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柳叶刀mm
柳叶刀mm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3,689
  • 关注人气:7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给我一支度冷丁(回顾)

(2016-08-13 10:44:21)
分类: 我的故事

她出现在12床患者面前是在夜里2点钟,她再一次被唤起来。
   
天气闷热,空气里流淌着来苏尔和疼痛的味道。
   
从医生值班室急速走出来,她的躯体运动超过似乎了思维的运转,双眼被白色的灯光刺得有点胀痛、无法睁大,她不禁略微皱下眉头、低垂眼睑以挡住落进眼睛里的光束,长发披肩有些散乱,她从病区走廊快速走过。
   
安静的病区听得见自己的鞋跟敲打地板时发出富有节奏的声音,还听得见从12床所在的那个病房里传出的阵阵呻吟。
   
终于到了,推门入室,那个病房里的12床所发出的巨大呻吟声更加清晰可辩、触目惊心,确切说,应该是哀嚎。夜的黑暗和寂静,放大了一切感觉,如听觉.
    12
床是个肿瘤患者,很年轻,他只有24岁。因为疼痛,不断使用止痛药物包括吗非、度冷定、强痛定等。有时侯,他是真的很痛,可又有些时候,他是对毒麻药物成瘾。

    
他在夜里,常常有对止痛药物过分依恋的需求。
   
她开始做他的心理疏导工作,像对一个学生解数学题一样认真、详细,充满理性,而且极有逻辑性,她希望他战胜自己,并告诉他说过量使用那些药物的危害很大,精神恍惚、神经麻痹、呼吸抑制等。
他顾影自怜道,只想解脱,只想那种飘飘入仙的境界和感觉。什么药物的危害、呼吸抑制等统统的无所谓。
    
她表情温和、耐着性子继续劝说。
    
“不,你给我一分钟轻松、给我一分钟无痛,就这一次,啊,以后我保证听你的,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是,今夜,你就发发慈悲,给我打一针,啊?”
   
他那张年轻的脸上,原本端正的五官扭曲了,他的眼神变化莫测,一会儿盯着她,一会盯着墙,一会儿是痛苦,一会儿是祈求。
   
她继续耐着性子想说服他。
    
他忽然像一头发怒的狮子,表情狰狞,双眼露出恶狠狠的光芒。
   
“给我一支度冷丁,不给,我就从楼里跳下去。”边说边做起身的动作。
   
她知道,这是软硬兼施,让她就范。他惯用的伎俩。
    
可是,这个更深人静的夜,已经为他起来过两次了,打过两次止痛药,没有管用。虽说他是肿瘤患者,并不等于已经病入膏肓,任何医生都有拒绝患者不恰当要求的权利。但是,病房的其他病人也被闹的无法入睡,个个睁着眼睛观望着情节的进展.
   
他知道,那不是马啡或度冷定,当闪着银光的纤细针头扎进皮肉的一瞬间,他这样的病人就能感知到不同止痛药物的滋味,他已经深深的迷恋马啡和度冷定,从那里得到解脱,虽然短暂,毕竟可以解脱。他知道医生有医生的理由,可是,他有他的理由,他认为自己的理由也很理直气壮,癌症都让我摊上了,哪一天死去都说不准,还不许自己上了癮吗,医生太无情。

   
看来谁也无法说服对方,有差不多两秒钟的对峙。
   
她看见患者疲惫、憔悴、有些失控的容颜,看见窗台上那束正在枯萎的植物。
    
然后,她和颜悦色的对他说道,好好好,打针。
    
他忽然变得安静起来,面部的表情肌立即舒展开了,像一只听话的小猫,等待着。
    
她知道,这只是个小小的循环,一切周而复始。
   
她在护士工作站电脑前开下一条医嘱:吗啡10mg,皮下注射,即刻。
    
昏暗中,她朝值班室的方向回去,在起身侧转的时候,她听见了一支针药被夜班护士敲开的清脆声音。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