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石康
石康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486,476
  • 关注人气:15,66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道德强震(一)

(2011-04-01 08:56:28)
标签:

百度

李彦宏

道德

韩寒

陆金波

杂谈

定义百度的偷盗行为非常简单,只需用一束道德的光线照亮它,而中国从古至今就缺乏这一束光线,道德开关在中国被视为无效,所以无人去扳动,无论是组织及个人,原因是中国人认为生存高于道德,从这角度出发,中国展示出更加众多的逻辑推论,比如,一些人的生存高于另一些人等等,终于,在中国发展出一种独步世界的逻辑,且越来越丰富与复杂,在我眼里,中国新产生的所有重要问题全部无解,我现在认为这些问题有可能伴着你和我,以及一代代中国人迈入坟墓。

百度文库做为共享资源,它接受上传的内容必须要经过内容拥有者的同意,换句话说,百度向公众提供共享的信息,必须经过百度审核,这是提供平台者的责任。当百度不审核,它就相当于开了一个巨型销赃集市,让偷盗者把偷到的东西拿到集市中,让另一些人免费得到偷到的东西。百度无法推脱的是,这一切发生在他开的集市里,他对发生的一切应负百分之百的责任。而百度自己在利用一个大集市偷盗,它不仅偷了版权内容拥有者,还偷了百度用户,百度的行为不是小聪明,更不是什么创意公司的创意,而是摆脱了对社会的道德义务之后,由私欲引爆的集体性的自大与疯狂。

在整个故事中,版权内容拥有者是净损失方,他们的劳动成果被拿走,被使用,而他们从中没有得到一分钱的收益。百度与免费得到版权内容者是净收益方,百度利用了免费上百度文库的用户爱占小便宜的心理,让他们进入偷盗集市,交换赃物,目的是使他们成为百度用户,百度再把它些用户做为流量卖给广告商,从而获得赢利,使自己成为首富,这位首富有本事从小偷那里偷到钱,它是超级盗贼。

百度的行为,比李彦宏带着百度团队组队上街行窃要效率高得多,比李彦宏单独一人上街行窃危害大一亿倍。百度是在故意玩忽职守,向免费用户提供偷盗资讯与内容,诱使这些用户产生偷盗行为,百度不去制止、举报这些免费用户,而是鼓励他们,接着利用这些免费用户赢得巨额利润。

当版权内容拥有者从百度家中发现赃物时,百度辩称,这些赃物与自己无关,接着百度发现事态发展对自己不利,百度宣布道歉,把赃物扔出家中了事。百度气势蛮横,丝毫不提赔偿,并且表示不能保证以后再去重操旧业。

百度一再推卸责任的行为在中国引发道德强震,动摇中国发展基础。


    美国会把李彦宏送进监狱,并且没收非法所得,因为他忽视对百度与社会的责任,因为他不诚实经商,而是利用诡计大规模偷盗、欺诈,不正当竞争,使无数人损失自己的利益,他搭建平台,引诱另一些人道德败坏且从中渔利,被发现后只是耸耸肩膀,道歉了事。美国人会认为李彦宏利用不属于自己的资源变相赢利是非法的,法国人、意大利人、德国人、英国人、日本人、荷兰人都会把他送进监狱,理由相同。


但中国使李彦宏成为首富,中国支持盗窃犯获得财富与权力,始终支持。

在中国,李彦宏可以对无数被他劫掠过中国人说FUCK YOU,表现得像一名年轻气盛的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他说FUCK YOU,是因为他正在这么做,他说FUCK YOU,是因为他每个月挣1亿,他说FUCK YOU,是因为钱已到手。他说FUCKYOU,因为他确信地认为他可以不顾别人的感受而开展业务,他是在站在中国土地上,对另一些中国人说FUCK YOU,他在说和做的时候,感到一种深深的自我释放,很痛快,百度就是这样释放自己,因为百度感到自己目前正在变强变大,变成庞然大物令百度有安全感,这种安全感使百度无暇顾及更不会考虑被掠夺者的感受,百度不认为除百度以外,别人也需要安全感。


