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旧文:什么是可持续发展和可持续发展战略?

(2008-11-03 00:21:26)
标签:

环境教育

可持续发展

教育反思

社会化学习

教育

分类: NGO与教育
旧文:什么是可持续发展和可持续发展战略?(有删改),
见05年4月地球村“草根之声”乡堡回音壁板块,http://tinyurl.com/68rpo3

撰文:石峰

编者按四月份的北京春意盎然,环保界更是在约堡+3会议上济济一堂。说到约堡,我们这一期的草根之声中也提了不少,也正是在2002年的南非约堡会议上,可持续发展的概念首次被提升到全球发展方针这一高度。但是,有的时候,不禁会想,可持续发展,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发展?收到石峰这篇文章,感觉突然眼前一亮,觉得他提到的政策和决策层的可持续发展脱离群众是当前所谓的可持续发展过程中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虽然文章有些地方可能听起来很尖锐,但还是希望和读者们分享他的观点,也希望可持续发展方针能够更好的帮助我们调和环境与发展之间的矛盾。

什么是可持续发展,大家可能听过很多版本,我今天讲一个大众版的。几年前,我在环境科学研究所读书的时候,回到家里我给爸妈讲,我们要走可持续发展道路,等等,他们就像听天书一样,回头又跟别人羡慕,他们儿子怎么有学问,讲的东西他们都听不懂。不同的场合类似的情况一再发生,逼着我不断围绕我爸妈来理解可持续发展和可持续发展战略。这次几位留影学者的讨论更是激发我写一点大众版的可持续发展。

4月16日下午,我去清华大学东门外一个咖啡馆参加了一个沙龙,是北京天下溪教育研究所组织的,有三位留英回来的年轻学者,就“什么是可持续发展领导力”、“无处不在的伙伴关系”和“企业社会责任和商业可持续发展”这三个话题,分别介绍了他们对英国开展可持续发展工作的见闻和初步看法。

来参加沙龙的有退休人员组合,有赶新鲜的清华北大学生,有热情的组织者,也有各种观察家,更有远从河北赶来的农民大伯大妈,等等。讲座期间,人数还在不断增加。

主讲人的题目都颇为时髦,充分显示了可持续发展运动正在向深入发展,然而内容却没有什么新鲜,毕竟可持续发展运动和NGO组织本身就是舶来品,大家都是有口号,没对策,我们且看看农民大伯大妈听完介绍后的说法吧。

大伯说:你们留过学,都很有学问,可我听了半天,好像跟我们没多少关系。我就是不知道,你们坐而论道,像刚才那位同志说的,农民果子卖不出去这种事情,你们有没有什么好办法。我们农民现在能不能“可持续发展”,最关心这些事。

大妈接着说:我真羡慕你们,我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但我就是借钱,也把我三个孩子供完大学了。我真希望以后的孩子都能出去看看,像你们一样有学问。

三位主讲人不知道怎么回应,无力地辩驳着。这是当前NGO(非政府组织)会议上的常事,广泛的参与不能带动问题的解决,却能充分暴露可持续发展运动自身的问题。

主讲人一概沿用了“业界”一贯说法,认为可持续发展包括了社会的方方面面,从植树、减少垃圾、减少浪费、减少二氧化碳排放量、减少开车、少乘坐飞机、劳工问题,到绿色GDP、男女平等、全球化等等。你能想到不能想到的,有形无形的,都在他们的注视范围之内。

所以,随后有人站起来讲了一个故事。由于一时激动,故事没有组织好,没等到体问题,时间到就只好坐下了。但这半截故事却被现场多人引用。我们来看看这个故事。

讲故事的人过年回了趟老家,可能由于考虑他多少有学问,见过世面,一个年长的人去向他请教,问在当地用旧轮胎炼油觉得这是怎么样,他很想干。村里某某人都在做了,很赚钱。讲故事的人明白这是禁止的,环境污染也很严重,正想好言相劝。那位乡亲观察到他想反对,又很诡秘地加了一段补充说明。他知道这事情不让做,不过农村天高皇帝远,没人管,即使工商、税务等等来查,发现了,交点钱也就完了,还是能落下大头。又进一步安慰他似的,说放心吧,没事的。

讲故事的人猜想,来人可能也是生活压力所迫,急着找出路。他就问这两年果树怎么样?

那人说,唉,别提了,前几年果树栽得早的人赚了钱,后面的人不行了。这两年有的人把果树挖了种棉花,去年棉花价格还行,今年又不行了。这翻来覆去的,真不知道种什么好了?

