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元举
元举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34,621
  • 关注人气:16,08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勋菲尔德的音乐故乡——永远的腼怀

(2019-05-30 23:45:42)
标签:

文化

 

     勋菲尔德的音乐故乡

——永远怀念爱丽丝勋菲尔德

 

                    刘元举

 

一周前从洛杉矶那边传来爱丽丝.勋菲尔德病危的消息,便在心中默默为这个弥留之际的音乐老人祈祷。祈祷她能够熬过难关,哪怕是生命大限。然而,噩耗还是兜头袭来:

“世界著名小提琴家、音乐教育家、《哈尔滨勋菲尔德国际弦乐比赛》和《勋菲尔德国际音乐协会》创办人爱丽丝?勋菲尔德教授 Alice Schoenfeld 因病医治无效,2019年5月25日于洛杉矶逝世,享年98岁。”

一个毕生奉献给音乐事业的老人,带着微笑,带着音乐的大爱,就这样走了,在洛杉矶那么遥远的地方,悄然飘逝。勋菲尔德的音乐故乡——永远的腼怀


恍惚间,我回到了三年前,在哈尔滨江边的大剧院,分明看见她端坐在轮椅上,仿佛从云端而降:一头卷曲的金发,每一个发卷都丝丝精致,像一朵蓬松的金质花束。她笑盈盈地来到了音乐会现场。轮椅的扶手跟她的笑容一样闪出光泽。她还是身穿那件白色质地的缀花上衣,即使已然95岁高龄,依然灿若金花。这是位具有精质感的老人,内外透出高贵的情愫和气韵。

第三届哈尔滨勋菲尔德国际弦乐比赛是在2016年夏天的哈尔滨拉开帷音乐会上参赛选手的比赛,安排在新落成的古典风格的哈尔滨音乐学院,而开幕音乐会,则哈尔滨江北新落成的大剧院奏响。

这是一个现代味道极浓的建筑,外表看去像一群憨态可掬的海豚趴伏在江边,沿着孤状与圆形构成各种甬道,以曲线的舒畅弧度旋入内大厅。宽敞明亮通透,是大厅的基本特点,眼睛状的玻璃墙壁将内外视野打通,并且把江边景色借了过来。

大音乐内装饰十分醒目,两侧均为圆润的木制壁饰,造型是两棵通向天庭的巨树,向上攀升交汇出原生态的森林气象,而观众们就在这些个枝杈凝固的“孔洞”之中,新奇地感受着流动音色的特有魅力当我们被这个新建筑晃花眼,频频拍照时,一身正装的薛苏里先生却在一旁默然无语。他表情严肃深沉地说,你看,这么好的建筑,怎么可以没有残疾人通道进入音乐厅呢?他蹙紧眉头,反复呢喃。他认为国内许多新建筑硬件都不错,但是,在软件方面却注意不够,特别是细节,就从这个大剧院不设残疾人通道,就看出太缺人文关爱。

作为本次国际弦乐大赛的艺术总监薛苏里显得忧心忡忡,他担心他的恩师,时年95岁的美国著名小提琴演奏家、教育家爱丽丝.勋菲尔德她年高体弱,坐在轮椅上,她要从那么高的台阶进入会场该有多么不方便。

完全想不到,这位高龄老人,在开幕式即将开始的瞬间,她竟从天而降,端然现身在这个豪华的音乐空间。在没有轮椅通道的大剧院,她是怎么进到这里来的?我想,一定是薛苏里帮着抬轮椅,抬进来的。

老人家能够得以从美国顺利空降哈尔滨大剧院,是经过精心安排的。由大提琴家黄甦先生一路陪同护送。黄甦是爱丽丝的妹妹爱伦诺.勋菲尔德的弟子,她们姐妹俩都是享誉盛名的世界级弦乐教育家,从1959年开始任教于南加州大学桑顿音乐学院,一心致力于音乐教育工作。姐姐教小提琴,妹妹教大提琴,年轻时这姐妹俩经常同台演出,格外耀眼,大受追捧。

她们是80年代中美建交之际最早访问中国的国际知名音乐家之一也是最早向中国学生敞开美国音乐之门的引路人。她们以音乐为纽带,架起了中美两国文化艺术交流的桥梁,並首开了资助中国青年音乐家走出国门向国际舞台之先河。由她们推荐而获得奖学金资助的中国留学生逾百名,为中国音乐教育事业作出了重大贡献。他们在勋菲尔德姐妹教授的悉心教导下,在国际舞台上发挥了重要作用。  

在妹妹爱伦诺谢世之后,爱丽丝捐出姐妹俩毕生的积蓄成立了基金会,并创办了哈尔滨勋菲尔德弦乐比赛和勋菲尔德国际音乐会,2013年首届在香港举办,2014年,在她的学生、著名小提琴家薛苏里努力下,这项赛事正式落户在中国的音乐之城哈尔滨。为此,勋菲尔德十分欣慰,连续两届前来参加,不仅受到省市领导亲切接见,也受到哈尔滨广大观众的热烈欢迎。勋菲尔德的音乐故乡——永远的腼怀


