舟子更擅长,我相信,只要时间够长,无论是韩寒式的论战惯技,还是他的粉丝的谩骂,都会继续迫使方舟子迎接挑战,而早晚他们会把方舟子气病的。而方舟子只要愿意在这件事上花更长的时间,他多半有机会让读者相信韩寒是具有抄袭的可能性的。

    这是智力上的优势在起作用,而智力优势会落实在每一行行文之上,但方舟子可能并不了解一个高中水准、自学成才的作家是如何想问题的,我相信只要方舟子与韩寒聊天聊上两小时便可理解,他所指出的韩寒的问题都是韩寒真实的思维模式,他的口语与他的文章是一样的,前后矛盾与差别并不能代表韩寒在说谎。

    韩寒只是没有见过这一种夹带逻辑感的试探性论战文章罢了,但读过几本律师在法庭上的辩护词便不稀奇,这种智力上的调戏相当于韩寒在赛道上用一辆POLO赛车逗弄开着新款兰博基尼并自以为能赢的方舟子,实际上新手上了赛道开再好的车也注定会输掉,这根本不是同样水准的较量,问题是你最好不要这么干。

    欢迎两人继续的是媒体与无聊分子,他们会兴灾乐祸,他们会说这两个名人的水准不过如此,他们中的聪明人会感叹,说中国人的民族劣根性谁也无法避免,而韩寒和方舟子将全部进入自卫状态,他们除了彼此伤害,还被对方粉丝及媒体伤害,接下来,他们会都装出一副坚强的样子,但一上网就忍不住为自己辩护,手段是攻击对方。

    韩寒可以出两千万,奖给为自己做假举证的人,我相信除他以外的中国人不会这么做,这行为的本质是:首先你得努力挣得到这笔钱,其次你不是靠做假挣到的——在中国,可挣到两千万的有几人会这么干?这是青春勇气,是对自己最苛刻的要求,这是真正的争强斗狠,你要去挣到这两千万,然后你就这么干了。

    面对韩寒这样的勇气与压力,你质疑他?你想不花一文去灭一灭明星的智力?让你自己产生有优越感?作为中年人,这不太好——我懂得八十后明星的勇气,我若是质疑他,一定先去凑足自己的两千万吧,接着我要像他一样要求我自己,我质疑他不成功就要输掉我的两千万,这样才是同样的思维模式,才公平,才算得上真诚。

    好了,我不会去干这样的事情,我有两千万也会去消费,我不会用来赌别人说谎,因我不会让自己那么辛苦,靠写字挣那些钱,还因我不敢像他一样用我辛苦挣下的钱去冒险。好了,我知与年轻人对赌勇气不合理,因他可以输了再来——我可说他做秀,我也可以对他议论纷纷——我只不过在给他的勇气捧场罢了。

    中国民主化建设的目标,是希望中国社会出现更多的韩寒,他们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忠实于自己的内心,不受别人的干扰,只是专心做自己,且有机会取得个人成功——韩寒差不多是在个人身上实现了民主社会的目标,而专制社会的遗憾之处只是这样的人太少了,韩寒作为其结果,真是一个极好的专制者的质疑对象。

    但我认为这不该成为方舟子的质疑对象,以方舟子的智商,当然可以有很多机会使读者们相信韩寒有很大的做假的可能性,但韩寒真的做假了吗?你可以看看他的反应,看看你把他气成什么样子,写字成名的明星出丑到这个地步,大概你可以停止了吧?凭常识也能评断,真正做假的人不应有如此表现吧?

    这反应我想方舟子应是很熟悉吧,因这反应完全是一个被冤枉的年轻人的真实反应——我相信在方舟子的论战生涯里,第一次被冤枉的感受大概不会完全忘记吧?尽管那些冤枉可能没有多高的智力水准,但本质上仍是冤枉,那极痛苦,令人错乱——很多人正直的人会因此而自杀,这方面的事情中国书上记载的不少吧?

    至于韩寒,基本上是方舟子挖一个坑你跳一个,然后用惊人的勇气爬出来,但你可以不必跳的,你可以多搜索一下方舟子,多看看他写的文章,当你了解了这个人之后,想必不会再使用你的惯技对他讽刺挖苦带谩骂,你的目标是证明自己,但不必用这种证明方式,要知道那种伤害对方舟子只如当街遇穿大牌的美貌恶妇。

    下面我想谈一谈方舟子。我知中国人口基数巨大,从机率上看,存在很多方舟子,他们具有很高的智商,很好的学习习惯,很敏锐的分析能力与思考能力,却把脑力与才华用在战斗上,不是打关底的老怪,而是打小妖儿,他们当然总是赢,但他们应当清楚,小妖是打不完的,因社会制造的小妖儿速度远超你的打的速度。

    我以前曾为中国灾民捐款,现在认为这是一个错误,原因是这本应由国家负担,因国家已收了我的税,那些税足以使政府可以救济一个小小的灾区,而我捐款的本质是在为富人省钱,这很不明智,所以我知错就改,但我认为方舟子没有认识到他犯了一个与我同样的错误,我祝愿他应把力气用于提升自己而不是帮富人。

