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送别杜伊,却送不走中国足球的迷雾!

(2008-08-29 03:42:42)
标签:

杂谈

分类: 08国奥队

    杜伊终于走了! 


    今天(28日)凌晨4时45分,我赶到首都机场2号航站楼,送别杜伊和他的夫人。677天之前,也就是2006年10月20日那个早晨,我就是在这个航站楼,目睹杜伊的到来。当初,杜伊是乘坐贝尔格莱德到莫斯科、到北京的这趟俄航航班来到的中国,如今他又原路返回了。我不知道这算不算宿命。


    那个时候,全国各地的记者超过70人来到了首都机场准备迎接杜伊的到来,但杜伊通过VIP通道,在众目睽睽之下直接被拉到了香河基地。如今,到机场送行的只有寥寥7名记者。也许,杜伊体会到了什么是中国人通常所说的“人走茶凉”的含义。

 

    送别并不是一种“解脱”


    约摸5时12分,我在出发层的4号门见到了原国奥队领队李晓光,我们边抽烟边等待杜伊的到来。送别并不是一种“解脱”。也就是在这个地方,2004年11月22日上午10时许,就在旁边的2号门,我送别了在中国执教了698天的另外一位主帅阿里·汉。临走的时候,阿里·汉对我说:“我真的很感谢你,我知道,你是在真心帮助我!”一晃又四年了,当我再一次站在这个地方,送别又一位外教时,我不知道杜伊会对我说什么,我只是一个劲地抽烟……

送别杜伊,却送不走中国足球的迷雾!


    5时19分,李晓光接到了原国奥队管理郭炳炎的电话,郭炳炎和翻译蒋晓军一起接杜伊和他的夫人来到了机场。杜伊下车之后推了一辆行李车,我赶紧上前与杜伊打招呼。“你好!这么早就起床了啊。”杜伊笑着对我说道。


    “不,我一晚上都还没有睡呢。因为我知道今天你就要走了,所以一直在办公室等到这个点,然后直接来到机场,送你一程。”我答道。

    “谢谢。”
    “不,不用谢。在你刚刚踏上中国的土地后,我曾设想过很多种你离开的方式。但我真的没有想到过会是今天这样的方式。”我对杜伊说。
    杜伊只是淡淡地一笑,“没有关系,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我只是很遗憾,如果没有国家队的事情、如果我一直从头至尾一直跟着国奥队,我们也许会有更多的机会进行交流,帮助你更好地了解中国人的思维方式与工作方式,也许有些情况会大不一样。”我对杜伊说道。

    “是的,中国人的思维方式确实很让人不懂。当然,国家队的工作对我来说也许是太重了,你知道,一个人很难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带好两支队伍。”杜伊说。“但没有办法,一切都已经过去了。”

    ……

送别杜伊,却送不走中国足球的迷雾!


    我没有继续往下。这时,杜夫人主动和记者说了起来,“我曾经经历过那么多的告别,在加纳、在委内瑞拉、在卢旺达,每一次,杜亚走的时候都有那么多人到机场欢送,他们都很不希望杜亚离开。但我没有想到我们这一次居然会是这样。”说着,杜夫人眼眶开始湿润起来,“前天晚上,我们和托米奇、米希奇两家人一起吃晚饭告别,在饭桌上,我们全部都流泪了。其实,我们真的都不想走,中国足球需要向前发展,需要稳步向前,我一直认为当初杜亚作出了一个正确的选择,就是到中国担任国奥队主教练。我也认为,杜亚是可以帮助中国足球向前发展的合适的人选。”


    “其实,这就是我为什么上个月从延吉返回北京找杜亚的原因。”我对杜夫人说,“就是你这次到北京的那一天,杜亚专门从延吉返回了北京,我也赶到了北京,并专门找杜伊聊了两个多小时。我想,杜亚肯定跟你说了吧。”杜夫人一直点头,“我找杜亚,就是希望能够抛开其他任何问题,站在中国足球这个更高的角度,一切都是为了打好奥运会这个大的方向,而不是在那个时候去追究谁对、谁错。”


    “是的,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是,很多事情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去说。不管如何,希望中国足球能够好起来,中国足球需要的是稳定!”杜夫人对我说。


    “希望我们在不久的将来还会在中国再见面。”我对杜伊说。“会的,让我们保持联系吧,说不定就在南非。”杜伊笑道。“对,不管在哪里,你肯定会继续执教的,而我也会有机会去采访的,到时候肯定会见到的。也许,你会率其他球队打进南非世界杯,说不定我们就在南非见面了。”我对杜伊说道。

 

    “保杜”“倒杜”又如何?


    临行前,我对杜伊说了这样一句话:“我知道,在你不再担任国奥队主帅后,有太多的传言、谣言,一直在挑拨你、我之间的关系。临走了,我只是想说最后一句话:我希望你能够明白,究竟是谁在帮助你、是谁在毁你!”杜伊先是一愣,然后笑着说:“我知道,谢谢你。我们以后肯定还会有机会见面的!”


    也许,我的最后一句话完全是多余的。但这么长时间以来,总是有那么些别有用心之人在到处挑拨、搬弄是否,以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尤其是传媒人,为了自身的利益、为了自己报纸的一些蝇头小利而不顾大局。而一些不明真相的人就果然信以为真。

送别杜伊,却送不走中国足球的迷雾!


    即便是到现在为止,我也始终都没有想明白为什么总有人要将我列为“倒伊派”,如同当年莫名其妙地被冠以“倒米派”、“倒克派”一样。因为工作与采访的关系,与杜伊相识,更可以随时沟通;又因为语言的关系,与杜伊交流没有任何障碍而无需通过翻译。在这种情况下,我为什么要与“倒杜”?

 

送别杜伊,却送不走中国足球的迷雾!


    2006年多哈亚运会期间,在国奥队随队翻译因故无法到场的情况下,我有幸客串了一回翻译。有那么多记者都到现场采访,而且其中不乏会说英语者,但缘何会让我去客串?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应该明白翻译并不是那么好当的,也不是说会英语就能够当好翻译的,毕竟足球翻译有着很强的专业性。


    2007年2月24日是杜伊的61岁生日。谁也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但我自己悄悄地在博客里写了一篇祝杜伊生日快乐的博文。第二天,国内诸多媒体才开始“跟风”。

送别杜伊,却送不走中国足球的迷雾!


    在杜伊来到国家队之后,我们之间的交流更多。在整个预选赛期间,国足每迎战一个对手之前,都是我自己率先奔赴客场,了解侦察敌情,把所有可以搜集到的信息、包括对手的比赛录像等全部都尽可能搜集到,以致于杜伊都跟我开玩笑说:“你可以成为我的私人助手了。”而我只是淡淡地表示:“大家都是为了同一个目标,都希望中国队能够打好、希望中国足球能够更好!”那么,我为什么要去“倒杜”?

 

送别杜伊,却送不走中国足球的迷雾!


    杜伊终于走了。拘泥于“倒杜”、“保杜”已经毫无意义。只是很意外,居然在送行者中没有见到口口声声高喊自己“保杜”的人。我想,人活着并不在于你“嘴上功夫”究竟有多强,但这个世道更“吃香”似乎是那些会耍“嘴上功夫”的。无聊!真的很无聊!!

 

    杜伊走了,但带不走我的迷惑。也许,杜伊回到塞尔维亚之后会继续沉默,所有的故事也因此而被淹没。于是,中国足球又将开始一个全新的故事!这其实才是中国足球最可悲的。

 

 

                                                                2008年8月29日凌晨于北京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