作为19世纪后半期德奥小提琴学派领袖人物约阿西姆的嫡系传人,爱丽丝.勋菲尔德教授倾其一生奉献给了音乐教育和演奏事业。她全身心培养学生,尤其精心呵护那些有才华的中国学生。她对薛苏里关怀倍至,不让他学开车,担心他会发生危险。于是,薛苏里外出,她会亲自驾车护送。几次下来,薛苏里不想再麻烦老师,还是执意发学开车,但是老师提议他打车。学生认为打车也会有危险的。老师想了想,觉得也有道理。于是就做出让步,认为他还是要学会开车的。

这种精心关爱与呵护,令异国他乡的薛苏里终生难忘。薛苏里说:能够成为爱丽丝?勋菲尔德教授的学生,并且有幸在南加大桑顿音乐学院任教期间和老师同事二十余年,是我一生的幸运和荣幸。她在我音乐事业的长期发展过程中,给予了巨大的帮助。每当我向她表达无以回报的感激之情时,她总是对我说:

里,你知道什么是送给老师最好的礼物吗?你的艺术成就是给老师最好的礼物和回报。’”

其实,有使命感的薛苏里,倾力把勋菲尔德国际弦乐赛事办好,使之代代传承下来,就是送给恩师的最大礼物,也是献给人类社会的一件高尚礼品。令我感动的是,作为赛会艺术总监的薛苏里,事必恭亲的操办者,千头万绪,每天都为比赛相关事宜忙得昏头胀脑之时,却能够如此悉心惦记着勋菲尔德进出剧院的细节。如此的报恩之心,师生情谊,令人感佩。

2014年第二届勋菲尔德国际弦乐比赛,是我第一次见到爱丽丝。她那时也已经93岁了,但看上去显得要年轻得多。她不仅有着天然的爱美之心,也有着一颗少女般好奇心,她对哈尔滨这座城市悠久的犹太音乐文化积淀充满兴致。当时我们一起去格拉祖诺夫音乐学校参观,楼上楼下的转,她兴致蛮高。到了老教堂时,她看得更加仔细。在一场演出结束后,我们跟她一起在台上合影留念。勋菲尔德的音乐故乡——永远的腼怀


这张照片我用到了新出版的乐评集《交响乐之城》中。我还记得当时我们簇拥着她进了少年宫,她兴致勃勃地观看了孩子们的演奏。她逐一对琴童予以指点,从架琴的姿势到把位,一笔一划地手把手纠正,当孩子们按着她的要求试奏后,她高兴极了,搂着孩子合影留念。她笑得那么开心,在孩子们的眼中,她是位慈祥和霭的邻家外婆,一点不像来自大洋彼岸的名校中的大师级人物。勋菲尔德的音乐故乡——永远的腼怀

她那次不知疲倦,一整天下来,总是面带笑容。真是一位音乐天使,一位有着深厚的爱心和音乐修养的女神。

到了两年后的第三届比赛开幕式上,听说她已抱病在身,不会再来了。然而,她却还是那么笑容满面地来到了我们中间——

全场瞬间被她照亮了!人们情绪沸腾,给予她热烈的掌声,而她笑容满面,频频向大家点头致意。

勋菲尔德国际弦乐赛事能够成功连办四届,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所属的《世界国际音乐比赛联盟》纳入旗下,成为会员组织,奠定了国际弦乐比赛领域的卓越地位。这是目前为止国际音乐比赛的海洋中,独树一帜的大型“中国号”航母。这是一件了不得的事情。这是音乐人的福份,也是哈尔滨这座音乐之城的幸运。

那次开幕音乐会非常成功,爱丽丝至始直终端坐在观众席上,幸福地沉浸在音乐之中。勋菲尔德的音乐故乡——永远的腼怀音乐会最后一个曲目很有特色,只见一群琴童喜悦登台,与薛苏里并肩演奏《乌苏里船歌》。现场成了一个火热的涡旋,在荡漾中碧波闪亮,绽放出动人的魅力,更有一片广阔的音乐空间给予人们足够的欣悦。

我那篇乐评还有几处写到勋菲尔德。那一次,我庆幸有机会在酒店采访她。她的房间与我住的房间正好是对面,打开房门就能看到她的房间。陪护她的那位女士告诉我,她为了准备我的采访,起了个大早,精心梳洗打扮。她这是对自己的尊重,也是对于我的尊重,一想起来就很感动。

“音乐使人内心更富有,我认为自己很幸福、很快乐这是发自内心的一种声音,是她不变的人生信仰。

我那篇乐评的题目是《勋菲尔德的中国故乡》,刊登在《深圳特区报》的“爱乐坊”专栏。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