    我看方舟子认为哲学书读过罗素的一本哲学史就认为没什么可读的了,这说明他在哲学方面还有极大提升空间,而科普知识他已经很熟悉了,难道他还要再把《科学史》再读一遍?且只要一个人不懒,会GOOGLE或百度,他所说的问题有一半可以解决,他同样不应帮助懒汉,这在我看来是教唆别人更懒下去。

    方舟子写的免费文章总是让我想起一个经济学起步书中讲过的小问题,即一个人该不该在街上学雷锋,比如免费帮别人修理眼镜,从个人角度讲,他当然是在做好事,免费劳务,还搭上用料,但他第一害了别的修眼镜的师父丢生意,第二他免费替多少人修了,就诱使多少人不劳而获,品质败坏,所以他可能并不好。

    我当然会再次提到第三点,即,他放弃了自我提升的机会,他免费为别人做事情是有机会成本的,即他可以用来为自己做些事情的,他可以用那些时间挣钱、娱乐、学习或提升技艺,我更希望听到方舟子可以像别人一样带着家人旅行,找个地方玩个痛快,而不是被追杀被谩骂,叫家人、朋友与我辈担心他的生命安全。

    我认为方舟子打假在某个角度讲,是在冒充政府做行政,因这是政府工作,他不应免费去干,我认为方舟子像我以前一样,是被洗脑了,他认为社会“应当如此运作”,而不是看一看“正在如此运作”,他通过满足支持者的优越感,从而获得自己的优越感,却失去个人的真正利益,他从打假中得到的是追杀和口头支持。

    我在美国写美国的时候,很多时候脑海中浮现的是方舟子的形象,一个文弱书生,一个像他一样文弱的妻子,一盏孤灯,一台电脑,出于对原始社会种种不合理现象的义愤,一行行地写,今天,这形象因与韩寒的对比而格外鲜明——中国的这一代方舟子大概无法改变,但我希望下一代的方舟子不要再搞愚公移山了。

    因方舟子令我心碎——他的技能本可使他去向更多的人提供他们需要的服务,使家人过上更有质量的生活,而他却把精力与才智用来同原始愚昧做斗争,斗争固然可令人兴奋,使人产生存在感,但也许一个美国近郊的HOUSE,一条狗,一家老小湖上泛舟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至少家人拥有这种生活会开心。

    为别人而生活也应有个次序,我认为首先是家人,其次才是不相识的人,因为家人的需求你已知道,而陌生人则需从零了解起,而了解的机会成本是极高的,它正是我们与家人相处的成本,我认为人类需求具有多样性,你可以给家人想要的东西,你知那使他们开心,而陌生人同样的开心也许需你投入三年时间去相助。

    人们总会因为小看别人的需求而愿意捐一点钱而使自己产生良好感受,但我认为一个人的真正的需求即使动用全世界的力量也无法满足,只因人的需求随着时间之矢而变动,任何人的需求都是一部历史而不是一个时间的切片,你看看毛的需求史便能懂得我在说什么,他第一个岳父能看到他的需求随时间推移至攀比秦皇汉武吗?

    接受你五百元学费的陌生人有可能会有机会变坏,因你给了他一份免费午餐,若要我捐出五百元学费,那么我须得到一份权威统计数据,看有多少人得到免费学费后学成,接着返还了学费,又有多少人得到后只想下学期再得到一份,学成后连父母也不顾,只为自己生活变好,中国没有这些信息,所以捐助是盲目的,有可能是浪费的。

    即使就是以打假为业,我若是方舟子,即使天下掉了馅饼,我得到了韩寒的做假的铁证,我也不会质疑韩寒,因为质疑他只会让他得到更多实际好处,而我却只得到虚荣,这是中国社会的运作方式决定的,并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我想方舟子这一次是大概是懒惰了,他可以百度一下郭敬明抄袭案的过程。

    社会有对明星的赢利机制,对名人则未必,拆穿明星秀只要明星合理地应对,只会使明星的人气更旺,此刻赢利机制便会启动,明星便有利可图,名人却要自寻利益——没有中年人会为虚荣或口头胜负而浪费时间。你最终只可得到一句心理安慰,看:明星不过如此!但现实是人人都只是如此而已,你也一样吧?

    你不一样?你更清高?但清高需要立足点,这立足点当然不是拆穿别人并无真实贡献与本领,而是你需要有对他人的长远贡献,这才是清高的立足点,你的时间都用来与常人混战了,你读那些下等的娱乐或欺骗大众的文章及言论,你的时间都消耗掉了,你能给别人什么有益的东西?提醒别人不要上当吗?你本人就正在上当。

    事实上,质疑韩寒成功连千分之一的机率也没有,而质疑中国政府某官员类似的做假却有千分之九百的胜率,所以质疑韩寒是低效行为,不值一做。而郭敬明即使是做假案被揭成功,也只是使郭敬明更加成功,因中国社会就是这样一种运作方式,做假在中国并不是缺点,承认了做假也不是缺点,承认后改了才是缺点。

