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10年,上海大火

(2010-11-16 00:08:58)
今天下午,我正好在胶州路大火旁边的静安工人体育馆拍摄一些东西,忽然间,两百米外冒起了烟,我从两栋楼组成的夹缝里一看,发现可能是一栋楼着火了,但那楼上满布着脚手架,我便说,没事,是建筑工地着火了。周围已经有朋友打了火警电话,我想这样闹市区大家都能见到的浓烟,就不重复报警了,凭心而论,在大量维稳经费的支持下,上海的治安和应急能力还算不错。 几分钟后,天空里开始飘来燃烧残骸,可以想见其实有明火,是在我事先可见的另外一侧,没多久屋顶就出现了一窜火苗,越来越多的人用来围观,我们停止了工作。我往前走出体育场,来到距离这栋楼50多米的地方,公安已经封锁了几条道路,很多消防车已经到了,我才发现这原来不是建筑工地,而是一栋在整修外观的居民大楼,是有人家居住的。一开始在外围观看的路人看见满楼的脚手架,以为是正在新盖的房地产项目,都面露喜色,但后来听闻是教师居民楼,皆面色凝重。但大家当时都觉得可能只是几户居民家着火,谁都没有想到会烧毁整栋大楼。 后来从现场陆陆续续被扛出来一些人被送往医院,但是虽然来了众多消防车,但这些消防车对高楼依然一筹莫展,屋顶和脚手架上都有人求救。消防员救下来几人,屋顶上的人群后来不知所踪,新闻也都无交待。一开始新闻媒体都还在播报火灾的惨烈程度,随着火慢慢烧到了大楼的高层,政府的高层也开始有所动作,新闻也一概变成了宣传部门专用和谐体。 从两点多到五点多,我一直在火场的周围,对于这样一场近十年来上海最大的火灾,有着很多感触。首先,消防和公安以及救护来的不算晚,当然,肯定不算早,因为至少在浓烟升起以后的十分多钟,我才在现场听到了第一声警笛。来的人倒是足够多,连刑侦的都在第一时间到了,但肯定不是来调查起火原因的,只是在维持秩序,半个多小时以后在外围拉起了警戒线,还算有

今天下午,我正好在胶州路大火旁边的静安工人体育馆拍摄一些东西,忽然间,两百米外冒起了烟,我从两栋楼组成的夹缝里一看,发现可能是一栋楼着火了,但那楼上满布着脚手架,我便说,没事,是建筑工地着火了。周围已经有朋友打了火警电话,我想这样闹市区大家都能见到的浓烟,就不重复报警了,凭心而论,在大量维稳经费的支持下,上海的治安和应急能力还算不错。

 

几分钟后,天空里开始飘来燃烧残骸,可以想见其实有明火,是在我事先可见的另外一侧,没多久屋顶就出现了一窜火苗,越来越多的人用来围观,我们停止了工作。我往前走出体育场,来到距离这栋楼50多米的地方,公安已经封锁了几条道路,很多消防车已经到了,我才发现这原来不是建筑工地,而是一栋在整修外观的居民大楼,是有人家居住的。一开始在外围观看的路人看见满楼的脚手架,以为是正在新盖的房地产项目,都面露喜色,但后来听闻是教师居民楼,皆面色凝重。但大家当时都觉得可能只是几户居民家着火,谁都没有想到会烧毁整栋大楼。

 

,自然就是这个效果,消防意识的薄弱以及莫名其妙的翻修都是这个灾难的原因,但估计最后的答案是该楼正在新修节能减排环保外立面。居民楼不比高档写字楼,内部消防系统很多都不健全,是不是整修完善一下里面比刷一下外面更加实在呢。 最后,我发现每次的盛会之前,会放一场烟花,但每一次的盛会之后,会有一场大火,奥运会之后的央视大楼,世博会之后的居民大楼,后者更为惨痛,现在媒体公布死亡人数是12人,但根据我在现场看到的一切,等到明天早上,或者消防人员进到了大楼之内搜索结束,将远远不止这个数字。有人说,在灾难发生的时候,我们应该全力救灾,沉痛的悼念死者,不应该去追问和追究一些问题来添乱和说风凉话,这不合时宜。但你若不追问,这很快就变成不可抗力的天灾,然后官方顺势和谐媒体,最后变成他们给自己的庆功。在我们大大小小的灾难面前,这已成不变的定律。你不能因为永远得不到答案而迁怒那些提问的人。所以,你的问题是什么?

