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元举
元举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34,621
  • 关注人气:16,08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一个死去三十年的人何以鲜活在当下

(2020-02-07 21:27:50)
标签:

文化

【生命无常,人生奇妙,好像总会有些东西叫你说不清道不明,就像暝暝之中的神灵操控着…~~~一个死去近三十年的人,却鲜活在当下,纤尘不染,精神,品格,在时代的凹地上兀显出奇崛的力量,就像今天全国人民悼念一个普通的眼科医生,这绝不仅仅是对良知的呼唤,还有一一


        这几天读了《当代》2019年第4期一部写路遥的报告文学,题为《路遥的时间》,想不到仍然还会被深深打动。随后翻找出陜西诗人谷溪去年送我的书,翻到了我的好友晓雷十五年前写的《男儿有泪一一路遥与谷溪》,文中生动描述了路遥两次嚎啕大哭:一次为仕途上受挫,一次为爱情遭拒,不胜唏嘘!路遥逝世15周年,我应邀去延安参会,并参观了刚刚落成的路遥纪念馆,还有土山上他的墓地。我与几十位与会作家学者并伫肃穆,山风很硬,墓地旁边立一个并不高大的塑像,孤独着山风的悲鸣。晓雷那时候对我说过他的这篇《男儿有泪》,希望我看,而我却一忙就搁置了。想不到十几年过去,如今读来,却更具回味,更加吸引我。就像朋友送你一瓶酒,你当时忽略没碰,搁置八年后经过沉淀才启瓶开饮……感慨

      好酒是要放些年再品尝,好书尚需是搁置后的开卷,好友也是需要时间的沉淀再去认知。


      《路遥的时间》是一个当年病床上护理路遥的年轻人写的,名为航宇。此前从未听过这个名字,他发在《当代》这篇《路遥的时间》11万9千字,开始我也只是翻了翻并不想看,因为我太熟悉路遥和他的故事了。然而,莫名其妙,也许因为冠状病毒所困窝居中,心烦之躁间扫了几眼,竟致一口气读完了。这个当年被组织上派去的小年轻护理,在世俗看来,也许算是挺倒霉的,一个肝病重度传染病患者,随时可能被传染,而他却任劳任怨,厚道有加,得到了病人的感激与信任,在“潜伏"17年之后,竟写出这样一篇文章,写得很真实,很亲切,也很路遥,他在又一次激活路遥命运的同时,也将自己激活。由此看来,真是不白经历一场。一个死去三十年的人何以鲜活在当下


       我与路遥见过数面,记忆最深的是最后一次见他,是在高桂兹公馆里的窑洞,他铺一块门板写完平凡世界,简直如曹雪芹写红楼般清苦,绳床瓦灶,所不同的是墙角堆着一堆麦氏咖啡小袋,蓬松着。那种苦行僧般的修圣让我敬慕也让我望而却步。他反复跟我说的一句话是“我现在是一种深刻的颓废。"

      在延安开完路遥的会后,我应新浪网之约,写出博客《路遥的生活观》,获百万点击量,随后《文艺报》刊发,并获当年全国副刊一等奖,还被收入2008年全国散文选本中(人民文学出版社)。

         25年过去了,一个死去的作家,还能在今天不被忘记,甚至更加红火,这不能不说是个奇迹。就像当年的非典,我仓惶离京回沈,在家被隔离的情景,与现在又遭冠状被困厄京城一样。如果不是病毒,我可能不会再度翻看路遥,也不会知道那个无足轻重的护工,他叫航宇,他把路遥的故事又一次讲的生动感人。

         生命无常,人生奇妙,好像总会有些东西叫你说不清道不明,就像暝暝之中的神灵操控着…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