    提到郭敬明,我现在申明自己支持他抄袭,无意抄支持,有意抄也支持,如果郭敬明因抄袭一事身败名裂,在中国社会中,我会认为他太倒霉了,对他不公平,他只是一个写字为生的作者,他即使抄袭也要一个字一个字的敲入电脑,还要考虑上下文的联系,考虑抄哪一段较为理想妥贴,他抄也是抄一两个人的。

    对比过去的郭敬明,你可以想想李彦宏,他才不抄袭,那多累呀,他学会PageRank,编程序直接抢所有可能的版权拥有者,你再看看更多的中国人,他们只是在某个文件上盖个章或签个字,就能把数亿人的劳动成果随手据为己有,还能把上千万人搞得家破人亡,在这种气氛下,我认为任何小打小闹的抄袭做假都情有可原。

    一个作者,打假打到作者身上,可以说是打假者的悲哀,因中国最有伤害性的假文怎么数也数不到文学类作者那里——我曾因看多篇股市假文,买入十万元股票,最终只剩下四万——我的六万啊,我要抄多少篇文章才能挣回来?又有多少像我一样的笨蛋被假文所辱——方舟子大概认为真金白银没有真理重要。

    但我认为,真金白银在当下中国更重要,而中国的真理可以留待将来,因真理的问题较为复杂,佛陀的四法印里有三个都是抄的,非欧几何中除了第五平行公设以外也全是抄的,维特根斯坦干脆认为所有的证明就是套套逻辑,所有的前提都暗含着结果,不然根本无法用等号把证明过程连接起来——好了,讨论抄袭现在不急迫。

    在中国现状下,公然地压制、抢夺、迫害、强暴还谈不完,哪里轮得到抄袭呢?在一块污染的土地上非要去寻一片净土,怕是理想主义者也不会那么蠢吧——非要打韩寒的假,我认为方舟子可以看看许小年老师的微博,看看他抄了多少作家的观点,我看到仅抄哈耶克的就比郭敬明抄庄羽的要多得多。

    学者应靠自己而发声——但即使很优秀的学者也只能发出很少的几声儿,因学术是在体系架构下才成其为学术的,我看到韩寒被质疑,恰因他自己发声,当然被那些抄袭成性的人说成是没文化了,他们的大脑被别人的声音充满了,听到一个体系外的声音就认为没水平,这方面韩寒当然没水平,他去比赛了,没有细读哈耶克。

    事实上韩寒已失去读哈耶克的机会,这机会属于许小年,也许方舟子也同样失去了读哈耶克的机会,因完成对哈耶克的阅读涉及几个经济学上的大体系,还涉及政治学及哲学,这需要有脑力的人们在年轻时用功且考上名校才有机会做到,我认为韩寒没有机会读懂哈耶克,也许方舟子也要很努力才能创造出这种机会。

    我认为韩寒失去读哈耶克并不可惜,他当明星挺好的,但方舟子失去这机会是很可惜的,当然我指的并不是他一定要读哈耶克,但他有机会去冲击相对于他更有智力挑战的东西,而不是在那里打小假,大毒枭无法碰,抓些街头小毒贩有什么用呢?他们也是牺牲品——好了,我指的是中国的方舟子们在浪掷才华及自我放弃。

    人类有短期利益与长期利益,为人类的长期利益而奋斗我认为才是省状元要自觉面对的挑战,省状元应有自己的自我要求,我不相信美国一个州状元会被高质量的学术机构遗漏掉,我也不相信美国州状元会轻意地自我放弃,而为什么中国的却要去干一个差等生都可以胜任的事情上去呢?真实答案是它是更轻松。

    中国人无面对整个人类需要面对的压力的经验,我指的是知识上的压力,那压力中国人不喜欢,他们把那压力交给白人,就像钱学森可能不愿意面对美国政府的压力,不愿面对众多的冯·诺依曼们,也许那会使他觉得自己很蠢笨,他最终回到中国当聪明人,当中国的各种盗版学科之父,还顺手当了证明亩产万斤的学者——想到这些便令我气馁。

    我气馁是因为中国的韩寒有勇气而少脑力,中国的方舟子有脑力而少勇气——被追杀的勇气只是勇气的一种,这一点韩寒就可以做到,根本不需要方舟子去做,而面对人类知识的压力所需的勇气,韩寒根本就没机会——有机会是的方舟子,但他回避了,他宁可选择去面对追杀,这一种人人都有机会面对的勇气。

    最后,我有点忍不住问方舟子一句,同样作为一个写了几百万字的人,你不会认真地认为韩寒在做假吧?你不必回答这个问题——我知你很难面对这个尖刻的问题。不过我不忍心看到30岁的韩寒坐在他的一堆手稿上傻笑的照片,我只希望你看到后不要微笑,哪怕是内心深处的一丝笑意也不好。

    好了,我在中国活到四十四岁了,我也是作者之一,自认为可以理解方舟子的思维方式,道德上我认为自己至少比方舟子坏得多,而且我自信对坏事理解力比较强,所以我猜方舟子被中国现实搞得有点愤世嫉俗,但还不至于比我还要腐败。我真不希望这些逗弄韩寒的文章是方舟子写的,因行文很成功,但行为太失败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解放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解放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