后来从现场陆陆续续被扛出来一些人被送往医院,但是虽然来了众多消防车,但这些消防车对高楼依然一筹莫展,屋顶和脚手架上都有人求救。消防员救下来几人,屋顶上的人群后来不知所踪,新闻也都无交待。一开始新闻媒体都还在播报火灾的惨烈程度,随着火慢慢烧到了大楼的高层,政府的高层也开始有所动作,新闻也一概变成了宣传部门专用和谐体。

 

从两点多到五点多,我一直在火场的周围,对于这样一场近十年来上海最大的火灾,有着很多感触。首先,消防和公安以及救护来的不算晚,当然,肯定不算早,因为至少在浓烟升起以后的十分多钟,我才在现场听到了第一声警笛。来的人倒是足够多,连刑侦的都在第一时间到了,但肯定不是来调查起火原因的,只是在维持秩序,半个多小时以后在外围拉起了警戒线,还算有序,消防员也都在不停的往火场里赶,但是大家面对这样的高楼起火都无能为力,多部消防云梯到位和直升飞机施救都是一两个小时以后的事情了,救援装备很不给力。2点14分,我看到浓烟,3点54分,警用直升机开始冒险企图使用索降对屋顶经行救援,但此时已经浓烟太大,整栋楼都在燃烧,索降失败。

今天下午,我正好在胶州路大火旁边的静安工人体育馆拍摄一些东西,忽然间,两百米外冒起了烟,我从两栋楼组成的夹缝里一看,发现可能是一栋楼着火了,但那楼上满布着脚手架,我便说,没事,是建筑工地着火了。周围已经有朋友打了火警电话,我想这样闹市区大家都能见到的浓烟,就不重复报警了,凭心而论,在大量维稳经费的支持下,上海的治安和应急能力还算不错。 几分钟后,天空里开始飘来燃烧残骸,可以想见其实有明火,是在我事先可见的另外一侧,没多久屋顶就出现了一窜火苗,越来越多的人用来围观,我们停止了工作。我往前走出体育场,来到距离这栋楼50多米的地方,公安已经封锁了几条道路,很多消防车已经到了,我才发现这原来不是建筑工地,而是一栋在整修外观的居民大楼,是有人家居住的。一开始在外围观看的路人看见满楼的脚手架,以为是正在新盖的房地产项目,都面露喜色,但后来听闻是教师居民楼,皆面色凝重。但大家当时都觉得可能只是几户居民家着火,谁都没有想到会烧毁整栋大楼。 后来从现场陆陆续续被扛出来一些人被送往医院,但是虽然来了众多消防车,但这些消防车对高楼依然一筹莫展,屋顶和脚手架上都有人求救。消防员救下来几人,屋顶上的人群后来不知所踪,新闻也都无交待。一开始新闻媒体都还在播报火灾的惨烈程度,随着火慢慢烧到了大楼的高层,政府的高层也开始有所动作,新闻也一概变成了宣传部门专用和谐体。 从两点多到五点多,我一直在火场的周围,对于这样一场近十年来上海最大的火灾,有着很多感触。首先,消防和公安以及救护来的不算晚,当然,肯定不算早,因为至少在浓烟升起以后的十分多钟,我才在现场听到了第一声警笛。来的人倒是足够多,连刑侦的都在第一时间到了,但肯定不是来调查起火原因的,只是在维持秩序,半个多小时以后在外围拉起了警戒线,还算有

 