这些天来,站在李彦宏对面的侯小强、路金波、沈浩波、韩寒等人显得很轻很小,他们现在可能在为重新拾得饭碗而庆幸与骄傲,只因谈判砝码是钱,而不是道德原则,而抽去道德原则之后,李彦宏的钱使他看起来很重很大。是的,在全球取得成功的GOOGLE都被李彦宏在中国击败了,几个想讨价还价的零散中国人就更不在话下——李彦宏可能只会认为这些小角色有点麻烦,不仅因为他们对他构不成威胁,还因为在中国这块土地上仍在流行一个古老的逻辑——除了你已得到的,你没有别的权利。


好了,现在中国通过李彦宏的高音向全世界再一次宣称:中国是霍布斯的丛林世界,这里没有道德准则,这里是淘金者的乐土,欢迎前来杀戮与劫掠,胜者在这里可称王,获得安全感与优越感。

正是在这里,在中国,通过搜索寻宝成功,李彦宏从一个写程序的文弱书生退化成一个千年老妖,他变得坚硬庞大,浑身鳞甲,他使用古老生物的眼神望向你,然后FUCK你的权利,是因为他确信,不管那东西是否是你的劳动成果,只要那些东西是你没得到的,就根本就不属于你——请注意我的提醒,这是盗贼使用的逻辑,地球上古老的生物的基因在这逻辑里起作用,我想说是的:这基因有可能需要修改,因我们必须要进化成有道德观念的现代人。

 

现在,被那基因控制的李彦宏,有可能认为有一些小生物在试图抢夺他的权利,他有可能从中再一次看出可令他制定新游戏规则的所谓商机,他还看到有些人向他谈论责任之类虚无缥缈的东西。

 

很少有人意识到,大家在谈论完全不同的东西,李彦宏们把掠夺看成一份工作,甚至是一种公共服务,把掠夺来的东西看作自己的劳动成果,认为那成果属于他,是他的权利,这说明李彦宏完全不关心、无视与蔑视那些与他不一样的人类劳动,如果我与李彦宏持同样的观点,我才不会透过互联网这么干,我只是带一把刀走到他面前,把他洗劫一空,然后对着他说FUCKYOU。为什么不呢?从每一只鹅上拔几根毛,不如干脆去抢那只最肥的鹅——请注意,这是强盗逻辑的必然结果,它很自然。

 

而李彦宏几乎是自然地用他的逻辑鄙视那些讨饭的小角色,嘲笑他们,FUCK他们,他在美国不能做的事情在中国却做得很顺利,他认为,他们是中国人,换了他们也会如此,他认为他必须如此,因为他在中国环境下展开业务,而中国环境特指没有道德准则的环境。

 

没有道德准则的环境不适合人类居住,那环境是野生动物呆的地方,那是丛林世界。我是一名中国作家及编剧,却被迫呆在那里,与李彦宏共处一地,我曾为编剧的权利而呐喊,但当我看到农民权利、矿工的权利都需要有人为之呐喊时,我不再呐喊,尽管我极不情愿,但我却被动地成为李彦宏,因我吃农民种的粮食,使用矿工挖出的煤取暖,我的处境比农民与矿工好十倍,我知我的赢利间接地建筑在他们工作之上,我不能无视他们的存在,当我注视他们、注视他人时,我便无法为自己赢利,因我不能确定我的赢利是否道德,我花去三年时间去试图理解我所在国家,理解这个国家的运作方式——现在,我很确定,中国处在道德强震之中,这强震使所有中国人的血管中都流着不道德的血液,我确信这血液将流入下一代中国人的血管,我认为这血液有毒,它带着古生物的基因,这基有残缺,它使人丧失了对于同类的关注与同情能力,它使现代社会变成原始丛林,这基因是一种来自远古的邪恶的诅咒,它摧毁一切把生活变得温暖与快乐的尝试,它摧毁人与人之间建立平等互助关系的道德纽带,它也摧毁中国社会中人与人之间建起的公平约定与秩序,它伤害,它漠视,它没有对他人的理解力,它还不能自足,总是需要低估别人、高估自己来使自己具有更强的存在感,它开辟了一条重返丛林生活的出路,却堵住了所有其它为数众多的使生活有意义的出路,它使得中国人的行为没有善意与恶意之分,它使得中国人对中国人没有责任,更没有道德义务,它使得在中国生活的中国人没有办法幸福。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