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为止

(2012-04-29 01:01:56)

五一国际劳动节之前还应该有一个属于中国人的纪念日。1968年的4月29日,林昭被枪决。我身边很多年轻的朋友甚至都不知这个名字。生命有涯,自由无价。历史已经宣判了她无罪,但历史也收了她五分钱的子弹费。让子弹就飞到这里为止吧.

http://weibo.com/1191258123/ygLjj0tre  

      

昨晚从台湾回来,正赶上我在湖南卫视十八岁成人礼的演讲《远行》播出。在此送给年轻的朋友。讲完后有个男生问,韩寒“老师”,如果时光倒退,18岁的你会怎么做。我说,在那年我喜欢的事我都做了,了无遗憾,真要回到那时候,也只是yesterday once more,再做一遍。

http://weibo.com/1191258123/yi2uRf4cD

http://tv.sohu.com/20120506/n342478444.shtml

 

 

慕容雪村,王小山,石扉客,萧翰,俞心樵,何兵⋯⋯销号的销号,禁言的禁言。还是那句话,我国现阶段的主要矛盾是官员日益下降的道德与大家日益上升的智商之间的矛盾,没想到解决这个矛盾的方法不是提升前者,而是封杀后者。缅怀和声援这些账号。

==========================================================

我将这些话藏在这篇博客的最下面,不想让闲人打扰。今天是徐浪去世四周年,转眼四年去了。08年徐浪遇难,对我打击很大,甚至改变了我一些。他让我知道这世间的因果报应只是一厢情愿的意淫,人的诞生就是和命运的一场火拼。从那个时候起,我就相信好人未必有好报,恶人未必有恶报。就是这么现实的。但这并不妨碍我们去做好人,因为⋯⋯要不然呢?今天还是父亲节,徐浪没有能够见到他的孩子出生,而我在成都比赛,第一个父亲节也没能陪伴我的女儿。记得我们这些朋友一路送徐浪的遗体回家乡,徐浪的父亲在武义的高速公路口等候,泣不成声。我几个月前见他还是一头黑发,居然一夜白头。现在回想还是忍不住要流泪。还有我的父亲,一直清高和坦荡,这么好的一个人,居然被如此的诬陷和侮辱,我定会讨回来。这个父亲节,徐浪的四周年,我写下这些。所有坎坷的境遇,所有愉快的夜晚,所有的悲欢离合,所有的朋友敌人,我都记着。上个月我和小傅去了徐浪的墓地,我们在白天放了烟花。天色再亮,我们还是能看见烟花。回去上海的高速公路上,几乎没有一颗星星。但天色再暗,我们还是能见微光。

                                                           2012,6月17,凌晨1点17。

                                                                     



=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后一篇:太平洋的风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太平洋的风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