真正的大火开始烧透建筑从我这个角度看是在2点38分左右,大楼西南处的脚手架被大面积点燃,到了3点20分左右,还有人被消防人员救出或送屋子里逃出,但所谓的火势被控制,其实也就是等它自然燃烧完毕,燃烧完一处就算是控制住了一处,除此以外几乎无能为力。一般高楼火灾也就烧一两间或者一两层,很少看见有整栋楼都被烧穿的,虽然我不是专业消防人士,但围绕一圈的脚手架和周围材料才是最根本的原因。它将整栋楼围烤了一圈,导致几乎每间房间都被点燃烧穿,一直烧到了晚上消防员才能进楼搜救。

 

序,消防员也都在不停的往火场里赶,但是大家面对这样的高楼起火都无能为力,多部消防云梯到位和直升飞机施救都是一两个小时以后的事情了,救援装备很不给力。2点14分,我看到浓烟,3点54分,警用直升机开始冒险企图使用索降对屋顶经行救援,但此时已经浓烟太大,整栋楼都在燃烧,索降失败。 真正的大火开始烧透建筑从我这个角度看是在2点38分左右,大楼西南处的脚手架被大面积点燃,到了3点20分左右,还有人被消防人员救出或送屋子里逃出,但所谓的火势被控制,其实也就是等它自然燃烧完毕,燃烧完一处就算是控制住了一处,除此以外几乎无能为力。一般高楼火灾也就烧一两间或者一两层,很少看见有整栋楼都被烧穿的,虽然我不是专业消防人士,但围绕一圈的脚手架和周围材料才是最根本的原因。它将整栋楼围烤了一圈,导致几乎每间房间都被点燃烧穿,一直烧到了晚上消防员才能进楼搜救。 在这里,歌功颂德的话我就不多说了,因为在晚间新闻里,大家肯定可以看到火势得到控制,救援英勇及时,家属情绪稳定,领导亲自慰问,居民喜极而泣。我只是想,我身在这样的一个高楼林立的大都市里,这仅仅是一栋高度上排不上号的28楼的建筑,水枪也只能到六七多楼,从我的角度仅能看见一架云梯可以喷到20楼以上,其余的云梯最多能到十几楼,直升飞机救援无果,除了巡视也没有办法。当然,这次火情特殊,可以说来再多消防直升机和高层云梯对灭火也无济于事,但兴许可以多救几个人,相信这次上海已经展示了他所有的针对高楼的消防硬件,我只能说,这些太少了。 另外,这是一栋好好的大楼,外表并不显得破旧,我并不明白它围着一圈在翻修些什么,而那一圈的脚手架和防护网都是可燃物,你若是给我一个打火机,让我把一栋28层的居民楼烧光,其实是有难度的,但面对着这栋楼,只要点燃下面的防护网

 

在这里,歌功颂德的话我就不多说了,因为在晚间新闻里,大家肯定可以看到火势得到控制,救援英勇及时,家属情绪稳定,领导亲自慰问,居民喜极而泣。我只是想,我身在这样的一个高楼林立的大都市里,这仅仅是一栋高度上排不上号的28楼的建筑,水枪也只能到六七多楼,从我的角度仅能看见一架云梯可以喷到20楼以上,其余的云梯最多能到十几楼,直升飞机救援无果,除了巡视也没有办法。当然,这次火情特殊,可以说来再多消防直升机和高层云梯对灭火也无济于事,但兴许可以多救几个人,相信这次上海已经展示了他所有的针对高楼的消防硬件,我只能说,这些太少了。

 

,自然就是这个效果,消防意识的薄弱以及莫名其妙的翻修都是这个灾难的原因,但估计最后的答案是该楼正在新修节能减排环保外立面。居民楼不比高档写字楼,内部消防系统很多都不健全,是不是整修完善一下里面比刷一下外面更加实在呢。 最后,我发现每次的盛会之前,会放一场烟花,但每一次的盛会之后,会有一场大火,奥运会之后的央视大楼,世博会之后的居民大楼,后者更为惨痛,现在媒体公布死亡人数是12人,但根据我在现场看到的一切,等到明天早上,或者消防人员进到了大楼之内搜索结束,将远远不止这个数字。有人说,在灾难发生的时候,我们应该全力救灾,沉痛的悼念死者,不应该去追问和追究一些问题来添乱和说风凉话,这不合时宜。但你若不追问,这很快就变成不可抗力的天灾,然后官方顺势和谐媒体,最后变成他们给自己的庆功。在我们大大小小的灾难面前,这已成不变的定律。你不能因为永远得不到答案而迁怒那些提问的人。所以,你的问题是什么?