探乡的人显然不甘心被难倒,他说,过去没有组织,你看我的样我看你的样,好不容易果树连成了大片,有了规模,怎么碰到一点难处就退缩,辛辛苦苦养大了,开始挂果又挖了。应该想办法搞加工,放在过去想搞果品加工,果子太少没法搞。现在有果子,有劳力,往南的省份都没有苹果,搞加工肯定有市场。

那人也不甘示弱,说现在人都愿意吃新鲜水果,原汁原味的。咱们县的罐头厂前几年都倒闭了。

探乡的人开始失去耐心了,他问一串葡萄能卖多少钱,一瓶上好的法国葡萄酒能卖多少钱?果品不走加工的路子,没有附加值,就没有出路?

他又发挥想象地谈到,苹果加工了就没人买吗?看怎么加工,怎么宣传。举例子来说,新鲜苹果保存运输成本高,损耗大,保存起来营养也比较流失严重,另外,苹果的营养也相对单一,直接食用营养吸收率也不是很高。通过加工,可以降低损耗,可以减少保存运输成本,可以减少营养流失,可以做复合营养食品,可以改善营养吸收率,等等。可以加工成果酒、果脯、果汁、果酱,什么果茶、果奶、果味咖啡等等,就看怎么来做,怎么引导消费。没有资金,可以成立果农协会土地折股,可以把外面的企业请进来,可以申请贷款,甚至可以把土地承包出去变现,等等;没有技术,可以跟企业合作,可以引进;没有专家,可以跟相关企业合作,可以请农业大学等其他大学的教授专家们合作;等等,最好是跟比较成熟的企业合作,资金、技术、市场、管理等都有基础,活人不能让尿憋死了!

他好像还想说什么,主持人提示给别人留点时间,他强压激动坐了下来。

显然这个话题继续扩展下去,或许会讨论到土地集中化经营,一部分农民要随着农业文明向商业文明的转变走出农村,从事工商业,中间可能涉及土地二级产权、土地流转,户口问题,农转非子女上学问题,各种失业救济保障、医疗保障等等。

恰当地制止他的话题是有好处的,假如顺着他的思路发展下去,他又能说会道,那么这个沙龙就要换主题和主讲人了,而且下面坐的人最好换成搞“三农问题”的温铁军、搞经济的厉以宁等等。恐怕他们来了也不见得能招架得住,我就在类似的场合听温老硕果,他没有答案,他只是一个实践者。看得出来,这样的事只会让他额头的皱纹更深,疙瘩更紧。

是不是觉得有点恐怖,太漫无边际了。可持续发展什么都包括,什么都管,那就成了什么都管不了。

这很容易让人想到什么?

计划经济模式!

对,就是这样。从上面看是这样,假如下面的人问,什么是可持续发展,能不能给可持续发展下个定义?“业内”人士又会喜欢说,很难给可持续发展下个定义,或者说没有一个统一的定义。

这又会让人想到什么?

瞎子摸象!

没错。事实上,可持续发展运动得到了上层的关注,却有点脱离群众。许多事实在“业内”提起来不会让人感到尴尬,比如该运动中稍微有点声色的组织差不多都是依赖外国基金会等等来“输血”,当前有些大的组织也在努力帮助小组织怎么申请国外资金。

还有人可能搬出可持续发展“公认的定义”,念起来跟嚼蜡一样。

接下来,我们好好谈一谈什么是可持续发展和可持续发展战略。

可持续发展就是指“从长远角度看问题”。每件事都可以谈它的长期、短期怎么回事,所以倡导可持续发展的人很容易把什么事都往自己怀里揽。这大家不要困惑或惊讶,这种心情和强烈的社会责任感,我们应该表示尊敬,或至少是尊重。

个人、家庭、企业、政府等等都需要时时被提醒多从长远角度考虑问题,而可持续发展战略当然是指政府要从长远考虑哪些问题。有些事涉及经济民生的长远利益,必须予以重视,想一想这也再正常不过了,尤其是污染、浪费、自然界动物的锐减和植物的破坏等各种事已触目惊心。

但我想最好还是放宽了视野来看一看这场声势浩荡的运动,这样才便于把握它的脉搏和走向,上面的简化工作也不至于看上去像信口开河。

多数人认为,“可持续发展”这个词发源于环保界,主要是一部分人对经济快速发展引起的污染、浪费、自然界动物的锐减和植物的破坏感到相当不适应,他们对环境的破坏感同身受,爆发出一种要平衡经济破坏的力量。不少人有了一种共鸣,加上媒体给撑腰,事情开推波助澜,很快这些呼声引起了政府部门注意。