另外,这是一栋好好的大楼,外表并不显得破旧,我并不明白它围着一圈在翻修些什么,而那一圈的脚手架和防护网都是可燃物,你若是给我一个打火机,让我把一栋28层的居民楼烧光,其实是有难度的,但面对着这栋楼,只要点燃下面的防护网,自然就是这个效果,消防意识的薄弱以及莫名其妙的翻修都是这个灾难的原因,但估计最后的答案是该楼正在新修节能减排环保外立面。居民楼不比高档写字楼,内部消防系统很多都不健全,是不是整修完善一下里面比刷一下外面更加实在呢。

 

最后,我发现每次的盛会之前,会放一场烟花,但每一次的盛会之后,会有一场大火,奥运会之后的央视大楼,世博会之后的居民大楼,后者更为惨痛,现在媒体公布死亡人数是12人,但根据我在现场看到的一切,等到明天早上,或者消防人员进到了大楼之内搜索结束,将远远不止这个数字。有人说,在灾难发生的时候,我们应该全力救灾,沉痛的悼念死者,不应该去追问和追究一些问题来添乱和说风凉话,这不合时宜。但你若不追问,这很快就变成不可抗力的天灾,然后官方顺势和谐媒体,最后变成他们给自己的庆功。在我们大大小小的灾难面前,这已成不变的定律。你不能因为永远得不到答案而迁怒那些提问的人。所以,你的问题是什么?

今天下午,我正好在胶州路大火旁边的静安工人体育馆拍摄一些东西,忽然间,两百米外冒起了烟,我从两栋楼组成的夹缝里一看,发现可能是一栋楼着火了,但那楼上满布着脚手架,我便说,没事,是建筑工地着火了。周围已经有朋友打了火警电话,我想这样闹市区大家都能见到的浓烟,就不重复报警了,凭心而论,在大量维稳经费的支持下,上海的治安和应急能力还算不错。 几分钟后,天空里开始飘来燃烧残骸,可以想见其实有明火,是在我事先可见的另外一侧,没多久屋顶就出现了一窜火苗,越来越多的人用来围观,我们停止了工作。我往前走出体育场,来到距离这栋楼50多米的地方,公安已经封锁了几条道路,很多消防车已经到了,我才发现这原来不是建筑工地,而是一栋在整修外观的居民大楼,是有人家居住的。一开始在外围观看的路人看见满楼的脚手架,以为是正在新盖的房地产项目,都面露喜色,但后来听闻是教师居民楼,皆面色凝重。但大家当时都觉得可能只是几户居民家着火,谁都没有想到会烧毁整栋大楼。 后来从现场陆陆续续被扛出来一些人被送往医院,但是虽然来了众多消防车,但这些消防车对高楼依然一筹莫展,屋顶和脚手架上都有人求救。消防员救下来几人,屋顶上的人群后来不知所踪,新闻也都无交待。一开始新闻媒体都还在播报火灾的惨烈程度,随着火慢慢烧到了大楼的高层,政府的高层也开始有所动作,新闻也一概变成了宣传部门专用和谐体。 从两点多到五点多,我一直在火场的周围,对于这样一场近十年来上海最大的火灾,有着很多感触。首先,消防和公安以及救护来的不算晚,当然,肯定不算早,因为至少在浓烟升起以后的十分多钟,我才在现场听到了第一声警笛。来的人倒是足够多,连刑侦的都在第一时间到了,但肯定不是来调查起火原因的,只是在维持秩序,半个多小时以后在外围拉起了警戒线,还算有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701280b0100mrhm.html) - 2010年,上海大火_韩寒_新浪博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