很难办的是,污染、浪费、自然界动物的锐减和植物的破坏也不是单一行为、个别行为,很难纳入现有某个政府部门进行统一管理。想一想也是,污染有工业污染,更有生活污染,工业污染找到源头相关部门较容易改善,可生活污染哪个部门管得了?再说浪费,我就听潘家铮院士在大会上坦白,他大谈环保,他太太在家里大马桶换小马桶也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我刚进城里上中学的时候,看到有文化的教师们特别注意卫生,一根大葱也会用水冲半天,惊讶得差点透不过起来;进了环境科学研究所,我也时常看到泡着衣服水龙头大开就不见人了,更不用说问也不问周围的人有人就陶醉地抽起烟来,有小孩子也不顾;现在我身边的人也经常是大白天开着灯,等等,各位肯定也有同感。显然,政府必须有所侧重,不能掉进细致末节的陷阱里。你我同样不能。

而可持续发展运动的前锋和组织者们却让事情发展到了另一面。他们“深刻地”指向了绿色GDP、企业社会责任、劳工问题、男女平等,等等,开始忽视大多数专业人士的理性、指责别人的工作,似乎过去敲敲每个人的脑袋提醒大家注意多从长远考虑看问题成了他们的责任。政府已经不知道该怎么配合,其他的人也只能看笑话。

即使不借助可持续发展这个“大帽子”,退回到环境主义,也可以这么说,这是有口号、无对策,有民众广泛参与,呼吁政府对经济快速发展带来的污染、浪费、自然界动物的锐减和植物的破坏进行集中管理,要求拓宽公共事物领域的一场运动。

政府为之动容,难耐泱泱大国事情也得一件一件来办,甚至只有其他部门工作到位之后有些事才能得到更妥善的解决。如果我尊重历史的话,甚至可以说政府要人们比国内可持续发展运动的绝大多数发起人关注可持续发展更早。因此,不等群众的呼声高涨,政府领导人就考虑给可持续发展下定义,即使很难拿出一个长远方案,也迅速拿出了一个暂时的方案。政府把可持续发展提到了足够的高度,相关部门也给予了相当积极的支持。

我们有目共睹的是,众多环境保护政策法规的出台,各种自然界动植物保护区的建立,大中小学环境教育课程的开设,甚至城乡社区也纷纷响应号召常年开展着各种环保活动。整个社会的环境保护意识普遍高涨,节能电器、绿色食品、生态旅游等等走入了千家万户的生活,社会的每个微细胞都或多或少对这场运动产生了积极的反应。

但正如众多环境保护的政策法规出台,引发的其他部门一时很难适应,让中国环保界先驱曲格平老先生也不由得发出“成长的烦恼”——“现在我们的环境保护政策法规很齐全,就是没有人认真执行”。随着这场运动的深入,已经充分暴露了社会全面改革的综合性与复杂性,远非这场运动本身所能囊括了。

也就是说,是该冷静下来,检讨这场迅速扩张的运动,简化运动的口号,抓住要点,划清工作范围,合理分工,为把付出落到实处,更坚实、更有序、更有质量、更有效率地开展工作;也是该冷静下来考虑自己所谓的伙伴关系,不要一味带着批评的眼光,好像世人都睡着了自己醒着,所有人都有环保意识,政府不是一座座房子,是和我们同样的一群人,首先要关注经济民生的紧要问题,群众也绝不是缺乏理性,他们的生存和发展急需知识和切实的帮助,企业也不是不负社会责任,他们最大的责任是生产优质产品(服务)和良好的工作机会,每个个体、组织都有不同层次的核心职能,怎么哪自己的知识帮助别人,成就自己;最后也该检讨,不能想一味领导别人、别的组织,而是要和更多的组织和个体一起从依赖到独立到互赖,走向成熟,包括可持续发展运动的各种NGO组织自己。

从长远角度来看,只有个人、家庭、企业、政府等等,从各自的角度或层次,都考虑到怎么减少污染、浪费,怎么爱护周围的动植物,我们才会有一个较为持久的、令人欣慰的生存环境。

在这场轰轰烈烈的运动进入反思阶段的同时,我们也应该再次感谢中国可持续发展运动的先锋和组织者们,他们在经济发展的快速浪潮中,以他们独有的无私和热情,给这个社会注入了一种伟大的平衡的力量,使我们没有偏离和谐社会太远!

最后,我仍将和你们一起,尽力做好一个环境保护志愿者。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